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竺取经第一人:法显

比玄奘早二百多年的西行取经人

文/秦顺天

法显在阿育王宫殿遗址。《Hutchinson’s story of the nations》插图。(公有领域)

  人气: 86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中国古代,行旅异域最远的不是商人,不是军人,不是文人,而是和尚。

法显玄奘都曾徒步南亚数万公里,玄奘翻越帕米尔高原时是30岁,而法显当时已经60多岁了。

三岁出家当了小和尚

法显,俗姓龚,约公元337年生于今天的山西临汾,当时叫平阳,平阳郡属羯族人创建的后赵统治,羯族人都崇尚佛教。

法显有三个哥哥,都是童年相继夭亡。笃信佛教的父母惟恐小法显也遭遇不测,在他三岁时就让他剃度为沙弥,希望求得佛菩萨的保佑。但因年纪太小,小法显仍住在家中。几年后,小法显得重病,快要丧命时,父亲马上将他送到了宝峰寺,在寺院只住了两宿,他就转危为安。痊愈后,小法显就不愿再回俗家了。其母思念他,后来就在寺院门外盖了一间小房子,以方便见儿子。

法显十岁时,父亲离世。不久,他母亲也去世了。法显回家办理完丧事,马上又返回了寺院。

当时寺院有自己的土地。一次,法显与几十个沙弥在田中割稻,一些饥饿的贼冲上来,要抢夺他们的粮食,同伴们都吓得逃开了,只有法显一人站着不动,他对那些抢粮食的贼说:“如果需要粮食,你们就拿走吧。不过你们今日的贫穷,正是你们过去不布施的果报啊。如果你们现在还要抢夺他人的粮食,恐怕来世会更穷苦的,贫僧我真为你们担忧啊!”说完,法显就回了寺院。那些抢粮的贼人,受他的话的启悟,纷纷弃粮而去。寺中数百僧众,莫不叹服。

二十岁时,法显受大戒,成为持二百五十戒律的僧人,从此他更加精进,通览经书,恪守佛家礼法规矩,当时就被赞为“志行明敏,仪轨整肃”。

法显在阿育王宫殿遗址。《Hutchinson’s story of the nations》插图。(公有领域)

九死一生的求法之路

法显出家六十多年,常慨叹汉地经律短缺不全。那时戒律松弛,僧人无法可循,上层僧侣乱法坏教,没有经律来规范他们的行为。法显认为只有取得真经、译成汉文,才能矫正时弊,让众僧了解真正的佛法大义。

东晋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已逾花甲之年的法显决定西赴天竺寻求戒律,当时有慧景、道整、慧应、慧嵬四位同伴随之同往。

400年,法显一行五人到了甘肃张掖,遇到了智严、慧简、僧绍、宝云、僧景五人,后来,又增加了慧达,共计十一人,西进至敦煌。

他们得到太守李浩的资助,西出阳关,一路西行,穿越白龙堆大沙漠,即屡有热风恶鬼、遇上就可能被流沙埋没丧命的“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的沙漠里,四顾茫茫,他们看太阳的位置辨别方向,根据路上暴露的白骨确定路标。

历经十七个昼夜,跋涉了一千五百里,法显一行终于到达当时的西域小国鄯善,古称楼兰。停留了一个多月,继续前行。接着,耗时一个多月,法显一行平安地穿越了“进去出不来”的塔克拉玛大沙漠,401年初,到达于阗国(新疆和田)。

公元402年,法显等人终于翻过了群峰接天的葱岭(帕米尔高原),这是丝绸之路的“死亡之地”, 强盗横行,无数商客曾命丧于此。山上积雪常年不化,法显多次目睹过雪崩。山路艰险,悬崖高耸,过去已有人在此凿石通路,修有梯道。六十五岁的法显攀越七百多阶梯道,抓着悬挂在河两岸的绳索横空过河,类似险途多达几十处,都是汉代张骞、甘英都不曾到过的地方。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是古代中国和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丝绸之路之必经之地。(Irene2005/Wikimedia Commons)

南渡小雪山(阿富汗的苏纳曼山)时,起程时的一行人有的走散、有的病故、有的折返,只剩下法显、慧景、道整三人了。

三人翻越长年积雪的小雪山,爬至山的北阴,突然寒风骤起,慧景难敌风寒,打着寒战对法显说,“我要死了,你们继续往前走吧,不能大家都葬身于此。”说完就咽气了。法显抚摸着慧景的遗体,哭诉说:“取经大愿尚未实现,你却早离开了,命也奈何!”

然后法显与道整泣泪前行,翻过小雪山,到达罗夷国,一路前行。快到天竺国,离王舍城还有三十多里时,天已傍晚,法显住宿在一座佛寺里,准备第二天去灵鹫山,那是闻名的释迦牟尼佛说法之地。寺院的僧人劝他,“路不好走,而且有很多黑狮子,过去吃过人,你怎么去呢?”

法显执意要去,众人见不能劝止,就派两个僧人护送。来到灵鹫山,天色已近黄昏,法显欲在山上过夜,两个僧人害怕,撇下法显回去了。法显独自留在山中,烧香礼拜,瞻观圣迹。夜里,突然窜出三只黑狮子,蹲在法显面前,它们舐着嘴唇、摇着尾巴,盯望着法显。法显一心念佛,像没看到狮子一般,诵经不辍,他默念:“你们若想害我,先等我诵完经;若是想试炼我,你们就赶快走吧。”过了许久,狮子才离去。

法显到达天竺是公元402年。当时天竺由大小三十多个国家组成。法显和道整周游各国,瞻仰故迹,求法求经。当时传经,都是和尚代代相传的口授,很少有现成的佛经,于是法显开始学习梵书梵语,抄写经律,每日听和尚口授,听一句,法显录一句,经年累月三载,法显录下了厚厚的《摩诃僧祗律》等六部经典。

《摩诃僧祇律》。檀香山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道整见天竺佛门法则有序,众僧威仪肃然,慨叹汉地政乱,戒律残缺,不愿离开佛教圣地,所以留在中天竺不再回国。

但法显初心不改,为实现让戒律流通至汉地的初衷,他毅然决定回国。告别道整,他一个人继续周游了南天竺和东天竺。409年底,法显渡孟加拉湾,到了狮子国,即斯里兰卡,求得了四部国内没有的佛典,他的虔诚还感动了当地一位居士,替他抄写了《大般泥洹经》。

一天早上,他来到无畏山僧伽蓝(僧众共住的园林,即佛教寺院),忽见一位商人用一把白色绢扇供养玉佛像,法显倍感亲切,因那种绢扇只有晋地他的家乡才出产。回想自己漂泊异域,十载有余,而同伴或亡或留,孤苦伶仃的他内心凄然,泪如雨下。

归期难测,面对茫茫大海,年逾古稀的法显翘首以盼回归的大船。

浮海东还

411年八月,孑然一身的法显,身背多年收集的梵文佛典和佛像,终于搭上可载二百多人的大商船,循海东归。

不料,下海仅两天即遇暴风,船漏水入,船上人害怕地把杂物都扔进海中减重,法显也将携带的澡罐及防身器物扔进大海,然后护住装满佛典的箱子。因害怕商人扔了他的佛典,法显一心念诵观世音菩萨,祈愿佛佑,船总算没有沉没。大风吹了十三昼夜,船被吹到一个小岛上,补好漏处,船又继续前行。

弥漫无边的大海难辨东西,唯望日月星宿而进。时有大浪相搏,鼋、鼍等水怪出没,经过近三个月的海上漂流,船到了爪哇。停留了五个多月后,法显又跟随其他商人,换船继续北航,打算在广州登陆。

船行二十多天后,一天夜里,突然遭遇罕见的黑风暴。船上人很恐惧,信婆罗门教的人说:“就因为船上坐了一个和尚,才使我们遭此大难。”于是众人打算把法显推下海去。资助法显东归的商人呵斥说:“你们如果想把这个僧人扔下海,就把我也扔下去吧,不然就杀了我。汉地帝王崇信佛教、礼敬僧人,我到那里上告汉帝,你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的。”众人只好作罢。

海上漂行了近三个月,粮、水将尽之时,忽然一天船就漂到一岸,法显看到了岸边有熟悉的灰菜,知道自己回到了中国。

乘着小船,法显沿河口溯流寻找村庄,看见两个猎人,他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才知道船被吹至山东青州长广郡的劳山(今青岛崂山)。猎人把此事告诉了太守李嶷,素来敬信佛教的李嶷,听闻有僧人从远方归来,亲自出迎慰问。

法显通过印度的路线。(公有领域)

忘身求法的法显,终于在公元412年返回故土,历经30个小国,游历了中亚、南亚和东南亚许多地方,范围之广,前无古人。与他同行者,六人中途折返,二人于途中死亡,二人留居在外,最后只剩法显一人回归故土。回顾十三年的求经历程,法显说,“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

第二年秋,法显到达晋都建康(南京),五年后,又来到荆州(湖北江陵)辛寺,元熙二年(公元422年),八十五岁的法显终老于此。

在他生命最后的七年里,法显志在弘扬戒律,以老迈之躯,一直勤勉艰苦地进行着翻译经典的工作。他与外国禅师佛驮跋院罗一起,在南京道场寺译出《摩诃僧祗律》、《泥洹经》、《杂阿毗昙心》、《大船尼戒本》等六部二十四卷经律论,约一百多万字。《摩诃僧祗律》被称为大众律,后来成为佛教五大戒律之一,对中国佛教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法显译出的《大泥洹经》当时广为流传。据说南京朱雀门一户世代信佛的人家,抄写了一部《大泥洹经》,读诵供奉。后来遭遇火灾,家中物品全部烧光,唯这部《大泥洹经》,连封面都没有烧坏。此事在京城广传,人人感叹经书的神奇。

法显还将自己西行取经的见闻写成《佛国记》,别名《法显行传》,首次实录了自陆路游历古印度,再由斯里兰卡经南洋群岛航归的行程。它不仅是一部传记文学,而且是重要的历史文献,是研究西域和印度历史的重要史料,也是中国南海交通史上的巨著。

《法显传》(《佛国记》)宋刻本之首:“法显昔在长安,慨律藏残缺。于是遂以弘始二年,岁在己亥,与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同契,至天竺寻求戒律。”(公有领域)

《佛国记》还详细记述了印度的佛教古迹和僧侣生活,后来被作为佛学典籍着录引用。一位印度史学家曾说:“如果没有法显、玄奘和马欢的著作,重建印度历史是不可能的。”唐代名僧义净说:“自古神州之地,轻生殉法之宾,(法)显法师则他辟荒途,(玄)奘法师乃中开正路。”

法显之前,中国真正到印度的求法僧人几乎没有。留学天竺携经而返者,法显为第一人,他是第一个把梵文经典带回国内并直接翻译成汉文的人。

法显一生处事平淡,西行途中没有像玄奘那样获得高昌王的鼎力支持,归国后也没有受到朝廷礼遇,但他早玄奘二百多年,就成就了西行取经的壮举,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到印度求法的僧人。@*#

参考资料:

法显《佛国记》
梁僧祐撰《出三藏记集》
梁慧皎撰《高僧传》卷三《法显传》
唐道宣撰《大唐内典录》
唐靖迈撰《古今译经图纪》
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
唐智升撰《开元释教录》
唐圆照撰《贞元新定释教目录》
隋费长房撰《历代三宝记》
元念常集《佛祖历代通载》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翻译《大般若经》期间,玄奘曾对弟子说:人的形体虚幻,不能长久。我65岁时,一定会死在玉华寺里。……佛经数量巨大,我常常担心翻不完,大家要多努力,不要怕辛劳。”
  • 在长安朱雀大街南端,陈列出玄奘从印度用二十匹马驮回来的佛经,520夹共657部、如来肉身舍利150粒,以及金、银等佛像七尊。僧尼随行护送,各色仪仗庄严隆重,香烟缭绕,散花供养,梵乐偈赞不绝。竞相瞻仰的百姓、士人和官吏集聚如云,十分拥挤。为避免踩踏事件,官府通知大家就地烧香散花,不可移动。
  • 两天后,玄奘到达伊吾。伊吾寺里一位老僧,衣服带子都来不及系,光着脚就跑出来迎接玄奘了,抱住玄奘,他哀号哽咽不止,“想不到今日再见故乡人!”
  • 玄奘到了凉州,就被禁止通行了,他没有通行证。凉州都督追问玄奘,玄奘回答:“我从长安来,要去西方求取佛法。”因已奉禁令要严密防守边境,于是都督逼迫玄奘返回长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