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凿刻家貌》

Q萌妈妈虎姑婆的一面

作者:郑如晴

妈妈最让我难忘的地方是她连和我们玩都很认真。(Fotolia)

  人气: 1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有多少父母会和自己的孩子玩游戏?例如妈妈扮演虎姑婆,爸爸扮演虎伯伯。

这类游戏好似鬼抓人,被抓的尖叫连连,抓人的亢奋莫名。游戏于是展开,你跑我追。如果有三个以上的孩子,保证惊声雷动,整个屋子都在摇撼。

两个女儿小时候,很喜欢我和她们玩虎姑婆游戏,不但自己享受,还推荐给邻家小孩。

有一次,经过她们房间,正巧听到钧甯对来玩的小朋友说:

“你要不要玩虎姑婆?我妈很会抓人!”

“和大人玩?很不好玩耶!”

小朋友摇摇头。

“不会!不会!我妈超会玩!她会装出可怕的样子,叫出可怕的声音!”

钧甯接着很神秘,压低嗓门继续说:

“她还有一个绝招,很会啃小孩的手指头!”

“啊!咯咯……我不要!”

那小孩一边笑,一边缩着颈子,双手环抱住头,做出害怕的样子。

“超好玩的,保证你玩了还想再玩,我妈真的好像虎姑婆!”

钧甯两只小手夸张的舞在小脸前,好像一对虎爪。

“好啊!好啊!我要玩,叫你妈一定要来吃我喔!”

那孩子缩在双臂下的圆圆红脸蛋好兴奋。

“我妈最喜欢吃小孩白白胖胖的手……”

钧甯认真的把小朋友的手抓过来,仔细端详。那孩子笑得更大声了,我这个站在门外的虎姑婆,只好蹑手蹑脚,一声不响溜走。

在女儿心目中,我算是尽职的虎姑婆。

张钧甯说:

“到现在我还记得妈妈扮演虎姑婆的样子,为了逼真,这个虎姑婆完全不计形象,龇牙裂嘴,还配合音效,发出‘喀滋、喀滋’啃骨声。有时,甚至玩得太刺激了,我半夜还会作噩梦。事后,妈妈会说,这个虎姑婆要斯文收敛一些了。但禁不起我们的抗议,她只好又张牙舞爪,一边大动作一边说:‘唉!虎姑婆真难当,比我上班还累!’

妈妈最让我难忘的地方,她连和我们玩都很认真。也许,我们从小都把她当成我们的玩伴,有时忘了她是妈妈,所以会对她没大没小,甚至在争论事情时,我也一副理直气壮。事后反省,发现妈妈对我们的教育,采取开明的态度和方式。但也因为这样,我们无话不谈,大至人生问题,小至儿女私情,毫无禁忌。

我很喜欢这样的母女关系:只有分享,没有负担。我想,这应该是充满童心的妈妈,扮演虎姑婆,所带来的长期效应吧!” 

大人何妨有时也变成“大的小人”,和孩子一场混战,保证立刻拥有孩子的单纯快乐,受益的岂止是孩子?

而童年的意义,不就是一代代浪漫纯真的憧憬与回忆?◇

——节录自《凿刻家貌》/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海经》这本书曾被认为是荒诞不经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话、和有关天象和地理、药物、奇珍异兽等等的奇闻轶事。
  • 火车刚在月台停妥,只见成群人潮顷刻间蜂拥而上,你死我活地疯狂抢着挤进窄门,下车的人群也急着挤出车厢,谁也不让谁。顿然间,吆喝谩骂声此起彼落,我生怕火车很快开走,下一站也许是一、两百公里之外了,心急地也在上下车的人群中推挤,仿佛进入生死拚搏的械斗场面!
  • 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有句咏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么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 赵子龙怀着幼主绝尘而去,那是野史传奇的世界里一个传奇的画面。
  • 清朝的词在中国文学历史上,是词这种文学体式的复兴时代。为什么说是词的复兴时代呢?因为从宋朝以后经过了元和明两朝,而元朝兴盛的是曲(如散曲),是杂剧(如王实甫的《西厢记》);明朝兴盛的是传奇,像汤显祖的《牡丹亭》之类。元明两代流行的是散曲、杂剧和传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