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在印度,听见一片寂静

火车站惊魂

作者:黄志群

泰戈尔说:“旅客要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fotolia)

  人气: 2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火车站约两公里,蜂拥的人群步履匆匆,手上提拎着,头上也顶了两、三件,甚至四、五件的行李,往火车站的方向前行。成千上万如蚁行的人群,扬起了一股巨大的尘沙,弥漫数公里之远。乍看之下,似乎是电影中常看到的灾难片逃难时的壮观场景,又像战后的硝烟漫漫。

偌大的车站大厅,地上、走道上净是坐着、躺卧着的人,昏暗的光线下,更显得骇人!我只记得问清楚等火车的月台后,穿梭过一群群躺卧的人,才走到候车的月台。

而长长的月台,除了人之外,还有牛、猴子、老鼠,以及成群的鸟,吱喳地不停争鸣。

当火车缓缓驶进月台时,全车站的人突然间,从各个角落蜂拥而出,群拥而上,只见成群的人争先恐后的挤进那道只容一人出入的窄门。

约莫三、四十节车厢,我的车厢在哪里?我要怎么找到我的位子?

惶恐中我急逮到一个人问,他指了指月台另一端,示意在那边,我快步走过去后,更茫然了,这么多车厢,看起来都一样,到底是哪一个呢?

正焦急、茫然无措之际,突然间一个年轻人一把抓住我的手快速地带我穿过拥挤人群,把我带到一节车厢前,手比了比,示意这就是我的车厢,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

深怕火车马上就要启动,还来不及跟他说声谢谢,我就急匆匆地钻进车厢里了。

惊魂甫定坐下后,心中升起一股感谢又感动的情绪,像是溺水无助时被人猛然拉上岸的庆幸感。

车厢里挤满了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刺鼻,属于印度的味道,车窗被铁条封住,乍看犹如囚禁人犯的牢笼。

火车开动后,车厢里不时有人叫卖着热茶、矿泉水和零食,甚至不时有人打扫车厢。卖茶人一手提着茶壶,另一手则是一摞陶制茶杯,陶杯看起来有种原始不加修饰的粗犷美感。

夜风愈来愈寒凉,又经历了找寻位子的心理搏斗,此刻正好喝杯茶,慰劳自己。陶土捏造的茶杯,好看又有拙意,卖茶人会不会收回去呢?

正思索间,邻座一位男子,把喝完的茶杯,随手扔到窗外去了!陶杯碎裂的声音犹如心也被打碎一样,错愕吃惊又叫人不忍。

我往四周观察,发现所有喝完茶的印度人,莫不把茶杯往外扔弃,毫不犹豫,毫不心软!

“这是个不能以常理度量的地方!”

我们可以不经思索地把丑陋的事物随手弃置于地,但对于美丽事物,是不是也可以随时扔掷,毫不犹豫,毫不心软?

我也试着把陶杯扔向车外,碎裂的清脆让我再次心碎……

第二天中午,火车横越一座大铁桥,桥下是一条宽广绵长的河,啊,这应该就是恒河!瓦拉纳西应在不远处了!

火车刚在月台停妥,只见成群人潮顷刻间蜂拥而上,你死我活地疯狂抢着挤进窄门,下车的人群也急着挤出车厢,谁也不让谁。顿然间,吆喝谩骂声此起彼落,我生怕火车很快开走,下一站也许是一、两百公里之外了,心急地也在上下车的人群中推挤,仿佛进入生死拚搏的械斗场面!

我发现有人把行李从车窗扔下车,上车的人也把行李扔上车,然后赤手空拳与人群展开肉搏战!

我不知道搏斗了多久,恐惧的心情使我奋力掰开和推开人群,纷乱中也被人潮拨开和推开。最后终于挤出了车厢,汗流浃背地呆站月台上,松了一口气:

“噢!瓦拉纳西,我终于到了!”

讽刺的是,火车竟还停在月台上!该上车和下车的旅客都已上车和下车,打群架的场面已不复见,而火车却约莫停驻了十五分钟后才开走!

心想,有这么充裕的时间,其实不需要参加肉搏战的,等到打群架的人各就其位,再慢慢下车不就可以了吗?◇

——节录自《在印度,听见一片寂静》/ 天下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有句咏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 小孩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让人忘了苦闷,顿时心情开朗。(Fotolia)
    家就像一个沉重的行囊,装着各种酸甜苦辣,也装着各项争执和谅解。提着它很累,丢下它很慌。我们珍惜家圆满的一面,也需面对它破损的一角,像领受一个既让我们圆满,也让我们失落的人生。
  • 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在迟暮之年里,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热闹的孤独。
  • 【大纪元12月2日报导】(中央社布鲁塞尔一日法新电)欧盟会员国的司法和内政部长今天通过新的反恐策略,但英国积极推动的更严格安全立法却面临各国坚决反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