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周梁淑怡:西环干预中环 两制走样变形

周梁淑怡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反逃犯条例”一事上需要表态,因此乃“大事大非”之事。(宋祥龙/大纪元)
人气: 9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对于发信促现任主席张宇人辞任行政会议成员一职,参与联署的香港自由党四名荣誉主席之一、前行政会议成员周梁淑怡,8日接受本报专访,提及事情前因后果。她并称,习说香港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但现今却是西环(中联办)干预中环(香港政府),令两制变形。

现年74岁的周梁淑怡,自1981年起,历任立法局议员、临时立法会议员、立法会议员,是香港有史以来担任香港立法机关时间最长的议员。她也是两届行政会议成员,曾服务过董建华、曾荫权首两届特首。她现为全国政协委员。

她和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意见一致,认为反《逃犯条例》修订一事,乃“大事大非”之事。最初自由党错判形势,没想到反对声音比之前大很多。尤其是自由党有很多商界成员也表达了忧虑,原因在于中港两地司法制度差异甚大,“他们对于大陆的司法制度,一方面是不了解,也有一方面很了解的,他没有信心。”

6月9日前两周,包括田北俊和自由党党魁钟国斌都先后表达对修例忧虑。故当6月9日百万游行人士站出来,政府仍要如期二读,自由党更在游行完毕后,短短一小时内就发声明力挺政府,周梁淑怡形容当时的反应是“弹起”,“完全是好像不理这么多人表达的意见。”

大是大非问题站港人边

她指,创党26年的自由党,虽然是建制派,但一向的原则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是站在香港人这边。”以前党内针对争议性大的事情,一定要咨询党友、党团,或者非议员的领导,有很深入的讨论。比如2003年处理23条也是这样。但今次主席就没有咨询其他党团成员,而党魁不同意也没有签名,这封代表自由党的信件就这样发出去了。所以经几个荣誉主席商量后,他们决定8日发出联署信。

虽然张宇人早前解释,是因为行会身份一定要支持政府。周梁淑怡则称,以往她身兼行会成员时,即使党反对,她个人要支持政府政策时,会选择以个人身份;但也有试过她以行会成员身份,反对政府政策时,马上被特首拉去训示一顿。“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既然出现这个矛盾的角色时,那你要辞一个。我们从党的角度而言,我们当然希望他辞行会,不要离开党。”

社会大撕裂 特首官员需负责

反送中运动至今延烧一个月,市民抗争已转向遍地开花,同时有五人因不满政府态度而自杀。周梁淑怡坦言也很心痛,“为什么政府、特首对于这些事情视若无睹呢?我觉得每个人都会心痛的,真是很难明。”另外周梁淑怡指,已故丈夫曾是辅警,故一向大家都撑警察,但今次政府不作为,警察夹在中间成为众矢之的,警队形象受损,也令人心痛。

如何解决社会大撕裂,她认为首要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连前警务处处长李明逵日前也表示同意此做法。至于林郑月娥是否要下台,她相信,下台与否已非林郑个人所能决定,而是中央决定。但此事引起的风波,林郑要负责,具体官员也要负责,“作为问责的政府,其实是应该有人负责的。谁负责那个正式的政策的推行,或者他的执行,那方面就要负责。可能你司长就要负责,局长就要负责。”

2019年也是香港主权移交22年。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强调,香港要坚持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但对于一国两制实施状况,周梁淑怡坦言,近年感觉“事实上有些变形”。

应界定“西环”权限

其中一大问题在于中环、西环之争,“因为中央的驻港机构过于关心香港了,很多的事他们都参与了,变相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是只有一个政府,可能产生两个权力中心呢。”

她指,九七之前,中央也说明了不要干扰香港的内政,当时她服务的首两届特首都有指引,“你们做政协的不可以讨论香港事务”。但从2012年梁振英上台后,情况生变,尤其是最近逃犯条例事件上,中联办、港澳办都先后发声撑修例,“政协、人大都要去开会了”。

周梁淑怡强调,未来香港管治,需要对中共驻港机构职权清楚界定,“港澳办、中联办,他们的职权要界定得清晰一点。你一旦模糊就变成一些人很难做事。”

她还说,今次事件对商界的伤害很大,对香港的经济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香港有很多外国投资,希望香港尽量不要变,让一国两制、法治为香港做保障,有好的营商环境,而邓小平的原意也是保持一国两制50年不变。“如果你保证不了这件事,那么香港越来越成为中国另一个城市,与其它中国城市无分别时,那么对国家来说有何益处?要香港何用?所以这个一国两制对于各方面来说都是很重要,一定要保卫的。”◇#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7-09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