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黑帮制造暴力事件 中共被指低估港人意志

6月9日以来,香港市民持续每周在香港街头举行集会,抗议送中法案。图为7月28日,游行队伍中人们举起抗议警方纵容元朗黑社会攻击无辜市民的宣传画。(Billy H.C.Kwok/Getty Images)
人气: 5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继6.12香港警察开枪镇压民众后,在7.21港岛大游行、7·27“光复元朗”游行和7.28集会游行中,警察再度施暴,发射催泪弹及开枪,制造流血冲突。有分析认为,中共一开始就打算用暴力平息香港民众的政治诉求,但是他们低估了香港人的意志。

7月28日,中环遮打花园集会游行,香港市民上街抗议元朗袭击事件涉警黑勾结,部分示威者包围中联办。警方无间断施放催泪弹近 4 小时,发射过百枚催泪弹(近期最多)。多名示威者受伤、血流遍地。

最新消息显示,28日的中上环警民冲突中,警方拘捕了49人,其中44人被控暴动罪,其中一名被加控一项袭警罪。民间人权阵线(民权)对此再次表示,“没有暴动,只有暴政!”指政府对元朗恐袭不了了之,而对打压抗争则不遗余力。

7月21日,43万港人在港岛区大游行后,港铁元朗站发生了上百白衣人无差别暴力袭击平民事件,造成40多人受伤,场面血腥。元朗暴力事件被认为将香港多年法治毁于一夜,堪称香港史上“最黑暗的一夜”。

7月27日,“光复元朗”游行,有28.8万人上街抗议“7.21元朗恐怖袭击”。17:30警方向普通市民发放催泪弹,期间有催泪弹射到民居,而现场有四间安老院。晚上10点,人们准备乘坐西铁离开元朗区时,大批防暴警察速龙小队冲入西铁元朗站,用警棍和胡椒喷剂等驱散和制服示威者,有人被打得流血。24人受伤。

民阵谴责,“相隔六日,警察在同样位置,犯下与黑社会无异的暴行”。

元朗站黑社会(白衣人)及香港警察先后在元朗地铁站制造流血事件。(大纪元)

反送中游行2个月以来,香港警方暴力持续升级引发各界关注。

人权律师:中共试图用暴力平息政治诉求

原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祝圣武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注意到一个问题是,民间使用了轻度的暴力,但是警察使用了过度的暴力。并且暴力事件的源起是警察使用暴力。这个暴力事件毫无疑问应该谴责政府。有几个理由:

第一是这个政府挑起了暴力事件。警察对手无寸铁的人使用枪支弹药,使用化学武器催泪弹,迫使和平反抗的市民屈服、放弃政治诉求。

他特别强调,香港事件第一责任人是中央政府。香港是西环治港、中联办治港,从林郑的姿态来看,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特首,只是一个受雇用的打手、傀儡。

而就警察在事件中的角色,特区政府是第二责任人。祝圣武说,“警察以犯罪手段来迫害这些和平的、寻求政治权利、表达政治诉求的老百姓。不是以执法的手段,这哪叫执法?”

“他们在执行犯罪任务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份掩盖,这在香港的法律里是绝对不允许的。”

第二,政府激化了民间的矛盾。从游行示威第一天开始,和平示威者主张的第一条就是撤回条例,但是到现在为止,政府始终拒绝撤回,玩弄文字游戏说条例已死。法律上不存在某一个条例已经自然死亡这样的说法,这不是一个政府回应民间政治诉求应该有的表达方式。是在羞辱老百姓的智商和反抗意志。

所以政府在激化这个矛盾,激起民间不停地抗争。第一次游行民众只是要求撤回条例,后面政府把和平示威者抓走了、打伤了,顺理成章会产生后面的五大诉求。

第三,香港民间轻度的暴力,是对政府暴力的一个回应。一方面政府官员指派黑帮打人,后来直接派警员上去打人。另一方面是政府的软性暴力。

“香港政府号称是法治政府,但它不依法办事,并且对老百姓的诉求完全不回应。那么老百姓肯定要进一步地表达自己的诉求,包括冲击特区政府,冲击中联办,我认为这都是对不合法的、黑帮治国的政府的轻度暴力回应。”他说,“但是这个政府却开动所有的宣传机构抹黑老百姓,说我打人的时候我没看见,但是我看见你打人了,这是流氓政府、黑帮政府的做法。”

祝圣武说,特区政府在中央政府的命令下,在黑帮警察支持下,一开始就准备以暴力来恐吓香港的老百姓,以平息这一场运动。他们发现暴力不够的时候,他们加剧了暴力,并且使用了黑帮,制造民间的对立和冲突。

他表示,中共的思维和策略是试图以暴力来镇压香港民众。因为他们在中国大陆的暴力镇压手段,这么多年似乎是有效果的,所以他们认为在香港也可以这样做。尤其香港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开放的国际社会,他们认为在这样一个物质高度富裕的地方,不太可能会有人为了一个政治诉求去冒生命危险,但是很显然他们完全错估了、低估了香港人追求民主、法治、自由的决心和意志。应该说他们是失算的。

胡平:暴力一定会被政府利用

旅美政论家、《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西方社会主要以选票来表达意愿,也有的少数群体不可能在选票上解决问题,就通过游行引人注意。在香港不是这样,香港政府不是民选的政府,有些问题是北京决定的,所以就不起效果。它不在乎民意,北京更不在乎民意。

周一(7月29日),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希望社会“抵制暴力行为”。坚决支持林郑月娥的施政和香港警方“严正执法”等。

胡平表示,这个港澳办发言,中心就是反对暴力、维护法治,把修例扔到一边去了,把真正重要的话题边缘化了。已经转移焦点了。

“当然白衣人才是暴力,警匪一家才是暴力。但是它就抓住(民间抗暴)这一条就使整个话题变了。英美那些老练的政治家都知道,暴力一定会被政府利用,而且政府的音量大。”他说,“你原来做得很好,他们没有办法。港府在民众抗议之下不得不宣布搁置修例,那是很了不得的一个成功。林郑很狼狈,现在她马上站出来反对暴力,反守为攻了。”

胡平认为,香港示威者所谓的暴力都是非常有限的暴力,都不是对人有伤害的。顶多是涂鸦啊、破坏一些物件啊,这跟一般所说的暴力或者暴力革命根本不相干。中共通过防暴警察就能对付。它也不会动用军队,搞什么六四。

他担忧的是,政府动不动就抓人,打击民众的士气,而且不做正面回应。拖延下去,把被抓的人判刑,大家会很有挫折感。这就是共产党想做到的事。

“这都是很明显的事,打了这么多年交道,都知道中共的本性是这样的。”他说。

胡平表示,香港人应该争取真普选。如果立法会全面普选了,一旦泛民占多数,就不怕23条、不怕修例了,任何坏的法律都通不过了。中共倒行逆施,从立法的角度可以阻挡。

香港民主运动进入新阶段

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民间支持香港的声音不绝于耳。面对港警接连对示威者暴力镇压,香港各界不断发出连署公开信,要求政府正面回应市民五大诉求。

大陆网友则纷纷在网上留言,鼓励香港人撑住,把香港看作是中国的希望。

与此同时,大陆微博上也充斥着颠倒黑白的言论。如传播元朗事件中黑衣人是港独,白衣服的是元朗本地乡亲。黑衣港独到元朗搞事(跑村里乱贴港独标语),元朗居民奋起反击……

对于中共的舆论管控,福建龙岩公民项锦锋向大纪元表示,颠倒黑白一直是大陆愚民的宣传教育。其实大陆的媒体是播给大陆人看的,这是他们控制愚民的手段之一。

他说,“作为大陆人,一直都没觉得中共会有任何善意。这次香港人对中共的幻想彻底破灭,这是一个好的开始。香港人喊了几十年的平反六四,现在终于可以扔掉了。”

民阵消息称,香港社会各界有意于8月5日当日发起全港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和理非终极升级,搞工会反送中。”这被认为香港的民主抗议运动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项锦锋说,“我觉得这次香港人会要了中共的老命。看港澳办发言人的话,似乎在甩锅。有网友调侃,‘我翻译一下中央的意思就是,你们自己搞定。我不管了!’这是基于香港的特殊地位,所以中共似乎也左右为难。他们害怕会引发大陆的连锁反应,在防止怒火烧过大陆。”

7月29日,民阵就中共香港澳办发言发布声明,指出“香港不单只是中国的香港,同样也是世界的香港”。民阵强调,要平息这场林郑月娥政府一手带起的政治风暴,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基本入场劵。#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07-31 12: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