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关会滋扰深水埗区议会阻“反送中”议案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何佳慧香港报导)7月19日,深水埗区议会早上开会,议程除民生议题外,亦包括讨论《逃犯条例》修订事件中特首的回应、要求成立独立委员会等。会议期间,有数十人手持标语在会议室公众席不断叫嚣和辱骂议员,令会议三次休会后被迫中止。12位深水埗区议员强烈谴责该批人士“有组织、有计划”地破坏今次会议。该批手持“反暴力反暴徒”等标语的人士,被发现有多名亲共团伙“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的头目及成员,当中有曾袭击法轮功学员被判刑人士。

深水埗区议会星期五早上9时半举行第22次大会会议,讨论增建公营医院服务、区内三无大厦垃圾堆积及鼠患等民生问题,并讨论行政长官就《逃犯条例》修订的回应,以及要求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滥暴的议题。

阻会议进行 叫嚣“支持林郑”

不过会议尚未开始,一群人士自手持“反暴力、保民生”、“反对区议会政治化”、“还社会安宁”等标语,已在会议室公众席叫嚣,阻挠会议进行。他们辱骂议员是“垃圾”,又不断高叫“谴责暴徒”、“支持林郑(月娥)、支持警察”等口号,用声音盖过议员声音,令会议无法正常举行。

该批旁听人士当中,多人被认出是亲共组织人士,包括青关会头目张柳青、肖小蓉、陈进宝等一众成员;还有前警员、“忠义民团”成员石房有等。

(左图)一度抢麦克风辱骂议员的花衫妇人,被认出是青关会成员。(右图)她2016年曾出现在尖沙咀龙堡酒店假“炸弹”滋扰法轮功法会事件当天场外。(大纪元制图)

会议期间,一名被认出是青关会成员的花衫妇坐到议员会议桌,张柳青助其抢麦克风。花衫妇辱骂立法会议员收钱却不为市民做事,殊不知在座的只有亲共民建联议员郑泳舜一人是立法会议员,其他人都是区议员,惹来郑和其他人失笑。

区议员谴责有组织破坏会议

该批人士扰攘约45分钟,深水埗区议会主席张永森多次要求他们肃静或离开但不成功,并三度宣布休会,仍无法开会。会议最终在10时半前宣布提早结束,未能讨论任何民生或反送中相关议程。会议后,有人再与民协区议员梁有方口角并向其吐口水,有警员和救护员到场。

会后,多位民主派深水埗区议员强烈谴责该批人士“有组织、有计划地破坏今天的会议”,又质疑深水埗区议会主席未有履行责任维持议会秩序及主持会议,包括邀请保安甚至报警寻求协助等,纵容公众席市民叫嚣,最后终止会议,“我们质疑主席害怕‘深水埗区议会要求香港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六月十二日金钟一带冲突’的动议获得通过。”他们要求主席下星期内重启会议,并确保议会能够顺利进行。

图为青关会等滋事者在会议上叫嚣。多位深水埗区议员提出强烈谴责,怀疑与当天要求成立独立调查的动议有关。(深水埗区议员邹颖恒Facebook图片)

青关会拉队滋扰 多人涉暴力事件

这批滋扰区议会会议导致流会的人士,以青关会成员为主,该会宣传部主任张柳青、肖小蓉和头目陈进宝,带头叫嚣和辱骂议员,又用手机拍摄现场情况。

多名日常在全港多区出没、滋扰法轮功学员的青关会成员都有在场闹事,不少都涉及暴力事件。

肖小蓉常以言语挑衅并诬告法轮功学员。2012年有青关会成员在落马洲亮刀威胁法轮功学员时,肖扬言“我真的找刀㓥了你”。另一人被认出是青关会成员“沈玲”。沈玲2013年曾在落马洲殴打一位60多岁法轮功学员,被粉岭裁判法院判守行为18个月。至于用咪辱骂立法会议员的花衫青关会成员,则曾出现在尖沙咀龙堡酒店假“炸弹”滋扰法轮功法会事件当天场外。

青关会头目张柳清曾多次将法轮功学员诬告上法庭,被法官批评不怀好意和不可信。另一青关会骨干“孔志明”(人称光头明),曾多次于红磡家维邨附近真相点踢打法轮功学员,又宣称自己曾经“当差”,知道该怎么做不会被控告。另外,常在落马洲滋扰法轮功学员的青关会女成员“关东焕”,以及外号叫“老表”、据称是青关会主席洪伟成司机的男子等人,都参与了滋扰深水埗区议会会议。

“青关会”是中共外围组织。该协会成立于2012年6月,以文革式围攻、谩骂等手法,骚扰法轮功学员真相点及大型游行活动,多年来策动多宗暴力事件,包括亮刀威胁事件、干扰舞蹈大赛事件、假冒法轮功学员等。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发布调查报告,认为“青关会”的幕后操纵者是中共“610”办公室及其领导下的所谓的“反X教协会”。青关会幕后指挥者据信是当时在位的周永康为首的中共政法委,听命于江派香港大总管曾庆红,并得到梁振英的暗中扶植。@

责任编辑:杜文卿

评论
2019-07-20 4: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