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身边的贤人

让皇帝敬畏的憨直大臣

宗家秀

汲黯半身像取自清顾沅辑,道光十年刻本《古圣贤像传略》。(公有领域)

  人气: 1098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次,皇帝坐在威严的武帐中办公,汲黯恰好前来启奏公事。远远望见汲黯,皇帝突然想起自己没戴帽子,赶紧躲避到账内,委派侍臣代为批准汲黯的奏议,然后再请他退去。

皇帝对汲黯的尊敬礼遇竟到了这种程度。

汲黯,字长孺,濮阳(今河南濮阳)人。西汉景帝时期任太子洗马,就是太子的随从。汉武帝登基后,开始在皇帝身边传达帝命,后来任职东海太守,颇有口碑,被召为主爵都尉,位列九卿。

汲黯耿直,不奉权贵,好忠谏廷诤,屡犯龙颜。大臣们没有不畏惧他的,汉武帝在他面前也常默然无语。汲黯因而被汉武帝称为社稷之臣,意思是以国家兴亡为担当的贤臣。

汲黯画像。(公有领域)

假托皇命 为民请命

河内郡失火,大火绵延烧了一千多家,汉武帝派汲黯前去视察灾情。汲黯去了,没有按照皇上的意思去处理火情,却擅自把河内郡内国家的储备粮,发放给了当地的饥民。

回来后,汲黯振振有辞:“陛下,那火是平民家庭不小心着火了,只不过把比邻的房子也一块烧了,这没什么值得发愁的。令人忧愁的是河内郡有一万多户的水旱灾民,无吃无喝。我就见机行事,开仓放粮了。”

说着,汲黯就请罪:“只因我是假借皇上的命令,持符节赈灾的,现归还符节,并请陛下降罪。”

武帝一听,认为汲黯贤良,敢作敢为,将皇恩惠及百姓,为民请命,便免予处分。汉武帝还先后任用他做荥阳县令、中央二千石官员和东海郡太守。

在东海郡,汲黯施政很成功,不太费力就能政清民安。他办事不拘泥于法令教条,只注重遵天意顺民心,主张无为而治,具体事务挑选贤臣和干吏来承担。大家都称赞他,武帝也嘉奖他,很快他官列九卿。

“符节图”,出自《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第一百六十三卷》。(公有领域)

憨直得让皇帝敬畏

汉武帝招选儒学贤士,要效仿尧舜,汲黯批评武帝说:“陛下内心有很多欲望没有看淡,只是表面施行仁义,走走形式,如何效法唐尧、虞舜啊!”武帝面有愠色,宣布退朝,公卿们都替汲黯捏一把汗。

武帝对近臣说:“这个汲黯太愚直了!”群臣中有人责怪汲黯,汲黯理直气壮地说:“天子周围有公卿等那么多的臣子,吃着皇粮,难道只是一味奉承阿谀、迎合意旨,使君主陷入不合正道的地步吗?我已位居公卿,不能只是明哲保身,置损害国家利益的事而不顾啊!”群臣个个无言以对。

大将军卫青入宫,武帝曾蹲坐床侧接见他;丞相公孙弘有事求见,武帝有时连帽子也不戴;汲黯进见,武帝不戴好帽子就不会见他。一次,武帝坐在威严的武帐中办公,恰好汲黯前来启奏公事,远远望见汲黯,武帝就突然想起自己没戴帽子,赶紧躲避到账内,委派侍臣代为批准汲黯的奏议,然后再请他退去。皇帝对汲黯的尊敬礼遇竟到了这种程度。

一次,匈奴浑邪王率领部众来投降,汉朝征发车辆两万乘去接运,车马不够,只好向百姓借马,没有凑足。武帝发怒,要杀长安县令。

汲黯说:“长安县令没有罪,要杀就杀我汲黯(汲黯当时管辖长安)。如果朝廷不通知沿路各县挨次给他们提供驿车运送他们,就不会惊扰全国百姓,就不会使疲劳困乏的本国人民来事奉这些匈奴人!”皇上沉默了。

虽然汲黯屡逆龙鳞,但武帝对他的评价却出人意料。一天,武帝问严助汲黯是什么样的人物,严助说:“汲黯辅助年少的主上,沉着坚定,孟贲、夏育那样的蛮力也不可能强迫他放弃自己的主张。”武帝说:“古时有与国家共患难的社稷之臣,汲黯近似他们了。”

驿车指古时供驿站用的车辆。图为清 张演《枫驿停车》局部。(公有领域)

不畏权贵

汲黯的耿直让权贵重臣们,甚至是叛臣都对他刮目相看、敬畏七分。

太后的弟弟武安侯田蚣非常傲慢,做丞相时,二千石的京官拜见他,他都怠慢不回礼。汲黯见面亦不拜,只是拱拱手,就算是打招呼了。

汲黯多次在武帝面前质问廷尉张汤:“您这个管治安的正品官员,上不能够发扬先祖功业,下不能够化解天下人的暴戾邪气,无法安国富民,却乱改先朝法制做什么?”

张汤跟汲黯辩论时,口齿伶俐,言辞动听,常在细小的文辞上做文章,汲黯就痛斥他:“常言道,钻在繁文缛节里的文书小生,不可以做公卿大官,果真如此啊。如果让张汤担大任,将使天下人不敢往前迈一步,也不敢拿正眼看人,只能立正站好!”

有大臣向皇上进言:“右内史所辖治的地面住了很多大官和皇族,一般人很难治理,不是平素声望很高的人是胜任不了的,不如请调汲黯去任右内史。”

于是武帝派汲黯去做右内史。几年过去,不但没出事,反而政通人和。

大将军卫青因讨伐匈奴屡建功勋,姐姐卫子夫又做了皇后,位高权重。但汲黯不巴结,照样对卫青行平等礼节。

有人提醒汲黯:“过去,天子都想要群臣尊重大将军,现在大将军被天子越加敬重,地位更加尊贵,您不行跪拜礼节,恐怕不合适啊。”汲黯说:“让大将军有行拱手平等礼的朋友,让他居功谦卑的声明远扬,不是对他的敬重吗?”

卫青听到了这话,更加认为汲黯贤良,多次向他请教国家朝廷的疑难大事,厚待汲黯超过以往。

阴谋反叛的淮南王刘安,也非常畏惧汲黯,“汲黯这样的人,喜欢讲直话规劝,坚守节操,为了正义可以牺牲生命,很难用不正当的事情诱惑他。”

王双宽绘《百位英雄榜》卫青。(王双宽提供)

皇帝请他躺着治理淮阳

有段时间,汲黯因犯小错被罢官回乡。几年后,朝廷改铸五铢钱,很多百姓私铸钱币,楚地尤其严重。武帝认为淮阳郡是楚地的交通要道,就诏令汲黯去做太守。

汲黯多次拒绝接受上任的诏令,武帝召见他,他流泪对武帝说:“臣窃以为将老死山野,不能再见到陛下了,想不到陛下又录用老臣。”

“可惜我身体病痛,恐不能胜任郡守一职,只想做个中郎,追随陛下左右,提醒您遗漏的事情,替您做一些微不足道的补救事宜,能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武帝说:“您是不是觉得淮阳太守官太小?过些时候我会召你回来的。现在淮阳郡官吏和百姓关系不融洽,我只好借助你的威望。请您躺在家中去治理吧。”汲黯不得已同意了。

汲黯按照过去在东海郡、右内史的治理方法,淮阳郡很快政事清明了。

汉五铢,汉武帝时期铸。(Gary Lee Todd教授/Wikimedia Commons)

预言张汤出事

汲黯去淮阳上任,临行前探望大行令李息,对他说:“御史大夫张汤,他的智巧太多,完全可以委婉回绝他人对他的批评,也完全可以掩饰他的错误,他这人是不能够为百姓主持公道的。”

汲黯还说,“张汤只会迎合上意,不管事情的是非曲直。您列位于九卿,为何不趁早向皇上进言?否则将来您会受到牵连。”李息畏惧张汤,没敢按照汲黯的话去做。

后来果然张汤犯事被治罪,武帝得知汲黯当初对李息说的那个建议之后,也治了李息的罪。

武帝诏令,汲黯在淮阳太守任内,与诸侯王国相的地位待遇等同。七年后,汲黯去世。武帝感念汲黯,让汲黯的弟弟汲仁官至九卿,让汲黯的儿子汲偃做了诸侯王国的相。汲黯姐姐的儿子司马安,做了太子洗马,后来也官至九卿。

参考资料:

《史记‧卷一百二十‧汲郑列传第六十》
《汉书‧卷五十‧列传第二十‧汲黯》

点阅【皇帝身边的贤人】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鲁君请来臧母,问她说:“我派臧子出使齐国,今日传来书信,是什么意思呢?”图为清陈士倌 《圣帝明王善端录(汉)册.汉文帝三》。(公有领域)
    袁盎,字丝,是西汉有名的谏臣。汉文帝登基后,袁盎的哥哥袁哙推荐袁盎做了郎中,即宫廷侍卫,虽然官位不高,但袁盎能言直谏,尊礼重义,宽待下属。朝臣都很佩服他,江湖上他也声名远播,深受民间游侠的敬重。
  • 陈抟,生年难考,字图南,自号扶摇,又号“希夷先生”,唐末宋初毫州真源人(今安徽亳州)。陈抟的出生是个谜,毫州一带传说陈抟诞生于荷花之中。五六岁时,陈抟还不会说话,一次,他在涡水岸边玩,有一青衣女子出现在他面前,赠他书一册、诗一首,陈抟突然就心窍慧开,开口说话了。此后无书不读,尤喜易经,看一遍便能记诵。
  • 陈宝琛(右)与溥仪(中)、朱益籓合影。(公有领域)
    上个世纪30年代去世的陈宝琛,高寿至88岁。作为满清遗老和末代帝师,他和我们的距离并不遥远。他的学生不只是溥仪,民国著名史学家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既是他的学生,又是他的朋友。
  • 日本市町时代狩野正信绘《西王母与东方朔图》(局部)。(公有领域)
    东方朔(公元前154年—前93年),字曼倩,平原郡厌次县(今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人。他非常有才华,是西汉文学家,其赋体散文《答客难》开了赋体文学的新领域,他也是影响后世的术数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