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港警强势驱赶 多人受伤49人被抓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人气: 139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昨日元朗28.8万人上街抗议元朗袭击事件涉警黑勾结后,再遭警方以催泪弹及开枪镇压。有市民今日发起“全城追究上环开枪大游行”,抗议警方于上周日(7月21日)向示威者开枪,原订于中环遮打花园集合,并于下午3时半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但警方拒绝发出“不反对通知书”,仅准于中环遮打花园举行集会。

游行发起人刘颖匡估计,会有市民愿意冒风险坚持游行权利,另一方面,他也强调会尽力确保遮打花园集会市民的安全。

警方昨日(27日)已在中联办外围加设大型水马,大楼外的中共国徽上星期遭人以油漆弹弄污,中联办以透明胶箱遮盖中共国徽。

防暴警察上环狂射过百枚催泪弹(近期最多)、多名示威者受伤、血流遍地。警方透露,至少49人被抓。

各界质疑:警方第一枚催泪弹是丢向记者的?

23:20

政府新闻处有新闻主任发声明,要求需要为事件负责的官员下台,并立即回应市民五大诉求。他们批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领导的团队从未正面回应市民诉求,质疑政府除了谴责示威活动,有没有解决当前困局的决心和承担。

他们又批评政府将7月21日上环示威活动与元朗无差别袭击事件的回应以同一新闻稿处理,混为一谈,是混淆视听,侮辱港人智慧,行为可耻。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7月28日,港警上环清场完毕,但现场依然有速龙持枪在街上巡逻戒备。(李逸/大纪元)

23:00

警方继续清场行动,有示威者就燃烧纸皮及木条,警方则施放多枚催泪弹,之后有示威者以灭火筒扑熄火种。也有部分示威者离去。

22:00

截至晚上十时 西环上环清场行动4人受伤送医院。

警方继续上环清场行动。防暴警察由干诺道中,推进至文华里,先施放多轮催泪弹,然后“速龙小队”加速向文华里推进,抓捕示威者,期间发射胡椒弹,也有发射海棉弹。

有示威者利用港铁上环站的消防喉射水还击,以及向警员投掷竹枝,之后撤退至中环德辅道中近永安中心的位置。另一批示威者就于上环无限极广场,继续与警员对峙。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 警方强制推进驱赶示威者。(Laurel Chor/Getty Images)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示威者与警察对峙。(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方施放催泪弹驱赶示威者。( Laurel Chor/Getty Images)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方施放催泪弹驱赶示威者。( Laurel Chor/Getty Images)

21:30

大批示威者,继续在上环干诺道中一带聚集,警方警告使用催泪烟,随即分别多次施放催泪弹。示威者不断后退。部分人沿途返回遮打花园集会。

21:00

警方与示威者继续在上环对峙,警方在信德中心及林士街停车场对出位置举起黑旗,并用强光照射示威者。

几分钟后,警方再次发放多枚催泪弹,但未有推进防线,示威者立即用水及雪糕筒扑熄催泪弹,未有后退。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会后,向金钟方向游行,遭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驱离,警民爆激烈冲突。 (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会后,向金钟方向游行,遭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驱离,警民爆激烈冲突。 (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会后,向金钟方向游行,遭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驱离,警民爆激烈冲突。 (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会后,向金钟方向游行,遭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驱离,警民爆激烈冲突。 (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会后,向金钟方向游行,遭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驱离,警民爆激烈冲突。 (宋碧龙/大纪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会后,向金钟方向游行,遭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驱离,警民爆激烈冲突。 (宋碧龙/大纪元)

20:00

干诺道西施放新一轮催泪弹,天桥再有警察发射和投下催泪弹,又喷射胡椒水剂,西港城外烟雾弥漫,示威者再次后退。

德辅道西,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有传媒采访期间被驱赶和被盾牌推撞。

因应警方要求,港铁西营盘站、香港大学站、坚尼地城站列车服务暂停。

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李逸/大纪元)
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李逸/大纪元)
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宋碧龙/大纪元)

19:45

德辅道西警民继续对峙,晚上7时40分左右有传反光衣人士倒地,怀疑不适,有示威者和记者上前帮忙,但此事警方防线突然向前推进,并同时施放催泪弹,现场一片混乱。众人其后将不适人士抬到路边并照顾。有示威者头部中弹。

另一方面,干诺道西也在7时45分左右施放催泪弹,警方防线继续向东边推进。此前,有传媒拍到警员在西港城对开天桥向地面没有冲击的示威者发射催泪弹。

警方在德辅道西路往前推进。(宋碧龙/大纪元)
示威者以伞阵防御。(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在德辅道西多次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在德辅道西,有示威者头部中弹。(宋碧龙/大纪元)
在德辅道西,有示威者头部中弹。(宋碧龙/大纪元)
在干诺道西示威者以广告牌防御。(李逸/大纪元)
在干诺道西示威者以广告牌防御。(李逸/大纪元)

19:15

德辅道西警方防线继续向前推进,并用大光灯照着示威者和传媒,7时15分施放新一轮催泪弹。示威者举着雨伞后退,又试图将催泪弹往回扔。

在干诺道西,警方也同时在7时15分施放新一轮催泪弹,进一步将示威者逼退,双方距离只有约10米。约7时20分,警方举起“速离否则开枪”的橙色旗。

警方宣布,鉴于西区警署现场情况正在急剧恶化,警方现正由西向东进行驱散行动,并施放催泪烟。警方呼吁在场人士尽快离开,市民如非必要,切勿前往有关地区。

19:00

中联办正门附近干诺道西,示威者在6时55分开始将胶水马向前推至警方防线十米外,警方出示红旗后,很快在6时58分施放多枚催泪弹,催泪弹落入水马阵后的人群当中,有示威者将其抛回警方方向,同时向后退。现场有示威者怀疑受伤倒地,由其他人合力抬走。

警方发射催泪弹的位置非常接近民居高乐花园。之后防暴警察一边连环发射催泪弹,一边高速向前推进,已经突破示威者的胶围栏防线。

另外,西区警署外的防暴警察也出示黑旗警告将施放催泪弹,并于7时过后施放了催泪弹。

中联办正门附近干诺道西,警方出示红旗后,很快施放多枚催泪弹,一边高速向前推进。(李逸/大纪元)
中联办正门附近干诺道西,警方出示红旗后,很快施放多枚催泪弹,一边高速向前推进。(李逸/大纪元)
德辅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后,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德辅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后,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德辅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后,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18:30

中联办附近,西区警署外德辅道西的示威人士继续与防暴警察对峙,防暴警察的人数明显增多,有达数百人,部分配备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的枪支。示威人士未有将防线推前,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和区诺轩在防线中间,他们指现场有大量民居和有老人院,担心警方行动会波及一般市民。附近也有数百名普通市民在西边街一带围观。

于中联办正门200米外,防暴警察配备可发射催泪弹和布袋弹的枪支戒备,继续与示威者对峙。示威者以胶围栏作防线,有市民在防线前摆放了几个大拇指形状的艺术品。中联办正门则被水马和铁闸重重包围,有警员把守。

高空所见,德辅道西西区警署附近有大量防暴警察戒备。(孙青天/大纪元)
高空所见,示威人士与警方对峙,未有将防线推前。(孙青天/大纪元)
有市民在防线前摆放了几个大拇指形状的艺术品。(蔡雯文/大纪元)
中联办正门则被水马和铁闸重重包围,有警员把守。(李逸/大纪元)
中联办后门的德辅道西,防暴警察持长盾在西区警署门外排成一条直线横跨整条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联办。(宋碧龙/大纪元)
示威者以胶围栏作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18:00

在干诺道西,警方与示威者继续在香港200米对峙;原本在记者区的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被防暴警察带到路旁进行搜身。

立法会议员区诺轩用大声公呼吁警方勿以不必要武力对付示威者,强调示威者并无冲击警方防线。

原本在记者区的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被防暴警察带走,带到路旁进行搜身。(蔡雯文/大纪元)
原本在记者区的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被防暴警察带走,带到路旁进行搜身。(李逸/大纪元)
西区警署队部有一批防暴警察戒备。(李逸/大纪元)
警方“速龙小队”到场增援。(李逸/大纪元)
市民用水马筑起防线,又放置雨伞戒备。(余钢/大纪元)
市民用水马筑起防线,又放置雨伞戒备。(宋碧龙/大纪元)

17:50

西区警署外,警方再次警告市民正参与非法集结,面临刑事检控,不离开会使用适当武力驱散,有可能使用催泪烟。至于示威者已经在德辅道西及西边街交界以铁栏组成防线,张开雨伞,情绪激动及高喊口号。有市民走到警方的防线前,要求防暴警察出示委任证,也有中年人斥警察“被洗脑了”、“竟向市民开枪”。

目前中联办附近一带,干诺道西行车路天桥、干诺道西近西边街天桥下方、西区警署外均有防暴警察布防。

17:40

下午5时半后,西环干诺道西的警察宣布示威者参与非法集结,要求他们立即向金钟方向离开。该处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约一两百米对峙,有前方示威者张开雨伞。下午5时40分,防暴警察开始先前推进。

中联办后门的德辅道西,防暴警察持长盾在西区警署门外排成一条直线横跨整条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联办。已有示威者尝试用铁马等布防。

在西环干诺道西,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约一两百米对峙。(宋碧龙/大纪元)
有前方示威者张开雨伞。(宋碧龙/大纪元)
在西环干诺道西,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约一两百米对峙。(宋碧龙/大纪元)
在西环干诺道西,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约一两百米对峙。(宋碧龙/大纪元)
中联办后门的德辅道西,防暴警察持长盾在西区警署门外排成一条直线横跨整条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联办。(蔡雯文/大纪元)
警方昨日(27日)已在加中联办外围加设大型水马,以及金属活动闸门。(蔡雯文/大纪元)
中联办以透明胶箱遮盖中共国徽。(蔡雯文/大纪元)

17:20

在西环,数百名游行人士在干诺道西占据所有行车线,在港岛太平洋酒店外聚集;前方有数十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布防戒备,防止市民靠近前方的中联办范围,双方相隔几百米。现场示威者暂时没有再前进,也有大批示威者转入内街。后方继续有大量市民沿着干诺道中向西环方向前进。

数百名游行人士在干诺道西占据所有行车线,在港岛太平洋酒店外聚集。(李逸/大纪元)
有数十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干诺道西布防戒备。(李逸/大纪元)

至于在铜锣湾,大量市民继续占据SOGO外轩尼诗道全线。他们在路中央留出一条通道运送物资,怡和街已有用栏杆铁马等筑成的防线。不少人打开雨伞。

有市民在怡和街用栏杆铁马等筑起防线。(孙青天/大纪元)
有市民在怡和街用栏杆铁马等筑起防线。(孙青天/大纪元)
有市民在怡和街用栏杆铁马等筑起防线。(孙青天/大纪元)

17:00

大批市民继续聚集在铜锣湾SOGO外,现场有市民打开雨伞商讨后,有人呼吁大家坐下,也有人开始拆下栏杆铁马扎成三角形,在怡和街进行布防。

至于另一队从遮打花园出发往西环中山公园的游行人士,在干诺道中走上行车路,高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的口号;数百人目前聚集在上星期发生警方开枪和施放催泪弹镇压的干诺道西一带,占据行车线。至于中联办外则一早以水马布防,并有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把守。

数百人目前聚集在上星期发生警方开枪和施放催泪弹镇压的干诺道西一带,占据行车线。(宋碧龙/大纪元)
有市民在信德中心附近的天桥上挂起“撤回恶法”的横额。(宋碧龙/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上环西港城,有市民举起写有五大诉求的海报。(宋碧龙/大纪元)
有市民在军器厂街一带游行人士。(蔡雯文/大纪元)
德辅道中亦有游行人士聚集,和商讨下一步行动。(余钢/大纪元)

16:30

下午4时半左右,参与中环游行集会的人兵分多路,游行龙头抵达铜锣湾崇光百货和希慎广场外一带停下,占据轩尼诗道所有行车线,他们目前停下商讨目的地,不时高喊“香港人加油”、“黑警可耻”等口号。当有电车需要通过,游行人士即时让出通道。现场并无看到警力维持秩序。

游行龙头抵达铜锣湾崇光百货和希慎广场外一带停下,占据轩尼诗道所有行车线。(孙青天/大纪元)
游行龙头抵达铜锣湾崇光百货和希慎广场外一带停下,占据轩尼诗道所有行车线。(孙青天/大纪元)

而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中环遮打花园则继续有大量人集会。另外,终审法院外有一批市民表示正前往原定游行终点的中山纪念公园,指不打算主动冲击。

有游行人士向湾仔方向前进。(林怡/大纪元)
有游行人士向湾仔方向前进。(林怡/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警署附近、宜发大厦前。(宋碧龙/大纪元)
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林怡/大纪元)
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林怡/大纪元)
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林怡/大纪元)
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宋碧龙/大纪元)
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宋碧龙/大纪元)

16:15

大批到中环遮打花园的市民自发走出马路,向铜锣湾方向游行,龙头已经走到铜锣湾波斯富街一带,未见大量警力布防。游行人士经过湾仔警察总部时未有停留,有人在水马外留下一碗狗粮,总部内可见警方为水马注水。至于遮打花园的集会现场依旧人山人海,有嘉宾接力发言。

运输署宣布,因应道路情况,干诺道中全线、琳宝径全线、银行街的唯一行车线、德辅道中介乎毕打街与皇后大道中的全线及金钟道全线现已封闭。

湾仔警察总部外已架起大量两米高水马。(林怡/大纪元)
湾仔警察总部外已架起大量两米高水马,以及金属活动闸门。(林怡/大纪元)
湾仔警察总部外已架起大量两米高水马。(林怡/大纪元)
警方利用消防喉为水马加水。(林怡/大纪元)
有人在警察总部外放置加粮。(林怡/大纪元)
有游行人士在警总附近聚集,但没有进一步行动。(林怡/大纪元)
大约4时,虽然大批市民已经离开遮打花园参加游行,但遮打花园很快被后来到达的市民挤满。(骆亚/大纪元)
大约4时,虽然大批市民已经离开遮打花园参加游行,但遮打花园很快被后来到达的市民挤满。(余钢/大纪元)

16:00

遮打花园继续有市民留下集会,不过已有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偏离原来从金钟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的路线。有年轻人运送物资到前方。

“游行”的龙头原本跟随着护送黑色私家车的警员,目前警员已经进入湾仔警察总部。游行人士继续向铜锣湾方向游行。下午4时,龙头已抵达湾仔修顿球场。轩尼诗道全线被游行市民占据。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偏离原来从金钟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的路线。(林怡/大纪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偏离原来从金钟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的路线。(林怡/大纪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偏离原来从金钟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的路线。(林怡/大纪元)
有年轻人运送物资到前方。(林怡/大纪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偏离原来从金钟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的路线。(林怡/大纪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偏离原来从金钟游行至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的路线。(林怡/大纪元)
不少参加游行的市民举起“停止暴力”海报。(余钢/大纪元)
有市民举起“警黑合作 黑警可耻”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长江集团中心。(宋碧龙/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长江集团中心,往金钟边向前进。(宋碧龙/大纪元)
遮打花园有市民留下集会,亦有市民改为参加游行。(骆亚/大纪元)
遮打花园有市民留下集会,亦有市民改为参加游行。(骆亚/大纪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辅道中,沿金钟道向湾仔方向进发。(骆亚/大纪元)

参与集会的升中六学生陈同学表示,今天来到中环,最主要针对警方对港人的暴力行动、以及林郑政府对市民所做的一切去发声。他又谴责政府纵容7.21黑社会袭击市民,斥“政府纵容黑社会白衣人伤害港人。”他指政府非常不负责任,“作为政府应该保障自己城市人们应有的权利及利益。如果政府回避市民的诉求及需要,要这政府有什么用呢?”

陈同学。(林怡/大纪元)

15:30

目前,大量穿黑衣的游行人士离开遮打花园,走出金钟道,沿途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黑警可耻”、“香港人加油”等口号,一路向东前进。此前,一辆黑色私家车在终审法院外被市民包围,现场消息指市民发现车上有警员,其后私家车由警察护送离开,大量市民尾随车辆冲出马路。

有市民举起“警黑合作 黑警可耻”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大量穿黑衣的游行人士离开遮打花园,走出金钟道。(林怡/大纪元)
一辆黑色私家车在终审法院外被市民包围,现场消息指市民发现车上有警员,其后私家车由警察护送离开,大量市民尾随车辆冲出马路。(林怡/大纪元)
一辆黑色私家车在终审法院外被市民包围,现场消息指市民发现车上有警员,其后私家车由警察护送离开。(林怡/大纪元)
大量市民尾随车辆冲出马路。(林怡/大纪元)
大量市民尾随车辆冲出马路。(林怡/大纪元)

15:20

遮打花园集会现场的黑衣市民越来越多,不少人手持“停止暴力”的海报。目前人潮已经涌出遮打道、昃臣道马路上,一路到和平纪念碑都沾满了人。也有部分市民于近终审法院外一段德辅道中附近要求警方开路,有车辆被人潮包围无法前进。

遮打花园集会现场的黑衣市民越来越多。(宋碧龙/大纪元)
下午3时前后,开始有数以千计市民在中环遮打花园聚集。(林怡/大纪元)
遮打花园集会现场的黑衣市民越来越多。(宋碧龙/大纪元)
人潮已经涌出昃臣道马路上,警方一度禁止,群众向警方高叫“知法犯法”、“可耻”等。(林怡/大纪元)
人潮已经涌出昃臣道马路上,警方一度禁止,群众向警方高叫“知法犯法”、“可耻”等。(林怡/大纪元)
部分警车其后调头离去。(林怡/大纪元)
人潮已经涌出遮打道、昃臣道马路上,一路到和平纪念碑都沾满了人。(宋碧龙/大纪元)
人潮涌出德辅道中终审法院外。(林怡/大纪元)
人潮已经涌出遮打道、昃臣道马路上,一路到和平纪念碑都沾满了人。(宋碧龙/大纪元)
人潮已经涌出遮打道、昃臣道马路上,一路到和平纪念碑都沾满了人。(宋碧龙/大纪元)

大学三年级生王先生表示,今天参加集会是为谴责昨天元朗防暴警察的行为,以及追究他们昨天和上星期在上环开枪的责任,“我觉得警方开枪没有必要,有催泪弹已经足以驱散,开枪是多此一举,值得谴责的。”他昨日也有参与元朗游行,抗议白衣人恐袭事件,“7.21那次游行是相当和平的,但当天入黑之后,一群白衣人在西铁站袭击一些回程回家的市民,我觉得是要谴责、令人愤概的。”他形容目前不排除有中联办插手打压游行,“面对的背后势力我们都不清楚,相对来讲是危险的。尽量上街不要戴耳机,多留意周围,因为袭击者也未必一定穿白衣。”

至于目前的警民对立如何化解,他认为责任在于政府,也理解年轻人的冲击行为,“从6月开始不断有大大小小的游行,但政府完全不理会市民的意见,所以我觉得行动升级是必要的⋯⋯政府的回应会直接影响示威者的情绪,要化解(警民)互相之间的仇恨,政府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大学三年级生王先生。(林怡/大纪元)

15:00

下午3时前后,开始有数以千计市民在中环遮打花园聚集。工作人员2时半左右挂起“7.28中环游行”的横幅,上面写有“追究开枪责任、拒绝官黑勾结、坚持五大诉求”的字样。

今日游行的主题为“追究开枪责任 拒绝官黑勾结 坚持五大诉求”。(宋碧龙/大纪元)

遮打花园集会发起人刘颖康接受访问,指根据过往经验,即使和平合法的集会,警方都有机会会进来清场,有机会向这个地方投放催泪弹甚至开枪,“因此我在此要郑重呼吁,警方今日无论什么情况,请尊重这一张不反对通知书,千万不要派员进来清场,否则我和我的纠察团队会尽一切能力保护这个集会里面的所有参与者的安全,后果自负。”

他坦言,今次集会是临时安排,初步会邀请一些立法会议员和社会人士发言,也会邀请在场市民发言,另外也计划设立“连侬墙”和谈心事的树洞区,让市民发表意见。考虑到昨日元朗市民和平参与集会时、由警方清场造成的危险,他暂时没有呼吁市民参与游行的计划,“但如果有市民自发在中上环地带进行活动,我会全力支持和站在他们一方。”

刘颖匡引述警方昨晚在游行申请的上诉会议中指,他们禁止今天的游行是因为他们感到任何在周末举行、超过二千人的游行都可示威高风险示威,因为过去的经验。“我理解任何未来的周末游行都有可能被禁止。今天过后,如果警方用武力驱散今日的遮打花园和附近道路,他们可能会声称和平的集会后都有冲突,用同样理由连集会都加以禁止。因此我担心今天会成为警方批准的最后一次合法、和平集会。”

对于光复元朗申请人钟建平今午被警方带走,刘颖康指并不担心自己安危,反而更担心参与者的安全,批评警方是制造白色恐怖,“如果我是犯法,即管来拘捕我”。

下午3时前后,开始有数以千计市民在中环遮打花园聚集。(李逸/大纪元)
下午3时前后,开始有数以千计市民在中环遮打花园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有市民举行自制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14:30

有市民陆续抵达中环遮打花园,尽管警方事前发出“反对通知书”。昨日(27日)仍有28.8万市民响“光复元朗”的应号召,前往元朗参加游行,抗议7.21白衣人在西铁元朗站的恐怖袭击,同时要求政府回应几大诉求。报导指,游行申请人、元朗居民钟建平今日出席港台节目《城市论坛》并接受传媒访问后,遭警方带走,带到跑马地警署。元朗游行前,钟已表示不会呼吁市民加入游行,他自己会一个人在3时从元朗水边村游乐场门口,沿住大马路东行线走到元朗西铁站。

市民陆续由港铁中环站前往遮打花园。(宋碧龙/大纪元)
接近两时,市民陆续抵达中环遮打花园。(宋碧龙/大纪元)

14:00

有出席集会的学生突然突然被多名警员搜身,及检查其书包、身份证等。该学生指,警员收到遮打花园管理员的报告,声称他身上藏有攻击性武器,警员曾要求他回警署调查被学生拒绝。围观的市民批评警员的行为,警员最终检查该学生的随身物品后离开,但该名学生被吓哭。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9-07-28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