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中共把镇压六四诬陷法轮功手法搬到香港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7月2日回应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一事,谴责林郑月娥漠视民意,及将事件扣上“青年暴力”,意图转移视线。(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3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4日讯】7月1日晚抗议者冲进香港立法会后,香港当局、亲中媒体和中共党媒随即火力齐开,携手发起了对所谓“暴力违法行为”的一致声讨。

先是当晚10时20分左右,香港警方在其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发布了一条谴责“暴徒非法进入立法会”的影片,并宣布短时间内将清场。接着,7月2日凌晨4时港府召开记者会,林郑月娥将此次冲击立法会定性为“暴力违法行为”,并声言要“追究到底”。随后中共外交部也迅速肯定了港府的定性和镇压。并且,一直对香港事件严防死守的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上,也开始允许流传所谓“暴徒冲击立法会”的消息和视频。紧跟着,港府内的亲中派开始要求中共驻港部队进城戒严,驻港部队也开始军事演习。

如果光听他们嘴里的说辞,不明就里的人一定会以为真的发生了所谓“暴力违法行为”,殊不知这其实是中共精心设计的一个局!

6.9、6.12两次百万人大游行后,林郑月娥被迫暂缓修例,公开对港人道歉。但暂时退让的中共及其傀儡林郑月娥并不甘心就此认输,暗中一直在谋划如何反扑。6月29日川习会结束后,他们瞄准这个机会终于出手了。

为了制造镇压港民抗议浪潮的舆论,他们先是组织了6月30日的“撑警”集会,挟持梁家辉、谭咏麟、钟镇涛等一拨明星为其站台发声,以营造港人“支持警方严正执法”的声势。

要实行镇压,光有舆论显然还不够,还必须将抗议者打成“暴徒”,坐实他们的“暴力违法行为”。为此,他们可谓煞费苦心。

据媒体报导,当天下午1时左右,几名戴手套、头盔及护目镜的中年抗议者,开始用铁通和铁笼车撞击立法会外的玻璃。多名在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极力劝阻,甚至一度下跪哀求,不但没有阻止其激烈行动,还遭到一些人恶意冲撞。奇怪的是,这些人砸玻璃时,警察不到外面保护,却站在立法会里。原来不报道示威的亲共媒体则一拥而上拍视频。更奇怪的是,3时50分左右,这些砸玻璃的不明人士突然全部不知所终。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果真是示威者,怎么可能砸了一会玻璃就闪人?哪有这么不靠谱的抗议者?我同意一些网友的判断:“砸立法会玻璃,一看就是中共策动黑帮搞的。都是给下一步武力镇压作准备。”

之后发生的事也颇出人意外。抗议者与警方对峙到晚上9时左右,原本在闸门另一方布防的警察突然全部撤离,放任抗议者撬开立法会大楼的闸门冲入大楼。而当时随抗议者一起进入立法会会议厅的香港记者轲浩然亲眼看到,进入立法会后地上已是“一片狼藉”。那么这之前,是谁有意将立法会会议厅弄得满地“狼藉”?有网民说:“一切都系自编自导自演慨政治大电影,利用班年青人做羔羊!”

接下来,警方10点22分在facebook上发出谴责“暴徒非法进入立法会”的视频。

纵观整个过程,从不明人士暴力砸门到警察突然撤离立法会放任抗议者冲入,从警方发布谴责“暴徒非法进入立法会”的视频到林郑月娥将此次冲击立法会定性为“暴力违法行为”,并声言要“追究到底”,这一系列动作环环相扣,人为设计的痕迹可谓昭然若揭,其司马昭之心无非是想通过假冒抗议者的过激行为给冲击立法会的活动染上暴力色彩,放任抗议者冲进立法会,最终坐实其严重暴乱的罪名,以此来抹黑抗议者,恐吓港人,从而让反送中的热浪降温。

其实中共当年镇压六四、诬陷法轮功时就是这么干的。

1989年镇压六四前,中共是先派人制造烧毁军车、甚至所谓“烧杀军人”的恶性事件,然后将学生和民众的和平抗议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最后再以戒严为名暴力镇压。在民间整理的六四资料中可以看到,许多官方判决的烧军车案件中,点火的人没有抓到,反而是提供打火机的民众被判重刑。

再看1999的四二五事件,天津警察殴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后主动让去北京告状。生怕炼功人不认识道,安排交警沿街指路,一路护送到中南海。然后造谣说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烟头纸片没扔下,组织性太强,人数还超过共产党,于是江泽民下令镇压。

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就更是一出自编自导的戏了!中共先找人当演员,架好摄像机,拿着灭火毯等着演员喊完口号再去盖在演员身上,自焚的演员腿中间的雪碧塑料瓶子居然没有烧化掉;才做完几天开喉管手术的人还能清脆地唱歌;当然后来那些演员无一例外全部失踪了。假的不能再假了。

这一回,中共又把它镇压六四诬陷法轮功的这一套搬到了香港,本想瞒天过海,可惜演技太差,一不留神还是演砸了,不但没能骗得了舆论,反而更加暴露了其骗子的本性,徒让人耻笑而已。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04 11: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