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4) 满庭芳-芳月大婚3

作者:云简

清 袁耀 山水楼阁图 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228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章 芳月大婚(3)

落雁阁,人头攒动,异常热闹。今夜,是新近花魁登台的日子,惹得满城公子官绅,为之侧目。

老板娘欣喜若狂,不禁感慨,要是每晚都这么多人,岂不是发大财了?!得意之间,走到楼梯中腰,道:“各位,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柳姑娘马上就出来了。”

若说今日缘何如此多人,乃是落雁阁的名声,捧红了几多姑娘,都纷纷嫁入豪门作了小妾,便有新人出,自然少不了一番捧扬。老板娘续道:“若说这柳姑娘,可是色艺双绝,一会子出来,你们可别把人吓了回去,我这老婆子可是唤不出来啊!”

台下千呼万唤,厢房心急如焚,不知这柳姑娘是何等样人物,竟能轰动京师。

小厮在桌间往来穿梭,斟茶倒水,好生忙碌。突然,那剑客抬腿挡住了一名小厮:“我的茶呢?怎还不来!”小厮道:“马上来,马上来……”说着,一溜烟儿跑去端茶。

人群喧闹之声渐低,只见楼上空台,落纱飞舞,似是有人。定睛望去,只见一曼妙人影,隐约从楼上下来。绿衫轻罗,白纱袭地,步舞轻挪,盈盈秀水,宛若春柳,款款而来。看得众人一时忘言。

小厮端上茶来,道:“大侠慢用、慢用。”晨风思品一口茶,斜眼望着台上。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概言这柳姑娘为何蒙着白纱,叫人好生失落。

老板娘亦是惊讶,径自走到柳姑娘身边,只听她附耳云云,转怒为喜。老板娘道:“柳姑娘说了,今日初登台,这头一曲,便只弹给知心人。哪位的诚意够,便请移步厢房,由姑娘亲自接待。”

语声一落,便似炸了锅,人声争宠间,柳姑娘已然回去了。

“我出一百两,如此诚意,该够了吧?”

“一百两算什么!我出二百两,老板娘,快快引我上楼去。”

老板娘还未答话,便听一人道:“五百两!”引得众人皆侧目。

“原来是张员外,您老也来了。”老板娘忙招呼上去,只见一年过古稀的老头,由家丁馋着,走上前来。刚才那话便是家丁喊的。众人一阵唏嘘,忽闻一人道:“我出五百五十两!”

“吴老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老板娘刚要迎过去,却被老头家丁拦下:“六百两!”

“六百五十两。”

“六百八十两。”

“七百两。”

“七百五十两。”

两人互不相让,人群一阵乱纷纷。

“八百两!”吴老板最后叫道。

老头气得不支,被家丁扶回家去。

众人又一阵唏嘘,心想这吴老板真是财大气粗,八百两,便在京城,也可买一栋大别苑了,若是地方,便可换良田百亩。

无人再敢叫板,吴老板迎着众人羡慕目光,缓缓起身欲行。不待,又有一人说:“我出一千两!”众人惊诧,寻声望去,只见一陌生纨绔子弟,站于桌上,扬手高声叫道。

老板娘忙赶过去,道:“诶呦,高公子,你怎么又来了?上次还没闹够么?要知道我这里,可是概不赊账,你叫得起,可是要付得起?!”

高云天道:“小爷有气,不吐不快,拿去!”说着,丢在桌上一个布袋。

老板娘打开一看,银白耀瞎了眼,脸上堆笑,道:“你们都散了散了,给高公子让路、让路……您请。”

高云天由老板娘亲自送到楼上厢房,万众瞩目,好不威风。“便此后,看谁还敢看低我高云天!”心里想得美滋滋,飘进了厢房。

****************************

是夜,高云天便被赶出落雁阁。

“大爷掏钱了,为何不让我留宿!”高云天在门口大叫道。

小厮讥讽道:“那是先前听曲儿的钱,要想进去,再拿钱来!”

“钱都给你们了,我哪里还有钱!”高云天气愤道。

小厮道:“那就对不住了,落雁阁认钱不认人!”说罢,叮嘱旁边两人看着别让他进去,自顾返回楼内。

当此之时,高云天既憋屈又愤怒:说来那钱有两处来源,一是乡下卖地得来的,一共五百两,高义薄事务繁忙,便着高云天去取,本想再添些银子,便可在京城置栋房子;高云天回来后碰到舅父,赵子豫听闻妹子家要买房,急忙援出五百两银子,算是资助。这下可好,全资助了落雁阁。

连钱也买不到面子,这京城真是薄情寡义!高云天愤愤不平。时值五月,京城夜风袭人,微有寒意,他双手拢在袖子里,垂头丧气,在街角徘徊。

旁边一个人,老早就看见他被落雁阁的小厮赶了出来,便凑上去道:“兄弟,你可是遇到难事?”

高云天见他膀大腰圆,心中有了怯意,便不答话。一阵凉风吹过,腹中饥肠辘辘,高云天不禁缩缩脖子。那人去而复返,捧来一碗豆脑,道:“晚上就冷,吃了暖暖身子吧!”

高云天白丢了钱,不敢归家,肚子饿,身上冷,却见一碗冒着热气的豆脑,不禁咂了咂嘴。

那人见他不好意思,便道:“呵,兄弟站着不方便,不如过来和我一起坐吧。”说着,拉着高云天坐到豆脑摊的空位上。高云天亦不推辞,喝了豆脑,道:“我家是高义薄府上,今日我没钱,你请我吃饭,来日到我府上,我定款待你。”

那人哈哈一笑,道:“计较这些作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吾见兄弟你从那里出来,可是遇到难事,若他们欺负人,我替你出气!”高云天听了此话,心想这是遇见了个见义勇为的汉子,但交易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什么反悔余地,便不做声了。

那人又道:“那种销金窟,只认钱不认人,兄弟有何难事,不妨跟哥哥说说。”说着,一拍肩膀。

“兄台高义,我愧不敢当,不知兄台能否借我些银子?”高云天说得支支吾吾,面色通红。

那人爽快一乐,道:“我当是什么事,拿去拿去!”说着按在桌上两锭银子。

高云天一阵欢喜,心想这可真是遇到贵人了。便一拱手道:“多谢!在下高云天,敢问大哥贵姓?”

那人道:“我姓徐,叫徐老虎,人都叫我老虎哥。”见那高云天欲言又止,便问道:“这些便够了么?你若有难事,跟大哥说!”高云天便一五一十将事情说了:“要尽快筹集千两银子,实在难啊。”

谁知那人听罢,哈哈一笑,道:“那有何难?你跟我来!”说着,便拉着他到一处僻静街角,看见一栋青瓦房子,匾额上写着“八方来财”四个大字。

“走吧!”徐老虎喝了一声,听得高云天汗毛一耸。

两人进去,只见烟雾缭绕,人山人海。这些人显然不在意有什么人进来,都纵情于桌上的黑色小盅。

“起,三六六,点大——”随着那持盅人一招呼,便有人欢呼,有人丧气。

徐老虎道:“别的地方老虎我不知道,在这儿,两个时辰,包你赚够一千两!”说着便拉着高云天到一张桌旁,徐老虎人高马大,挤出两个位子。

“哎哎——”徐老虎向他伸手。高云天不解。

“我给你那二两银子呢!”徐老虎道,高云天慌忙拿出来。

“压小。”徐老虎把银子放上,“开——一三四,点小——”高云天看见徐老虎搂过那二十只元宝,登时双眼放光。没想到那小黑盅一开一阖间,就赚了二百两银子,高云天乐得头脑昏昏。

徐老虎道:“我还有事,你在这玩儿,收够了钱就走,听见没?”

“知道知道。”高云天把银子全押成了大,目不转睛盯着。徐老虎见他着了道儿,坏笑着离开了。

“四六六,点大——”持盅人叫道。

高云天简直心花怒放,“二两变二百两,二百两变四百两,哈——这样下去,不是发大财啦!哈哈!”高云天兴致正高,迷于其中,浑然不觉。

****************************

话说郑笑笑背着慕容玉林正在林间穿梭,忽闻远处人声响起。慕容玉林好似得了救兵,欣喜异常,刚要呼救,却被笑笑点了哑穴,拎到树上面坐着。

果然,不多时,便见到树下聚集了东西两群人。

东边一群的头目道:“桦迎风,日前飞刀门伤我飞剑门弟兄,这里便是凶案现场,你有何辩解?”

玉林朝西边一群人望去,只见为首一个,一身黑色长衫,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飞刀门也有众多兄弟受伤,这笔账又如何算。”

飞剑门头目道:“如此,只有兵器上见高低了!”说着,无数小剑,嗖嗖而出,碰上飞来的无数小刀,顿时叮叮当当,一阵刀光剑影。

玉林看了眼旁边的郑笑笑,见她面色凝重,心想:这个小丫头,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现在看来,是怕了这两伙人。我也便来搅个局,好趁机开溜。算计完毕,便“嗖——”一声,从树上跳将下去。

笑笑大惊,没想到这个家伙竟跳下去找死。心下一急,也跳将下去,双刀挥舞,支开无数小刀剑。

飞剑门头目叫停,道:“桦迎风,没想到你飞刀门还请了帮手,不讲信义。咱们山水有相逢,再会!”说罢,领着飞剑门人撤退了。郑笑笑脸上一阵红白,搅了人家的局,连连道歉。

谁知桦迎风道:“郑姑娘客气了,实不相瞒,我家门主也不想挑起干戈,姑娘替我等解围,桦某多谢了。若不嫌弃,便请到府上一叙,容我等聊表谢意。”

笑笑心里惦记着大寨,便道:“多谢桦英雄,不必了,我等还有要事,告辞!”

桦迎风道:“也罢,只是姑娘刚才站在我飞刀门一边,恐路上受飞剑门拦阻。不如请门主修书一封,以保姑娘无虞。”

笑笑想了一下,道:“也好,那便有劳了。”说着,扶起地上的玉林,笑道:“小弟,既然如此,咱们就只好走一趟飞刀门了,你可要乖乖的,不要给人家添麻烦。”玉林被笑笑扶着,还以为她弃恶从善,没想到她手上劲力,便将他骨头都要捏折,玉林大惊,只得频频点头。(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