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队内部濒溃 港澳办撑警 张建宗“被表态”

卢伟聪与四个警察协会逼张建宗收回向市民的“道歉”

由于林郑政府未回应广大市民的五项诉求,导致港九新界的示威不断,警员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警察内部濒临崩溃四分五裂。(庞大卫/大纪元)

人气: 104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骆亚、叶依帆香港报导)元朗7‧21恐袭事件后,官位仅次于香港特首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事隔五日就事件向市民道歉,获得市民好评,但却招致警队多个工会的不满。在本周一(7月29日)港澳办高调撑警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与四个警察协会的代表,周二(7月30日)早上在政府总部与张建宗会面,集体演绎“道歉论”。

港澳办高调撑警后,卢伟聪7月30日联同四个警察协会代表见张建宗,张建宗会后称支持警队工作。图为张建宗(右)5月14日于记者会上回应《逃犯条例》修订。(李逸/大纪元)

警司协会主席陈民德会后称,双方就道歉论“坦诚交流”,协会现时理解张建宗的说法。他又称,张建宗支持警队工作,并谅解警员辛苦。他又否认警队为7‧21元朗袭击事件道歉,期望张建宗未来在公众场合解释其当日言论的意思。

对于张建宗道歉后遭警队反弹,以及“被表态”支持警队,时事评论员方德豪分析:“很明显林郑月娥和张建宗是被警队牵着鼻子走。张建宗要这么高调会见警察方面的代表,还有被警队质问,在警队上甚至是高调到期望张建宗再次出来澄清,用到这些半逼供的字眼,其实也代表了政治上的强弱悬殊的情况。”

他认为警方强势的原因,在于中共港澳办29日高规格撑警。而这种做法也非同寻常,“因为香港是行政主导,整个警队的最高领导理论上应该是林郑月娥,但是(港澳办)没有对林郑月娥致以崇高敬意,这件事就非常奇怪。”另一值得关注的就是警方对示威者检控升级。

控44人暴动罪 民众包围港警署

香港警方上周日(7月28日)抓捕49名上环示威者,30日晚间火速以暴动罪检控其中44人,1人被控藏有攻击性武器。45人7月31日将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

7月28日,上环、西环一带清场期间,催泪弹、橡胶子弹等枪声不绝于耳。(李逸/大纪元)

30日晚约有700人在葵涌警署外聚集,人数陆续增多,警署落闸并贴出暂停服务告示。占据葵涌道往荃湾方向行车线的市民举起“释放义士”等布幡,高叫“没有暴徒,只有暴政”、“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号。

方德豪指,暴动罪是一个低门槛检控、但是量刑起点高的一个控罪,最高刑罚是十年。比如之前涉事的梁天琦,判刑是六年,“总而言之是可以将一个青年人他的整个青春时间都被判进监狱之中”。

对于警方坐大以及检控升级,他质疑背后是港澳办、中联办的势力在支持。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则分析,中共不敢派军队,但就希望坐大香港警队的权力,以达到稳定警队这个专政的机器。其次,官方是可以再透过警队来驾驭其它的势力,包括其它的恶势力,“令北京直接或间接地驾驭了两种专政机器”。

港警被赤化的原因

今次香港“反送中”(反《逃犯条例》修订)运动,警民冲突不断升级,尤其是元朗7‧21恐袭事件,警队被指控和黑社会、中共勾结,无差别殴打市民,制造白色恐怖。外界一直质疑,究竟香港警察是由谁指挥?

方德豪表示,特首林郑月娥在6月12日警方开枪后曾公开表示“我和警队保持一致”,“我不会出卖香港警队”,令人质疑“林郑月娥是否拥有香港警队的指挥权”,换句话说,警队已经架空林郑月娥。

事实上,警队赤化一直备受质疑。

香港前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在1998年担任湾仔警区指挥官期间,就被中共邀请到北京清华大学修读中国事务课程。2004年,曾伟雄又去北京国家行政学院修读进阶国家事务研习课程。这些课程用来灌输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和政策。

2016年,前中共公安部一局局长李江舟,出掌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部”。李江舟曾任局长的“公安部一局”,就是大陆的安全保卫局。“国保”主要负责国内的“维稳”工作。而李江舟在香港雨伞运动后被调来香港,被认为是中共对香港事务的高度重视。

方德豪质疑:“因为一局长期以来是负责港澳台事务的,所以他对于港澳台警队的工作是一直有掌握。那他来到香港之后,我自己就有点怀疑,他的工作是否单单是联络这么简单呢?还是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实质上的党委书记。”

港澳办为何突然召开记者会?

港澳办29日高调四次重申撑警镇压示威者,把所有荣誉都给了警察。港澳办力挺香港警方的举动,并不寻常。

评论认为香港警察与黑帮勾结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在7‧21元朗黑帮攻击市民和学生,不仅亲共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亲临现场为黑帮打气,更鼓动他们向穿黑衣的学生施暴。

这次反送中系列抗议运动中,警方已成为挡在政府前面的一道墙。两个月来,反送中(反《逃犯条例》修订)抗议运动声势越来越大,抗争活动越来越频繁。香港警察疲于奔命,而且被香港民众称为黑警,成为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夹板。

两个月以来,从警察内部流出的消息及内部讲话在网络上广传,警队内部已濒临崩溃,警员内心压力非常巨大。其中有警察称本属于中立的警队被推到政治风暴中心,腹背受敌,士气非常低落,且苦不堪言。

香港评论员廖仕明说:“林郑月娥处于风尖浪口中,信誉早失。如由林郑挺警,警方会遭民间更大怒火。北京要想解决香港目前执政危机,这次中央政府就通过港澳办来挺警队,解决目前警方内部已四分五裂的情况。”

廖仕明认为,从港澳办7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的信息显示,中央政府不可能派军队接管香港治安。这样,警队士气就是目前维稳的关键。

廖仕明指,若解放军入港军管,会被国际社会认为在香港上演第二次“六四”,香港的世界经济地位一旦失去,中共经济危机就加大。为稳定香港局势,港澳办要力挺警方。

他分析,港府信誉体系尽失之际,香港社会趋于失控,中共唯有力挺警队。这就是在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元朗暴力事件后向民众道歉后,及香港电台、NOW新闻等多家媒体曝光警黑勾结制造元朗袭击市民暴力事件的实况后,警队面临崩溃情况下,港澳办迅速召开新闻会的真实用意了。

警务人员网络发信:元朗警黑合作内幕 邓二哥疑涉贪

“反送中”警民冲突,矛头指向香港警队,指港警过度使用暴力,一群署名“热爱香港的警务人员”30日发出致“全体香港市民”书,要求高层问责下台,以挽回警队声威。信中指名道姓揭发香港警务处高层有人操控警黑合作内幕,并称现任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疑涉贪。

信中首先强调,维持治安是警察的首要任务,“以除暴安良、服务社群为己任”。然而,在这次香港风波中,“近日元朗伤人案、黑警合作等,不是偶然,而是确切道明乡、绅、警、黑的关系千丝万缕。”

信中并要求高层问责下台,以挽回警队声威。如此“警队方能重回正轨,严正执法,重振士气”。

信中更指明“元朗区副指挥官游乃强”实则警黑勾结,特意对“白衣人”视而不见,见而不捕,因其主要考虑到“香港警务处副处长(行动)邓炳强”(俗称“二哥”)出任元朗区,与“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属于结拜兄弟,为报答其黑道之恩,定期带手下“总司谢振中”与黑道往来并有收受贿赂。

早前也有港警亲属悲愤致特首林郑月娥公开信写道:“必须服从高层一些不合逻辑与常理的指令,‘被’出生入死。前线警员被迫承担政府施政失误的后果,导致警民关系极速恶化,已临无法挽回地步。”

中美贸易正在谈判 中共不敢在港贸然军管

香港这次的反送中运动发生在中美贸易谈判期间,自去年3月开始,持续超过一年的中美贸易战将中共摆在了一个很被动的位置。因此即使香港反送中抗议升级,中共也不敢贸然出动军队接管。

据《China Crisis》(中共危机)作者、英文《大纪元时报》评论员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去年11月发表的评论文章《川普(特朗普)总统的新贸易铁政是否能粉碎中共政权想要超越美国在全世界的霸主地位的梦想?》(“Will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tough new trade policies shatter the Chinese regime’s dreams of surpassing the United States in global dominance?”)中的分析,世界只要跟中共进行贸易,就无可避免受中共的操控,因此,川普在贸易战上更深层的想法是在贸易上孤立中共。

戈里认为,贸易战暴露了“中国优越”谎言及其真正的经济脆弱,这从中共对美国加税的反应可见一斑;中共的反应并不是以增加中国商品的竞争力为对策,而是告诉领导层如何加强“控制”。

戈里分析说,面对贸易挑战,习近平是可以放权于民,就是让资讯、点子和经济活动自由流通,这样中国的经济一定会增长得很快,而且会很有效率。但如果是这样做的话,就需要中国共产党放开其对经济的控制,这将消减党的权力和合法性,可能令党和习的地位不保,甚至引起革命,也因此多年来,中共都是关心如何维持它的控制。

分析指,习近平对川普政策的应对也揭示习近平心中明白:来自美国的挑战不单纯在于对中国产品临时加收的关税,其更深层意味着美国政策的长远转移;川普的策略可能不单不允许中国产品入侵美国市场,长远来讲,让西方的主要市场都要孤立中共。

面对贸易战,中共如何应对?如果有可能的话,增加与欧盟的贸易,不过,这也是有难度的,因为川普已经和加拿大及墨西哥达成贸易共识,就是不能跟“非市场经济”(指的是中共)进行贸易,否则就是违约。川普更准备跟英国、欧盟、日本进行类似的贸易协议。

戈里认为,川普的贸易政策是有道理的,并反问,为何发达国家要允许他们的技术、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生产基地、就业率等被一个以盗窃、欺骗、无法无天、镇压、奴役劳工来获得优势的国家所篡夺?在中共的重商政策下,这些西方国家都不能进到庞大的中国市场。

他说,川普政策长远可能想见到的成效是:在中国经济承受很大压力时,可能会引起中国国内一些地方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迫使北京聚焦到控制那些不满的人民。中国的经济和共产党将在其腐败、债务和低效中倒下。

在香港反送中事件中,中共迟迟没有行动,甚至中共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陈道祥少将在6月13日曾向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首席副助理部长海大伟(David Helvey)表明,驻港部队不会破坏他们一直以来不介入香港事务的原则。那是因为军队一出动可能就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制裁,这不正是美国贸易政策希望达成的长远效果吗?

所以根据戈里的分析及驻港部队司令的表态,在香港反送中事情上,中共不敢贸然出动军队。#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07-31 5: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