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做观众

作者:青松

能坦然做好观众,不也是在自己的舞台上表演吗?(Fotolia)

  人气: 1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女儿学校组织演出,每个班负责一个节目。女儿的班上要演一出舞台剧,吃饭时她跟我们说起来。

舞台剧的故事情节时,女儿还是兴奋的,但说到最后,她情绪突然变得低落,说:“演出的人没有我……”我们问她,都有谁参加演出,各负责什么角色。原来,被选中参加演出的多是年龄稍长些、胆量大、说话声音很洪亮的孩子。

我在想,是不是除了舞台剧,他们还有别的节目。女儿回答说没有。我问:“那其他小朋友做什么?”女儿回答说:“做观众啊。”难怪女儿情绪低落,小孩子喜欢在舞台上表演,喜欢接受众人的掌声,而她这次能坐在下面当观众,给舞台上的小演员们鼓掌。

我知道女儿最喜欢扮演公主。我问女儿:“想知道妈妈最喜欢的角色是什么吗?”女儿点头,我告诉她:“我最喜欢做观众。”女儿张大嘴说“啊?”然后问我为什么。

我告诉她,如果在舞台上表演,就会更多关注自己的角色,而当观众的时候能看到所有人的表演。而且,在舞台上不能随便表现自己的情绪,当观众的话,想笑的时候可以笑,不高兴的时候可以扭头不看,多自在啊。

女儿听了也笑,接着我的话说,当观众挺好的,那些要表演的同学每到课间休息都要去排练,而做观众的同学课间还可以玩各种游戏。我告诉女儿,每一种角色都有自己的好,做观众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要认真对待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如果做观众,就开开心心地去欣赏;如果做演员,就要尽心尽力地表演。女儿点头。

舞台的空间是有限的,不可能所有人都挤上去。所以,当一部分人在表演的时候,注定要有一部分人做观众。有时候人容易进入一种误区,仿佛只有在舞台上才是有角色要扮演的。那个舞台只是小舞台,更大的舞台是这个世界。也许我们无法站到那个有限的舞台上,但都有自己的舞台和角色。能坦然做好观众,不也是在自己的舞台上表演吗?@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终年71岁。长孙朱允炆继位,是为建文帝。建文帝是懿文太子的第二个儿子,颖慧好学,性至孝,生性仁厚。不过,《明史纪事本末》认为建文帝“仁柔少断”,这大概也是受其父亲的影响,书生气十足,温文尔雅,仁爱但缺乏自信和治国理政的经验和能力,而且论才能和胸襟,朱允炆也无法与朱棣相比。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吟哦清丽超逸的纳兰词,心是要痛的,唇齿是要留香的。三百年了,岁月没有湮没他——纳兰性德。这个美好的名字,即使在今天也不让人感觉陌生,他是真,他是义,他是才情。
  • 在当今之中国,一谈到中国传统王朝,就会引出许多谬理,“几千年传统王朝哪有什么可赞之处?皇帝独裁、臣民愚昧、杀杀打打,从不消停,衹让中国日渐衰退,羸弱挨打,到头来几乎国将不国。” 加之中共舆论喉舌几十年来精心散布欺骗之言,让一些中华子民误认为中华传统王朝一无是处,“唯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 王的文字
    南韩资深演技派女星全美善日前逝世,带给影迷无限惋惜。她与两大影帝宋康昊、朴海日共同主演的新片《王的文字》,即将在8月2日于台湾上映,值得影迷细细品味她在电影中的最后身影。
  • 获得美国阿克莱德电影节3项主要大奖的剧情片《归途》,7月5日晚间在台北真善美剧院首映,亚洲首映会特邀男主角姜光宇与台湾名导演魏德圣座谈,两人相见与观众互动愉快。前驻法国代表吕庆龙大使说,很高兴有机会参加好片在台湾的首映。多位观众表示,“影片非常感人”。
  • 在我印象中奥兰多没有纽约、华盛顿、洛杉矶、旧金山有名气,来到这里才知道:我错了。这里因为有世界规模最大最全的迪斯尼乐园而闻名。
  • 传统京剧中的角色划分为生、旦、净、丑四个大的行当。角色中一般妇女称“旦”,大家闺秀称“正旦”或“青衣”,小家碧玉称为“花旦”,老年妇女称“老旦”,勇武妇女称“武旦”,逗趣或邪恶妇女则称“彩旦”。所以“青衣”是旦角的一种,扮演重视唱腔和水袖功的年轻妇女。那么,为什么称青年女子为“青衣”呢?
  • 2012年,她是手执轻罗小扇的赏春闺秀;2014年,她是身着素衫碧裙的采莲少女。2016年,李可欣将再次带来全新的作品,登上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的舞台,展现华夏女儿的温婉之美,传承中国古典舞的文化精粹。
  • 上天会让某件事发生在你的身上,必定有祂的美意,而那个美意一定是“为了你好”。你之所以会觉得不好,那是因为你并不了解上天的整个计划,也无法以较长的视野来看眼前发生的事,所以才会去质疑上天为什么让我失败?让我受苦?让我破产?让我残障?为什么?这难道是为了我好?
  • 我们就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审视一下所谓的预言──一种超时空的预测学、一种跨越时空的科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