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 满庭芳-昭氏惊变2

作者:云简

清 张若澄《莲池书院》。(公有领域)

  人气: 339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一章 昭氏惊变(2)

次日,晴空万里,日光明媚。惠风中已然含春,不似严冬酷寒。

晌午。昭夫人着使唤丫头小梅端了饭菜送到昭雪房中,见她正专心写字,便在一旁坐将下来,远远看着。见女儿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端庄舒雅,昭夫人胸中宽慰,面露欣慰之色。想起女儿幼时,总围着她的裙摆要糖吃,如今长大成人,难回去幼时天伦岁月,又不禁感伤起来,叹了口气。昭雪闻声,转过身来:“娘,您可算来了。”说着放下毛笔,一脸喜气洋洋奔将过来。

丫头在一旁道:“夫人来了一会子了,见小姐在写字,便没打搅。”昭雪扑到她怀里,道:“是吗?娘。您怎么不叫我呢?”昭夫人抚着女儿头发,眼里流露出怜爱之色,道:“娘想见女儿,几时都可以。可这写字得心思散了,不知何时能收回来。”

昭雪抬眼望她道:“娘,我要的书您可带来了?”昭夫人将女儿扶出怀中,点着鼻尖儿,道:“我就知道你这没良心的丫头,一天只知道舞文弄墨,全不记得娘的教诲。”昭雪小嘴一撅,道:“娘只会教些凡人家女孩都会的针织女红,全没意思。天天要我做这个,岂不要把女儿弄得痴傻了,或顶多是个会拿针线的布偶,怎比得上疆场厮杀、江湖豪侠来得有趣?”

昭夫人见女儿又开始胡言乱语,忙按住她口:“我的小祖宗,这话当众可说不得。别人听了,你还怎生嫁得出去?难道有人会娶个母夜叉、绿林娘子的?”昭雪辩道:“若真如您所讲,全天下的江湖女子岂不是一个也娶不得的?”

“你——这个顽皮丫头,看我不掌嘴。”昭夫人言厉心软,只不过是玩笑话儿罢了,她哪里舍得这娇滴滴的女儿,只把手一扬又插回暖袋里。昭雪忽而转笑,双臂围着她肩头,道:“娘,雪儿不敢了,嘻嘻,您快拿出来吧!昭雪好容易盼到爹爹今日出门,就知道娘一定会拿出来给我。”

昭夫人按不住喜上眉梢,笑道:“我便不知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有了你这顽皮的孩儿。”说着,右手移出暖袋,取出本史书来。“拿去吧!”

“谢谢娘!”昭雪说着,搂得更紧了,昭夫人差点儿透不过气来,便道:“还不快放开,饭菜要凉了。”

昭雪道:“不嘛,凉了就不吃了。”

昭夫人道:“怎能不好好吃饭呢!当心小虫虫又钻进去,咬你的肚肠。”昭雪松开手,道:“什么小虫虫,娘,雪儿都十六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说着气鼓鼓得往桌旁方凳子上一坐,径自把玩着辫子。

昭夫人跟将过来,双手扶着女儿肩头:“好好好,大姑娘了,就更该好好吃饭,不要再叫娘操心。”说罢,手指探了探碗壁:“真有些凉了。小梅,去把饭菜热一下,再送与小姐吃。”

小梅应声端了出去,昭夫人看了眼昭雪,见她正翻看得津津有味,便道:“雪儿,娘出去一下,看看你爹爹打酒怎么还没回来。”原来昭鹤亭已戒酒多年,家中半滴也无,今日忽闻老友要来,无酒不欢,是以一大早便出门打酒。本可差小童去,又怕小童年幼,买不了上品,是以亲自出马。只是,京城虽大,酒肆却不远,就算是最好的杜康酒肆,来回也不过一个时辰。昭先生一早出门,已过了三个时辰,仍不见半点踪影。差去的小童也无影无踪。昭夫人心下焦虑,忽闻屋檐上几只乌鸦惊叫,更是惴惴不安,于是便决定亲自去瞧一瞧。

昭夫人看了眼昭雪,嘱咐道:“这书,你看完可仔细收好,千万别叫你爹瞧见,又要惹他生气了。”

“放心吧,娘……”昭雪并不抬头,兀自读着。昭夫人跨了半步,忽的想起什么,转身又道:“别只顾着读书,记得一会子把饭吃了啊。”昭雪随口应了一声。

“记得趁热吃啊……”昭雪终于按耐不住,双眉一横,道:“娘,您真啰嗦,快快走吧,爹爹正等着呢!”说罢摆了摆手,眼光又被那黄纸黑字黏住了。昭夫人也不恼怒,似是习以为常,便向门外走去。刚踏出门口,不知为何,竟不自觉又回头望了一眼,纤弱熟稔的背影上处,双髻似菱角般时左时右,俨然一个无忧无虑的孩童。见此情景,心底不知怎地,忽涌起一阵酸楚,便快步走将开去。

****************************

小梅热了饭菜进来,见小姐又写起字来,便道:“小姐,已热好了。快来吃吧,不然夫人又要怪罪。”

“你放那吧,过一会子我自会吃的。”昭雪随口道,并不抬头。小梅也知道她家小姐脾气,俨然一个小小书虫,钻到什么史书兵法里便出不来。遂慢慢挪过去,一探头道:“小姐写的是什么?”

昭雪道:“这是岳武穆的满江红,说给你听也不懂,莫要再问了。”

那小丫头却喜不自胜,摇头晃脑,道:“谁说丫头不懂。岳元帅保家卫国,是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只可惜奸臣当道,被那奸贼秦桧所害。”这小丫头日夜在书院里服侍,讲话也不免文诌诌的了。

昭雪听她说得有模有样,停笔道:“那你可知这首词是何时所做?”小梅被问住了,低头直摇。

昭雪放下笔,道:“岳家军北伐大获全胜,本欲直捣黄龙,收复失地。宋徽宗听信谗言,一日之内连发十二道金牌令岳元帅班师回朝,岳元帅眼见鞑虏溃败、正是一举歼灭的大好时机,却不得不奉命撤兵,‘臣子恨何时雪’说的正是这功败垂成的无可奈何。可怜岳元帅不知归朝凶险,只在诗中还念及忠主:踏破贺兰山,朝天阙。”昭雪言及此处,不禁慨然,低头轻抚那本《宋史》。

小梅听得出了神,但见她纤手抚书,有所感触,便道:“小姐也是大大的英雄。”

昭雪闻之一怔,假装嗔怒:“你这丫头,岂可胡言乱语。我便是个平头女子,怎当得起金戈铁马的壮士英雄,当真笑话!”

小梅嬉笑道:“小姐谦虚的紧。哪里有平头人家的女子读史书兵法的?”

昭雪脸上一热,道:“热来的饭菜呢?怎不见端上?夫人不在,便要欺负小姐不是?”小梅咯咯笑道:“岂敢岂敢,饿得我们英雄小姐,谁上疆场杀敌呢?呵呵。”昭雪知道她越说越会起劲,索性不再搭腔,静静吃饭。小梅到一旁去收拾笔墨。一不小心,毛笔滚到书桌下面去了。小梅蹲下,伸长手臂也摸不到,于是双膝跪下,掀起帘子,钻将进去。

昭雪正吃了一半,忽听屋里“咦?”了一声,正欲待问,只听小梅声音:“小姐快过来看,这里好生古怪。”

昭雪放下碗筷,走进外间:“小梅,你在哪里?我如何看不到你?”

“小姐,我在书桌下面呢。”小梅道。

昭雪掀起帘子,见小梅双膝跪地,一手撑持地上,一手拉着半截子凸出的青砖,那毛笔正好卡在青砖下面,纹丝不动。昭雪见状,便道:“既是取不出来,就由它放着吧。兴许它哪天高兴,自己就会跑出来的。倒是你快些出来吧。咦?”昭雪见那砖有异样,不像匠人疏忽所致。况且室内墙壁,大多平整,不应有此突兀,心下好奇,便抓住那半块青砖摇了一摇,果然有些松动,接着便使劲按将下去。

“小姐,你做什么!”小梅处于暗处,本就紧张,见她乱摇乱碰,更把心一揪,生怕砖断了会引出什么蛇虫鼠蚁来。昭雪缩回手,道:“没什么。只是这里奇怪,等爹爹回来定要叫他看看,你出来吧。”

昭雪捉住小梅双手,弓著身子往后使劲,岂知脚下一滑,手劲猛失,害得小梅向后一仰,正撞在墙上。可巧的是,那凸出青砖竟给撞了进去。登时,小梅脚下临空,情急之下,胡乱一抓,两个丫头便一齐跌了下去。

昭雪重重摔在石板上,黑暗之中不辨东西,急忙换道:“小梅!小梅!”

突然眼前火光一闪,原来是小梅摸到了火折子。四下点亮,这才看清原来是一间密室,有两张书架,上面放了许多书,封皮不同,内容却大同小异,都是曲谱。墙角堆了许多砸坏的乐器,有琵琶、瑶琴、古筝、二胡,还有些已碎得难以辨认。

小梅绕过书架,去看那些残器。忽听昭雪一声惊叫,一本书落在脚边,扬起一阵灰尘。

“小姐,怎么了?”小梅走过去捡起来,扑扑上面的土,翻开首页,隐隐现出个“芳”字,其余地方破烂不堪,沾着血渍,心道:“难怪小姐会惊吓到。”

这间密室是昭鹤亭十年前所建,本意欲日后发了大财、得了重利存放起来,哪知人生不济,一世清贫。直到两年前,闻得景阳公子《满庭芳》一曲,有如孔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甚为喜欢,引为知音。加之老之将至,亦无所求,但将收集这曲谱成了一种嗜好。后来此曲遭禁,焚书毁器,昭先生每每见到,心痛不已,便把些还算完好的曲谱偷拾回来,私藏家中;若论这一室的书,当世真是千金难求,昭先生拾回倒不是为了生利,况且也卖不出去,只想着万一有朝一日,王上转了性子,或风声已过,世人再想弹唱,也好有个依据。只每每见此情景,想到每本书后都是一个血泪辛酸的故事,便老泪纵横。想这书的主人,许是官、许是民;许是书院先生,许是歌舞伶人;许是大家闺秀,许是落地书生……每每念及于此,免不了要唏嘘叹悼一番。

两个丫头可理解不了这许多,但觉此地气氛沉重,便都噤声,默默爬将上去。

昭雪再无心用饭,吩咐小梅收拾下去,自己坐在床沿上看书。好容易定神看了进去,小梅突然进来道:“小姐,门口有人找你。”(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