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迫害20周年 比利时法轮功中使馆前集会

7月17日,比利时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大使馆前举行纪念反迫害20周年活动。(欣然/大纪元)
人气: 3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李月、李言采访报导)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全方位的镇压和迫害,自那时起,法轮功学员无惧血雨腥风,和平理性地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年之际,比利时法轮大法学员于7月17日在中共驻比利时大使馆前举行纪念活动。

在长达20年迫害中,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判刑,身心受到巨大伤害,甚至失去生命。迫害一天没有停止,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活动也一天不会停止。

在过去的20年中,来自比利时的部分中西法轮功学员也同样一直坚持用各种方式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帮助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在今年的7‧20纪念日到来之际,比利时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尼克‧贝纳斯(Nico Bijnens)在本国法轮功学员举办活动的现场接受了记者采访,分享了多年来比利时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中的收获。

贝纳斯先生说:“这些年,我们在比利时一直跟大众讲述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迄今已经20年。其中包括向政界人士讲述这场迫害真相。欧洲议会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所以这里是欧洲的中心。我们一直联系政治人物,告诉他们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我们的难度在于,需要让西方人理解,为什么一个遵循‘真、善、忍’原则的功法,在中共政权下会受到迫害。所以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每次在和人们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总会收到非常温暖的回应,人们都很高兴能得知这些讯息。”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尽一切手段,其中包括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巨额交易。为了制止“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来自比利时和欧洲其它国家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各个国家的政府和欧洲议会也做了很多努力,并且颇有成效。

贝纳斯先生说:“多年以来,我们在欧洲议会也一直在做这样的努力。有时候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是我们在2013年曾经收获了一个非常有力的结果,就是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反对中共从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为。活摘器官是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整个迫害中最为恶劣的一部分。推动这个决议的通过,是想让所有欧盟成员国都能行动起来,为此做一点什么。”

贝纳斯先生接着说,“比利时今年4月也有一个很好的收获,就是经过很多年的努力,联邦政府终于通过了法律:禁止比利时公民去中国购买、移植器官,也就是说移植旅游是被法律禁止的。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对我们来说,有了这道法律,比利时公民卷入中国发生的可怕的器官攫取可能性就被断绝了。”

比利时法轮大法学会主席尼克‧贝纳斯(Nico Bijnens)在7‧20活动现场。(比利时记者站)

最后,贝纳斯先生表达了他的愿望,“对我个人来说,我希望一些中国人能很快意识到,他们所错过的是多么珍贵的东西,他们错失了法轮大法,这个遵循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大法。20年来的错失对一些中国人来说是一场悲剧。我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回他们的路。”

现居住在比利时的大法弟子朱枫在中国时曾是一名外贸公司经理,作为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的见证人之一,他谈了自己当年去大连市政府上访的经历:

7‧20发生的时候我在大连。当时我听辅导员说有很多学员,包括大连辅导站站长高秋菊都被抓了。然后,我马上约了几个同修去市政府上访。到了市政府以后,发现前面已经来了很多同修。大家都站在市政府大门的两边。当时也来了很多警察和警车,把我们都围起来了。我们都把胳膊挽起来,挽在一起,不想被警察拽开。

当时我身边有一位六七十岁的学员,是一位老太太,那个警察要打她。我就这么拦一下,我说,“别打,别打人。”我这么一喊,两个警察把她放了,然后就开始抓我,把我拽住了。他们都是有准备的,我一被拖出队伍来,马上从远处来了一辆桑坦纳警车。当时我拒绝配合。那两个警察就抓着我的头发,摁着我的头往那个轿车上撞。因为撞到鼻子上,我一低头的时候,一下子就被他们塞到车里去了。

当天我被放了之后,大连市政府(那个时候是薄熙来当政)也没有给我们一个说法。后来我们就决定说第二天还去,还来市政府。第二天来的时候人就更多了,警察也更多了。而且来了很多戴白色头盔的防暴警察。然后,我旁边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就说,“小伙子,你年轻啊,你到里面来。他们净打年轻人。”后来我就进去了,到人群里面去了。可是进去一会儿,两个警察就把我拖出去了。拖出去之后,其中一个警察对着我的脸就打了一拳,当时就把我的眼镜打碎了。眼镜碎了之后,我就弯腰去捡眼镜。因为当时高度近视,看不见,只好在地上摸。就在我摸眼镜的时候,其中一个警察就用手掌砍我的颈椎,给我砍得一个趔趄。

然后我们就被送到一所学校,当时我们就在那个学校里背法。将近半夜了,就一个一个地被登记,然后就把我们放了。睡觉前我一脱衣服,看到自己的胳膊全是黑紫色的伤痕,两个胳膊都是,就是被警察扭的。当时不知道,后来看到才知道是被扭了。头也开始疼,颈椎这儿也疼,我就开始打坐。我当时修炼法轮功有一年多了,每天睡觉前都要打坐。打坐虽然能双盘一个小时,但还是很疼。但神奇的是,那天晚上打坐就觉得时间很快,一个小时感觉就像一会儿的功夫,而且,身体特别轻松、美妙……

现在,法轮功洪传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18 6: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