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 听见一片寂静

作者:黄志群

图为黄山奇观。(fotolia)

  人气: 2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印度,是极端的!

有人去了一次,就永远不想再去,

也有一种人,去了一次,    

就终其一生,一次又一次地回去……

 

*行门渊博,总不离就地品尝

如果旅行是人一辈子的养分,那么,印度行旅于我,就是生命的精神粮食了。

年轻时,不论工作、巡演,还是自助旅行,我去过很多地方。瓜地马拉的提卡尔(Tikal)、布拉格、首都中的首都─巴黎、非洲马拉威的苍茫荒原、约旦的沙漠等等奇风异景之地。唯有印度,却直指生命。

至今犹然不明,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地方,对于生命之超越仍然如此热中?即使现代印度赶不上现在的潮流,她的精神却是当代的前卫粮食,她似乎一直如此。从古,其思潮即流布中国、东南亚、欧洲,远至印尼的婆罗浮屠、峇里岛,近则影响美国的嬉皮、披头四……

印度总让人对生命产生反思和冲击,脏乱、失序、扰攘、贫穷,却产生出精致的艺术、高度的精神思维,强烈的反差,强烈的思索!也正因如此,佛陀才会在印度出世,泰戈尔才会写出超越世情、充满爱的篇章吧!也许,很多的不凡,是在矛盾、冲突交织中,才能烹煮出来。

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有句咏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这句话如同二十年来进出印度的最好注释,书写整理这本书时的诸般感受和体会一一浮现眼前,并且,再活一次。

艺术的高度,来自生命的高度。艺术虽然必须在技术上琢磨锻炼,却又须超然脱之,因此,行脚参访、旅行,就成了闭门造车之外的必要。而印度,正是一个颠覆常人价值观与世情的地方,我每次去,如果时间够长,心境上总有层层推进攀越的感觉。

印度,是人一生中值得去一次的地方。当你身处此土,她会一再一再显示给你看,生命何其矛盾、荒谬!我们可能会深深思索,生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许,深思中,会有一番翻转。

行门渊博,总不离就地品尝。

*遇见云游师父

天色渐暗,穿过窄窄的小巷子回到民宿。楼下的餐厅早已聚集人潮。大家互相交流着,也分享着印度的所见所闻,对印度食衣住行的资讯交换和印度观感的热烈讨论,甚至包括艺术的、宗教的、形而上的和哲学的。

有时,从某人得知某个地方的特殊景观,或你将要前往的目的地的旅行心得,比看旅游指南还要真实和实用。几近客满的餐厅,我随意找到一个空位,英语不甚流利的我,只能聆听多于讨论,从一些知道的单字中臆测旁人讨论的印度经验。

有人提到位于瓦拉纳西附近的小城,阿逾陀(Ayodhya),发生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冲突事件。而讨论著宗教的本质时,其中一个人说到近代的开悟者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我随即插话说:

“啊,我来印度前,读过克氏的书,也看过奥修(Osho)谈印度教的《奥义书》。”

这时,座中一位时而参与讨论时而沉默聆听的长者突然问我:

“你有静坐的经验吗?”

“有的。”我说:“在我青少年的时候,每天晚上练完拳回到家,我总会静坐一会儿,再入睡。”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静坐见解吗?”那个人说。

我沉默片刻,想了一下。这时,全部人似乎都搁下刚刚热烈的交谈,等着我的回答。我说:

“嗯……每次静坐完,身体暖暖的,很舒服……心里比较安静。看事物的方式也变得不同,周遭的世界看起来比较宁静……”

他听完我简单的描述,沉默一会,然后拿起桌上的糖罐子,说:

“你说的静坐,”然后指了指糖罐子:“只在罐子外面打转,”

他随即伸手抓起罐子里的一把糖,继续说道:

“里面的糖,你还没尝到!”

他放下糖罐子后,说:

“你提到克里希那穆提、奥修,表示你对追求真理有些兴趣。他们对真理都有革命性的见解。”

又是一阵沉默。

“过两天,我要旅行到菩提迦耶。你来找我,我教你静坐。” 

他的话有种斩钉截铁的坚定,一种强大的说服力和气度!丝毫不予人接受或拒绝,是或否的考虑。于是,我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无法入睡。 

好似被一根棒子重重击打的棒喝,心中有种不安交缠着。心里想,所谓静坐,好像并非静静坐着、不想事情,这么简单而已,背后似乎蕴藏着什么大道理?辗转难眠,我翻身起来试着静坐,但心中千头万绪,无数的思绪念头杂乱升起,丝毫不受控制。

烦乱的念头使我难以坐下去,睁开双眼,心想:

“这个我不知道的大道理,到底是什么呢?”◇

——节录自《在印度,听见一片寂静》/ 天下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么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 赵子龙怀着幼主绝尘而去,那是野史传奇的世界里一个传奇的画面。
  • 我以为想要欣赏大晏的词,第一该先认识的就是大晏乃是一个理性的诗人,他的“圆融平静”的风格与他的“富贵显达”的身世,正是一位理性的诗人的“同株异干”的两种成就。
  • 陶渊明这个作者,他的作品里边有非常深微、幽隐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后的多少诗人都为他而感动。现在大家都认为陶渊明是田园诗人、隐逸诗人,可是你知道吗?南宋的英雄豪杰、爱国词人辛弃疾在他的很多词里都写到陶渊明。
  • 所以,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的爱好,不下于今日的西方人。但不愿和自然对立,祇想如何使自己与自然融而为一。甚至缩小山林的形象,置于庭园里,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于自然之中。他们也登山,但祇是“我来,我看”,却不想“征服”,他们欣赏山,不但用眼睛,还用心灵。
  • 谢春梅行医七十四载,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笼、涉急滩,走遍公馆、铜锣、大湖、泰安、狮潭等偏乡山涧聚落,救人无数,医德口碑早在乡间流传。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 “因为这些信向来都寄送到这栋大楼的这一层楼,现在你把它租下来了。而且你知道的,租约中特别载明,这屋址的使用者必须负责回这些信。”
  • “故事并不是很有意思,如果之前晚上说这些,你们一定会觉得无聊,但我还是要大概跟你们提一下。我小时候,年纪比你们现在还小得多的时候,我住在俄罗斯,那里有一位呼风唤雨的君主,我们叫他沙皇。这个沙皇就跟现在的德国人一样喜欢打仗,他有一个计划,于是派出密使……”
  • 她的羊角辫在肩膀上像两条泥鳅,活奔乱跳。喜饶多吉说,根秋青措诞生在戈麦高地,两岁时到德格县城来治病,住在喜饶多吉家,病愈之后,她拒绝再回戈麦高地,于是,喜饶多吉一家就收养了她。现在,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有关草原的痕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