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律师谢燕益与妻子原珊珊

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 (5)

作者:郑仁禾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原珊珊提供)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作者提供)

人气: 14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他依法去起诉一个违法之人,从此被这个国家监控。

妻子给他看了网上的一张照片,没想到所引发的事件,成为“709”大抓捕的导火索。他因此被监禁酷刑,而他的妻子和家庭,长期处于严密监控之下。

走过“709”,监控打压依旧,但走出伤痛的他们,也走出了恐惧。这对夫妻的经历说明,任何以国家之力的残酷镇压,无论多么貌似强大,都无法征服人性中的良善与勇气,正义必将昭然。

续前文» 四、“能活着出去吗?”

五、“他监控我,比我还恐惧”

带着女儿流离失所

生完孩子第十天,珊珊吃饭的时候,食物嚼了一半,就从嘴里流出来了,半边脸的神经没有了。后来“709”姐妹找医生上门针灸,二十多天后才好转。

过了两个月,房东突然让她搬走。她就用电话联系找房,很快国保就去找房东,不许租房给她,她的手机被监控了。

珊珊到大街上去找租房广告,然后拿一个公用电话或别人的电话联系。终于找到了一处房。没想到,搬家第二天,房东就打来电话,告诉珊珊搬出去,又被国保发现了。被国保惊吓的房东,吓得住了院。

年轻时在北京打工,每天游走于这个大都市,珊珊记得印象特别深的,就是晚上经常抬头看:哇!这么多高楼,里面那么多房子都亮着灯,什么时候我能有这样一个家?

2016年夏天,原珊珊带女儿坐地铁去天津看守所为丈夫维权。(原珊珊提供)
2016年夏天,原珊珊带女儿坐地铁去天津看守所为丈夫维权。(作者提供)

找对象时,珊珊想过,起码找一个有房的,“但那时候直接跟人说,又觉得不好意思啊,慢慢知道,搞对象房子也不是最重要的。”

珊珊的朋友都是讲吃讲喝,买车啊,买房啊,谢燕益和他们不一样,“做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在这个国家还买什么房?!”那时丈夫的想法让珊珊很不理解,但怕问多了,又被丈夫嫌弃。

偌大的北京,如今竟没有一处房,可以让她和三个孩子暂时安顿。在搬空的房子里,珊珊整个人都被恐惧与压力装满了,她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遭遇这些?谢燕益没有做什么坏事,我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啊!

每件事都好像是压向她,她被压来压去,感到自己爬不动,挪都挪不动。

她怕国保控制自己,后来,她把女儿必需的东西都放进一个背包,然后抱着五个多月的女儿,在北京流浪了一个月,今天不知道明天会住在哪儿。

2016年8月,原珊珊流离失所,抱着女儿在北京找各种地方住。(作者提供)
2016年8月,原珊珊流离失所,抱着女儿在北京找各种地方住。(作者提供)

“姐,你干嘛对自己那麽狠啊?!”

没有生存的空间,租个房子,国保就捣乱一个,“总得让人活着啊!”珊珊的抗争完全是无奈的选择,她去报案,去信访。公安局局长接待日的时候,她去找局长,但几乎都是国保在里边等她。

确实没有地方搬,于是珊珊决定不搬。最后,她坚持住进了租房。不到半小时,国保就跟着来了,从此,又开始了24小时监控,4小时一班,一班6人。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门口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门口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除了专门的大屏幕监控,小区又针对性安装十几个摄像头。

在前排楼,国保租了两套房子,专门盯她的家,地下车库里,停着他们的无牌照车,监控人员昼夜睡在车里,楼道里的监控人员也是昼夜值守。

一个下雪天,她骑电动车送两个儿子到公交站,他们要上补课班。二儿子蹲在车前面,大儿子坐在后面,她只能用一只手把着车把,另一只手,她还要把着怀里不足一岁的女儿。

跟踪在她后面的一个小伙子对她说:“姐,你干嘛对自己那麽狠啊?!”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地下车库里的无牌照车,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地下车库里的无牌照车,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他监控我,比我还恐惧”

珊珊渐渐适应了监控,也感到了周围发生的变化。

在外吃饭的时候,有人认出了珊珊,就悄悄把帐给结了;她东北老家的人,也通过娘家人找她,“帮我们出出主意”,他们要打官司。

原来邻居恨不得多走两步或退后几步,也不愿和珊珊一起,现在他们主动和她说话,遇到不公平的事,邻居也要和她叨唠,征求她的意见。

珊珊每日的工作包括:照顾哺乳期的女儿及二个儿子的衣食住行,为监禁中的丈夫到处呼吁,同国保打交道,还要随时拍摄视频照片,上网曝光自己的生存环境。

夜里特别冷,珊珊拿手机给监控小伙拍照。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小伙子用衣服蒙住头,很害怕的样子,“别拍我,我都不知咋回事!”在楼道的一张硬椅子上,他披着军大衣,已经坐了一整夜了。

“你冷不冷呀?”她问小伙子,问他为什么不喝点热水,他说没杯子,珊珊就把自己的保温杯刷干净,灌了一杯热水给他,“后来我看他一直用那个杯子。”

小伙子问珊珊:“姐,你说我像个鬼吗?”珊珊认为他太可怜了,“他们监控我,比我还恐惧。”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有时,珊珊找不到儿子,就问监控的小伙,他们就会说,你儿子在几楼几号谁谁谁家呢;有时珊珊出门办事,他们还开车带着她去。

后来有一段时间,珊珊就感觉错位了一样,她觉得有他们跟着,自己反而特别安全。那时,她已经教会女儿喊“爸爸”了,女儿九个月了。

2016年夏天,原珊珊与“709”家属姐妹搞“维权找爸爸”活动。(作者提供)
2016年夏天,原珊珊与“709”家属姐妹搞“维权找爸爸”活动。(作者提供)

每天必须大吃大喝

突然一天,专案组的人让谢燕益洗澡,给他换上他们买的新衣服,穿戴整齐后,给他找了一面镜子。

谢燕益认不出来自己了,整个人皮包骨,像个干瘪老头,确实是太难看了。

第540天,没有任何理由,不知道什么人还交了1,000元保释金,谢燕益被取保候审。

但谢燕益没有被放回家,打扮一番后,他被带到了一个星级酒店,每天必须大吃大喝。

珊珊被允许用微信跟酒店里的谢燕益聊天。他已经不会用微信了,在别人的指点下,他才能视频聊天。她发现丈夫一开始躲着摄像头,不让看他的脸,只让珊珊拿手机给他看女儿。后来珊珊看到了,“人都脱相了”。

半个月后,被“养得像个人样了”的谢燕益进了家门。迎上来的大儿子第一句话就是:“爸咋那么瘦啊!”抱着女儿的珊珊看着丈夫,脸上洋溢着甜蜜,瘦是瘦,但活着回来了,“又能过小日子了!”

跟谢燕益进家门的,是几个便衣国保,一边寒暄,他们一边警惕打量着挂在大厅的一个牌匾:“和平民主,天下为公”。一个国保仔细地琢磨着:“这字可写得不错啊!”(待续)@*#

点阅《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全文。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9-07-12 1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