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文革集邮也是罪过

孔庙中的“万世师表”匾被烧为灰烬(网络新闻)

人气: 7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4日讯】集邮,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已缺少了足够的吸引力,但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却相当流行,笔者家中迄今还有着几大本集邮册,都是那个时候购买、收集的。然而,在十年文革中,集邮却是被视为“四旧”,被批判和禁止,有些人为此还吃了不少苦头。

什么是“四旧”?1966年5月,文革正式爆发后,响应毛号召的红卫兵在校园内掀起了“红色恐怖”狂潮。8月,数百万红卫兵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等待毛的检阅。在红卫兵接受大检阅时,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讲话中第一次提到“破四旧”。林彪说:“我们要大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我们要扫除一切害人虫,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根据林彪所言,所谓“四旧”,是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这无疑给红卫兵们指明了斗争的方向。狂热的红卫兵们从校园冲向社会,开始了一系列的“破四旧”运动。他们将街道、商店、工厂、学校、公社等统统改成具有革命意味的名字;将一切属于传统文化的东西砸烂、烧毁;他们闯入知识分子等人家中,不仅抄家,砸文物,对他们进行批斗,甚至还实施暴打,对黑五类大开杀戒。

“破四旧”的结果就是许多文物毁于此时,许多中国的优秀知识分子死于此时。同兴撰写的《十年浩劫──京城血泪》一文就详细列举了北京市被毁坏的文物。那么全国呢?

在红卫兵“破四旧”的过程中,集邮也被定性为属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四旧”而遭到了批判和严令禁止,不少珍贵的历史邮票在文革期间被销毁。

上海历史学者陈绛在口述历史中提到,在“破四旧”期间,他有一天看到中华书局造反派押着着名的经济学家祝百英到陕西北路经济所“示众批斗”。一路上,造反派不断喊着“打倒”的口号。

祝百英,是中国留苏的第一批留学生,1925年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1949年后,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编审,是中共经济领域的有名学者。他为什么被揪出批斗呢?

陈绛在批斗现场才明白原因。他看到祝百英的衣服上贴著有蒋介石头像的邮票。造反派指着他的衣服说:“从这些邮票就充分证明,祝百英是暗藏的阶级敌人,梦想翻天。”感到莫名胆寒的陈绛回到家中后,连夜清理文稿,将存放线装古籍的书箱用红纸贴在外面,写上毛的语录。

他又忙碌了一个晚上,将十几年前买的有蒋介石头像的邮票统统烧毁。这是他在五十年代初在一家邮票公司买的,是蒋介石1928年就任国民政府总统和其六十寿辰的邮票,印制精良。彼时喜欢集邮的他遂买了下来。但最终被迫毁于“破四旧”中。

还有一个喜欢收集苏联邮票、曾做过中俄专题集邮研究会副会长的郑庆元,是从1958年开始集邮的,主要收集苏联邮票。为了收集邮票,他费了很多周折,也吃了不少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工资每月才五十多元,但邮票一枚动辄一两元,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吃饭,几乎都拿出来买了邮票。由于在广州也很难买到,每次同事、朋友到北京、东北等地出差,邓庆元就求着他们到邮市帮自己找。“文革”期间,因为不肯交出邮票,他还为此挨了不少批斗。好在最终保住了邮票,“我将一千多枚苏联早期邮票装到瓦罐里,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树底下。”

不过,文革邮票的题材非常“红”,除了文化大革命、毛思想、毛语录等为主题的题材外,还有什么大批“修正主义”、工农兵上大学、样板戏、批林批孔、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等内容,实在是中共血腥历史的另类记录。虽然文革后市场炒作这些邮票,甚至价格炒的相当高,但当中共解体的那一天,这类邮票也注定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7-04 4: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