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反送中】那些写好遗书的孩子们

作者:青木原/失眠诗(何青)

德辅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后,施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81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30日讯】青年人把一颗碎石掟过去,警察便抬起枪,瞄准他们的头,发子弹。

四面枪声,青年人只有雨伞和纸皮做的盾牌。他们知道,碎石会换来可以杀死他们的子弹,他们仍然要掟过去,成本差距之巨大,只是为了表达最后一点尊严。

几周以前,放催泪弹过后,还会看到有些孩子抱着一起哭。如今已经没有了,他们已经死也不怕。他们口袋内没有枪,不少年青人却带了一早写好的遗书,给父母的,给朋友的,给弟妹的遗书。一封一封写好,然后走出去。这是他们唯一能好好做的“准备”。

有人问他们:“没有其他东西更值得珍惜吗?”他们坚定地会答:“没有。”

一夜仓惶过后,我在地铁站听到一位孩子打电话给妈妈,大概是被催促回家,孩子红着眼说:“我,不会后悔。”我忍着不掉下来泪水,为什么我们要孩子这么坚强,坚强到在死亡面前,他们也不哭了。

听说那晚有孩子到餐厅问可否借充电,老板问他们要不要吃些什么,他很抱歉的说“我没有钱…”老板红了眼。有学生告诉我,他们已经把储蓄全用来买头盔、眼罩、口罩等基本保护装备。不止给自己的,他们买了更多给现场其他人,保护大家,所以没钱吃饭了。

这些,是晚上还抱着毛公仔进睡的孩子,早上醒来便准备好面对瞄准额头的枪。没有其他,只因为要守护家园。

看着他们在烈日下认真制作纸皮盾牌,我很想哭。

责任编辑:苏漾

评论
2019-07-30 2: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