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来港十一年成抗争者

香港教大讲师黎明:坚持做对的事

香港教育大学任职社会学系讲师黎明。(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逆权6月,最令人震惊的当属612开枪那天。身处金钟政府总部天桥、艺文界绝食团成员之一的教育大学讲师黎明,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她在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过来,对手无寸铁的示威民众开枪前一刻,和绝食团成员们,一起坐到了警察盾牌面前,举起双手阻止他们前进……

“当时我不知道他们(警察)会怎样,当时我是很害怕的。因为是从来没试过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事隔一个多月后,黎明提起当时的一幕,仍心有余悸,但当时却本能地做出这样的举动,“我们应该要挡住他们(警察),因为我们正在绝食,是最弱的那批人。如果他们打我们就真的很有问题。所以我们是现场最佳挡住他们(警察)的人选。”

来港仅仅11年,就走到抗争第一线?黎明却说,自己并非“冲得最前”,那些年轻人、挡子弹的才是最前面,当然以她“大陆新移民”的身份,她算冲得比较前,是因为在这里她找到身份认同,“需要坚持做对的事情”。

黎明以新移民身份参与反送中大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六四和伞运促觉醒

现年34岁、出生在上海的黎明,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父母、老师眼中的乖乖女。复旦大学毕业后,2008年来港中文大学修读社会学硕士。

2009年六四晚会,同学带她去现场。这是黎明首次对党、国家的“洗脑教育”开始反思,“为什么我那么肯定六四没有死过人呢?为什么我同人辩论时那么肯定?”“是不是我很多立场,只是无根据的一个空中楼阁?”

这次经历对黎明是震撼的。她称,从小以自己擅长独立思考为傲,但六四真相却彻底颠覆了她对世界的认知,“你会觉得你是被人愚弄了”。从此,她彻底地重组自己对于历史、对于世界的看法。

2014年雨伞运动,是另一次转折点。她几乎每天到伞运现场、包括金钟、旺角等,和学生们一起探讨如何改善示威者和社区的关系。比如试过搞社区地图,鼓励民众到附近商铺消费等。

伞运前,她没有参加过七一游行,认为是“香港人的游行”;但伞运让她破解“我是谁”的迷思,找到自己和香港这片土地的关系,开始真正投入到香港的抗争运动中。2015年至今,每年七一游行,也都有了她的身影。

中共国安找到她上海的家人

作为来港读书的大陆学生、讲师,黎明当时不敢接受任何媒体的访问,因为来港未满7年,未获永久居民身份,怕被“标签”、“被重点关注”。但伞运的经历深深地触动她,她考虑良久,鼓起勇气在社交媒体发表了两篇长文,分享自己对伞运的看法。

没想到,数月后,在上海的父亲告诉她,国安因此找上门,称她是“占中的宣传文胆”,“想要吓唬他”。国安开了她的脸书,还把脸书的文章给她爸看。黎明笑言,爸爸从未接触过社交媒体,还以为是高度机密的东西。

黎明相信国安是想要施压她的家人让她“收声”,但运动已过数月,事件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多压力。但她估计,中共对每一个在港读书的大陆学生,尤其是居住未满7年的学生,都有监控,“来港第一件事就到中联办登记,如果毕业后要回大陆工作,也需要去中联办拿一个证明才行”。今次“发帖风波”更说明,中共对她们社交媒体的动向“也非常留意。”

中大民主墙风波

2017年发生中大民主墙事件,有关“港独”海报被撕来撕去,有大陆学生撕掉“香港独立”的海报,转贴上写有“你没有搞公投,就是不民主,就是专制”的海报。

时任中大讲师的黎明仗义执言,反问大陆生“香港现在都没有普选,大陆也没有普选、没有公投,那么你是否认同香港也是专制,也是一个不民主的地方?中国也是一个不民主的地方?”那学生反应很大,反指她“不关心政治”。

后来,黎明在脸书撰文谈及此事,一夜之间成为网民焦点,有网民称:“香港精英大战大陆学生”,但次日《明报》访谈写她“来自上海”,更引起外界的兴趣,为何大陆人的政治立场也有不同?黎明因此更多出现在公众场合中,被邀请参加各式研讨会。

中港文化的冲突在于两制

被问到中港矛盾所在?黎明称,最大差别在于两地文化的不同。虽然近几年香港言论空间在缩窄,但相对大陆来说,“言论自由空间、政治参与的空间,还是大很多的”。

她说,中共官媒很喜欢“将爱国、中华民族的骄傲、中国主权等,全部混在一起去讲”,“将人的言行抽离于背景、脉络去讲”,而不去探讨事件的根源。只会简单扣帽子,“解读成他要港独,他歧视中国人。”

因此大陆人接受到此资讯后,就无法持平地去探讨事情的细节,错误地对香港问题进行解读,从而加深了两地的仇恨。

反送中运动的思考

今年她以新移民、绝食团成员身份,参与反送中运动。

2014年参加伞运时,她作为教育界一员,买了面包和水前去支援。站在后面的她,无端被喷到胡椒喷雾,明白“那些吃胡椒的人,也不是想成为暴徒的”,“可能只是和我一样,只是傻乎乎的、带着美好的心愿出现在那,就被当成暴徒对待。”

今次她站在前线绝食,更进一步地面对武力,“每一声枪响,都有被刀子扎人那种感觉。”面对警民冲突不断升级,她感心痛,称警察被政府推出来做磨心,同时感受到前线警员的情绪“很失控”、任意对市民发泄他们的情绪,把事件推向一个极致。

对香港前景,她难言悲观或乐观,但却真实地感受到一种信念,因为人们在坚持做对的事。“不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是悲观还是乐观,依然还是有个盼头。依然有个希望在。”而那个希望来自人们心目中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因为你认为那件事是对的,觉得那件事是应该这样做,也值得做。”

盼中港互相鼓励和取经

对于香港反逃犯运动对于大陆的启示,黎明称,“很可能是一种鼓励、鼓舞,在更大压力之下的人的那种盼望。”但两地环境不同,并非简单地和香港学就可以了。

相反,她认为,在大陆抗争的人们,在那么大的压力之下,他们还在坚持,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启示香港的民主运动的。“因为过去这么多年,大家都在说无力、有无用啊,如果这样也成立的话,那大陆一定更没用了。那个环境更差。这是两个地方之间的互相支持、互相启蒙,互相鼓舞的作用。与其说是示范,应该说他们可以互相取经。”◇#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7-30 9: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