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华学子王欣首次披露九年红色炼狱经历

王欣年轻时在清华大学读书时的照片。(王欣提供)

人气: 767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珍采访报导)二十年前,王欣是青年才俊,就读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德才兼备,学业优良,曾获清华“好来西”和“细越育英”校友奖学金,出任系科协副主席,被免试推荐直接攻读清华大学博士。

可万万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使王欣的命运来了一个大逆转,仅仅因为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和讲真话,他被判九年冤狱,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一夜之间成为良心囚徒,那年他二十五岁。

王欣在清华读书时的照片。(王欣提供)

在红色炼狱里,在极端的人格侮辱、毒打、电棍电击等酷刑下,王欣没有妥协,而是绝食抗争,在狱中争取做人和炼功的基本权利。九年后,他堂堂正正走出监狱。

但是,中共对他及其家人的骚扰、恐吓和迫害一直没有停止。因为“没有转化”、“顽固分子”的档案跟着他,他不能正常找工作, 甚至回老家不敢坐火车和长途公共汽车,孩子也不能正常上幼儿园,他仍然被关在“大监狱”里。

历经种种曲折,2019年3月初,王欣终于来到美国,为了不泄露任何信息,他事先没有告诉任何朋友,一直到美国机场,才给他的清华同学和校友打电话。

法轮功反迫害二十周年之际,王欣在美国接受了大纪元采访,首次披露他在清华和中共监狱的经历,并分享了他的心路历程。

2019年5月,王欣参加纽约庆祝法轮大法洪传27周年及反迫害20周年系列活动,与清华同学及校友合影。从左至右:萧晴、王欣、王为宇、刘文宇。(图片由王欣提供)

大法开智:综合成绩从班级第22名飞跃到第2名

记者:二十年前,您在清华上学,风华正茂,是什么因缘促使您走入法轮功修炼的?

王欣:我从小免疫力比较差,经常患重感冒,每次至少得折腾半个月,去医院还查不出原因。于是,我就想通过练气功增强体质。1995年10月初,我找到清华大学法轮功炼功点,开始学炼法轮功。3个月后,我感到身体从里到外的轻松、清爽,走路一身轻。天气突变或周围的人得病都不会给我造成任何影响。

而且我的学习成绩、体育成绩和学校的学生互评成绩都显着提高。我的综合成绩在大一是班级的第22名,修炼法轮功后,我大二时的综合成绩提高到班级的第13名,而到了大三和大四,就稳稳地排在了班级的第2名。也就是说,我在法轮功修炼中,是真正身心受益了。

记者:练气功改善身体,这个好理解。如何理解炼法轮功还能显着改善学习成绩?

王欣:法轮功的修炼原则是“真、善、忍”,落实到日常生活中,包括讲真话,与人为善,遇到矛盾应该忍让,找自己的原因,看淡个人利益等等。我原来性格急躁,喜欢争论,修炼后心态变得平和宽容多了,也能静下心来。当一个人能够静心学习的时候,学习效率会非常高。

我认识的11位修炼法轮功的清华同学中,有9人免试攻读清华的硕士或博士研究生,他们在老师和同学中的口碑都非常好。

狱中绝食反迫害共计300多天 一度被折磨致命危

记者:您做了什么事被判九年冤狱?

王欣: 2001年12月13日,我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判刑9年,所谓的“理由”是我们在互联网上传播法轮功真相以及利用气球散发真相传单。

因为当时中国所有的媒体包括电视、电台、报纸、杂志都被中共用来诋毁、抹黑法轮功,完全是颠倒黑白的诬蔑、栽赃。而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说话的地方。看到很多人被谎言欺骗中毒,敌视法轮大法,我们感到必须向民众讲清真相。和我一样,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复印和散发真相传单被判重刑,有些人甚至被迫害致死。

当时中共规定散发超过300份传单就要判刑,我们的传单数量超过一万份。由于和我一起被非法判刑的大多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硕士,当时国际媒体如美联社、路透社、BBC、《南华早报》等都作了报导。

记者:您作为清华的博士生,原本有很好的前程,当听到自己被判九年冤狱,您是十么样的心情?

王欣:判刑的时候,我已经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9个月,当时我每天要面对的是如何不被他们“转化”,如何在那样的环境下活下去,其它的没有想太多。

记者:您在监狱里面的经历?

王欣:从2001年3月到2010年3月这九年期间,我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中关村派出所,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北京市在押人员外地遣送站,沈阳市大北第一监狱,辽阳市铧子监狱,大连市南关岭监狱。

由于不断受到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搧耳光、竹筷子戳胸、拔头发、电击、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材料等,我被迫绝食反迫害总计300多天。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一度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两人在百日强制“转化 ”中被迫害致死

记者: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王欣:它们针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办法,比如殴打、针扎、太阳下曝晒、奴工、不许睡觉、强迫学员长时间看诋毁法轮功而又漏洞百出的录像,等等。

2004年6月末,辽阳铧子监狱展开了对法轮功修炼者为期百天的强制“转化”行动,强迫我们放弃信仰。短短两个月,就有连平、范学军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辽宁法轮功学员连平被非法判刑6年,与王欣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辽阳市铧子监狱,2004年7月10日,28岁的连平被恶警活活打死,遗体被解剖(不知是否拿走了器官)。连平生前遭狱警王建军、李成新、郑小丰迫害。

邪恶的转化手段:利用病重的母亲强迫儿子放弃信仰

王欣:对我,铧子监狱则采取了另一种阴毒的手段。

监狱教育科到我家录像,让我的家人轮番上镜头劝我放弃信仰。我母亲当时患有尿毒症,每隔两天就要去医院做透析,他们就到沈阳463医院里面录制我母亲透析的镜头,同时向我母亲许诺我会“回心转意”,并很快被减刑释放。我母亲思子心切,信以为真。而这一切,我完全不知道。然后,教育科狱警将录像放给我看,说我母亲已经病重,要想见母亲一面没问题,但是必须放弃信仰。

我母亲于2005年初抱憾离世,最终也没能见儿子最后一面。

屋子里静得出奇 只听到电棍啪啪的响声

记者:您谈到在监狱绝食反迫害,被灌浓盐水。

王欣:那是2008年11月底、12月初,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我绝食要求炼功的权利。在我极其痛苦的情况下,监狱16大队王姓队长和张姓队长用电棍折磨我。

当时在监狱医院,我躺在灌食的床上,王姓队长拿电棍电我的脚、腿和手。电棍啪啪地响,我一声不吭。张姓队长以为电棍坏了,拿过来在床上放电,发现电棍没坏,就继续电我的手、脚。

整个屋子里面静得出奇,只听到电棍啪啪的响声,犯人们都吓坏了。

然后他们给我灌食浓盐水,而且不许我马上吐出来,如果吐出来,就继续灌。灌完后,我的胃像灼烧般地疼痛,他们把我送到所谓的“严管队”,一到那儿,我马上就哇哇直吐,上吐下泻,将盐水排出。这样的灌食一天两次。

第二天灌食时,他们还拿电棍电我,当我问王姓队长为啥打人时,他居然说:谁打你了,谁打你了!

7天后,我被他们迫害得持续高烧,肺部烧出两个洞,吐黄胆水,喝什么吐什么。到第8天,我就处于昏迷的状态。监狱将我送到大连市第三医院进行抢救,当时我已经大小便失禁,他们还要将我的一只手用手铐铐在医院的床头,被医生和护士呵斥才罢休。

身边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王欣:在九年的监狱生活中,我身边就有5名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警察虐杀致死。他们是连平、范学军、王宝金、白鹤国和刘权 。白鹤国完全是被打死的。

辽宁法轮功学员、电子工程师王宝金被冤判十年,和王欣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遭受酷刑,2009年12月9日在南关岭监狱被迫害致死。
辽宁法轮功学员白鹤国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和王欣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因拒绝做奴工2008年1月5日在南关岭监狱被活活打死。知情人在明慧网上披露,打死白鹤国的是狱警张树义及其指使的犯人周某。

记者:海外的人如何能更有效地帮助在中国遭受迫害的人?

王欣:曝光迫害者的恶行,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让邪恶无处遁形。

同时,向美国政府或其它民主国家举报和控告迫害者。目前美国政府开始收集中共迫害宗教、迫害人权、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员详细信息,对人权迫害者拒发签证(请见《美国国务院将对迫害法轮功者 严格审核签证》 http://www.epochtimes.com/gb/19/5/31/n11292679.htm),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将来还可能对迫害者出台更严厉的制裁措施。

解开人生谜底 找到真实的幸福

王欣近照。(王欣提供)

记者:您吃了这么苦,现在看起来还是很阳光。走过二十年的迫害,您对人生有什么样的感悟?

王欣: 以前在无神论的教育下,我曾经是一个不信报应、不信神佛的人,对正邪善恶也无所谓。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实实在在体会到了佛法的神奇和修炼的美好,这也是九年冤狱和酷刑都不能让我放弃修炼的根本原因。

这场迫害使我失去了人生中九年宝贵的时光,失去了清华的博士学位,身体上遭受了很大的摧残。出狱后几年,我的头、心脏、肺、胃等都痛了一遍。

但我的心是踏实的,因为我没有做违背良知的事情,我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通过学法修心和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我的身体已经康复。我经常真切地感受到大法的力量,感受到神的呵护。

对我来说,能够活着,能够自由地修炼法轮大法,我感到非常幸福和快乐。

记者:您想对读者说点什么?

王欣:中共在以往的运动中,它要想打倒谁,没有挺过3天的,而法轮大法修炼者们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这是一个值得每个人关注的大事。

人怎么样才能身体健康,怎样才能获得幸福,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希望大家看看《转法轮》,谜底都在这本书中。因为太多的人都亲身经历了这个过程,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中受益!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7-04 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