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文大纪元专访 揭秘谷歌企图阻川普连任

7月初,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对路易·戈莫特(Louie Gohmert)进行了专访。(英文大纪元视频截图)

人气: 55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9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 / 徐简编译)7月初,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在 “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对路易·戈莫特(Louie Gohmert)进行了专访。自2005年开始,戈莫特就是德克萨斯州第1选举区的众议院议员。

近日,秘密调查“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 视频显示,谷歌通过训练人工智能(AI) 算法来影响搜索结果,进而影响总统大选。戈莫特就相关问题做了解答,并提出如何限制谷歌的意见。下面是采访内容(进行了编辑):

记者:我们今天要谈一些非常热门的话题。我知道对于“真相工程”拍摄的有关谷歌的卧底视频,您有所了解。(注:“真相工程”秘密拍摄的视频显示,谷歌决心阻止川普(特朗普)在2020年竞选连任,谷歌高管金奈(Jen Gennai)在视频中讨论,谷歌会如何阻止2016年的选举结果再次发生。)现在谷歌已经将视频删除。

戈莫特:他们在视频中,非常清楚的表述了自己的观点。事后谷歌说别人对他们的视频断章取义,但是事实上他们的观点非常明确,那就是—–谷歌和它旗下的YouTube 显然是不打算让川普总统、或者跟川普差不多的人当选。

不幸的是,他们现在确实拥有那么大的力量(来左右民意)。现在很多人依靠谷歌来了解世界。当你在谷歌搜索一些信息的时候,它就会给你显现出它想让你知道的东西,屏蔽掉它不想让你知道的东西,所以现实情况非常可怕。

Project Veritas所做的25分钟的视频非常棒,大家都应该看看。(谷歌的)威胁比其它威胁要大得多,俄罗斯对我们上一次选举进行了破坏,我们的情报部门也证明中共对希拉里的服务器进行了攻击,但是这些都远远不能跟谷歌的破坏性相比。在听证会上我们知道,俄罗斯才花了4,500美元来影响选举的“民意”,相比之下谷歌和YouTube有更大的权力影响我们的选举。从视频中所说的内容来看,谷歌表示,他们宁可选一个俄罗斯支持的人,也不选美国人民支持的人(川普),多可怕。

记者:谷歌和YouTube以涉嫌侵犯(视频里有几个谷歌员工)为理由删除了视频。您怎么看?

戈莫特:我认为,这进一步证明,谷歌不应该享有根据第230条的豁免权(注:科技公司依据《通信规范法》(CDA)第230条,拥有获得用户发布内容的责任豁免权)。谷歌自己宣称的立场是“一个平台”,就像一个城镇广场一样,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城镇广场或平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谷歌不对内容进行编辑。

记者:是的。

戈莫特:嗯,我们现在知道这根本不是真的。他们(对内容)进行编辑,进行挑选。他们故意建立起过滤传统思想、强烈基督教思想的电脑程式,他们把这个国家变得更糟,并通过操纵电脑程式限制了人们的言论自由。

我跟谷歌、YouTube以及其互联网提供商提到这些问题, 其中一人在听证会上说,我们希望被跟福克斯新闻一样对待。我就说,我确实希望你像福克斯新闻一样被对待,因为他们如果做了错误或虚假陈述,就被起诉的,所以你们的“免责条款”也需要被取消。

虽然我不赞成(政府)使用很多法规来监管市场,但我认为现在是美国司法部调查(谷歌)垄断行为的时候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如果其他人开辟了另一个好的搜索引擎,谷歌会把他们排挤破产,如果不能挤垮,就收购他们,所以事实上他们已垄断了这个行业,他们严加控制,其他人无法插足,现在是打破他们垄断的时候了。

我们不应该让一个公司如此强大,以至于他们自己可以决定谁当选总统,这很可怕。

记者:谷歌和脸书的这种作法,改变了游戏规则了对吗?

戈莫特:如果他们不对用户内容进行编辑,那是可以的。如果人们可以到他们的平台,自由发表言论,那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他们可以决定让什么人发声,什么人不发声,那就不行了。所以我们需要对他们进行监管,现在这种情况太危险了。

记者:那么如何打破这些社交媒体巨头的垄断呢?

戈莫特:这根本不难,我们只需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法案就可以了,我一直也在推动这一点,那就是取消第230条对他们的豁免权。

我们只要把豁免权去掉,他们就没有这个(编辑用户内容的)权力了。你知道“钻石和丝绸”(Diamond & Silk)吧(美国的一对非裔“网红”姐妹,她们以支持川普著称)?她们说,她们付费提高自己的网路排名,但是后来发现,她们的信息实际上被压制了。如果没有“免责”的话,谷歌的作法在现实世界中就可以构成欺诈。

如果我们去掉了谷歌和YouTube等的豁免权,他们可能会面对集体诉讼,那些像“宝石与丝绸”姐妹这样被欺诈的用户就会起诉他们,这些用户给谷歌付了钱,但是得到的服务却正好相反。

上次我见到“宝石与丝绸”姐妹,问她们现在情况如何,她们说,“哦,现在我们只要提到川普总统的时候,就要花了好几个小时试图证明自己不是俄罗斯机器人,我们必须回答所有这些问题,才能保持在线状态。”所以现在谷歌变得非常离谱,从起初是一个很好的帮助搜索信息的平台,变为现在可以用操纵选举的垄断者。

记者:让我想起罗伯特·爱泼斯坦(Robert Epstein)的研究结果,即通过一些电脑程式,可以巧妙地操纵搜索引擎的结果。(注:美国心理学家 Robert Epstein 提出,指出 Google 的搜寻方式可能影响美国总统的选举结果)对于那些想观看“真相工程”视频的人来说,你可以在大纪元网站上观看。

戈莫特:既然YouTube已经删除,我们为了确保人们能够获得准确的信息,也把这个视频放到我们的网站上,和我的推特(@replouiegohmert)上。人们需要看看这个25分钟的视频,人们需要知道(谷歌企图操作选举)的真相,而谷歌和YouTube无法将其删除。#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19 10: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