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港警退守现场 专家分析疑港府“设局”

程翔:与纳粹党“国会纵火案”情节相似

人气 3862

【大纪元2019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梁珍香港报导)7月1日55万人上街,同日亦出现示威者占领立法会的行动,期间警方突全部撤退,任由示威者占领,其后中共发动文宣攻势谴责占领,数百名示威者包括学生或面临警方“大搜捕”。外界质疑中共在港设局“诱捕学生”。

有资深媒体人认为,林郑月娥作为特首,在处理政务上,特别是在整个“送中”条例(《逃犯条例》)的处理上是失职的,甚至成了中共的代理人。而引发这次局面的真正推手,是隐藏在背后的制度暴力。

分析指,这次反送中运动已经令中共在国际上颜面扫地,如果再镇压下去,下一步香港的民主运动将有可能以对抗中共为目标,那就不再是争取香港的民主,而是香港变成全球对抗中共的前线。

7月1日当晚大批示威者闯入及占领立法会大楼,令很多港人感到惊讶,但也理解年轻人面对一个无动于衷、完全不回应民意的政府的愤慨。

警察退守 将现场交给示威者

浸会大学客席教授吴明德表示,七一当天早上已发生警民对峙的局面,但警方一直没有特别的行动,令示威者有机会包围立法会大楼,看似要冲进立法会。以往警方的布防是在立法会大楼外用铁马阵一层层拦阻,但今次铁马阵却排在立法会大楼内,令示威者可以直接撞击玻璃门。下午1时就看到有人推着运货的铁车开始撞击玻璃门。

吴明德

他直言这个时间性很重要,因为很多准备参加游行的市民都在附近用膳,“很多人看到电视直播,可能会重新考虑是否去游行。原来第一个故事的开端就是想减少游行的数字。”

他说,之后看到电视直播,带头冲撞的人撞完后就消失了。“这个人是否好像在做一个很大的工程,做完走人,将现场交给示威人士。”之后警民又陷入胶着状态,又在等候时机。“原来是等游行完了,约晚上7、8时,又有一批人出来说冲进立法会。”

吴明德说,当晚做完D100现场节目后,赶到湾仔为游行龙尾的市民打气加油。当时看到电视直播立法会已经出事了,于是又赶到立法会附近劝学生赶快离开,不要中计,因为现场的警察都不见了。

吴明德直言很好笑,因为训练有素又有全身装备的警察怎会抵挡不住手无寸铁的市民?他又质疑当日凌晨4时记者会警方的解释,“‘我们试过一百万、二百万人示威,又发生过6.12警民对抗(所以撤退)。’又不见你6.12时警察这么仁慈?不见你看到示威人士撤退?为何这次就撤退呢?”

疑重演德“国会纵火案”

熟悉中国事务的资深评论员程翔表示,看了当晚片段之后,很强烈感觉这是“国会纵火案”翻版:“纳粹德国时期纳粹党策划了一个国会纵火,在德国国会放火,然后嫁祸给反对党反对派人士,结果用国会纵火案一下扭转民意变成它有借口打击一些当时反对纳粹的力量。我看完整个片段第一个感觉是,这会否是国会纵火案的现代版呢?”

程翔

他说随后见到网上有很多人罗列很多疑点:“即是有人蓄意摆空城计,刺激一些年轻人攻入立法会,然后营造一个民意逆转,这样做一石三鸟:第一就是用立法会事件去证实有所谓颜色革命,有外国要利用香港颠覆中国大陆,第二要坐实有暴动,使它们的(动用)武力振振有词,第三是要分化二百万上街的人,使他们别再支持青年学生。”

林郑未履行《基本法》责任

程翔又指出,6.12事件发生后,民间一直要求当局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一直没有成功,并遭到三四个警察的相关组织反对,然而冲击立法会事件,政府却立即成立调查小组,没有人反对,那是一种编排好的举动。

他认为,林郑月娥一直拒绝与抗议人士对话,却在7月2日凌晨召开记者会,是进一步反映整件事是一个阴谋,记者会就是阴谋的一部分。

程翔又说,3日看到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陈文鸿在报章的评论文章,也质疑今次是警察布局,被学生轻易抢攻立法会。程翔说:“连一个这么亲建制派的人都产生这疑问,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集合民间力量揭露这现代版的国会纵火案的实质。”

陈文鸿本身非常支持建制派及北京,为现任中共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江苏省政府经济顾问及哈尔滨市政协委员。

被问到林郑月娥作为特首有没有尽特首的道德责任时,程翔说,林郑月娥没有履行特首的责任。根据《基本法》第43条,特首需要为中央和特区负责;一位好的特首可以是中央和特区之间好的介面(interface),“如果一国两制之间的两制interface功能短路或失衡的话,一定会出问题的。在她处理政务时,特别是在送中条例上,她完全没有两制的意识,就是她完全没有尽到对特区的责任。”

“她可以完全按《基本法》办事,但在送中条例上,她连遵守《基本法》的意识都没有!”程翔说。

今局面背后推手:制度暴力

他呼吁社会各界认清是制度暴力引致日前的肢体暴力,他更不满建制派的所为:“我请他扪心自问,导致今日这局面你们建制派的人,由于你们错误地盲撑政府,导致今日局面有无你们要负的责任。请大家不要再轻率谴责暴力,肢体暴力,我们看到,制度暴力,看不到,我们只能感受制度暴力。回归(主权移交)以来不断出现制度暴力对我们步步压逼,终导致今日的肢体暴力。如果你要谴责肢体暴力,请同时以同样力度谴责制度暴力。”

刘细良:七一冲击的反思

香港民主运动何去何从?前中策组顾问、资深媒体人刘细良分析局势说,香港目前面临一个很关键的十字路口。七一前,三个年轻人相继因不满送中条例而断送生命,“政府没有回应,没有慰问他们(家人),没有表示他们的歉意”,令社会民怨达到临界点。很多年轻人已经抱着付出前途抗争的决心,故出现占领立法会的激烈场面。

刘细良

社会主流民意同情学生

对于示威者及学生占领立法会,坊间有不同说法,刘细良强调,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中共想要达到的目的,是想将学生变成暴徒,然后大搜捕,在社会制造白色恐怖。但他指,事件发生后,和当年旺角骚乱不同的是,社会主流民意没有谴责学生,而是将矛头对准“制度暴力”。

科技大学校长史维发出的公开信则代表主流民意,认为不应该简单谴责暴力,“必须讨论问题根源,才能应对眼前的挑战”。

“如果是负责任的政府或者警方,为何要撤退?应该保护立法会,他们没有尽到警方的责任。其次,政府的官员从6月29日女生自杀开始,到7月3日,没有一个人出来回应一句。昨已有二至三人准备留言说会自杀,包括立法会议员等去天桥去找他们。”刘细良称,是因为社会将他们推上绝路。

香港或成为全球抗共前线

刘细良强调,反送中只是一个导火线,真实原因还在于对于中共的不满全面爆发。他指,今次反送中运动已经让中共在国际上颜面扫地。

至于香港未来何去何从,刘细良形容,现在是一个很关键的十字路口,“如果再镇压下去,下一步就是香港的民主运动就会以和中共对抗为目标了,这个就不再是争取香港的民主,而是变成是全球对抗中共模式的前线。”

他认为,以中共以往面临管治危机的处理手法而言,地方官员会被惩治几个,以平息民愤,故相信林郑月娥、李家超和郑若桦很快就会被撤换。◇#

责任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
为何冲立法会?一名深爱香港的孩子告诉爸妈
支持反送中 台外长吴钊燮吁全球团结
港人七一反送中 川普表态力挺
示威者七一占领立法会 港星王喜揭警方做伪证
最热视频
【直播】3.30疫情追踪:医院尸体多 川普不安
【现场视频】四川凉山再起山火 火光冲天
【有冇搞错】粮食危机真会来临?
【现场视频】墙内小哥实名公开促共产党下课
【直播】3·30美国疫情发布会 已检测百万人
【现场视频】纽约中央公园建战地医院 31日投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