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风云》第20集 远交近攻(2)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人气: 3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张禄进了秦国的宫殿后,在一个地方叫做离宫,他就在那个地方等着,这时秦王的车马过来了,旁边的士兵喊回避,范雎故意不回避,他就大摇大摆地站着。说为什么要回避,谁来了?一个侍卫说秦王来了,张禄说秦国难道还有秦王吗?我只听说过秦国有相国和太后,没有听说有秦王。

他这话被秦王听到了,秦王当时没有发怒,他知道范雎讲这个话肯定是有原因的,就把范雎带到了自己的宫殿里,长跪请教。

我们知道古人是没有椅子凳子的,椅子凳子是在宋朝以后才有的。原来都是跪在地上的,他跪在地上问范雎,哎呀,见到你真是不容易啊,你有什么来教导我的?

范雎说,唯唯。唯唯就是嗯嗯,或者是好好好,或者是哪里哪里的意思,反正就是虚词。秦王就等着,范雎就不说话。

然后秦王又问,先生何以幸教寡人,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范雎说唯唯,他又不说话。

然后秦王又问第三遍,说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又唯唯。

范雎这个人他其实很懂得人物的心理,因为他当时说了那一句话:难道秦国还有国王吗?我只听说过太后和相国,话的背后刺激了秦王的好奇心;但是范雎这时,很多话是不能讲的,因为范雎的身份是羁旅之臣,是流落到这个地方,像一个流浪汉一样,流落到这地方,居至疏之地,跟秦王从来没有见过面谈过话,双方之间是没有任何互信的,而他所讲的问题涉及到秦王的舅舅,相国魏冉的一个决定,因为他要阻止相国魏冉进攻纲寿。

所以他不得不非常地小心,所以他就用唯唯,不说话。他就等着秦王问他为什么不讲话?

秦王后来问他,先生难道觉得像我这样一个人是太愚笨了,不足以接受你的教诲吗?范雎说不然,文王在渭水边见到姜子牙时,只谈了几句话,就立刻拜姜子牙为老师,然后成就了功业,灭掉了纣王,建立了一个八百年的周朝。而比干是纣王的叔叔,他给纣王进谏的时候,纣王不但没有听,而且还把比干杀了,把他的心挖出来了。

范雎跟秦王讲这话意思是,我讲的话呢不在于我和你的关系,有的人是很疏远的,像文王见姜子牙,两句话就拜他为老师,成了功业,比干是纣王的叔叔,讲什么纣王都不听,虽然这边是疏这边是亲,这边什么都听,这边的话是什么都不听。像我这么一个人就是羁旅之臣,处至疏之地,而讲的话是关系到大王骨肉之间的感情,所以我不得不特别的小心。

范雎说,如果我讲的话大王能够采用,而且让秦国富强的话,我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冤枉的,我就怕我讲的话,大王不但不采纳,还把我杀掉了,这样天底下那些雄辩的辩士,或者是谋士,从此都会裹足不前,那才是秦国的真正危险。

他这话一讲就打动了秦王。秦王跟范雎说,不管你讲什么,哪怕涉及到太后,涉及到我的母亲,涉及到我的舅舅的话都可以直言,我不会治你的罪。

这时范雎才开始向秦王献计。这事情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情,不是说出这个主意难,而是要把这主意传递给君王,说服君王听他的主意是非常非常难的。范雎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方式,最后取得秦王的信任,他才跟秦王讲。

范雎说,我听说现在秦国要出兵去进攻纲寿这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我跟你讲一个故事你就明白了。当年魏国进攻中山国,虽然把中山国打下来了,但是中山国跟魏国之间隔着赵国,所以魏国没法对中山国管治,中山国很快就复国了。

范雎说,秦国现在是四面作战,今天打楚国,明天要打齐国,后天去打魏国,我们等于是四面树敌,这对秦国没什么好处。范雎在里面讲了这样一段话,《史记》上讲:“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今释此而远攻,不亦缪乎。”

意思说,你啊不如采取远交近攻的办法,就像蚕吃桑叶一样,你吃一寸就是你的土地,吃一尺也是你的土地,对近处的国家,譬如像韩国、魏国,你要(向)他们近攻,对远的国家,比如齐国和楚国,我们跟他们订立友好的盟约

范雎这一番话说得秦王鼓掌称善,立刻拜张禄就是范雎为客卿。从此之后,秦王对范雎的宠遇日隆,经常在半夜有国家大事时也要把张禄叫来,向他一个人问计,对张禄言听计从。

远交近攻战略是公元前270年提出的,四年后,公元前266年,这时秦王和范雎的关系已经亲密无间了。

范雎有一天跟秦王说,虽然大王如此信任我,但还有一件事情我没跟大王讲,因为太危险,所以我在等待时机,这事情不解决,秦国的安全就没有保障。秦王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

范雎跟秦王说,我在齐国时,只知道齐国有孟尝君,不知道有齐王;在秦国,我只听说有太后,还有相国穰侯魏冉,听说过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没有听说过有秦王。这说明秦国的国政被这些大臣分得太厉害了,大王的权柄太轻了。什么叫做一个国家的王呢,生杀予夺才叫做王,而现在呢穰侯和太后仗着秦国国家的威势,出兵则诸侯震恐,解甲则列国感恩。过去的历史教训不能不吸取,当年齐国的崔杼就是因为他权力太重,所以他杀死了齐国的国君齐庄公,赵国的李兑权力太重,他杀死了赵国的国君和太上皇赵主父,现在穰侯和太后,他们在大王的身边广置耳目,我看到大王独立于朝已经不是一天了,我非常害怕千秋万代之后,代大王有天下的人不是大王的子孙。

当时秦王就悚然一惊,这个秦王已经做了四十一年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权力被分散得很厉害,但这一次当范雎提出来的时候,不仅仅是他本人权力的问题,还有一个他以后权力继承的问题,所以他就非常地警醒,问范雎说应该怎么办?

(旁白)公元前270年,范雎终于有了见到秦王的机会,他向秦王提出了系统的统一天下的大计,并说服秦王解除了太后相国魏冉,和泾阳君高陵君华阳君的权力,至此大权旁落四十年的秦昭襄王才真正掌握了秦国的最高权力秦王认识到光靠武力扩张等于四面树敌事倍功半,而范雎提出的却是通过谋略和外交手段取得胜利的捷径,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远交近攻”,这四个字把韩国和魏国作为秦国首先攻击的对象

范雎当上应侯时,当时把他带到秦国的那个王稽,他的地位一直没有得到提高,还有救了范雎一命的郑安平,到秦国后也没有一个好的去处,范雎当上相国和应侯之后向秦王说情,秦王任命王稽为河东守,任命郑安平为将军,这是范雎的报恩。

范雎他也要报仇,范雎有两个大仇人,一个是中大夫须贾,他进谗言,还有一个就是相国魏齐,就是打他的那个人。范雎有没有机会报仇呢,机会是说来就来,秦国当时已经跟魏国发生过几次战争了,而且占领了魏国的一些城,后来魏国魏昭王死了,他的儿子叫魏安釐王即位。

魏安釐王听说秦国的相国叫张禄,有一个计划要进攻魏国,而且打了几仗,他当时就很紧张。他知道张禄是魏国人,也可能会有香火之情吧,他于是派中大夫须贾到秦国去出使,希望和张禄套一套近乎,阻止秦王,暂时不要再进攻魏国。

须贾到了秦国,范雎一听仇人来了,这是报仇的机会嘛,但是他做事很有意思,没有马上把须贾抓过来痛斥一番,打一顿,或者把他杀掉出气。

他换了一身很寒酸的粗布衣服,偷偷地跑到馆驿里面去见须贾,须贾看到范雎时很吃惊,他以为范雎已经被打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他说范叔得无恙乎,范雎的字叫叔。他说没想到范叔你还活着,别来无恙吧。范雎讲,我那天被人扔到郊外后,过来了一个商人,听到我的声音,就把我给救了,我就让他带我到了秦国。

须贾知道范雎这人很有口才,就问范雎,说你想在秦国去游说诸侯,得到一个富贵吗?范雎说没有,像我这样的人靠口舌,本来以为自己嘴皮子很利索,结果不但不能为自己辩护,惹来一场杀身大祸,从此之后,我怎么还敢靠我的口才生活呢,我现在给别人做佣人,勉强糊口。

须贾问他,你在秦国有没有好朋友,认识地位比较高的人呢,你的主人是什么人呢?范雎说,我的主人跟相国是有交情的。

这须贾一听就来劲儿了,他正好是想见相国。他就问你能不能请你的主人帮我一个忙,引荐一下去见相国呢?范雎说相国平时都是非常忙的,好在今天有时间,你要想见相国的话,今天去正是时候。

其实这话就有点儿露马脚了,因为你怎么知道相国有时间呢?但须贾当时也没怀疑。(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两宋繁华》将于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责任编辑:毕卉

点阅【章天亮:笑谈风云】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赵武灵王趁着秦国内乱,西边暂无危险之际巡视全国,定下了先灭胡、中山,然后争霸天下的战略,而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胡服骑射。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因为齐国和燕国都曾被灭过一次国,元气大伤;楚国由于张仪欺楚,国力一天天地削弱;魏国也在削弱,韩国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根本就无力和秦国抵抗。所以这些国家在秦国眼里,都已经不再成为对手。而就在齐国灭亡时,赵国却迅速的崛起,成为战国后期唯一的一个能抗衡秦国的国家。那么赵国是如何崛起,在崛起之后又发生什么事情呢?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比如说,有一个人叫邹衍,在战国百家争鸣时,他是阴阳五行家的代表,或者说他是五行家学说的开创者;还有一个人叫做剧辛,他是战国时的一个将军;最重要的是,招到了一个从魏国来的乐毅,来辅佐燕昭王。燕昭王靠黄金台招来了很多人才。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到了战国时代已经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三家分晋、田氏代齐、大臣弑君篡位在春秋、战国时候经常发生。这时你还想把王位让出去,那肯定会有很多人,或者是沽名钓誉,或者是靠暴力来抢夺,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禅让的时代。在人的道德走向败坏的时候,禅让已经不再是一个合理的选项了。
  • 战国时养士是当时非常风行的一件事。孟尝君是战国的时候四公子之一,战国时四大公子都养士。司马迁为四大公子每个人做了一个传。《孟尝君列传》讲的是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虞卿列传》讲的是赵国的平原君赵胜,《魏公子列传》讲的是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春申君列传》讲的是楚国的春申君黄歇。
  • 君宫中积珍宝、狗马实外厩、美人充下陈,你什么都不缺,你拿了这些债券,那些人反正也还不起了,还不如就买他们一个民心,所以我给你买的是道义。你缺的不是钱,你缺的是你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和民心。
  • 文采好的我们叫做文士、武功好的我们叫做武士、谋略好的我们叫做谋士、口才好的我们叫做辩士。所以在战国时候就出了这么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就是士,他们以一技之长游走在各国之间,以他们的学问、他们的才能,去谋生。孟尝君所做的这个工作就是养士。
  • 打通三川的道路,让秦王去参观周天子的都城,这是张仪的一贯主张。早在公元前317年,在秦惠文王面前与司马错争论是否伐蜀时,张仪已经提出了进攻韩国的计划。十年之后该计划终于被秦武王付诸实施,然而秦武王也因为觊觎周天子的九鼎莽撞行事而身亡。
  • 张仪以他的诈术玩弄楚怀王于股掌之间,他以六里的土地为代价骗楚怀王和齐国断绝了外交关系,并以秦国强大的军事实力两次打败楚国之后,他冒险来到楚国,利用楚怀王的宠臣靳尚和宠姬郑袖躲过杀身大祸,并说服楚国放弃合纵,加入张仪的连横策略。
  • 司马错当时跟秦王讲,一个国家如果要强大就必须扩大它的疆土;如果要加强它的军事实力就必需要让它的民众富裕起来;如果一个国君将来想成就王者之业就必需要醇厚他的道德。你的国家疆土扩大了,人民富裕了,道德醇厚了,你想不成就王业都不可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