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迫害20年 丹麦法轮功学员回忆7.20

2019年7.20,部分丹麦与瑞典法轮功学员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 纪念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20周年。(林达/大纪元)

人气: 5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丹麦哥本哈根报道)2019年7月19日傍晚,丹麦部分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共驻丹麦使馆前,举行烛光悼念活动,哀悼在中共20年的残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并讲述了他们遭受破坏的亲身经历,同时向中共大使馆发出警告,天网恢恢,劝告他们不要助纣为虐。

第二天,7月20日下午,部分丹麦与瑞典法轮功学员又来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举行活动, 纪念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20周年。

2019年7月19日傍晚,丹麦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丹麦使馆前,举行烛光悼念活动,哀悼在中共20年的残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林达/大纪元)

7月20日,20年前的今天,中共党魁江泽民及其政权,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发动了对修炼 “ 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与镇压。如今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不仅没有被打跨,其祛病奇效的功法与修心向善的法理,洪传世界130多个国家,吸引越来越多的善良人们走入修炼“真、善、忍”行列。

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中共的灭亡指日可待

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本尼.布里克斯(Benny Brix)发言。(林达/大纪元)

7月20日下午三时,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本尼·布里克斯(Benny Brix)发言说:“中共独裁者动用手中的国家机器,对上亿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全面、系统的残酷迫害, 对他们‘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20年来,面对谎言、仇恨、酷刑,无数大法弟子坚定的走出来,坚守自己的信仰与良心、维护‘真善忍’宇宙真理。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活摘器官。他们用生命实践真、善、忍、证实法轮大法好。

“今年6月17日, 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举行终审判决,判定中共政府对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进行大规模器官摘取,无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类罪以及酷刑罪。 法庭认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个犯罪政权。

“20年来,中共在对修炼真善忍民众的打压中,导致社会道德的全面崩溃,天怒民怨,社会动荡。 现在已有3亿3千7百多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中共的灭亡指日可待 !”

北京学员回忆7.20和平上访:我们被无理打压

法轮功学员陈建志先生在中使馆前回顾720的亲身经历。(林达/大纪元)

回顾20年前的“7.20”,前北京法轮功学员陈建志先生心情格外不平静。他们一家三口都是法轮功学员,亲眼目睹了“7.20”最黑暗的那一天:“1999年7月19日,中共在全国同时抓捕了法轮大法原研究会和各地区的协调人。7月20日,我们全家三口和住地炼功点的十几个同修,一道去中办、国办信访办上访,希望能够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停止迫害。当时走出去意味着什么,人人心里都明白,但是本着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愿望,大家坦坦荡荡地走了出来。

“我们到达信访办比较早。开始时他们让派代表进去谈。大家都静静地站在马路两边的人行道上等待。随后,大批公安警察和武警陆续赶到,等到许多公交车开来后,公安在武警的配合下不由分说地就动手抓人往车上装。学员们手挽着手不让抓人,警察便不分男女老幼地动手打。警察有的抡起皮带打,有的用力拽着学员的衣服、头发往车上拖,有的拧着学员的胳膊、用手卡住学员的脖子往车上推……。面对警察的暴行,上访学员们呼喊:“不许警察打人”、“维护宪法”、“我们要求放人!”

“学员们被一车车拉到丰台体育场。很多警察、武警和城管紧紧盯着学员。接着,警察和城管开始对学员逐个登记,学员们就近围成圈坐着,有的学员开始炼功。后来天下起雨来,带伞的学员拿出来给炼功的学员遮雨,还有些学员去给警察和武警打着伞遮雨,自己却被雨淋着。

“天黑后,警察开始清场,一辆辆公交车开进丰台体育场。车下的学员们组成了人墙挡在车前,警察、武警、城管采取了更猛烈的暴力行为,对学员拳打脚踢。警察用的是那种铰挂大型公交车,车上,法轮功学员被塞得满到谁若想转身,得周围的人一齐配合才行,几乎就是人贴着人。大家白天经过几番日晒、雨淋,每个学员身上的衣服都是几次湿了干、干了湿。车装满一批开走一批。车到看守所后,学员们被闷在车里,就连妇女和老人想上厕所都不允许下车。一直到第二天警察上班。

“这时,我跟太太、女儿被冲散了。我是最后一批被清场装车的。我们可能有七、八车人,被拉到了大兴县看守所。关到第二天上午逐个登记后,才让各区县公安分局把上访学员分别接走,外地的学员则要等当地公安去接走他们。我们十几人被拉到东城公安分局后,又经过一轮逐个登记,一般的学员被放回家,有三位学员已在他们的黑名单上,他们被从分局关进了看守所。”

陈先生接着说:“自从那天后这二十年来,数百万学员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强制奴役、甚至被大量活摘器官。邪恶迫害的范围及其血腥、惨烈程度史无前例、中外仅有。更可悲的是,中共用造谣欺骗的手段,欺骗绑架了几乎所有的中国人,直接毁掉了国人的道德良知。贪腐、淫乱已成为当今中共国的常态和时尚。

“而法轮功学员20年的风雨,20年的坚守,用生命守护良知,用善良抵抗暴虐,用真相解体谎言。善、恶皆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现在对中共及其追随者的大审判已经拉开序幕。我们请一切有良知的人们,与我们一起守护善良,停止迫害。”

武汉学员陈曼度过7年冤狱: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曾经被非法关押7年的法轮功学员陈曼女士在中使馆前回顾720的亲身经历。(林达/大纪元)

来自武汉的陈曼女士,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被判刑度过了漫长的7年牢狱。她来到中使馆前、来到哥本哈根世人面前,讲述了她那天的经历:“7.20 这个日子,很多人可能认为这就是日历上的一个普通日子,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却是人类历史与生命座标的改变。二十年前的7月19日夜间,在我的家乡武汉,一夜之间全市的义务辅导员们全部被警方无端带走,彻夜未归。我所在片区的辅导员也在被抓之列。消息传来,大家都震惊了。

“7.20清晨,当我到达炼功点炼功时,炼功点停止了炼功。学员们全都自觉留在在炼功点上等消息。9点过了,辅导员没有回来。很多同修准备去省委上访并要求依法放人,抱着对政府的信任,我生平第一次来到湖北省委上访。到达省委大门口时,已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静立在大门两侧。门卫传话说省领导让大家推选代表与省领导会谈。很快,我和四位同修被推选为代表,我们一起静候在大门前。

“此时,从武汉三镇陆续赶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不少学员请假赶来上访。到下午三点多,站立在省委大门外两边人行道上的上访人数已有几百。大家都靠墙而站,非常自觉地留出了人行道靠街面的部分,供往来的行人通过。上访的学员中有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有刚出世不到两周还在母亲怀里吃奶的婴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始终不见省委领导露面。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省府领导的出现。大伙依旧静静伫立,祥和而耐心等待着,没有人讲话,没有丝毫的躁意,连吃奶的婴儿也不哭闹。

“半小时后,有警车开到了省委马路对面,一些便衣开始走入学员的人群中。省委大院对面的教委会大楼上有几部摄像机已经架好,对准了省委门前的上访人群。同时,有宣传车开来,劝大家离去。四个小时过去了,传来消息说,省委领导已经从后面走了,所有工作人员已全部离开,省委大院已空无一人。紧接着,迅速而来的是全副武装的武警开始暴力驱散静候的上访学员。很快,所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已在干道路段被武警全部包围,里面的人不让出去,外面的人不让进来。

“学员们依旧静静伫立,无人挪动。此时,全副武装的武警已经开到了省委大门口前面。我们再次请站岗的枪兵联系省委领导。我说:“政府怎么会拒绝倾听群众的呼声、拒绝接待群众的上访呢?最起码也应该告诉我们接待还是不接待啊?而且有这么多上了岁数的老人在等着。” 我的话音未落,两名高大的便衣迅速横穿马路扑将过来,一边一个将我架起,我身体忽的一下悬空着被拖向对面的警车。此时武警士兵十人一排,开始抓人。 警车上的指挥官发出了声色具厉的命令,武警士兵立刻执行暴力抓捕。一切均在瞬间发生,还没等我过多的反应,已被人高马大的两位便衣架着拖上了警车。

“ 从二十年前的这一天开始,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就不能公开炼功;从这一天开始,几乎所有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仅我熟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彭敏一家两口,夏刚,刘运朝,田礼福,叶浩,李军峡,田宝珍;以及2018年被迫害致死的崔海。而我被几次非法抓捕,从家里,从单位,直至最后一次将我非法判刑7年。2009年8月,我的母亲在我被非法判刑后的一个月内含冤离世。

“为什么我修炼法轮功就会从一名国家干部变成‘党和国家的敌人’?为什么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违法,却一定要用暴力手段让我承认那些所谓的“反党、反政府”行为?7年的牢狱,虽然历经残酷,却也给了我充分的时间思考、分析和判断。我终于明白了在中共治下的中华大地上为什么会政治运动不断、血光杀戮连连、屈死冤魂满天、人性善良被中共洗脑后彻底魔变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中共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彻头彻尾具足了欺骗性的邪教。”

陈曼女士站在中使馆前,向那里的工作人员呼吁:“如果您还是中共的一员,我希望您能从我的个人经历中思考和明白,真诚期待您选择退出这个邪教组织。退出中共就是在停止给邪恶输血。您可以用化名到退党网站解脱与邪恶为伍的牵连,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鲍女士:狱中被全面检查身体 我逃过被活摘器官

法轮功学员鲍学珍女士在哥本哈根市中心介绍,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几乎被活摘器官。(林达/大纪元)

曾经是上海法轮功学员的鲍学珍女士,向大家讲述她在被中共非法关押的3年半的时间里,自己几近成为中共活摘器官供体的可怕经历:“大约在2003年的上半年,我被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时,监狱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要进行身体检查。检查是从头到脚都要查,眼睛、身高、抽血、验尿、妇科、B超、心、肝、肾都要检查,抽血的管子是那种很粗的大管子,针头像织毛衣的针那么粗。这样的行动在上海女子监狱进行了好几天,因为当时有100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那里。

“当时在我做 B 超时,检查的医生有点吃惊,马上叫来了好几个医生和警察围着看,戚戚私语。我听到他们说:‘(某个器官)没用了,一塌糊涂。’。继而他们问我这个部位感觉怎样,我说没什么。他们不吭声了,互相看了看。

“那时我们被关在监狱里,还不知道活摘器官的事情。检查身体后有些在上海被抓的外地学员,他们没有姓名,只有编号,后来就不见了。我们以为他们被转地方关押了,现在推测可能就被活摘器官了 。这是我逃过被活摘器官大劫的经历,我就是有可能被活摘器官的幸存者之一。”

丹麦学员谴责中使馆把迫害延伸到海外

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女士讲述因为修炼法轮功,她国内亲人家破人亡,她自己也遭受到中使馆的报复迫害。(林达/大纪元)

丹麦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女士曾身体多病, 修炼法轮功约三个月后,所有疑难病都不翼而飞。她说:“从开始修炼的那天起,至今十三年了都不需要吃药和看医生。”于是她将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了国内的亲人,她的姐姐、姐夫、妹妹都开始修炼法轮功。

不幸的是,她的家人后来被非法抓捕关押。目前姐夫已经被迫害致死,姐姐和妹妹经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已经三年多了,至今为止音信全无,也不允许家人探望。她的母亲在这种高压迫害的惊吓与对女儿的焦虑折磨下凄然离世。迫害使她家破人亡。

如今,她虽然身在海外,也遭受了中共使馆的报复和迫害,她申请更换护照的时候,中领馆一再拖延,她至今等候了一年零四个月,中领馆拿不出任何说得过去的理由,也不告诉她何时可以办妥。魏再群的合法身份证明以及自由旅行的权利就这样被遥遥无期地剥夺了。

在中使馆门前,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正告中共驻丹麦大使冯铁及使馆签证处有关人员:最近法轮大法明慧网通告:美国政府将更加严格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已发签证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你们如果继续跟随中共,把迫害延伸到丹麦来,丹麦法轮功学员将也会把你们告上世界正义法庭和各民主国家法庭。为了你自己及家人的后路,请你们认真考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行恶者必受恶报,这是天理。

年届80的德裔女士卡伦(Karen)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特意从她居住的城市赶来哥本哈根参加反迫害20年纪念活动。她说:“我想借大纪元时报一隅向中国人说一句心里话:发生在那里的迫害实在太错了!希望中国人也能够站出来制止这场非法的迫害。”

年届80的德裔女士卡伦(Karen)在给丹麦人民讲真相。(林达/大纪元)
丹麦人民了解法轮功真相。(林达/大纪元)
7.20的20周年,丹麦人民认真听法轮功真相。(林达/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洁

评论
2019-07-21 4: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