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三自牧师自杀 分析:中共严酷打压宗教

7月17日,商丘市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宋永生因压力跳楼自杀。图为牧师家中的灵堂。(受访者提供)

人气: 2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骆亚采访报导)中共对于大陆各宗教团体打压无孔不入。7月17日,商丘市基督教两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与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会长宋永生因压力跳楼自杀,有牧师认为在大陆信仰空间在缩小。

据《苹果日报》报导,7月17日上午11时许, 54岁的宋永生向以往一样来到教堂,与一名教友见面后上了办公室,结果从五楼一跃而下。他的遗体在7月19日匆匆火化,当局禁止举办公开追悼会,并且限制每个教会只能派两人参加告别式,不允场内的人拍摄。

在推特上有一名认识宋永生的教友发消息称,打电话得知,宋永生从五楼跳下,脖子、背脊、腿全部摔断,耳朵出血,当场死亡。大纪元记者联系上这名推友,他表示,他所了解的情况就是贴文里的内容,“我不想说,其实也就是见过他,没有私底下了解。”

大纪元记者多次拨打宋永生的妻子与女儿的电话,妻子接电话后说话声沙哑,可以感受到她悲痛的心情,她说:“我现在说不出话来了,不想提这事了。”他的女儿接听记者电话后也是以“现在很忙,不了解情况”为由挂断电话。

宋永生在生前留下了一份“面见市委统战部汇报材料”,材料中称现在的商丘市基督教两会已“四不像”,即“不像教会、不像机关、不像社团、不像公司”。

他在材料中还透露,教会受到来自中共统战等部门逼迫,他也不被上级信任,这令作为负责人的他心灵压力重大,有筋疲力尽之感。他连用“心都快累死了”、“我的心在流浪”等形容他的无奈无助。

材料中还透露,宋永生一直在为申请经费、处理交通问题,以及为商丘市基督教两会申请登记证未过年审等问题心力交瘁。

他还提到,自己在商丘工作23年,深感基督教基层宗教团体的艰难。“想用自己的信仰和人格魅力协调好内部和政府之间的关系,现在看来已经失败了。”他最后表示,“我愿意做第一个殉道者。”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长老徐永海听闻此事后向记者表示,对宋永生牧师自杀的结局非常遗憾,虽然可以理解他的那种无奈,但是不应该选择这条道路,“如果在三自教会压力大,你可以离开三自教会,中国大多数基督徒都不在三自教会,都在家庭教会,我也知道有很多三自教会的牧师离开,到家庭教来,不用去自杀。”

徐永海认为,中共对于家庭教会打压得更为严酷,直接是坐牢或者罚款,对于三自教会是通过管制进行打压,传道受限制,教堂要挂国旗、拆十字架等等,牧师很难传真正的福音。因此,多年来许多牧师宁可选择坐牢的风险,也要以家庭教会的方式进行传福音。

徐永海还表示,这个现象也说明目前大陆整个教会的空间、民众信仰的空间在缩小。

中共对于任何宗教团体都是进行打压,据《苹果日报》报导,7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及国务卿蓬佩奥在第二届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先后猛烈抨击中共对维吾尔人、基督教徒、法轮功团体等的迫害,蓬佩奥则指摘中共恫吓一些国家,不让他们参加这场国际会议,而“中国是我们这个时代人权危机最严峻地方之一,这是不折不扣的世纪污点”。

中共的迫害还包括株连九族,日前,大纪元记者获悉,北京锡安教会主任金明日牧师的女儿今年2月份回国后,3月份出国时被北京公安行政限制,使其8月份的美国读博士梦想也被断送。

金明日说:“北京出入境说我女儿可能威胁国家安全。但是我女儿十几年都在国外,就回来看我不到1个月,哪有什么事情。”

金明日在的教会于去年9月9日遭到当局取缔,后来他还发现自己的房地产也被非法限制,让他大受损失,而且一切都是暗中操作。目前当事人非常无奈,只能利用媒体向外界发出呼吁,关注中共对宗教人士的迫害、打压。

美国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创办人刘贻牧师认为,中共不仅对家庭教会严酷镇压,对三自官方教会也是严厉管制,中共独裁政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绞肉机。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7-20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