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林郑低头 香港如何以小博大

人气: 20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8日讯】编者按:时事评论员横河最近接受希望之声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全文。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7月9日林郑月娥低头认错,宣布送中草案寿终正寝,但是香港的局势仍然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因为港人的抗争仍然没有停止,而且港府也没有释放被关押的人士,除了大规模的游行之外,港人也开始用多种方式表达诉求,比如说,争取国际支持、力撑支持反送中的演艺明星、杯葛不能公正报导事件的新闻媒体等等。

香港这次开始以小搏大,有哪些经验是值得学习的呢?反送中运动会如何影响香港的未来呢?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

在这次节目的过程中,如果您需要发表意见,或者参与我们的讨论,您可以和以前一样通过Skype和电子邮箱联系我们,我们的Skype是hhpl;电子邮箱是hhplsoh@gmail.com。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林郑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修例失败,说送中法案寿终正寝,但她并没有明确说是撤销法案,您认为这是香港民众的一个胜利吗?

横河:先说一下,这是两个方面,对林郑来说,她是失败的,尽管她不承认失败。但是对香港民众,就要看从什么角度了,从诉求的目标没有达到这一点来看的话,我还不认为可以算胜利。香港民众提出了五个要求,严格的说,一个都没有实现,其中四个连回应都没有,只有送中条例做了回应。他的要求是“撤回”,回应是“寿终正寝”,当然她还加了英文说明说是“dead”,林郑显然是避开正面回应港人的诉求,这可能就是一个文字游戏,但也可能是留个尾巴,将来卷土重来。

不管怎么样,虽然林郑还在强词夺理,但是送中条例至少现在是已经死了,而且林郑估计早晚得走人。所以港人的抗争就具体目标而言是取得了一定成果的,而且我们也相信港人还会继续抗争。

林郑的拒绝撤回,它还体现在中共继续对她的支持上。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周四在香港表示,说中央政府支持特首林郑和港府以及香港警方。这点我想也是一定的,即使中共要抛弃林郑的话,它也不会在现在,也不会和这件事情联系起来,这是一定。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从香港人的决心和行动,林郑和港府表现出来的狼狈,中共的对应失措,以及这件事情的国际影响力,可以说港人创造了一个奇迹,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从这个角度来说,而不是从具体哪个提出的条件来说的话,那么香港民众绝对是一个胜利,而且是一个很大的胜利。

主持人:对,因为尽管林郑没有辞职,但是香港人以小搏大,而且是面对这么一个强权政府,应该也说是达成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那您觉得这次香港民众成功的经验有哪些呢?

横河:这方面的成功经验太多了,而且这会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很多人研究的课题,不可能我们现在来总结这么多。这次整体上我个人认为应该说是非暴力抗争的一个典型案例,在世界上所有的非暴力抗争当中,这是个典型案例,属于教科书级别的。当然了,这是在香港这个特殊的环境下面逼出来的,尤其是上一次的占中有很多教训,当然也有很多经验。

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这次是没有领袖,它改变了占中时候的少数领袖。尽管移交22年来,受到中共的蚕食,但是香港仍然有相当的自由,包括言论和游行集会的自由,但是上次占中的领袖却在几年以后被秋后算账,坐牢去了。这也是林郑干的事情。这次的系列的游行抗议也许就是吸取了占中的教训,他们除了组织游行的民阵以外,就没有像占中那时候的领袖,也许是不得已,但确实它是适合香港特点的最佳方案。

第二点,我觉得是诉求一致而清晰。你想想看,一次一百万人,一次二百万人,虽然说没有领袖,但他们的诉求一直非常的明白而且清晰。我们可以看到游行的时候,它的标语口号是五花八门的,但是它整体对外的话,对港府的诉求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上次讲过五个诉求嘛,原来主要是撤回送中条例,6月12日警方暴力以后,又加上收回暴乱定性和追究警方的责任等等,当然也是一直要求林郑下台。即使在七一游行的时候,抗议已经出现了不同的走向,有一部分人冲击立法会了,但是他们的诉求还是一致的,没有改变,所以至少在这方面是很有特色的。

主持人:我们还看到面对警察镇压的时候,香港人是相当的有经验,比如他把必要的工具都准备好了,什么毒气面具、护手膜(保鲜膜)还有雨伞等等,虽然没有指挥和培训,但是大家配合的也非常的井井有条。

横河:对,这是另一个方面成功的经验。成功经验其实很多,我刚才讲了两个大的,就是无中心的或者无领袖的网络型的一个自组织结构。香港民众的自组织能力在这次系列的抗争当中体现得非常充分,充分说明香港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公民社会,尽管他没有民主选举,但是他和其他主要的西方民主国家一样,民间组织非常多而且非常专业。

凡是组织过或者是参加过大型集会游行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种类型的大规模活动,后勤支援方面是非常困难而麻烦的。你不要说百万人的游行,就组织个一千人两千人的游行,那就是饮水、吃饭、上厕所、丢垃圾,再加上医疗救助等等,已经是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情了,不知道港人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但是肯定说任何有中心的组织活动,如果没有民间这种自组织性的话,他不可能在百万人游行当中解决这些问题的。我们还看到很多志愿者,这些志愿者之间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协调和分配的,资源怎么分配的?但是他们的结果,毫无疑问,是非常完美的。

今天路透社还发了一篇文章,西方主流媒体其实从前几天开始就已经观察到了,而且已经开始发表文章,研究文章,就说港人甚至创造出了一套手势的通讯方法。在这个游行和抗议行动当中非常吵杂、声音非常大,电话几乎听不见,然后他们就有一套手势,在非常吵的环境背景下可以去互相的通讯。港人这次肯定有很多经验,因为我们不在现场也不了解他们情况,不知道怎么样,至少从外面人观察来看的话,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主持人:你看香港前两年的占中运动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给这一次的反送中是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经验。现在有一位观众提问,他说关键是港人能够在关键时候集体站出来,这种民意的力量令人震撼,那么中国大陆民众可以借鉴吗?

横河:这个情况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其实中国的民众也敢站出来,你像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当中,整个过程当中,其实大陆武汉也发生了一次民众大规模的抗议,这个被外界其实关注得是相当不够的,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消息传播,中共在大陆的各种信息封锁,特别是发生大规模抗议事件的时候,信息的封锁是非常严重的,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外人很难得到及时的信息,所以这个是具有一定的条件的。

我相信香港的抗争活动迟早会以各种形式影响到中国大陆的抗争,因为它有很多经验是可以借鉴的。这个就有赖于香港民众怎么样把这个传递到中国大陆去,我觉得是会有影响力的。

主持人:那还有一个问题呢,他就说港人为什么能如此自律?前一阵子的法国“黄背心”运动还发生了骚乱呢!

横河:对,我们上次不是说了吗?就是说发现港人的素质特别特别好,以前大家都说日本人的素质,在这种就是大规模的活动当中的素质非常好,现在我们发现特别是这一次香港的这个运动,发现这个港人的素质真的是非常好。

有人说是英国教育的结果。其实在西方主要民主国家的任何有一定规模的抗议活动都不会有这么平静、这么和平的情况,往往都是带有很多暴力行为的。所以说港人确实素质很好。上次我们就分析过为什么港人素质这么好,它其实是汇聚了东西方文化的优点,而且是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中国传统的和现代的精英在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以后逃亡保留下来的一部分,最完整的可能保留在香港;再加上这个西方文明,接受了西方文明,所以素质会这么优秀,当然还有其它原因,我们不可能去做详细分析。

主持人:这次反送中,其实香港的艺人也是表现非常亮眼的,我们知道因为大陆市场对艺人来说非常重要,所以甚至可以说远远比香港本地的市场要重要。那么历来艺人都很回避敏感问题,或者含糊其辞啊,顾左右而言他,或者是面对压力他说一些违心的话。但是这一次香港歌手何韵诗居然跑到联合国去发表演说,而且公开指责中共不计代价破坏香港的民主和自由,最后甚至要求说人权理事会将中共除名,可谓是非常的大胆敢言了。

横河:还不能说是香港艺人,就是说香港艺人当中真正站出来支持反送中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而已,甚至有很多以前因为扮演英雄多了而他这个人被人误认为是真的英雄,这次却公开站出来撑警。应该说这次反送中也确实暴露了一批人。每次重大事件的时候,都会把一部分人的真面目给暴露出来。

香港的影视娱乐界过分依赖大陆市场,因而受制于中共,这个是早就是不争的事实了。成龙只不过是公开说出来了而已。我更愿意把这一次公开站出来支持反送中的看作是独立的个人,他们是港人抗议的一部分,只是碰巧他们的职业是艺人。当然作为艺人来说的话呢,要在中共的压力下作出这样的决定,也许比一般人更困难、更需要勇气。

因为中共是很善于利用中国的市场来施加这个压力,而这些艺人受到的压力呢,像这次站出来的这些人他们受到的压力就会比一般站出来的人要大得多。因为中共确实也这样做了,也确实有人马上就低头了。

所以这次是很多人非常佩服何韵诗,尤其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发言,短短的2分钟不仅清楚地阐述了港人的诉求,而且还让中共的代表在全世界的面前暴露了他们的丑恶嘴脸。虽然说把中共从这个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除名不太可能实现,但是她公开地把它提出来,本身就有很重要的意义。

她这个行动以后,我就更体会到就是说在中共和其他一些人权恶劣的国家控制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后,美国退出来另起炉灶是非常有必要的,美国马上就要开第二次国际人权(宗教自由)的部长级会议。这个我觉得对于改变这个机制,就国际人权机制,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其实香港这一次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就是他们能够积极地走出孤岛然后四处寻求盟友。前几天在网上流传一位香港媒体人黎智英的一段采访,他是对香港的前景比较悲观,但是最近几天你会发现他在美国密集地拜见了很多重量级的政治人物。

横河:对,香港这一次这个公关我觉得做的非常好。你看一下,有这么几个不同的角度看,一个是前几天发生的7月7日九龙大游行,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就是说它实际上是抗议活动开始转向了。

怎么转向呢?就是香港的这个言论和游行集会自由一直是大陆游客关注的对象。但是那些往往是被动的,就是游行归游行,大陆人是从旁边观察。这些对大陆有影响,但是只是停留在观察这个现象上,对港人的诉求,可能大陆游客本身关注度并不高,只是知道他们为了一个什么东西要游行了。

以前对大陆游客比较有针对性的,就是讲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主要可能是法轮功的真相点在香港。这一个作法触到中共的痛处了,所以中共才会搞出什么“青关会”,专门来破坏法轮功的讲真相。

这一次港人在九龙对中国游客,就是专门去跟中国游客讲反送中抗议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港人要这样做,就是给他们讲反送中的这个真相,这就把这个被动变成了主动,我觉得这是港人抗争的一个重大突破,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也就是回答刚才听众朋友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对大陆的影响,这个就已经开始做了。

另外一个就是港人普遍受教育程度比较好,而且英文也好,这一次在反送中的系列抗议活动当中,我们看到很多被采访的人都直接的,被西方媒体采访的时候都可以随便地用英语来回答。这个对于赢得国际舆论关注起了很大的作用。

刚才你讲到就是香港著名的媒体人黎智英,黎智英前几天在美国就访问,这一次其实他见的人级别非常高,就是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都见了他,他还在美国智库进行了演讲。因为他是没有任何这个(官方)身份的,所以这是一个真正的民间公关,没有人组织、没有人让他去,但是却非常有效,以致中共气急败坏,外交部发言人和外交部驻港公署对黎智英访美进行痛批。

另外一个就是由于香港在这之前已经有过两波大的移民潮了,所以在西方很多国家都有港人定居,所以这次不仅是在香港的港人,在世界各地的港人都非常团结,各个地方响应,就世界上有好几十个城市也进行了这个反送中的抗议活动,而且影响也非常大。

要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完全没有人统筹协调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效果非常好。当然,至于中共所说的“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这种话,我想全世界不会有人相信,恐怕中共自己说的人都不会相信。

主持人:因为毕竟太老套了,说得没完没了。其实你看那些没有条件去做世界公关的民众其实这一次也都非常的争气,而且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继续努力。比如说在那个修例问题上,替政府帮腔的就开始受到民众的抵制,像港大的校长,还有报导有失偏颇的无线电视TVB,现在都被民众抵制和杯葛。

横河:是,这是香港这次抗争的又一个新的趋势,实际上这个对其他所有人都有启示作用的。中共长期以来它专门去封杀它不喜欢的媒体、还有团体、个人,或者是一些活动的组织者,甚至是完全不相干的艺人包括香港的、台湾的、还有世界上各地的,就是去封杀这些艺人,这些是中共的一贯手法。虽然不是每次都有效,但是几乎没有受到抵制或者障碍。

这一次应该是第一次被大规模的反向抵制,或者叫反向制裁。这些我觉得不仅对香港的未来抗争有意义,对台湾或者海外其他受中共打压的团体的抗争活动也会有启发作用,对西方主流社会也有启发作用。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条件,而这些条件香港正好具备了,它有足够的参与抵制的民众,就是消费者。因为香港有700万人口,这个700万人口当中,他的消费能力就足够能对这个商家起到能够让他们改变想法的压力。

比如说这次,你刚才提到对这个红媒TVB,已经有大概10个以上的客户暂缓或者撤回广告了。根据《苹果日报》的报导,就是说是因为大家对TVB的新闻报导很不满意,港人说它是香港中央电视台嘛。它大概也不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开始(抵制)的,就是运动已经发展了一个阶段以后就发现这些媒体的报导不真实。

那么就有人提出来发动经济制裁,怎么制裁呢?就是要求广告业、还有各种品牌去撤广告。这里的策略其实非常好,包括其它很多抵制活动,它也是没有组织的,就是说在网络上的个人提倡。但是因为他的策略很清晰,可行,马上就得到响应了。

你比如说他还说选择哪些目标,就是说选择哪些商家去给他们建议,说是撤广告,它要有一些条件,就是它列了五个条件。这些公司比较喜欢到网上推广,而且有很多年轻人选用,这样年轻人多嘛,比较容易动员,而且能够普及到港人,就是有替代品用,还有是知名品牌,所以很快就得到响应了,然后就得到公司回应了,公司就已经开始从TVB撤出广告来了。

这种对一个品牌的抵制在世界上本来并不少见,中共也曾经组织过更广泛的对国家的抵制,你像对美国、对日本、对南韩都抵制过。但是通过抵制做广告的公司对特定媒体进行惩罚的话,这种现象一般还不多见,除了中共一直在用以外。中共长期以来对海外独立媒体的广告客户进行威胁,这个是长期一直在做的。

中共自己的喉舌媒体它没有这个问题,因为这是国家的财政预算,你比如说在美国的新华社、央视,它是国家预算,它不在乎你抵制不抵制,它甚至连广告都不在乎。但是一些部分被中共控制的媒体,你像现在香港和台湾的一些红媒,红色媒体,它并不完全是(中共)中央财政支持的,有些是中资间接控股的,它会在乎广告收入。这是讲抵制的。

同时其实这次港人还有一些很正面的,抵制是从反面讲的,港人现在开始了一个什么行动呢?就是自己的歌手自己救。支持反送中运动就被中共封杀的这些人,现在港人说我们要救他们,所以对何韵诗、叶德娴、周柏豪他们这三位歌手,大家就拚命的买他们的歌,这样他们的专辑在香港的销量就猛增。在排行榜上,何韵诗三张专辑分别夺下冠军、第四名和第八名;你像叶德娴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推新歌出来了,结果人家就买她旧的专辑,结果也把她买到第七名。

就所有这些其实都是在这次香港反送中的运动当中所创造出来的,虽然说以前不见得完全没有,但是这么大规模而且这么有效的进行,我觉得这应该是第一次。这种方法其实也不用改变,直接就可以移植到台湾。

主持人:现在有网友问,他说他注意到这次有一些海外的媒体,自媒体的跟进分析,指导性意见、还有预测都非常的中肯,那是否也对香港事件发挥了作用呢?

横河:我倒不觉得自媒体会有很大的作用,自媒体就是它扩大了影响力,就是帮助香港的活动扩大了影响力,这是毫无疑问的,就是在争取国际支持和华人社会的支持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但是指导作用,我从来不敢说对香港的运动有什么指导作用,这个完完全全是港人自己运作的,他有香港的特点,绝大部分人其实不生活在那个地方,不了解那里的情况,也不大可能去说,当然有一些建议是很好,有一些建议,也许港人会采用这些建议,但是我觉得所有的主要的原动力和各种方法是港人创造出来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多事件发生,您认为这次反送中运动会如何的改变香港和香港的未来?
横河:从现在来说的话,当然港人就更成熟了,首先,我觉得会影响年底的立法会的选举,地方选举,建制派会因此受到严重打击,这点我觉得大概没有什么问题。

对于林郑,或者是不管替换她以后将来谁当上特首,恐怕以后做事就不会这么样的随意和肆无忌惮,而很可能要三思而行。当然这不可能完全阻止中共的蚕食,因为中共它不会变的,这种蚕食和它所培植和选出来的特首也不大会有本质上的改变,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像以前那样子无所顾忌了。

当然目前港人的诉求还没有得到回应,因此目前他们还是在要求林郑和港府回应这些诉求,所以这个反送中运动在短期还会继续下去。

下一步就很难说了,港人现在都认识到了,就是说没有真普选,就不可能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变,所以他们现在是争取真的双普选;而真普选是中共绝对不会放手的,所以说争这个真普选的运动可能会是港人下一步的目标,而且会是长期的。这次黎智英在美国也谈到了。

但是我觉得真正要发生改变的话,还是在于中国大陆的改变,就是香港的前途和中国大陆的前途和中国人民的前途是联系在一起的,最终香港问题的解决一定是中国大陆的问题解决,就是中共解体了,香港才会有真正光明的前途。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9-07-18 5: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