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而为神的清朝官员

文/宋宝蓝

《ResearchesInto Chinese Superstitions》城隍插图。(公有领域)

  人气: 7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仰望天空,日月星辰昼夜轮转;俯瞰人间,四季更迭,生死轮回,一切周而复始的运行着。人死并非如灯灭,没后的去向,从一些记载来看,颇为奇特。隋朝时期,大将军韩擒虎临死之前,得知自己将做阎罗,留下一句“生为上柱国,死作阎罗王”,人生能够如此,足矣!

清朝时有二位官员吴少村与钱慎庵,生前为朝廷大臣,脱离肉身后,他们在其它的世界继续工作,并未停止。生命与时空的存在如此奇妙。

韩擒虎像(清人绘) 。(公有领域)

生为贤臣 死为冥君

清朝晚期,吴少村(1810年─1867年)中丞年轻时相貌堂堂,身材魁伟健硕犹如武夫。

吴家与陈其元家互为比邻,相距不过一里。吴、陈二人经常往来,一起谈论诗词文艺,偶有意见不合,必会反复争辩。有时,他们振臂大呼,争论不休,惊动邻里;有时,他们心意相通,谈到投缘时,彼此又互相称赞。

吴、陈二人在鸳湖书院上课时,常与同侪沈笔山凑钱数百文,一起到酒馆喝酒,直到杯盘狼藉,钱也花完了,尽兴尽乐方才停止。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陈其元前往金华任校官,此时吴少村也已进士及第,朝廷派他到广东某地任知县。从此之后,二人忙于政务,鲜少通讯,也没能相见。

多年以后的一天,有人从广东来,说吴少村政绩卓越,在当地有“吴青天”的美誉。朝廷擢升他担任河南巡抚,百姓哀声号哭,为此罢市,并且制作万民伞送给他,数量竟高达一千多柄,甚至就连乞丐也为他制伞。他的美名传满天下。

* * *

同治六年(1867年),陈其元调任松沪釐局(征收厘金的机构),吴少村则奉广西巡抚之命,到上海乘轮船前往广东。

这一天,陈其元在寓所中,家僮仆人都出去了,忽然听见厨子好像在门外与人争执。于是把他叫进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厨子说:“有一个好像武官的人,穿得很寒酸,想来见大人。我向他索要手本、名帖,他都没有。只说和您是几十年前的好朋友,却又不肯说姓名。”

陈其元急忙让他进来,厨子不知对方身份,就从侧门引他进来。陈抬头一看,原来是吴少村。昔日的好朋友久别重逢,彼此都格外高兴。

吴少村诙谐地对陈其元说:“我的脚患有风湿病,只作长揖,不下拜,可否?”陈开玩笑地说:“哪儿有让中丞大人叩首的礼节呢?”吴少村笑着说:“呼我进来,却走侧门,怎能不行叩首礼呢?”二人彼此相视,开怀大笑。

原本吴少村准备马上启程,前往广东,听说昔日好友在此,特来拜访。因忘了携带名帖,才闹出这般尴尬。

吴、陈二人叙旧,畅谈了很久。陈其元问吴少村,为什么在广东会如此得民心?吴少村说:“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惟独凭心作事,不收百姓钱财罢了。”

临别之际,二人约定年过六十就回家乡,同作洛社之会(注)。没想到,吴少村到广东不到半年就去世了。失去这位贤臣,朝野为之痛悼惋惜。

* * *

吴少村去世后,他的生前的幕僚俞君在家中,正准备吃午饭,忽然放下筷子站起来,好像在接什么东西。继而,俞君又作出拆信的样子,然后神情悲伤地说:“这是吴中丞的信。中丞因为公事繁忙,仍旧邀我去帮忙。然而,以前在南方,乘船十分便利。现在到了北方,非得乘车骑马不可了。这些我都不擅长,怎么办?”

俞君的家人好奇地说:“听说吴中丞已经去世了,怎么会来请你呢?”俞君告诉他们:“如今中丞已做了冥官。”家人让他推辞邀请。实在不行,就向城隍神祈祷,请神明代他推辞。俞君说:“吴中丞的官位非常尊贵,并非城隍所能企及。然而,我过到那边,还须要某厨子服侍我。”

当天晚上,俞君就去世了。次日,某厨子也无疾而终。

隋朝时期,大将军韩擒虎是“生为上柱国,死为阎罗王”,吴少村又何尝不是呢?五年之后,陈其元的亲家也发生了一桩奇闻。

自定离世时辰  可谓来去自如

钱慎庵,名德承,浙江山阴人。为人宽厚善良,严于律己,素来行事廉洁谨慎,待人处世心胸坦荡,没有心机城府。

陈家与钱家是姻亲,钱的三女儿是陈家长子的妻子。钱慎庵从簿尉做起,作过州县官吏,所到之处,实施惠政,很得民心。

同治二年(1863年),时任相国李鸿章在吴中做巡抚,向朝廷举荐他。朝廷下旨擢升钱慎庵为知府。几年之间,钱慎庵担任松江、常州、苏州、江宁、镇江知府,政绩卓越,贤名远扬。

同治十年(1871年)三月,钱慎庵因病躺卧在寓所。当时,陈其元从新阳调任上海。他觉得上海实在太过繁忙吵杂,不太想去。钱慎庵以大义劝慰他。到了五月,陈其元决定去上海赴任。钱慎庵因病情加剧,返回家乡修养,但六月就去世了。七月,陈的儿子从绍兴吊丧回来,说起钱慎庵临终的情形,陈其元听了惊叹不已。

* * *

起初,钱慎庵因病回家,到家后疾病日益好转,只是精神有些疲乏,还不能出门。六月上旬,一天早晨起来后,钱慎庵对家人说:“天帝命我做总管神,将有四名差官来迎接我赴任。你们速速准备宴席,接待他们。”

家人听了,半信半疑,于是准备了羹饭,放在大门外边祭祀。其实,大门距离钱慎庵的卧室比较远,在卧室是看不到门外的光景。但他坐在卧室,忽然愤怒地说:“那四人都是神明,远道而来迎接我。你们怎么能像对待孤魂野鬼一样对待他们呢?”催促家眷赶紧在中堂大厅摆设宴席,要恭敬地祭祀神明。众人都很恐慌,只好照办。

当祭祀完毕后,钱慎庵掐手算道:“二十日太过仓促,二十二日辰时可以。”第二天又说,山阴、会稽两县的城隍神给他饯行,以对待上级的礼节接待他,他也无法推辞等话。

从这天以后的十多天,钱慎庵的言行举止和平时一样,也没有显现病态。直到二十二日辰时,他叫儿子们催促家人都到他的床前来,要与他们诀别。

儿子们全都惶恐不安,以为父亲的疾病又发作了,准备去请医生。钱慎庵捶着床塌,大怒道:“我就要死了,难道医生能让我活吗?”等全家人都到齐了,钱慎庵将他们都看了一遍,然后泊然而逝。与半月前他所说的时辰完全相同。

苏州人和常州人都说:“钱公做我们郡的城隍了。”松江、常州两地百姓都思念他的恩德,恳请将他奉入名臣祠,以供乡民凭吊祭祀。

平遥城隍庙—— 城隍殿内部壁画。(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陈其元的父亲曾说,和他一起在福建做官的官员说,司马朝镳(字可樵)临终前,自己写了一副对联:“始笑生前徒自苦耳,既知去处亦复陶然。”认为这人真是来去自如。像钱慎庵这样的人,能为自己确定死亡日期时辰,难道不也是“来去自如”吗?@*

注:洛社,即洛社镇,位于无锡西北。相传王羲之曾经在此居住。后来,世人就以“洛社之会”表示贤人汇聚,畅谈文风与世情。

事据《庸闲斋笔记》卷二《没而为神》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杭州望仙桥这个地方,有位周姓的儒生,娶了一个悍妇为妻,常常忤逆婆婆。每当过年过节,悍妇就披麻戴孝地去堂上跪拜婆婆,诅咒她早点死。
  • 折福,即折损福分或缩短原有的寿命。这里分享的故事出自《湖海新闻夷坚续志》,有人刻薄对待结发妻子,有人动心起念抛妻,折了福分,最后招致惨痛的教训。
  • 一个人的善行,看似平凡普通,却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可令全郡百姓蒙受恩惠,可令亲女解脱沉疴。原来,为他的善心,最令上天赞赏!
  • 根据不同古籍记载,到宋朝为止,至少有三人都和阎罗王有关,分别是:包拯、寇准和范仲淹。因此有人推测,或许阎罗王不是终身制,是轮流由有名人担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