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28.8万人元朗游行 警民多次冲突

警方再次施放大量催泪弹,现场传来尖叫和咳嗽声。(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75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有网民发起今日(27日)到香港元朗举行“反送中”、“光复元朗”游行,抗议7‧21(上周日)元朗发生的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及警方执法不力。但是警方此前已发出“反对(游行)通知书”,但今日仍有大批市民到元朗聚集参与各项活动。

警方加派人手应对,凌晨时已在元朗警署及旁边的警察宿舍架设十多个2米高的大型水马,以及金属活动闸门。接近中午时安排工人将警署外的铁栏烧焊,以加固连接位。

原定游行路线会经过的元朗大马路、元朗广场大部分商户没有营业,有靠近门口位置的商铺在店外架起铁马,上周日(21日)有白衣暴徒闯入、连接西铁元朗站的YOHO MALL,大部分商户都没有营业。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早上出席电台节目时,呼吁市民以和平方法表达诉求,及留意人身安全。又表示,新界西联网医院已启动应变措施,包括增加医护人手及床位应对。

上周日(7月21日)有43万港民参加“反送中”大游行,游行过后,有上百白衣人手持棍棒无差别地暴力袭击示威者及普通市民,引起香港各界强烈反弹及国际关注,纷纷谴责暴徒及港警不作为,以及港府的瘫痪无能。

7月28日凌晨1:10

记者拍摄到警方一度在西铁站内清场期间开枪。
记者拍摄到警方一度在西铁站内清场期间开枪。(庞大卫/大纪元)
记者拍摄到警方一度在西铁站内清场期间开枪。(庞大卫/大纪元)
记者拍摄到警方一度在西铁站内清场期间开枪。(庞大卫/大纪元)

24:20

防暴警察当地时间周六晚十时后进入元朗站,再与示威者冲突,警方带走多人,期间多人受伤,包括示威者及记者。

医管局表示,截至昨晚11时,共有17人受伤,17人中,2名男子严重、8人稳定、7人出院。
24:05

CNN报导,在今天大规模抗议活动之后,现在有不到50名示威者留在元朗车站。

23:58

港铁表示,西铁线列车来回方向现时恢复在朗屏站上落客,全线服务回复正常。

23:50

香港中央火车站最后一班火车将在当地时间周日凌晨12.26离开元朗。与此同时,车站内最后剩余的抗议者表示,他们决定留下来直到警察离开,他们能够自由地离开。

其他一些人表示,他们将坚持不懈地留意任何白衣袭击者(黑帮白衣人),例如上周在车站袭击手无寸铁的乘客的那些人。

警方现在已经包围了车站。

23:47

元朗冲突增至17人受伤,2人严重受伤。

22:30

晚上9时50分,警方宣布会在短时间内推进,呼吁集结人士尽快乘坐西铁离开元朗区。但约10分钟后,大批防暴警察速龙小队冲入西铁元朗站,用警棍和胡椒喷剂等驱散和制服多名示威市民,有人被打至血流一地。多名示威者被带走。

西铁元朗站内地上留有血迹。(庞大卫/大纪元)
在元朗西铁站附近,仍有示威者聚集。(庞大卫/大纪元)
在元朗西铁站附近,仍有示威者聚集。(庞大卫/大纪元)

手持长盾的防暴警察守住元朗站一个天桥出口,有示威者用灭火筒喷出烟雾,又用消防喉喷水,试图阻止警方再进入西铁站。

有示威者用用消防喉喷水,试图阻止警方再进入西铁站。(庞大卫/大纪元)
有示威者用灭火筒喷出烟雾,试图阻止警方再进入西铁站。(庞大卫/大纪元)
有示威者用灭火筒喷出烟雾,试图阻止警方再进入西铁站。(庞大卫/大纪元)
有示威者用灭火筒和消防喉,试图阻止警方再进入西铁站。(庞大卫/大纪元)

22:00

警方表示,由下午5时开始,由西向东作出驱散,大部分地区的人士已经离去,但在西铁元朗站南边一带仍然有少量人士集结。

示威者进元朗站准备离开,大批防暴警察进入元朗站大堂带走示威者。

港警再度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大批示威者向元朗站撤退。(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警再度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1:30

香港电台报导,元朗警方清场中,有9人受伤送医院,5人情况严重。

20:55
为今日元朗游行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的钟健平宣布,有28.8万人参与游行,重申游行目的是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7‧21元朗暴力袭击事件。

20:00

晚上7时半起,警方清场下示威者陆续撤退,至晚上约8时,警方继续在元朗大马路大棠路交界布防,现场未撤离的示威者约过百人。警方持续以闪动的强光灯射向记者和示威者,被质疑欲阻碍记者采访,一度引起不满。

在西铁元朗站附近仍未有约过百名示威者没有撤离。(宋碧龙/大纪元)

19:30

港铁7时22分宣布不停朗屏站,港铁应警方要求安排特别列车接载乘客离开。在朗业街,警方不断向前推进,有示威者来不及撤退,一位未戴口罩和头盔的市民在场制止警方推进,不断喊“离开中,离开中,给些时间”,但警方一度向示威者喷胡椒,混乱中多人跌倒地上。其后示威者撤到大路,不少人呼吁“一齐走”。

西边围外,示威者开始退后,向元朗大马路方向撤退;警方向前推进并追打示威者,期间有人被制伏。大纪元记者拍到疑有市民头部被催泪弹击中肿起,跌坐在天桥上。

在西边村附近的天桥有市民被催泪弹击中。(李逸/大纪元)
轻铁大棠路站附近的示威者退回西铁元朗站。(宋碧龙/大纪元)
防暴警察不断向前推进。(宋碧龙/大纪元)

19:15

元朗大马路晚上7时后警方再发射催泪弹,现场遗下未爆的催泪弹。其后防暴警察继续向前推进,越过了示威者设的防线,示威者一路后退。

至于西边围村口,持长盾的防暴警察把守,在7时许发放催泪弹,有催泪弹射到民居,地上一度有火光。警方又举起橙旗警告“速离否则开枪”,又用强光射向传媒和示威者方向,到约7时16分传出枪声并再有催泪弹射出。

元朗大马路晚上7时后警方再发射催泪弹。(李逸/大纪元)
现场遗下未爆的催泪弹。(李逸/大纪元)
在朗屏西铁站连接朗屏天桥的位置,有市民喷上黑警等字句抗议。(江夏/大纪元)
在朗屏天桥,有市民在柱上张贴“守护元朗”的海报。(江夏/大纪元)
警方冲击示威者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的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冲击示威者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的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18:40

傍晚6时半左右,警方在西边围村村口发放大量催泪弹,但人潮没有散去的迹象。5分钟后,警方再在旁边的大水渠发射催泪弹。

目前警方集中施放催泪弹的位置,分别是西边围村村口和西铁站朗屏B出口附近丽新元朗中心。至于南边围村外也有示威者集结,与警方对峙,有议员在场劝喻。

西铁站朗屏B出口附近丽新元朗中心,是警方集中施放催泪弹的位置之一。(李逸/大纪元)
当其它地方扔催泪弹时,A出口朝朗日路方向警民双方对峙,空气中弥漫紧张氛围,似乎双方很快就会发生冲突。(骆亚/大纪元)

18:30

近西边围朗屏西铁站附近,警方6时20分新一轮施放多枚催泪弹,示威者后退一段距离,但很快又再组织防线继续对峙,又试图用铁栏筑成路障。6时25分当有消防救护车经过时,示威者为其让路。警方则又再举起黑旗警告射弹,近6时半再发射一轮催泪弹。此前警方在该处也曾多次开枪发射橡胶子弹。

至于元朗大马路,气氛暂时缓和,警方暂未有再向前推进。有示威者以大型水马和杂物筑起防线。

西铁元朗站,有职员打开入闸机旁的大闸,让市民毋须拍卡免费入闸,以便尽快疏散;亦有市民派发单程票让市民可以尽快撤离元朗。元朗西铁站前往红磡和屯门列车维持正常运作,但人多上车需要等待。

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有一批戴上头盔的示威者留下与警方对峙。(宋碧龙/大纪元)
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有一批戴上头盔的示威者留下与警方对峙。(余钢/大纪元)
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示威者以水马、巴士站牌、垃圾筒等筑起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示威者以水马等筑起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在大棠路轻铁站附近,示威者以水马等筑起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有在前线的示威者打开雨伞戒备。(宋碧龙/大纪元)

18:12

在近西边围,有线电视报导确认警方曾开枪使用橡胶子弹,开枪前示威者并无明显向前推进或有动作。示威者反应惊愕,目前情绪激动,高呼口号。

不少参与游行的市民陆续离开元朗。图为元朗西铁站。(骆亚/大纪元)
有示威者在元朗工业邨附近以铁马筑起防线,部分人手持木板作盾牌。(余钢/大纪元)
有示威者在元朗工业邨附近以铁马筑起防线,部分人手持木板作盾牌。(余钢/大纪元)

18:00

大马路防暴警察不断要求示威者离开,再次举起黑旗示警。近西边围泰祥街及安乐路一带,警方5时56分再次施放大量催泪弹,现场枪声非常密集,有示威市民仍向前推进,有人向警方投杂物。有防暴警察先用枪对准示威者方向,之后5时59分警方收起红旗,出示“警告开枪”的橙旗,警员一直用枪瞄准示威者。前排示威者举起雨伞,暂时留守。

警方在凤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发射多枚催泪弹。(庞大卫/大纪元)
警方在凤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发射多枚催泪弹。(庞大卫/大纪元)
警方在凤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发射多枚催泪弹。(庞大卫/大纪元)
警方在凤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发射多枚催泪弹。(庞大卫/大纪元)
地上遗下一枚投掷式催泪弹。(庞大卫/大纪元)
警方在丽新元朗中心外,发射多枚催泪弹。(庞大卫/大纪元)

17:35

元朗大马路,手持长盾的防暴警察5时半再次向前推进,示威者不断后退,期间警方再次施放大量催泪弹,现场传来尖叫和咳嗽声。也有传媒拍到,警方疑似曾经将催泪弹射向民众。媒体指该处属老人院范围。

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要求见指挥官,指警方在前后几条街都封路,大量市民无法离开,“重演沙田事件”。他指刚才警方也是在人群没有任何动作下,突然施放催泪弹。尹兆坚不断呼吁警方暂停推进,让市民有足够时间离开。元朗西铁站目前仍然运作,但站内都是人潮,入闸需等候。

警方较早时在泰祥街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在现场要求与警方指挥官对话,他怒斥附近有老人院,警方仍射催泪弹“有无搞错!”

在青山公路元朗段,大量防暴警察向前推进。(宋碧龙/大纪元)
在青山公路元朗段,大量防暴警察向前推进。(宋碧龙/大纪元)

17:25

警方在元朗大马路近元朗广场外再发射多枚催泪烟,同时向西铁元朗站推进,现场尚有大量示威市民未离开,双方再次对峙。另一边的南边围,警方与示威者推撞,之后在极短距离内向人群中间发射多枚催泪弹。

警方指,元朗现场情况持续恶化,警方将于短时间内展开驱散行动,防线会由西向东面推进,请市民向西铁元朗站方向离去。市民如非必要请不要前往元朗区。

17:20

在元朗大马路,参与游行的黑衣人潮仍络绎不绝。不过防暴警察已经开始在多处布防并向前推进,开始清场行动。防暴警察从大马路推进至元朗广场外,在朗屏天桥上向前推进,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和布袋枪等,不断驱赶市民。天桥上一些市民并未戴口罩和头盔,在警察前举高双手,也有市民表示路过。

天桥下面,则已有防暴警察高举黑旗“警告催泪烟”,一路推前防线。约5时15分前,警方已在泰祥街、东堤街施放催泪弹。综合网上消息,西边围、南边围、朗屏站底、元朗警署都已出示黑旗。

下午5时20分,警方在元朗大马路也施放催泪弹,大量防暴警察不断向前推进。

警方速龙小龙在元朗广场天桥清场,驱赶市民和记者离开。(梁珍/大纪元)
警方由防暴警察开路,沿丰年路向青山公路元朗段推进。(梁珍/大纪元)

17:18

警方向人群抛掷数颗催泪弹。

17:10

警方速龙小队在南边围举黑旗将发射催泪弹,攻防线不断往前推进。

16:55

元朗警署外,出现大批防暴警察手持长盾,开始向前推进,进入元朗大马路。另一边厢,南边围村和西边围村对开,警方举起红旗警告动用武力,要求停止冲击。现场气氛紧张。现场记者指示威者阻挡一辆警车前进。在凤祥路也有防暴警察布防。

16:45

在南边围村,示威市民组成防线,前方人士手持木板,并开始打开雨伞。防暴警察用扩音器警告市民切勿冲击。防暴警察被发现配备长枪、胡椒喷雾等装备。

传媒报导,元朗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申请人钟建平、巫堃泰在场呼吁市民尽量不要入村,指村内有白衣人士及防暴警察。钟又指今日只有两类人会攻击示威者,一类是中联办请来的人,另一是类警察。他又强调示威者没有要求入村,要求与指挥官对话,又呼吁警方不要向前推进。

在凤祥路有防暴警察布防。(余钢/大纪元)

16:30

黑衣人潮继续占满了元朗大马路,有游行人士高喊“打倒共产党”口号。游行人士大致兵分两路,有人前往元朗警署,也有人前往元朗西铁站。而在西铁朗屏站,站内继续有大批市民准备从B出口离开,向元朗大马路进发,部分人戴口罩和头盔。较早时歌手何韵诗也经过朗屏站,表示准备在元朗举行签名会。

在南边围村,气氛开始紧张,数百名黑衣抗议市民与村内的防暴警察继续对峙。下午4时半左右,警方一度出示黄旗,警告示威者不得越过警方防线。有人在现场拆路边围栏,市民仍陆续前往南边围村。

(缩时摄影,元朗抗议人潮)

大批市民由朗屏站前往参加游行。(李逸/大纪元)
朗屏站内继续有大批市民准备从B出口离开。(李逸/大纪元)
大批市民沿青山公路元朗段游行到西铁元朗站。(宋碧龙/大纪元)
大批市民沿青山公路元朗段游行到西铁元朗站。(宋碧龙/大纪元)
大批市民沿青山公路元朗段游行到西铁元朗站。(宋碧龙/大纪元)
有人在墙上张点标语批评“中联办血洗元朗”、“中联办收档 王志民收皮”。(梁珍/大纪元)
有市民举起白衣T-shirt,上面以红字写上“黑社会害人不浅!血债血偿!还我公道!”。(余钢/大纪元)

16:15

由于游行未获警方批准,不少网民都笑言今日入元朗“买老婆饼”。在售卖老婆饼的老饼家恒香,确有大批市民排队轮候买饼。

大批市民排队在老饼家恒香外轮候购买老婆饼。(蔡雯文/大纪元)
大批市民排队在大同老饼家外轮候购买老婆饼。(蔡雯文/大纪元)

16:05

7‧21元朗西铁站袭击当晚有白衣村民与警对峙的南边围村,2时许有白衣人出现。下午4时,现场有一批穿绿衣的防暴警察,他们戴头盔及持圆盾在场戒备。南边围外停车场,则有大批市民聚集,他们看到防暴警察后一度鼓噪。

一批穿绿衣的防暴警察在南边围村,他们戴头盔及持圆盾在场戒备。(孙青天/大纪元)

16:00

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与两名副校长,答应学生来到元朗游行现场,他们在数百名师生校友陪同下,从西铁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马路,获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校长好嘢!”“元朗市长!”校长亦向市民挥手。岭大学生则沿途高呼“驱逐何妖”等口号。

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与两名副校长,在数百名师生校友陪同下,从西铁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马路,获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林怡/大纪元)
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与两名副校长,在数百名师生校友陪同下,从西铁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马路,获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林怡/大纪元)
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与两名副校长,在数百名师生校友陪同下,从西铁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马路,获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林怡/大纪元)
立法会议员朱凯迪亦有参加游行。(李逸/大纪元)
参与游行的市民继续占据大马路全部行车线,游行往元朗站。游行秩序井然。(李逸/大纪元)
有市民举起“元朗自强”的横额。(李逸/大纪元)

15:40

参与游行的市民继续占据大马路全部行车线,游行往元朗站。游行秩序井然,但参加者情绪高涨,不断高呼“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号。元朗警署的围墙和警徽上,则被贴上了大量标语。

虽然警方对今次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但参与市民卢小姐表示,香港到现时为止依旧是自由社会来,“我可以进来看元朗的风景,我可以进来买老婆饼,我并没有犯法。”50多岁的卢小姐头发已灰白,但表示作为银发族,都希望保护两方面声音的人,不希望有人受伤,“我们是很痛心,双方面无论是警察也好、年轻人也好、元朗的市民也好,我们也不想他们有人受伤,这个就是我们的目标。”

对于7‧21当天发生的事,卢小姐表示非常难过、非常痛心,“在香港一个金融社会、一个如此文明的社会,竟然发生这种事,警察去哪了?我不谴责他们,我只想他们答我,你们去了哪?当那么多市民在求救的时候,你们去了哪?你给一个答案我就行了。”

卢小姐表示,过去都不太留意和关心年轻人,但今次事态已过分到无法容忍、无法接受的地步,她向林郑月娥政府说:“你们做回你们应该做的事,你不要当我们香港市民是蠢材。我们有眼看的,你还个公道给我们好吗?你不要欺压年轻人好吗?未来的社会是他们的。”

市民卢小姐。(林怡/大纪元)

15:25

由于到元朗的市民太多,人潮占据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称“大马路”)、丰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轻铁路轨上,到处人山人海。元朗西铁站内也继续挤爆。

人潮占据了丰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轻铁路轨上。(蔡雯文/大纪元)
人潮占据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称“大马路”)、丰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轻铁路轨上。(余钢/大纪元)
人潮占据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称“大马路”)、丰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轻铁路轨上。(余钢/大纪元)
人潮占据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称“大马路”)、丰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轻铁路轨上。(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自制的道具抗议。(余钢/大纪元)

另外,岭南大学学生今发起集会,要求罢免被指与7‧21恐袭事件有关的立法会议员兼岭南大学校董何君尧,“驱逐何君尧”。岭大校长郑国汉、副校长莫家豪及刘智鹏与学生见面,承诺只要到元朗的学生是和平、理性,下午“愿意到元朗看看”,旁观视察环境,保护岭南师生安全。下午3时许,他们在学生簇拥下现身西铁朗屏站。

15:00

元朗警署外的元朗体育路,下午3时被市民涌出马路占领,现场人数众多,有人高举“反警黑共治”、“官乡警黑”、“警黑勾结 市民大团结”、“中联办收档 王志民收皮”等各式抗议牌,又高喊口号。也有市民怒斥警方在7‧21当天,对元朗西铁站遇袭市民见死不救。

一墙之隔的警署内,警察穿上防暴装备、手持盾牌,站在高位观察;也有警员拍摄抗议的情况。有传媒拍到警署天台有几名身穿白衣的便衣警察,正在摄录市民情况。

14:50

原订游行起点水边村游乐场,目前已有近千名市民响应号召到场聚集,他们大多穿上黑衣,也有人戴上头盔。也有人将一张“六四屠夫”前中共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图片放在地上,让路人践踏。

原订游行起点水边村游乐场,也有人将一张“六四屠夫”前中共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图片放在地上,让途人践踏。(林怡/大纪元)
元朗西铁站现在挤满了准备前往参加游行的市民,元朗广场内也出现黑衣人潮,广场外天桥挂上了“警黑一家亲”的自制标语。黑衣市民陆续经过元朗警署,有序地前往水边村游乐场,有人沿途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以示抗议。
有市民在天桥上挂起“警黑一家亲”的横额。(林怡/大纪元)
另外,西铁朗屏站也出现了准备参加游行的黑衣人潮,不少市民并未有戴上口罩。

14:30

距离原定游行开始时间还有半小时,在原本起点的水边村游乐场,只有少量市民聚集,警方派员在游乐场内及附近巡逻,部分警员戴有头盔等装备,在西铁元朗站亦有市民聚集,同样有警员巡逻。亦有市民到元朗警署对面的街道上抗议。元朗广场有大量市民聚集,有市民在广场连接轻铁站的天桥上设立“连侬墙”,附近有消防车和救护车戒备。

在原本起点的水边村游乐场,只有少量市民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派员在游乐场内及附近巡逻,部分警员戴有头盔等装备。(宋碧龙/大纪元)
7月27日,在西铁元朗站亦有市民聚集,同样有警员巡逻。(李逸/大纪元)
7月27日,上周日(21日)有白衣暴徒闯入的、连接西铁元朗站的YOHO MALL,大部分商户都没有营业。(林怡/大纪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元朗广场旁边贴上自制品牌,指示市民前任西铁站等的方向,又提醒市民不要进入附近的村内。(余钢/大纪元)
7月27日,有市民到元朗警署对面的街道上,抗议“官乡警黑”勾结。(余钢/大纪元)
7月27日,有市民到元朗警署对面的街道上,抗议“官乡警黑”勾结。(余钢/大纪元)
7月27日,元朗广场有大量市民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7月27日,元朗广场有大量市民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7月27日,元朗广场有大量市民聚集,广场内大部分商户没有营业。(林怡/大纪元)
7月27日,不少市民由西铁朗屏站,沿行人天桥前往元朗广场。(林怡/大纪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元朗广场连接轻铁站的天桥上设立“连侬墙”。(林怡/大纪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元朗广场连接轻铁站的天桥上设立“连侬墙”。(林怡/大纪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天桥上挂起“警黑一家亲”的横额。(林怡/大纪元)
7月27日,元朗广场附近有消防车和救护车戒备。(林怡/大纪元)

责任编辑:杜文卿

评论
2019-07-27 1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