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6) 满庭芳-芳月大婚5

作者:云简

清 袁耀 山水楼阁图 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217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章 芳月大婚(5)

“哎呦,高公子,你又来了,哎呦……”小厮被徐老虎的打手一脚踢翻。

“说,哪个是你相好?”徐老虎狠道。“柳柳柳,星儿,诶哟——”高云天又被撂到楼梯上。

“带路!”徐老虎道。高云天只得慢慢爬上楼梯,谁知好容易爬到头,只见一只鞋子飞将过来,随即传来老板娘尖利声音:“好大的胆子,敢在老娘地盘上动土,不想活了是怎地!”果然,楼梯口转出来了个的中年老妇,浓妆艳抹,妖媚刻薄。

那老板娘见了是徐老虎,脸上也卸了戾气,转了笑脸贴上去,道:“哎呦,我当是谁?怎么,老虎哥儿今儿这么有兴致,到我这落雁阁来,哎呦,你别欺人太甚,喂,喂,你找谁?你给老娘站住……”徐老虎才不理这老妖精,一脚踹开三楼最大一间房门,只见一个白衣背影,对窗弹琴。

“不请自入,是为擅闯,你真没有礼貌。”柳星儿并不转头,轻抬右手,便有绿色轻纱奉命而来,转身间,已然罩身。徐老虎眼见柳星儿,不禁呆住,竟忘记自己是来要钱的。

高云天见状,忙道:“就是她,大哥,你要钱就找她!”柳星儿笑了,道:“高公子为听一曲,不惜一掷千金,如何又要反悔?”

“嗯?”徐老虎瞪他一眼:“哼!”

高云天忙道:“一支曲一千两,不是抢么?要说一千两银子,买了你,天天弹曲,都够了。”

“嗯?”柳星儿斜眼瞥他,眉目微怒。

徐老虎听他所言也是,自己又垂涎美貌,道:“好!大爷今日就拉你回去顶债!说着,便上来拉扯。”

柳星儿眼神一凛,却见一柄利剑“嗖——”立在两人中间地板上,屹立不倒,冷光凛凛,屏退恶徒。徐老虎心中打了个冷战,额沁冷汗。只听身后一人道:“你真的是很没有礼貌!”说着,转进来一个少侠,卧蚕眉,清秀脸,背上一柄空剑鞘。只见他伸手一扬,那剑在空中绕了个圈,牢牢插回剑鞘内。

徐老虎见状不好,扭头便走,却听柳星儿道:“慢!”

“何事?”徐老虎此刻也逞强不得了。

柳星儿道:“高公子与我也是有缘,便请你容他筹钱;再者,高公子,吾已替你求情,你我交易、缘分已尽,莫再相扰!”

“行。”徐老虎说完,径自下楼去,却发现自己带来的打手横七竖八倒在大厅,周围围了一帮落雁阁的姑娘在窃窃私语,登时又羞又恼。无奈,只得央求了老板娘将这些手下送回去。

高云天连滚带爬溜出落雁阁,奔回家去了。

柳星儿微一欠身,道:“多谢少侠,敢问高姓大名?”晨风思不解道:“你不认识我么?”

柳星儿侧过脸去,道:“从未谋面。”晨风思道:“我叫晨风思。你长得很像一个人,打扰了,告辞!”说罢,阖门出去。窗外又响起了吹吹打打的热闹声音,柳星儿走将过去,果然又见一顶红轿子,和着喜乐,扬长而去。

****************************

月上柳梢,夜。高义薄府外,只听丫鬟道:“哎呀,少爷,你怎一个人摸黑站着,也不打门。”说着便将高云天拉到院子里。高义薄与高夫人正担心儿子一夜未归,不会是遇到什么不测,忽闻丫鬟声音,齐齐奔到院里。

“我的儿,你可回来了,没事吧?受伤没?”高夫人急道。高云天一语不发,只低着头,眼神迷离。

知子莫若母,高夫人见状,便道:“难道是钱丢了?唉,不碍事,只要你无事就好。吾儿可别自责,都怪你爹,非让你去。”说着,抹了抹眼角。

高义薄道:“还不知怎样一回事,你就胡乱猜测,云天,到底是怎样?”

高云天听到父亲问他,惊得身子直抖。

高母见状,忙道:“你还问什么!看把儿子吓的。”说着,去擦高云天的额头。“这么烫,丫头,快请大夫!”“是!”丫鬟慌忙奔出门去。

高母搀着儿子回房,高义薄叹了口气。大夫诊过脉,只说是惊了风,心神疲弱,开了服安神药。高义薄坐在房中,高母给儿子喂药。高云天尽数吐出,从床上翻下身来,磕头不止,道:“娘救我,娘救我……”

两人皆惊,高义薄忙将儿子拎起,谁知高云天像受了惊,躲到母亲背后。

“哎呀,老爷,都是你太严厉,从小便将云天吓着了。你就坐那别动弹啦!”高母道。高义薄叹了口气,又坐回原地。高母安慰些许,高云天才把事情照实说了。高义薄听罢,勃然大怒,又要上前来打,却被高母拦住,道:“还要打?儿子这样,都是被你吓的!你快出去!”

高义薄无奈,握得拳头直响,甩手出门。

高母安慰道:“不是什么大事!娘给你想办法。但是,以后不准如此了。儿啊,你要争气啊,不要再被你爹看不起!”

“是,呜呜,我知道了,娘,呜呜……”高云天哭道。高母将高云天哄着睡着了,便来找高义薄。

“真是慈母多败儿!”高义薄忿忿道。高母道:“已是如此,又有什么办法!若不是你总打击儿子,云天又怎会这么没有志气?!”

高义薄道:“哼,连这么点打击都承受不住,还能有什么出息?!”高母道:“莫要讨论儿子了,还是想想这钱该怎样筹吧!”

高义薄叹了口气,道:“我先支了下月饷银,有一百两。”高母叹了口气,道:“你收着吧,朝堂还有应酬。我去求求大哥。”高义薄本就被赵家瞧不起,更不可能低头伸手要钱,立时失口拒绝:“不行!”

“为何?”高母道。高义薄道:“赵家大哥已经给了五百两,前帐未清,怎能再借。我去问问同僚罢了。”

高母本想阻止,但想他的固执脾气,便没出口,只道:“也只能这样了。唉。”

****************************

刑部总部孙严芳府上,严佳人气鼓鼓地回来,便往堂上一坐。

孙严芳忙斟了茶送上,道:“娘子如何?老丈人还是守财奴吧。”

严佳人道:“他便是铁公鸡,也叫我拔下一根毛来!”说着,从怀里拿出银票,面色得意。孙严芳接了过去,瞥了一眼,随手丢在一边儿,翘起二郎腿,自顾自喝着茶水。见其显然是瞧不上这点儿钱,严佳人心中好不别扭,遂拿了揣在兜里,道:“你可是有甚收获?”

孙严芳一伸手,便探出张一万两的银票,看得严佳人心花怒放。孙严芳道:“我便是看在老丈人,才娶你过门。”严佳人忙笑道:“那是,我也是见你有些潜力,才嫁给你。”

孙严芳道:“你也须提醒老丈人,不要这么老古板。”严佳人听他有了些钱,便放肆起来,便道:“哼,那是我嫁进你孙家,才有你的今天,你也休张狂!”

孙严芳听她心中有怨气,便赔笑道:“哎呀,娘子又生气了,我不是说笑呢!我哪管得了你们父女!”

严佳人更是得意道:“那是,好歹吾父也是堂堂侍郎,哪里是你个小捕头过问的起?”

孙严芳面色如铁,隐忍不语,独自喝茶,听她在那里唠唠叨叨,不过是些不入耳的难听话。忽门外有人通报:“夫人,有位赵夫人来找您。”

“赵夫人?”严佳人心下思量,并不认得位赵夫人,不知是谁,便道:“请她稍等,我随后便来。”孙严芳正高兴有人解围,便道:“夫人,你有客,我出去了办差了。”严佳人正想吩咐他注意防暑,谁知他如此冷淡,心一下凉了,道:“你去吧,别热死了。”

“哼,死不了,还得回来回来烦你!”孙严芳说,严佳人噗嗤一笑。

****************************

孙严芳离开,严佳人便去会赵夫人:“哎呦,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姐姐,这么多年不见,姐姐可好?我日前繁忙,听姐姐来京城了,一直没得空,姐姐可得原谅我这个小妹子!”严佳人分外热情。

高母道:“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呵呵,我还怕你忘记我这个老太婆了。”

严佳人道:“看姐姐说的,怎会?噢,便是如此,姐姐才称自己为赵夫人,怕是我这个没良心的小妹子不知道。我记得,姐夫贵姓高吧?”

高母脸上一红,道:“是的,诶,侄儿呢?”

严佳人道:“去私塾了,先生可是严厉得狠,打得我都心疼。”高母颇有感慨,道:“教不严师之惰,如此,侄儿便是大有前途。”

严佳人道:“炎儿还小,那比得起高侄儿,不知哪里高就?”

高母道:“唉,莫谈我这不争气的儿子。妹妹不是外人,其实,姐姐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

严加人关切道:“何事?姐姐快说。”高母便将借钱一事说了。

严佳人听罢,想着这位姐姐曾经对自己的好,怕是孙严芳也比不上,又是吏部侍郎的女儿,日后恐有相求,便道:“小事一桩,我这正巧有一千两,姐姐先拿去用。”说着,从兜里取出那张银票。高母也没想到这个小妹妹如此有情有义,激动得眼圈发红。

严佳人忙安慰她道:“姐姐久在外地,不知这京城险恶,谁没有难过时候,想我小时候,母亲早亡,还是姐姐陪我,佳人可是惦记姐姐呢。日后有何事,佳人义不容辞!”

高母好生感动,不禁清泪连连。(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