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709四周年 维权律师斥中共恶法

曾遭中共多次关押、饱受酷刑折磨的维权律师刘士辉,2017年7月9日于洛杉矶中领馆前发表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演说。(徐绣惠/大纪元)
人气: 6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姜琳达、徐绣惠洛杉矶报导)2015年7月9日,中共在二十多个省、市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至少三百多人遭受牵连。遭到“709大抓捕”的律师们有些曾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为农民作土地申诉,或者为基督徒辩护等等;就这样他们成了中共的眼中钉,被以“莫须有”罪名吊销律师执照、判刑,甚至家属都遭连坐。

曾遭中共三次非法拘捕,期间遭虐打、身心被摧残的人权律师刘士辉表示,四年了,中国的人权、法治环境不但没有任何改善,反而更加恶化。他说:“709以后抓人也没有停止,王全璋还在服刑,高智晟‘被失踪’两年了,他们都在黑牢里。”

“中国根本没有好的法律”

许多人认为中国有很完善的法律,只是不执行,但刘士辉表示:“这是完全错误的说法。”中国根本没有好的法律,只有许多“恶法”,而根本的问题就在宪法上。

他认为中共的宪法说“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这就是违反了宪法精神。宪法应该保障人民权利,需有横向与纵向的分权,如西方宪法就有三权分立/地方政府制衡。但中国只有“一党专政”,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根本代表不了人民。

刘士辉表示,许多律师遭到报复性的绑架,“李和平被扔到北京郊外,江天勇被绑到地下车库,中共国保绑架维权律师,根本不算什么。”中共还严格监控、禁止人权律师出境,如“709”谢阳案的原代理律师陈建刚,中共仅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就迫使他无法来到美国。

中共恶法层出不穷 给律师造成种种捆绑

2010年12月10日,人在广州的刘士辉遭中共国保绑架,在鳌头镇的荒郊野外,被抢走手机电池。他回忆当时是晚上十点多,他借着星光走了一两个小时左右,才找到公共电话亭,打了不用付费的紧急电话找警察援助。

刘士辉表示,一开始乡下地方的警察还觉得不可思议,当得知是“国保”的行动后,就没再追问,草草将他送到一个草房子里过夜,隔天让他联系朋友接走。

刘士辉表示,在中国从事维权案件的律师,必须面临中共赤裸裸的恐吓,据他所知,目前国内被注销,以各种形式剥夺“职业权力”的律师就有四、五十人。

他说,中共会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让律师不能工作,无故解聘,维权律师在中国动辄得咎,而且中共的“恶法”层出不穷,给律师造成种种捆绑。

中共刑法第三百条是恶法

刘士辉说:“刑法三百条,就是典型的恶法,这条法令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他说,中共有许多对付“良心犯”的条款;中国根本没有完善、健全的法律环境。

中共刑法第三百条写道“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行为)”。但何谓“邪教组织”呢?由于这个主题词(即定义)有明显语病和法律概念不清的问题,结果衍生出一系列的冤假错案。

刘士辉又举例,中共所谓的“自治区”也是笑话,新疆维吾尔族的集中营,香港近日“反送中条例”的抗争,都很能说明问题。他表示,“送中条例”可怕之处在于,任何一个香港人、甚至经过香港的人,都可能成为被中共遣返的对象。

也就是,“中共恶法这么多,总有一款适合你,不用你犯罪啊,它直接送一个罪名给你。”

在黑暗法律环境中寻找光明正义

尽管中共“恶法”丛生,但刘士辉引用了诗人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他认为中国的维权律师就是在黑暗的法律环境中寻找光明正义,“我们不是暴力分子,我们只是希望去维护人权,去保护被中共迫害的每一个无辜者。”

移居美国的刘士辉表示自己不大可能再从事法律相关的工作。他说:“美、中的法律很不一样。但我还算幸运的,很多人想要出来,还出不来,至少我还可以劳动谋生。继续自由传播讯息。”

女权无疆界组织创始人向律师致敬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女权无疆界组织创始人兼主席瑞洁‧利特琼(Reggie Littlejohn)曾为营救陈光诚律师奔走呼吁,她说:“我内心向中国的人权律师致敬。他们才是真正走在前沿,在中国建立人权的一群人。”

利特琼致力为受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迫害的妇女发声,她认为中共一直宣称要建立法治社会,然而当一位律师为了正义站出来,为那些遭受了(政府)迫害、非法虐待的人辩护时,却反而被拘留或被迫被取消律师资格,就连家人也最终受到迫害,这不是真正重视法治的政府该有的行为。

利特琼说:“很讽刺的,当这些人权律师试图维护中国的法律,却被安上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江天勇出狱仍遭监视与软禁

因709大抓捕遭中共宣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江天勇律师出狱后仍遭监视与软禁,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女士表示,这四年非常艰苦,许多709律师的家属都在焦虑与煎熬中,她说:“如李文足,经过这么长时间,才第一次见到丈夫王全璋,而王全璋的身心都出现很大变化,已不是原来的样子,只是证明他还活着。”

图为2017年,709律师的家属金变玲(江天勇律师妻子,左)、汪艳芳(唐荆陵律师妻子,中)、陈桂秋(谢阳律师妻子,右)于洛杉矶参与纪念六四活动,呼吁国际重视中国法制、人权议题。(徐绣惠/大纪元)

金变玲认为,尽管709律师遭受到残酷的身心迫害,包括被关进监狱,失去律师执照和生活来源,甚至流亡海外,但“不管怎么压制,还是有很多人权律师站出来。尽管受影响,但是我们还是要继续做,尽管能做的很少。”

目前江天勇的双脚浮肿、不能坐,就算要到县里、市里都得经国保与上级报备,生活受限。江天勇曾在谢阳律师的陪同下去医院,但检查不出任何病因,因为同行还有十几位国保,金变玲认为国保对医院施加了压力,导致无法检测出江天勇的症状,目前正努力说服江天勇赴北京检查。

金变玲说:“江天勇出来以后,也是有朋友去探视他,但面对很大压力,还有探视者遭当地派出所人员喷辣椒水,被公安局带去做笔录,花很长时间才能离开。”

金变玲呼吁:“中共应该还江天勇就医权、旅行权。江天勇出狱四个月了,大家都可以看到他的腿呈现黑死的颜色,这是受到酷刑的证据,想掩盖也掩盖不了。”

江天勇妻感谢外界的关注

尽管对中国法制很失望,但金变玲表示自己会继续抗争,她很感谢外界对709律师的关注,也希望国际间能有更多人关注中国人权,因为像她这样漂流在海外的异议人士,很害怕、担心中国亲人的安全。金变玲说:“我们不希望亲人成为牺牲品,希望与亲人团聚。”

金变玲认为近日在湖北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发生上万人游行示威,抗议当地政府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事件,说明中共绝对长久不了,她说:“累积一定的民愤,如果只靠武力镇压,中共绝对长久不了。”她认为执政者应该多为民众考虑,不要再制造这么多的民愤。◇ #

责任编辑:李欣

评论
2019-07-09 10: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