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前高官:强硬贸易政策是对抗中共第一步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日前发表文章表示,面对中共多方面的威胁,美国的回应应该是多方面的。(JEWEL SAMAD/AFP/Getty Images)

人气: 417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日前发文指出,几十年来,美国努力培养与中国的友谊,但最终令美国深感遗憾。中共通过不正当的行经,无论是在贸易、技术还是军事上,都给美国带来巨大威胁。

黑利7月18日在美国颇具影响力的学术杂志《外交》(Foreign Affairs)上发文说,中共对美国的威胁是多方面的,对应的回应同样应该是多方面的,而目前美国强硬贸易政策还只是应对中共威胁的第一步。

黑利:中共领导人的选择令美国失望

黑利指出,过去二十年来,随着中国的发展,很多西方学者和政策制定者预测,经济改革和融入世界经济将迫使中国(中共)实现政治自由化,并成为国际体系中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这种思想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也会变得更像美国一样民主。

“这种理论令人欣慰,但它并没有成功。中国经济增长没有伴随着民主化。相反,中共政府变得意识形态更强、更具压制性,其军事野心不仅是区域性和防御性的,而且是全球性的,旨在制造恐吓。”黑利说。

她还表示,随着民用和军用技术的区别在全球范围内逐渐消失,中共制定了官方政策,要求中国公司的所有技术应为中共军队服务。正如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学者亚伦·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所写的那样,中共所想到的并不是一个“过渡阶段的、将最终实现自由化的专制统治,而是一个有效的、永久的一党专政”。

黑利警告,虽然中国的市场巨大,但美国也不能因为希望与中国建立良好经济关系而“无视北京敌对的政治意图”。

她说,中共政府将自己定义为“西方自由民主的敌人”,共产民族主义招牌的维护者。其战略野心是不友好的,深深植根于威权主义的世界观。

黑利说,美国对中共领导人的选择深表遗憾。几十年来,美国努力培养友谊。卡特(Jimmy Carter)和里根总统都致力于通过高科技的转让与中国建立合作关系,以支持其现代化和经济增长。美国以宽松的条件帮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让中国进入了美国的市场,且中共没有报答。因此,不能说是美国的“不友好”造成了中共越来越敌对的政策。

美国外交政策原则是尊重他国 而中共则不然

黑利说,指导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原则是,各国应该尊重属于其他国家的东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为重建德国和日本提供了援助。美国没有窃取任何一个国家的资源。“当我们领导联盟推翻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时,我们花了很多资金帮助重建伊拉克。我们没有从其拿走一滴石油。”黑利说。

图为2003年秋天,在推翻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海军陆战队的M1艾布兰坦克在巴格达街头巡逻。(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美国,人们生活在法治之下,美国的法律不仅仅是强大的工具,也是对权力的约束。这种对法律的理解塑造了美国人思考和行动的方式以及美国人在世界事务中的运作方式。“我们尊重私人合同,我们希望其他人也这样做。 我们尊重产权,包括知识产权。我们相信,要通过创造和创新推动技术向前发展,而不是通过窃取他人的想法和逆向工程。”黑利说。她暗指中共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

她说,美国帮助建立和保护符合这些原则的国际体系。通过帮助维护国际和平与稳定,实现全球海上和空中的自由航行,以及建立全球通信和计算机网络。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在一直引领世界经济增长。而中国(中共)则希望篡夺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黑利指出,虽然中共官员表示,他们对外国政治毫无兴趣,但他们惯于贿赂外国官员,引发了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安哥拉等国的腐败丑闻。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贿赂合作国家的精英层来获得合同,最终使得这些国家背上负担不起的沉重债务。此外,中共通过其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颠覆了美国和其它地方大学的学术自由。这些机构进行宣传,有时设法压制有关中共敏感话题的讨论。

中共寻求的不是改善人民状况而是维护党的统治

黑利指出,尽管中国经济增长令外界印象深刻,但中共现在面临严峻的问题。由于中共以牺牲环境来推动经济,这已经引发了环境灾难,并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动乱,最终可能会引发政治动荡。中国的经济在放缓。2018年,中共官方公布的经济增长率是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而实际增长率很可能要比官方公布的更低。

中共领导人主要寻求的不是改善人民的境况,而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对他们来说,政治胜过所有其它考量。黑利说,许多美国人很难理解这一现实,因为这不是美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看法。美国的独立宣言说,政府的最高目标是确保个人享有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美国的政治服务于并从属于自由,包括经济自由。在中国,情况则恰恰相反,“经济为政治服务,政治目标是加强政府在国内外的权力”。

黑利指责中共将南中国海岛屿军事化。中共因为海上纠纷,而对越南、菲律宾等周边国家给予“惩罚”,切断他们的水下声学电缆并攻击他们的捕鱼船队。中共还侵犯了台湾的领空。

中国公司的业务不再只是业务 而会提升中共军事利益

据美国司法部称,中共政府系统地指示中国公司窃取美国和其它外国公司的知识产权。此外,中共要求中国私营公司与军方分享他们通过创新、购买或盗窃获得的任何技术。中共在2015年宣布的新军民融合政策有效地要求所有私营中国公司为军队服务。这意味着与中国公司的业务不再只是业务。“那些在中国从事高科技领域业务的人正在提升北京的军事利益,无论他们的意图如何。”黑利说。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4月26日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举行的一场公开活动上指出,中共率先动员全社会去盗窃,以期爬上经济阶梯。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4月表示,中共率先动员全社会去偷。(SAUL LOEB / AFP)

“经济间谍活动在我们今天的反间谍项目中占主导地位”,雷说,“比以往更甚,敌对势力的目标是我们国家的资产,包括我们的信息、想法、我们的创新、我们的研发和我们的技术。”

“在情报搜集方面,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中共)(对美国)构成更广泛、更严峻的威胁。”

他还表示:“中国(中共)率先使用一种全社会的方式,尽其所能从各种各样的企业、大学和组织中窃取创新成果。其通过动用中国(中共)情报机构、国企、表面上所谓的私企、研究生和研究人员、以及各种代表中国(中共)工作的人,来实现这一目标。”

7月23日,雷再次表示,中共正试图窃取美国的经济主导地位,FBI正在进行的一千多起知识产权盗窃调查“几乎都指向中国(中共)”。他说,中国公司并非独立于中国共产党,中共使用合法和非法手段,包括黑客攻击、与美国公司合作,以及从中国留学生那里获得信息。

雷补充说,一些主要大学实际上已经建立了一条知识产权回流中国的“管道”。“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与中国人做生意,”雷说,但商界领袖、大学和其它机构需要对风险保持“清醒的头脑”。

五角大楼在5月2日公布的一份中共军力报告,强调了中共如何利用隐蔽技术来窃取外国军事技术,从而使其能够跳过复杂武器系统的开发阶段,来获得先进武器。

“中国(中共)采用多种方法获取外国军事和(军民)两用技术,包括有针对性的外国直接投资、网络盗窃、利用中国民营企业获取这些技术,以及利用其情报服务、计算机入侵,及其它非法手段。”报告写道。

应对中共威胁的新战略

黑利指出,中共对美国构成了知识、技术、政治、外交和军事挑战,必要的回应同样应该是多方面的,美国需要在情报、执法、私营企业和高等教育等不同领域采取行动。

黑利说,美国解决中共的贸易不端行为还只是第一步,应该有一个新战略来从多层面击破中共威胁。

“为了对抗中共对美国重大利益的威胁,我们必须创造性地、勇敢地思考,并且不要对我们对手的意图抱有任何幻想。”黑利说。

“首先,我们应该修改我们的贸易和投资规定,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使得中国(中共)不能再利用我们的开放性。总的来说,我不喜欢政府干预私营企业。但我们的国家安全优先于自由市场政策。”

她还指出,在中国(中共)力求让所有的私营商业活动提供军事优势的情况下,美国必须改变审视外国贸易监管、国际供应链、对内投资、知识产权保护和关键防御技术激励的方式。“必要的监管将是昂贵和繁重的,但这是我们为保护我们国家必须付出的代价。”黑利说。

其次,黑利说,即使美国调整经济政策,也需要改善外交。中共的国家安全战略的激进本质在过去几年已经清楚地暴露出来。作为回应,当美国重新考虑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时,美国也希望鼓励盟友重新考虑他们的国家安全战略。国会应该确保美国官员拥有他们所需要的权力和资源,以促进对中国(中共)战略的理解,并集结多边努力与之竞争,以对抗中国(中共)的影响力,抵御中共的军事威胁。

再有,美国还必须加强军事力量,包括加强海军能力,增加远程空袭力量,改进信息技术和网络能力,使长期被忽视的核基础设施现代化。“我们必须始终能够以强有力和有节制的方式回应我们最复杂的军事对手。”黑利说。

黑利认为,应对中共,美国所需要是不仅仅给予“全政府”的回应,而是“整个国家”的回应。幸运的是,美国的政治圈支持应对中共的侵略政策。“我们必须现在采取行动,否则就太晚了。”黑利说。#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27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