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港澳办记者会表态的最大疑点

2019年7月28日,香港警察频繁向示威民众发射橡胶子弹及催泪弹清场。(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5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30日讯】7月29日下午,中共港澳办召开记者会,首次就香港“反送中”抗议表态。发言人反复使用“暴力”和“犯罪”字眼,试图将其与香港市民的游行活动挂钩,并释放了一些强硬信号,为林郑及港警撑腰,重复对西方的指责,而在有些问题上则模糊带过。其中最大的疑点在于,港澳办一方面严辞谴责暴力,另一方面却回避元朗袭击案,对白衣暴徒所为完全不予批评。

中共发言人说,“激进的示威者用有毒有害液体、粉末袭击和围殴警察,其行径之残忍令人发指。”

关于这一部分,未见香港媒体或警方发布警察遇袭的详情,例如,有毒有害液体及粉末究竟为何物,导致了哪些人体损伤等。如果没有具体情节,何来“残忍”及“令人发指”?

反观元朗袭击当晚,白衣人殴打孕妇、记者,追打返家市民,包括非示威人士,现场鲜血四溅,惨叫不断,那不是“残忍”和“令人发指”?

发言人最后说,“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惩治暴力、维护法治”,以此回避美国记者关于北京误判香港社会政治矛盾、是否会调整政策的提问。

既然最重要的事情是惩治暴力、维护法治,那么彻查元朗袭击案无疑是首要事务。因为此案非同小可。

众所周知,在一场数十万人参与的游行活动中,示威者与警察因对峙而发生冲突的概率很大,双方做出暴力举动是可以预见的,只是程度未知。因此警察个个全副武装,许多抗议者也戴上了头盔。对此,人们呼吁双方保持克制,无论哪一方如有过激行为都属不当。

然而,7月21日晚元朗袭击的性质完全不同。首先,这是有预谋、有组织、动用黑帮分子的暴力袭击。其次,暴徒手持棍棒、藤条,无差别地追赶和殴打市民,造成45人受伤,一人重伤,旨在制造恐怖气氛,企图吓退示威民众。

第三,事发前,两名亲共人士——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及知名媒体人石镜泉都有鼓吹暴力的言论。

第四,警察在事先被告知可能发生暴力事件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做出防范措施,反而迟迟不回应遇袭市民的呼救,更有警署落闸。

第五,有视频显示,当晚有警察与白衣人友好互动,何君尧与白衣人握手,赞道“你们是我的英雄”。而何君尧自己承认,他与中联办关系甚好。

这一切事实,都引向有关警察涉黑以及中联办在幕后下达指令的联想,并非空穴来风。因此,对此不同寻常的恐袭,香港各界及国际社会深感震惊,呼吁彻查。倘若警察和立法会议员都与黑帮分子结盟,纵容暴力犯罪,后果不堪设想。

7月26日,一群航空界职员在机场集会,抗议警方对反修例示威者采取不恰当的暴力行为,以及政府和警方无视元朗有不法之徒随机袭击市民事件。

另外,五百多名香港行政主任匿名联署,批评特首林郑月娥毫无承担,又指警察有勾结暴徒之嫌,强烈谴责警队。

日前,一位郑姓女大学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希望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使用暴力的行为。她也说,“当然,不只是警察,我们有错的话,我们也会接受那个委员会的调查。”

显然,公平客观的独立调查,才能释疑和澄清种种指控,这是众望所盼。然而,港澳办记者会的信号是:中共选择漠视200万以上香港民众的呼声,并且无视最大的暴力给市民带来的伤害。

中共有意放纵黑帮暴徒及其背后的势力,因为它就是暴力的策动源。港澳办以双重标准衡量“暴力”,以“毫无根据的污蔑”来阻挡独立调查,这就是“一国两制”的特色?#

7月26日,超过2500名香港航空界职员在香港国际机场接机大堂表达诉求,有英语标语写道:“警察允许帮派分子袭击我们”,“警察向我们开枪”。(宋碧龙/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30 3: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