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的思想控制术:洗脑愚民,教育先行

作者:王恩涛

截至2019年5月,中国“红军小学”数量已达300所,被指用于洗脑。图为安徽省一所“红军小学”,学生们正在上课。(AFP)

人气: 15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2日讯】如果要问哪一种洗脑手段对于极权统治者来说见效最快、效果最好,无疑是通过教育系统。这种手段的高效之处在于,它可以被系统设计、彻底执行和广泛覆盖。洗脑这件事是中共掌权独裁以来一直不遗余力而为之的,近年来更有进阶之势,在教育领域的洗脑更是多管齐下,不留死角。

中共的洗脑教育,也就是它美其名曰的思想政治教育,是从幼儿园开始的,贯穿于整个童年和青少年的学习与成长阶段。教育部面向全中国高校、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发布的“新时代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首则就是坚定政治方向,要求教师在教学过程中拥护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地位,不得在保教活动中及其他场合有损害党中央权威和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行。庞大的教师队伍在如此整齐划一的政治思想规范之下,变成高效率的传播思想瘟疫的媒介,教育的传道授业解惑之本职被大打折扣,变成专制统治的帮凶。如果说通过教师对幼儿园、中小学和高校的学生进行渗透洗脑这种方式还算比较含蓄隐晦的话,那么遍地开花的“红军小学”,以及中学和大学的思想政治课程则是连遮羞布都不要的赤裸裸的洗脑。

据“红军小学”官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中国“红军小学”数量已达300所,这些小学绝大多数分布于各省市的偏远乡村。大概很多正常人都有这样一种经验,在中国,一旦某种事物以某种“崇高”的形象出现时,它大概率不是什么好事。“红军小学”就具有这样一种“崇高”的形象。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怪胎,我们从其网站可窥一斑。革命样板戏的画风充斥着整个网站;在网站的宣传照片和视频中,穿着红军军装,头戴军帽的小学生们,进行着极尽扭捏造作之态的表演,一个个活像红卫兵附体。我们知道,中共在篡改历史、塑造典型和英雄以及打造个人崇拜方面是一把好手,所以我们也就能够看到,能够想到,“红军小学”的教育设计是怎样一种违背历史、违背现实和违背人性的洗脑行动。

中国的偏远落后地区是留守儿童的重灾区,是最容易受到假冒伪劣侵害的地区,也是常常有乡村恶棍横行一方的地区,现在还成为中共洗脑教育的前沿阵地。变态的洗脑教育让原本干净纯粹的孩子们从人生之初就被迫背负起沉重的原罪,这是红军小学学生们命运中的至深悲哀。他们别无选择,无处可逃。何等无辜,何等不幸。

在中国的中小学教育中,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洗脑和被洗脑中。语文课程的重点不是帮助学生提升理解能力和学习表达,而是通过很多带有政治色彩的内容灌输“中心思想”和革命主义情怀;历史课程则成为中共美化自己,妖魔化国民政府以及西方社会的工具,它歌颂中国的农民起义,美化中共的发家史,掩盖自身政权的不合法性;至于思想品德、思想政治课程,更是一剂强大的洗脑良方。

已被洗脑的教师们则是按照中共的要求,把思想、政治类课程讲成了说教课,向学生强行灌输专制统治者的政治语态,要学生接受与此相应的政治逻辑,不容思辨,反对置疑。如此封闭、独断的话语体系和无聊、晦涩的洗脑教育不仅剥夺了大量青少年的独立思想和思考能力,并使得他们在教室所学和现实所见之间左右为难,以致心智错乱、人格分裂。中小学教育中理应最重要的方面:坚毅、热情、乐观、美学、自我控制和好奇心等品格的培养却长期缺位。这是对青少年们最大的戕害。

“六四”以后,中共认为大学生是其专政的一大威胁,于是愈加严格控制。它对高校师生的思想控制和洗脑是竭尽全力的。从2006年开始,中国高校将思想政治课开设为公共必修课,且课时多,学分重;2018年4月,中共教育部高调宣布加强“形势与政策”课程建设,强化对意识形态和政治思想的控制。在言论自由惨遭践踏的情形之下,“形式与政策”成为中共的独言堂,其本质就是结合时事对学生进行洗脑,强行灌输符合中共独裁专制利益的歪理曲解。近年来,众多良知尚存的高校老师遭遇“祸从口出”,他们因课堂言论被学生举报,被处分、被撤职,让人看到形势的严重倒退和政策的无法无天。虽然中国的学术自由早已不存在,但学生举报老师这样的文革做派,还是给整个社会笼罩上厚重的恐怖和悲哀。恐怖之处在于,不管行举报之事的人是随机的在堂学生还是刻意安排的奸细,都说明中共的洗脑是有成效的,这种被洗红的小人无处不在,防不胜防;悲哀之处在于,这种告密之风一旦盛行,人人都可能是被害者,人人也都可能成为加害者。再者,为人师者尚不能吐真言,谎言必将霸占世道了。

对于专制独裁的中共来说,洗脑教育的作用除了思想控制以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那就是作为过滤工具。有少量学生在一轮又一轮的洗刷中悟得其“真谛”,获得其“真传”,他们往往具备口是心非、见风使舵、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素质和能力。这些人一旦从洗脑教育中成功出炉,进入社会往往成为诵尧舜之言,行桀纣之事的“社会精英”,他们之中很多人可能成为公务员或各个领域的带头人,进而成为社会的蛆虫和毒瘤。

出了学校,走上工作岗位的人们就能幸免于洗脑教育了吗?不是。频繁的政治学习和观摩教育等活动继续宣扬着共产党的成就与伟大、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某个领导人的政治思想,顺便时刻给人们树立假想敌,人为制造民族仇恨。参与者还往往被强制要求发表感想与心得,在如此反复的如小丑一般的表演中,个体慢慢的就失去了正常的心智,变得是非不分,廉耻不知,还常常能感受到谎言张口即出之得心应手、修炼成功的快感。众多个体的心智与意识就在这样的洗脑过程中被腐蚀,被腐蚀掉的这些还会像瘟疫一样用言论和行动去影响、感染别的个体,最后无一幸免。

这就是中共设置于教育领域的完整的洗脑链。中共要维护它的专制统治,人才不是重要的,奴才才是被需要的。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7-02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