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推特成中共外交官海外宣传新战场

另外936个推特认为来自中国境内的核心账户,试图通过破坏抗议运动的合法性和政治立场,来在香港制造政治不和。(AFP PHOTO / Douglas E. CURRAN)

人气: 2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成为中共外交官在海外争取舆论的新战场。除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开设推特账户外,中共驻巴基斯坦代表团副团长赵立坚也因加入网络论战,为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处理政策辩护、被美国官员斥责,成为媒体焦点。

忌讳直言的中共外交官为何突然反转、用推特跟西方民众更直接对话呢?要知道,推特在中国大陆是不被允许使用的。

“这是中国(中共)外交人员采用的一种新的传播策略”,西交利物浦大学文化外交专家亚历山德拉·卡佩莱蒂(Alessandra Cappelletti)告诉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中共外交官)他们越来越多地以一种有效和复杂的方式使用社交工具,以尽可能多地接触到更广泛的受众。”

中共外交官推文引发反击

赵立坚是推特上最高产的中共外交官。他的账户创建于2010年5月,是所有中共外交人员个人账户中最早的一个。截至2019年7月16日,赵总共发送了5万600条推文,平均每天推送15条。

根据一项更严格的分析研究,按照赵立坚发推日期统计,他平均每天发布68条推文,最高时为一天224条,最少也一天1条。

不过,赵立坚被公众认识却是因为他的推文内容粗鲁和无知。

7月9日,包括英、法、德、日、澳等22个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发表联名信,批评中共侵犯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权利,开设“再教育营”、大规模关押拘留和迫害维吾尔族人,这些国家敦促中共停止对维吾尔族人的任意拘押。

三天之后,一些人权记录差或依赖中共“撒币”的国家,如朝鲜、沙特阿拉伯、非洲国家等37国致信联合国,说维吾尔人在新疆过着“幸福”生活。

中共外交官赵立坚在推特上转发37国的“支持”,称这是对“美国及其西方同伙的打脸”。

他还称,“如果你在华盛顿特区,就知道白人永远不会去美国东南(居住),因为那是黑人和拉丁裔地区。”在美国,用“Black”(黑人)来称呼非裔人士是歧视性行为,但赵立坚在第二份推文上连续三次使用该词。

赵立坚的推文惹恼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驻联合国大使、非裔赖斯(Susan Rice)。赖斯回复赵的推文说:“你是一个无耻丢人的种族主义者,而且无知到令人震惊,在时限内,你会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

赖斯在回复赵立坚后,还直接发信息给刚开通推特账号的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赖斯写道:“我本来期待你和你的团队能表现得更好,现在请把他送回国。”

结果,赵在推特反唇相讥,称赖斯“可耻”和“无知”,但过后又将自己引发争论的推文删除。

观察人士表示,中共外交官的个人推特账户近期看上去更具对抗性,并在引发更多有争议的话题。

自从中共领导人鼓励对外“讲好中国故事”后,越来越多的中共外交人员公开使用推特平台、传播中国(中共)声音。(Bethany Clarke/AFP/Getty Images)

从台湾到债务外交 中共外交官把推特当发言台

除了赵立坚,中共驻马尔代夫大使张利忠最近也瞄准了前马尔代夫总统、现任议会议长穆罕默德·纳希德(Mohamed Nasheed)。

7月初,纳希德表示,马尔代夫对中共的债务达到了“令人担忧的程度”,并批评了中国项目的高成本以及质疑腐败。更早,他批评北京在马尔代夫进行“债务陷阱外交”。

随后,中共大使张利忠发推文给纳希德:“我不能接受持续未经证实的、以及误导性的信息。对公众而言,这会损害我们的友好关系。”

紧随张利忠的是7月8日加入推特的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崔利用这一平台批评台湾总统蔡英文访美,声称台湾是1949年中国内战结束后成立的中国政府,仍然是大陆的一部分。

崔天凯写道:“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任何分裂中国的企图都不会成功……那些人只会玩火自焚。”

中共推特用户的最早期开拓者则当属《人民日报》下的“国际新闻”小报《环球时报》编辑胡锡进,自2014年起他在推特开设了一个账号,不间断发推、为中共发声。

自2014年以来,所有中共驻外使馆都在脸书(Facebook)建立了官方页面,主要用于宣传文化和转帖中共官媒强调外交合作的文章。不过,自2009年以来,脸书在中国大陆已被禁止使用。

而对用更具个人特征的推特(Twitter)账户来推广中共的官方看法,在过去中共是严格限制使用的。

但自从中共领导人鼓励“讲好中国故事”后,观察人士表示,有越来越多的中共外交人员出来使用推特平台、传播中国(中共)声音。

“这是它们(中共)开始玩的游戏……是它们算计过、才准备这么做的事。”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卡佩莱蒂说。

“(启用推特账户)背后的目的是让中国(中共)被外国受众看起来更熟悉、更友好,更平易近人,更直接接触。”她说,“当(中共外交人员)进行个体发言时,很容易让人觉得它没有被经过审查,也因为它是个体发言,也更容易认为它更可靠。”

卡佩莱蒂认为,赵立坚最近的推文虽然很失败,但中共却认为这具有战略意义,可用于突出北京在台湾或新疆等国际监督问题上的立场。

而其他中共外交官的推文也印证了这一点,他们给出的都是中共官方的观点,但却使用了社交媒体这种媒介。

中共外交官的推文背后藏着一致的技术指导

法国巴黎东部大学在读博士生、DICEN-IDF实验室学者黄昭(Zhao Alexandre HUANG)以及美国路易安纳州立大学王瑞(Rui Wang)的研究发现,截至2018年12月18日,有14个中国(中共)驻外使领馆或使馆官员正式开通推特(Twitter)账号,他们积极使用推特与其他同行联系。

这些中共外交官发布的信息主要以工作为导向,但偶尔也会包含个人生活、情感和态度。

这项研究发表在2019年的美国《国际传播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上。

文章指出,从推文以及转推内容看,中共外交部门及个人的推文有34.67%都包括@mention。包含@mention是推特账号常用的与他人互动和交流、快速增加推特参与度的常见技巧之一。

中共的外交推特账户并不经常使用回复功能,约87%的账号都不使用回复功能。

其次,他们都会在所有帖子内有目的地嵌入相同的主题标签,以此建立一个复音信息网络。因为即便相关推文信息在不同时间发布,但因具有相同主题、以至于推文会有机地相互关联、形成在线叙述。

中共的外交推特账户最喜欢用的标签包括:#China(中国),#BelndndRoad(一带一路)和#Xijinping(习近平)。

黄昭和王瑞的研究还发现,中共外交机构在推特上传达的是中共当局的政治观点。

他们有时引用新闻稿来表示,中国(中共)对全球合作的积极态度,有时直接引用外国政治领导人的话来背书中国(中共)做出的贡献,有时,他们还大量使用经常隐含意义的图片来强化内容、增加传播。

甚至这些推文涵盖的中国(中共)解决方案,还嵌入表情符号,让内容变得更加生动和有动态感。

在海外抢占舆论高地 批发中共媒体报导

转发推文是中共外交服务建立通信网络的重要途径。比如:喜欢发推文的中共外交官赵立坚,有89.4%的推文都是转发,转发对象大多都是中国国内媒体海外推特账户刊发的新闻报导。

新华社是中共外交官最多转发的信息账户来源,其次是《人民日报》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共中央电视台国际部)。

众所周知,中共媒体作为中共政府的喉舌,反映的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府的思想;它们的文章都是中共审查制度和自我审查的结果。

中共要求媒体“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和“牢牢坚持正面宣传”,意思是中共媒体必须审查、核实和过滤所有新闻,那么中共外交账户对中共来说是“安全”的,其转发中共媒体发布的帖子,而中共不担心其违反审查规则。

2016年,中共要求“党的新闻舆论媒体的所有工作,都要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的团结,做到爱党、护党、为党”。同时,还要求“国内新闻报导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导也要讲导向”。

中共外交官在推特上转发中共媒体报导的现象也说明,中共无形的审查之手已延伸到了中共海外机构的推特通信管理中。

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卡佩莱蒂表示,尽管推特给人的印象是可以进行参与对话,但中共外交官实际上没有与外界对话,他们只是在以这种方式表达一种“坚定”的看法、给出的都是中共的观点。

近年来,中国国内的传播学者建议中共当局政府机构,特别是大使馆和新闻机构,在海外创建推特和脸书(Facebook)账户,以增强和扩展国际交流、与外国观众互动。同时,建议它们利用西方舆论自由发表“有争议”的话题。

但分析认为,在西方眼中,中共外交机构及外交人员旗帜鲜明的、同一种的声音,却恰恰让人看到,中共外交管理体系的高度集中化以及言论不自由程度。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表示,按照美国司法部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那些为外国委托人散播信息材料的登记者必须在宣传材料上醒目标注外国委托人的身份,并说明该机构代表这一外国委托人在美国传播这一材料。

“《中国日报》(China Daily)和CGTN都已经在美国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是否应要求它们在其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上注明这一点?”他质疑说,“同样的,那些中共外交官的推特是否也应有所标注呢?”#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21 1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