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记住家乡的月亮

文/王金丁

窗外,圆圆的月亮高挂在那棵龙眼树梢,月光洒进厅里来。(123RF)

  人气: 282
【字号】    
   标签: tags:

“爸,明天是中秋,我们准备回家去啊。”“小彬跟小惠呢?”“一起回去啊,快来,叫爷爷奶奶。”两个小脸蛋在手机里挤来挤去,还笑闹着,突然,读小学一年级的小惠占了整个视框,稚气的脸蛋嘴边多了两撇白胡须:“奶奶你看,我比奶奶还老。”老伴头靠过来,用一只眼睛瞄着我手上的手机,就已乐得笑开了嘴。

“爸,先这样,”儿子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回去看家门前那棵龙眼树上的月亮。”儿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机视讯断了,老伴眯着眼笑着,脸上的皱纹还想着两个孙子:“科技进步了,从手里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孙子。”

接近中午时,儿子的车子停在院子里,车窗才摇下来,“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小彬跟小惠抢着从车里冲了出来,跑进厅堂里。“阿雄回来了!”我向厨房里喊着,儿子跟媳妇阿芬双手提着旅行袋跟着进来。老伴赶了出来,一面往围巾上擦着手,小惠已跑过去抱着奶奶了:“呦,奶奶臭臭的。”还噘起尖尖的小嘴:“是鱼的味道。”惹得大家都笑了,老伴乐开了:“午餐有两条大大的虱目鱼,我记得惠惠喜欢吃鱼。”“不喜欢,臭臭的。”两只小手却把奶奶抱得紧紧的,媳妇笑着哄着小惠说:“奶奶疼惠惠,惠惠说话要有礼貌喔。”

儿子打开桌上的盒子说:“这是台北有名的月饼,阿芬特别买的,爸跟妈先吃一块。”老伴咬了一大口:“好吃,真的不一样,台北的月饼很贵啊。”突然,想起什么,紧张了起来:“锅里正热着呢。”嘴里还含着月饼就匆匆进了厨房。

这时,大家想起读小三的小彬,原来自己坐在椅子上玩着膝盖上的平板电脑,“小彬,玩什么啊,爷爷看看。”“玩战争的游戏,爷爷玩过吗,阵地里藏着地雷,要过好几关,谁先占领城堡,谁赢,真有趣。”我看到萤幕里一个战士举着枪,勇猛过关杀人斩将,之后默默回到自己位子上:“阿雄,来泡茶,阿芬也来喝一杯,这是今年的阿里山的春茶,爸爸特别留到现在。”儿子喝了一口,把杯子放回桌上:“好喝,阿芬不喝茶,她习惯喝咖啡,爸,我有几通公司的信先回一下。”拿起手机快速滑着,媳妇坐另一边也低头滑着手机,小惠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身旁,拿起我的手机,细声地说:“爷爷,借我玩。”我说好啊,可是只能玩十分钟,小惠小手摇着我的手臂:“二十分嘛,爷爷。”我只好点点头。

一时,厅堂里静了下,没有了以前孙子三四岁时,三代同堂嬉戏热闹的气氛。儿子还忙着手机里的事情,我独自喝着茶自语着:“真方便,已经进步到用手机就能办事的时代了。”将茶杯靠近鼻子,闻着“四季春”的香气,让心里宁静片刻:“回不去了。”还是儿子了解父亲的心思,阿雄放下手机,喝了那半杯茶,缓缓的说:“可以的,只要人心改变,环境就会跟着改变,爸爸,不必太悲观。”儿子这个想法,让我又惊又喜,我抱着希望,宁愿相信儿子的话。

“吃饭啰!”老伴从厨房里传来这句话,才打破这场宁静。

饭后,小彬在厨房壁边找到了一个皮球就往晒谷场里跑:“爸爸我们去外面玩球。”小惠追了出去,儿子跟媳妇都跟着出去,我也走到场上凑热闹,只留下老伴整理饭桌,一面往场上喊着:“太阳还热着,待会到厅堂里进来吃柚子啊。”高大的龙眼树在空中飘荡着,风从茂密的树叶中阵阵吹来。小惠抱着球抛给爸爸:“爸爸,给你。”儿子接到后,将球抛得高高的:“小彬注意了。”小彬往前跑了两步,抬起右脚的白球鞋用力踢向我:“小心爷爷。”我正看着他们高兴地玩着,那皮球已撞上了脑袋,“爷爷笨笨的!好好笑啊。”小惠已高兴地欢呼着,儿子拿着手机说:“爸,我都拍到了,一定很精彩,待会我传您手机,这里好玩,他们喜欢回来。”一旁的媳妇抱着球说“彬彬问爷爷痛不痛”时,老伴已在厅里喊着:“进来吃柚子啊。”小惠首先冲了进去,我在外面已听到她的声音:“奶奶的柚子好甜啊,妈妈快来吃。”大家都进到厅里,小彬拿起剥好的柚子大口的吃起来,汁液从嘴角流了出来,媳妇说:“也不叫爷爷奶奶吃。”儿子吃着柚子说:“真的好吃,很甜,水分多果粒又软,爸,晚上我们去吃日本料理,记得您跟妈都喜欢吃寿司。”老伴刚要说话,小惠拍着手“耶”了一声,抢着说了:“我也喜欢吃。”我向老伴说:“一家人难得聚一起,去吧,”我张望了一下:“小彬呢。”,原来他自个捧着平板,高举着手掌往上勾着:“爷爷,看我射球。”儿子向我说:“小彬正在迷篮球,他衣服上的数字,就是喜欢的球员的球衣号码。”

那晚,一家三代上了餐厅,第一道菜上的是寿司,小彬抓了个寿司一口咬了半颗,小惠用小手剥着长长的毛豆,将一个个绿豆子往嘴里送,问:“妈妈要不要吃一颗。”媳妇夹了一块花寿司放老伴盘里:“妈您也吃。”然后,拿着手机不停给大家拍照,向旁边的儿子说:“你看小彬的吃相。”儿子笑了:“传给爸爸看看。”我的手机已经在小惠手里:“爷爷您看哥哥。”我笑了出来,小彬鼻尖已沾了三颗白白的米粒。大家吃得正高兴时,儿子拿手机请餐厅服务生帮我们拍了合照,儿子笑着说:“爸,我传给您。”“哈哈,爷爷您看。”小惠还是在我的手机里吐着舌头扮鬼脸。

回到家时,月光已洒满了晒谷场,孩子玩了一天也累了,媳妇给洗好澡带着去睡了,老伴也早早休息了,儿子拍拍我的肩膀:“爸,我们好好喝杯茶。”我说:“把手机关了吧,都这么晚了。”让手机听见了,响了。儿子拿起手机,点着头:“好的主任,知道了,主任再见。”儿子无奈的表情:“爸,我们明天得回去了,公司这两天要出货,得准备装货柜。”“拿人家薪水,当然要做好工作,早点出发吧,高速公路容易塞车。”

窗外,圆圆的月亮高挂在那棵龙眼树梢,月光洒进厅里来。这次,儿子真关了手机,望着厅外,喝了口茶说:“小时候中秋晚上,大人搬了椅子,在晒谷场喝茶吃月饼,老辈的人在月光下讲古,还记得讲的是《穆桂英挂帅》、《三国志》,还讲《陈三五娘》,我们几个孩子在月光下追逐打闹,到现在还想念那样的感受,”儿子喝了口茶,看着窗外的月亮:“那种感受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我喝着茶,觉着特别有味道,珍惜的,又喝了杯里的茶,想把儿子小时候的感受也喝进去。

“爸,我们到家了,阿芬说你的手机太旧了,下次给您带一支新的回去,小彬跟小惠又在吵我了,先这样了,爸再见。”儿子匆匆挂了手机。

“阿雄啊,记住那龙眼树上的月亮。”连这句话也没让我说出口,可我有信心,儿子听到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 这棵高大的槐树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顺着箭头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还有坊号的淡蓝色云朵釉彩,看得出来,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废弃的碎片,定是父亲特意留下的记号…
  • 一生为台湾创作乐曲的郭芝苑(1921-2013)说:“我最光荣的,就是能创造出属于台湾人的民族音乐。”
  • 姐姐倔强的个性造成现在离我们那么远,想到这,就想起小时候唱的那首《离家几百里》的美国民谣,姐姐真的嫁到遥远的美国,应了母亲说的,筷子丈量的距离。
  • 1949那年,台湾音乐家吕泉生为李白的千古名诗〈将进酒〉谱曲后,那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就不断回荡在胸臆间,盼着马蹄声从远古归来,吕泉生也要销解心中的郁卒。
  • 渡轮慢慢接近基隆港时,乡愁跟着浮上心头,望着迎面缓缓而来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卖枫片糕的阿婆,阵阵海风中,似乎闻到了香甜的枫片糕味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