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命讨公道 港岛东西游行抗议开枪镇压

遭催泪弹猛攻清场 各方促官警克制速独立调查

2019年7月28日,数以十万香港人坚持上街,分东西两路,直逼中联办所在的西环,警察施放多枚催泪弹,多名示威者受伤及被捕。( 大纪元合成)
人气: 988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警力强横、黑帮恐袭,吓不退港人追究暴力、坚持“反送中”五大诉求的决心。刚过去的周末,警方禁止元朗、中上环举行和平游行,数以十万人坚持上街,昨日分东西两路,直逼中联办所在的西环。警方继元朗清场后,连续第二日在示威者未有明显冲击下,密集发射催泪弹和开枪驱散,令民居密集的闹市彷如成为硝烟四起、枪林弹雨的“战场”。

周六(7月27日)有28.8万港人到元朗“逛街”抗议元朗恐袭事件涉警黑勾结,再遭警方以催泪弹及开枪镇压后,昨日有市民发起“全城追究上环开枪大游行”,抗议警方上周日无预警开29枪清场。

警方只批准下午3时至晚上11时在中环遮打花园集会,反对游行往中联办附近的上环孙中山纪念公园。下午2时起,大批市民陆续在遮打花园聚集。集会现场挂起“7‧28中环游行”的横幅,上面写有“追究开枪责任、拒绝官黑勾结、坚持五大诉求”的字样。

2019年7月28日,香港,黑衣人潮下午挤爆遮打花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大约4时,虽然大批市民已经离开遮打花园参加游行,但遮打花园很快被后来到达的市民挤满。(余钢/大纪元)

元朗游行申请人被捕 刘颖康斥白色恐怖

中环游行申请人刘颕康郑重警告警方勿向和平集会投催泪弹和清场,否则会尽一切能力保护参与者安全。他并担忧今次可以是最后一次的“合法”集会,引述警方前晚在游行申请的上诉聆讯中指,禁止今次的游行是因为他们感到任何在周末举行、超过二千人的游行都可以是高风险示威。

前日“光复元朗”游行申请人钟健平,昨日中午出席港台节目《城市论坛》后,遭警方带走。警方以涉嫌组织非法集结罪拘捕他,称他明知警方反对和禁止相关游行,但仍出席在元朗的活动。

刘颖康指,并不担心自己安危,反而更担心参与者的安全,批评警方是制造白色恐布,“如果我是犯法,即管来拘捕我”。

集会变游行 兵分多路 铜锣湾崇光现占领

集会准时下午3时开始,穿黑衣市民站满遮打花园。集会开始十多分钟后,有市民发现一辆黑色私家车被警方截查,继而包围他们,其后有警员上车并驾走私家车,现场市民尾随走出德辅道中,并涌上金钟道马路,一路向湾仔前进。其他集会市民随着涌出马路,令集会演变成一场大游行。

游行人士沿途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黑警可耻”、“香港人加油”等口号。经过湾仔警察总部时,部分人一度停留,大部分人继续向东前进往铜锣湾,占据了轩尼诗道所有行车线,直到抵达崇光百货一带方停下。部分人经商议后决定留守,开始组成人链传送物资,有示威者拆毁路边铁栏,架起路障。现场并无警方布防。

2019年7月28日,香港,游行人士向湾仔方向前进。(林怡/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游行龙头抵达铜锣湾崇光百货和希慎广场外一带停下,占据轩尼诗道所有行车线。(孙青天/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开始聚集,他们打开雨伞围在一起商讨。(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游行队伍经过上环西港城,有市民举起写有五大诉求的海报。(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在中联办旁开枪镇压 催泪弹橡胶弹如雨发

下午4时许,遮打花园有另一批市民用雪糕筒堵塞西行部分行车线,经德辅道中向西环方向前进。在干诺道中走上行车路,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的口号;数百人其后聚集在上星期发生警方开枪和施放催泪弹镇压的干诺道西一带,占据行车线。

至于中联办外则一早以水马布防,并有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把守。中联办后门的德辅道西,防暴警察持长盾在西区警署门外排成一条直线横跨整条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联办。示威人士用胶铁马、胶水马等组成防线,与警方对峙。

晚上接近7时,警方分别在干诺道西及德辅道西施放多枚催泪弹并开枪,示威者节节后退,也有人试图将催泪弹扔回警方方向。接下来的4个多小时,警方不断举起黑旗(警告放催泪烟)和橙旗(警告开枪),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胡椒球弹,攻势一浪接一浪,一轮密集枪声后,可听见弹壳落定叮叮作响;速龙小队又多次出动,突然冲杀入内街,拘捕了多名走避不及的示威者。

2019年7月28日,香港,中联办后门的德辅道西,防暴警察持长盾在西区警署门外排成一条直线横跨整条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联办。(蔡雯文/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中联办以透明胶箱遮盖中共国徽。(蔡雯文/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警方“速龙小队”到场增援。(李逸/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市民用水马筑起防线,又放置雨伞戒备。(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晚上接近7时,警方分别在干诺道西及德辅道西施放多枚催泪弹。(李逸/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晚上接近7时,警方分别在干诺道西及德辅道西施放多枚催泪弹。(李逸/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德辅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后,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7.28反送中
2019年7月28日,香港,警方全副武装推进,强力驱散民众,并不断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晚上接近7时,警方分别在干诺道西及德辅道西施放多枚催泪弹,示威者节节后退。(李逸/大纪元)

多人受伤示威者被捕 记者小童遭催泪弹波及

警方除了在平地射弹,也多次被发现在高处向示威者开枪。示威者退到西港城一带时,一度试图冲出干诺道西,桥上的防暴警察施放催泪弹。有示威者在空旷地方焚烧物品,作为路障阻挡警察前进。在上环林士街停车场,速龙小队成员不断使用橡胶子弹枪射向下方。

深夜11时,示威者从上环进一步被逼至中环,也有示威者撤退入上环地铁站。警方清场期间,有市民头部中枪流血倒地,也有记者受伤;上环文华里有路过回家的小朋友遭催泪弹波及,要救护员和示威者协助。医管局表示截至晚上10时,玛丽医院共接收4名男伤者,全部情况稳定。

2019年7月28日,香港,警方速龙小队也在8时突然冲前,警方并施放催泪弹,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双手被索带索紧。(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在德辅道西,有示威者头部中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在德辅道西,有示威者头部中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7月28日,香港,有儿童在返家途中遭催泪弹波及。(柯耀林facbeook)

谴责警黑暴力 青年再上街护香港

昨日继续有许多青年参加集会。大学三年级生王先生表示,参加集会是为谴责前天元朗和上周日上环警方开枪的责任,“有催泪弹已经足以驱散示威者,开枪是多此一举,是值得谴责的。”他前日也有参与元朗游行,抗议7‧21白衣人恐袭市民事件。他形容目前不排除有中联办插手打压游行,“面对的背后势力我们都不清楚,相对来讲是危险的。”他表示会尽量小心,多留意周围,“因为袭击者也未必一定穿白衣。”

至于目前的警民对立如何化解,他认为责任在于政府,也理解年轻人将行动升级,“从6月开始不断有大大小小的游行,但政府完全不理会市民的意见⋯⋯政府的回应会直接影响示威者的情绪。”

准备升中五的阿健表示,7‧21白衣人无差别攻击元朗西铁站市民,7‧27则轮到警察动手。他不满几次百万游行林郑政府都无动于衷,虽然家人不赞同他上街,但他说:“我作为年轻人,我觉得应该出一分力。家人都叮嘱小心点。”他也担心中共插手治港情况严重:“明明讲好一国两制,但中国政权越来越侵蚀香港。”

升中一的林同学周六也去了元朗,不满警方在游行市民都没有任何举动下,便以武力驱赶他们,导致示威者情绪激愤,“差不多靠近村子那个天桥的时候,就见到有很多的速龙和其他不同类型的警察,拿着盾牌攻进来⋯⋯我们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对于警方拒批不反对通知书,她强调港人的集会游行自由受法律保障,因此会参加昨日追究上环开枪的游行。她在7‧21当天也在上环近距离中过催泪弹,马上有人抬她离去,谁料过程中又遭击中颈部。她质疑警方从多面包抄不让示威者离去,再向他们射弹;但对元朗恐袭的凶徒,却给人维护的感觉,“香港警察和政府应该对违反香港法纪的人采取行动,不应该去帮他们觉得在撑他们的人。”

(左至右)受访者王先生、林同学和阿健参与遮打花园集会。(林怡/大纪元)

公务员与民同行拟集会 国际续聚焦

香港“反送中”浪潮和港府对和平示威的打压,继续引起本港各界和国际社会关注。继各个政府部门公务员先后联署,一群来自政府不同部门职务的公务员,发起本周五(8月2日)晚在中环遮打花园,以“公仆仝人,与民同行”为主题举行集会,强调希望把市民声音传达至政府的管治团队。

新闻稿指,公务员受薪于市民,愿继续紧守岗位,秉持专业精神及操守服务市民。但在恪守政治中立原则的同时,并不代表不能够就政治议题发声,“因为在脱下职员证及制服后,我们都是香港人”。他们呼吁各公务员同事以及市民一起参与这次集会。两名发起人劳工处二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颜武周,及运输事务主任张家宝,将于今日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

国际方面,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恩格尔(Eliot Engel)日前发表声明,对元朗游行及香港过去几周所遭遇的“警察暴力”表示批评,呼吁港府维持其对法治的承诺,莫让中共持续蚕食香港的自由与人权。

在台湾,蔡英文总统接受日本放送协会访问时,对香港政府加强镇压示威者表示关注,希望今日的台湾,成为明日的香港,让香港的民主、言论自由都受到保障。◇#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7-29 6: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