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风云》第20集 远交近攻(3)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人气: 435
【字号】    
   标签: tags: , ,

他看范雎穿得很寒酸,当时冬天时候,哆哆嗦嗦的。他就跟范雎说,没想到像你这样有才华的人贫寒到了这样的程度啊,一寒如此,他就把自己一件衣服,一个粗茧大袍叫绨袍拿过来说,我把这个衣服送给你,你穿上吧。

范雎假装客气说,大夫的衣服我怎么能穿呢,我是一个平民。须贾说,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故人不要推托,然后还请范雎吃饭,俩个人还聊了一会儿天。

范雎跟须贾说,我帮你去跟相国说一声,今天是见相国的好时间。须贾说,我要去见你们相国,一定要大车驷马,表示一个国家的威严嘛,一个国家的这种派头,可是我来的时候,我的马腿折了,大车的辕一个轴也折了,你能不能帮我借一套大车驷马?这跟我们现在借一个奔驰600一样啦。

范雎说没问题,我的主人有大车驷马,我可以帮你去借一下。于是范雎离开须贾,回相府把他自己那个车马给拉出来。

其实须贾应该想一想,能借大车驷马的人,能开奔驰600的人,穿得那么寒酸那不太可能是吧,他也没怀疑就上了张禄借的车。

张禄亲自驾车,在咸阳市面上走的人一看是相国亲自驾车,都向这个车敬礼,就是非常地礼貌,须贾还以为是尊敬他呢,以为是尊敬这个魏国的使臣。

大车到了相府门口,范雎就跟须贾讲,我先替你进去通报一下,你在这等着。范雎进去后,须贾就在那等着,左等也不出来,右等也不出来,他就问门口看门的那个人,范叔怎么还不出来啊?门口的人说谁是范叔?他说就是刚才给我驾车的人啊。

门口的人说,那是我们的相国张禄,怎么是范叔呢?须贾想坏了,这个是报仇的来了,没办法呀,丑媳妇终要见公婆嘛。怎么办呢?他立刻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

古人的脱衣服表示认罪,你看负荆请罪,他把衣服脱了,帽子也摘下来了,鞋子袜子全都脱掉,然后光着脚跪在门口,跟门房人说进去通报一下,说罪人须贾在门口领死。

门房就报进去了,报进去之后,半天里边也没动静。他就心里打鼓,在这跪着,跪了很长时间,里边才传话说相国召见。

须贾很害怕,他膝行而前,从那个小门里面用膝盖往前走,走到这个堂下。当时范雎坐在堂上威风凛凛地问须贾,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须贾说我犯的是死罪,范雎说你犯了多少死罪?须贾说拔我一根头发,列举我一桩罪状的话,把我头发拔光了,我的罪状都列不完。

范雎说你有三罪:第一罪是诬陷罪,我根本没有跟齐国有什么私下勾结,我之所以不仕齐国,是因为我祖先的坟墓都在魏国,为尽孝道回魏国;第二罪是,当魏齐打我时,我辗转呼号,打得那么惨,你没有说一句话劝他不要打我;第三罪是,把我打得昏死过去之后,把我扔到厕所里边,你和众宾客一块儿在我身上撒尿,做人做事怎能这样不留余地呢,你是不是太狠心了。须贾当时无话可说。

范雎说,我本想把你杀了,断头沥血,把你的血都倒出来,才能出我胸中一口恶气,但是刚才我去见你时,你看我寒酸,以绨袍相赠御寒,还请我吃饭,恋恋尚有故人之情,跟我之间好像还是像朋友一样。他说因为这个我就不杀你了,你回去告诉魏王,赶快把魏齐的脑袋给我送过来,如果他不把魏齐的头给我送来的话,我将亲自领兵去屠大梁。

当时须贾逃了性命,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很幸运了。我在读这个故事时,就想这个人的妒嫉心其实是非常可怕的。

我们在讲孙庞斗智时,曾经讲到庞涓因为妒嫉孙膑,把孙膑的膝盖骨挖掉,最后在战争中失利,自杀而死。如果他没有妒嫉心,把孙膑推荐给魏王,孙膑肯定会当大将,为魏国立下很多功劳,孙膑又是一个不重视名和利的人,他的祖先孙武就是功成身退,孙膑功成身退后,他一定会把自己军权交给庞涓,魏国又强大了,他又能够掌握魏国的最高兵权,那不是好事吗?可是呢,庞涓因妒嫉心害孙膑,等于害死了自己,同时也害了魏国,造成魏国后来没有大将。

须贾也是妒嫉范雎被齐王重视,他去进谗言。我们看到范雎恩怨必报,如果当时须贾能够推荐他,他也一定会给须贾一个很好的安排。须贾没有推荐他,最后把范雎逼到了秦国,我们看到很多人才都是从魏国跑到秦国去的,比如说张仪,比如说商鞅,比如说范雎是吧,还有像孙膑,过去都是魏国的人,后来都跑到了秦国去。这些人在离开魏国之后,魏国越来越衰弱。范雎是最后一个从魏国跑到秦国的人才,而且范雎到了秦国提出的远交近攻的策略最开始要蚕食的就是魏国。

(旁白)秦王采纳范雎远交近攻的策略,在公元前268年,进攻魏国的怀城,今河南省武陟县,在公元前266年又攻拔了魏国的邢丘,今河南省温县魏国十分害怕,派须贾出使秦国游说丞相张禄须贾不知道张禄就是范雎,范雎因为须贾绨袍相赠,饶过了须贾的性命,但迫使魏齐自杀,仇人已死,范雎暂时停止了对魏国的攻击,而把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韩国

范雎对秦王说,秦国和韩国,两国的国土就像刺绣一样,互相交织,韩国是秦国的心腹之患,所以韩国是必须要收降的。

秦王问范雎,如果韩国不听我们的怎么办。范雎说,怎么会不听呢?你看地图就知道了,如果我们进攻荥阳,我们就把韩国的都城新郑(现在郑州的南面一点)和韩国的北方就隔开了,如果我们去封锁太行山,我们就可以把韩国西北角的上党(在山西和河北交界的地方,在山西长治附近)那个地方也和韩国的本土切开。这样就把韩国分成了三块,韩国就不可能不听我们的话。

事实上,范雎和秦王第一次谈话那一年,公元前270年,秦国进攻了韩国一个地方叫做阏与(现在山西省的和顺县),是韩国和赵国交界的地方,韩国向赵国求救,赵王问手下的大臣,救还是不救韩国?廉颇说不救。赵奢说应该救,他说阏与这地方非常险要,两军对垒在险要的地方,哪一支国家的军队勇敢,哪一个国家就会获胜。

于是赵王派赵奢到阏与去救韩国,这一仗赵奢打得非常非常地漂亮,打败了秦国,而且他本人呢也被封为了马服君。赵奢是战国后期赵国非常有名的名将,战国后期有很多名将,廉颇是名将,但是廉颇跟秦国打仗,他只能防守,不能进攻的,就是跟秦国打防守战。

赵国还有两个将军,比廉颇打战还要厉害,他们可以出击去进攻秦国,还能够打胜。其中一人是赵奢,就是马服君,还有一个人是赵国灭亡之前的最后一个将军是李牧,他也曾经能够打败过秦国,那么还有一个人,魏国的公子信陵君。

战国后期一共是四个人能够跟秦国作战的。但是信陵君跟秦国作战,是几国联军作战,而赵奢和李牧跟秦国作战,只用赵国本部人马,所以赵奢打仗是很厉害的,他就在阏与这地方呢,就把这个秦国给打败了。

在公元前264年的时候。秦国的名将白起进攻韩国一个很重要的城市叫南阳,挺进太行山。在两年之后,公元前262年,白起呢又去进攻野王,野王在河南省的沁阳县,我们看地图就知道,如果野王被攻下,在韩国北方有一个上党郡,一共十七座城就和本土彻底隔开了,变成了一块孤地。

他们根本无力抵挡秦国进攻,当时上党的郡守冯亭接到了韩王的命令,韩王说你不用抵抗,你投降吧。但是冯亭没有听从韩王的命令,他耍了一个心眼儿,他觉得如果把这地交给秦国,韩国变得更加弱小了,秦国还会继续进攻韩国,韩国的亡国就在眼前。

他想了一个计策叫做李代桃僵,他没把这十七个城给秦国,要把这十七座城送给赵国。如果赵国接受这十七座城,赵国一定会激怒秦国,因为秦国拼战,死了那么多的人,花那么多钱,要落到口袋里的这块地方突然间落到赵国了,秦国和赵国之间就必然会发生战争,等于把这个火引到赵国那儿去了,这样韩国就安全了。

于是冯亭写一封信,就是上党郡投靠赵国这封信送到了赵王的手里,当时赵惠文王已死,继位的是赵孝成王。

赵孝成王找了三个人来商量,平阳君赵豹、平原君赵胜和赵禹三人。他问平阳君赵豹,这十七座城该要还是不该要?赵豹说不能要,他说,圣人甚祸无故之利,就是圣人都认为,无缘无故天上掉下来的利益是最大的祸患,秦国现在损兵折将,死了那么多人,花那么多钱,好不容易要把这个地方打下来了,现在如果赵国把它拿过来的话,秦国一定会进攻赵国,所以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赵孝成王说,我们就是花费一百万的士兵,攻打一年的时间,也不见得就能打下十七座城,现在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得到这么大的利益,不要白不要。

赵孝成王又跟赵胜和赵禹两人商量,这两个人都说要。于是赵王派平原君赵胜去接收上党这十七个郡。

《史记》里面司马迁对这个决定有一个评价,是一个成语叫做“利令智昏”。我们知道一个人在大喜或者大怒时是不能够做决定的,因为那个时候支配人的根本就不是理智,而是情感。什么样的事情能够使人大喜或大怒呢,就是利益。然而这个利益可能会比较宽泛,可能是金钱啊、美女啊、权力啊、名誉啊、面子啊,很多事情都会让人大喜或者大怒,这些利益都会让人大喜或大怒,在这个时候人做出的决定,通常是不理智的。

赵王所做的就是这么一个利令智昏的决定。这一决定不但引发秦国和赵国各自投入倾国的兵力进行决战,而且赵国在这场决战中屡屡决策失误,最后使赵国陷入一场亡国灭种的惨祸,那么这一场惨祸是如何发生的,这一场战争又是如何进行的呢?请看下集《纸上谈兵》。谢谢!(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隋唐盛世》、《两宋繁华》,第五部《大明王朝》即将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责任编辑:毕卉

点阅【章天亮:笑谈风云】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赵武灵王趁着秦国内乱,西边暂无危险之际巡视全国,定下了先灭胡、中山,然后争霸天下的战略,而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胡服骑射。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因为齐国和燕国都曾被灭过一次国,元气大伤;楚国由于张仪欺楚,国力一天天地削弱;魏国也在削弱,韩国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根本就无力和秦国抵抗。所以这些国家在秦国眼里,都已经不再成为对手。而就在齐国灭亡时,赵国却迅速的崛起,成为战国后期唯一的一个能抗衡秦国的国家。那么赵国是如何崛起,在崛起之后又发生什么事情呢?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比如说,有一个人叫邹衍,在战国百家争鸣时,他是阴阳五行家的代表,或者说他是五行家学说的开创者;还有一个人叫做剧辛,他是战国时的一个将军;最重要的是,招到了一个从魏国来的乐毅,来辅佐燕昭王。燕昭王靠黄金台招来了很多人才。
  • 章天亮《笑谈风云》最新剧照。(新唐人)
    到了战国时代已经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三家分晋、田氏代齐、大臣弑君篡位在春秋、战国时候经常发生。这时你还想把王位让出去,那肯定会有很多人,或者是沽名钓誉,或者是靠暴力来抢夺,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禅让的时代。在人的道德走向败坏的时候,禅让已经不再是一个合理的选项了。
  • 战国时养士是当时非常风行的一件事。孟尝君是战国的时候四公子之一,战国时四大公子都养士。司马迁为四大公子每个人做了一个传。《孟尝君列传》讲的是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虞卿列传》讲的是赵国的平原君赵胜,《魏公子列传》讲的是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春申君列传》讲的是楚国的春申君黄歇。
  • 君宫中积珍宝、狗马实外厩、美人充下陈,你什么都不缺,你拿了这些债券,那些人反正也还不起了,还不如就买他们一个民心,所以我给你买的是道义。你缺的不是钱,你缺的是你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和民心。
  • 文采好的我们叫做文士、武功好的我们叫做武士、谋略好的我们叫做谋士、口才好的我们叫做辩士。所以在战国时候就出了这么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就是士,他们以一技之长游走在各国之间,以他们的学问、他们的才能,去谋生。孟尝君所做的这个工作就是养士。
  • 打通三川的道路,让秦王去参观周天子的都城,这是张仪的一贯主张。早在公元前317年,在秦惠文王面前与司马错争论是否伐蜀时,张仪已经提出了进攻韩国的计划。十年之后该计划终于被秦武王付诸实施,然而秦武王也因为觊觎周天子的九鼎莽撞行事而身亡。
  • 张仪以他的诈术玩弄楚怀王于股掌之间,他以六里的土地为代价骗楚怀王和齐国断绝了外交关系,并以秦国强大的军事实力两次打败楚国之后,他冒险来到楚国,利用楚怀王的宠臣靳尚和宠姬郑袖躲过杀身大祸,并说服楚国放弃合纵,加入张仪的连横策略。
  • 司马错当时跟秦王讲,一个国家如果要强大就必须扩大它的疆土;如果要加强它的军事实力就必需要让它的民众富裕起来;如果一个国君将来想成就王者之业就必需要醇厚他的道德。你的国家疆土扩大了,人民富裕了,道德醇厚了,你想不成就王业都不可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