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寒风中的坚持

作者:青松

这身影将是友情的影子,更是一种让人敬佩的坚持。(shutterstock)

  人气: 156
【字号】    
   标签: tags: ,

去欧洲出差,最后一天,当地的朋友请导游带我们游览。

头一天还是夏天的感觉,可以穿短袖。等我们出游的时候,突然降温,早上还好,但越来越冷。朋友穿了条白色的裙子,完全是夏天的装束。她虽然带了件长袖外套,但明显不够御寒。

我们在大堂集合等导游,朋友感慨说今天特别冷。我问她要不要回家加件衣服,她看了眼时间,说来不及,不回去了。她告诉我,这里的天气多变,一会儿也许会出太阳,晒着太阳能好很多。

我们走在街头,听导游讲解当地的历史和风土人情。冷风吹过,我裹紧围巾,把手装到风衣的兜里。看看朋友,穿着薄薄的白裙子,外套连口袋也没有,我真替她发抖。但她表现得很从容,既没有刻意往阳光下站,也没有刻意避开风口。

要说起来,其实我们有导游陪同就够了,朋友低估了今天的温度而穿衣太少,完全可以回家。但她坚持说没关系,全程陪同我们。可能对她而言,我们是远道而来,自己不能因为衣服太薄就提前回家。

行程结束后,和导游、朋友告别,回到酒店。一天的学习,懂得了很多在书上学不到的知识。回想那些点滴,总还有朋友在寒风中穿着白裙子的身影。我想,这身影将会一直伴着那段记忆,是友情的影子,更是一种让人敬佩的坚持。@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夜深了,北京城却没有宁静。郭为民往天安门方向走,走到虎坊桥时,已是凌晨5点了,街头上到处都有便衣、联防的在巡逻,查问路人……彻夜未眠的他到了天安门后,在那里待了一整天,炎炎烈日下,气温高达41摄氏度,人都被晒晕了,这一天是1999年的7月21日。 之前一天,7月20日,家住北京市的郭为民从早到晚经历和目睹了一辈子都难忘的一天。
  • 两张关于三峡大坝的谷歌卫星图片引起了许多网民的关注和参与讨论,可见大家对三峡大坝的工程质量问题、对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十分关心。网友是遵循了黄万里先生的生前的遗愿,帮黄万里先生看着三峡大坝,也是帮中国百姓看着三峡大坝。有位网友谈到了两个重要问题,一是三峡大坝基础位移,一是三峡大坝渗漏问题。
  • 中共自1999年7月以来对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的法轮功修炼者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迫害,采用绑架、骚扰、抓捕、关押、劳教、折磨、庭审、判刑等方式,将他们迫害致残、致疯、致死。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可与诗歌同提并论的则为李白之剑术及侠义之气。他曾说自己“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干:干谒,请见意)。刘全白在《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中说李白“少任侠,不事产业,名闻京师”。魏颢在《李翰林集序》说他“少任侠,手刃数人”。
  • 本身是三胞胎的一员,长大后再自然产生下三胞胎,概率只有600万分之一,却在一名住在挪威奥斯陆的女子身上发生了。虽然怀胎过程很辛苦更充满挑战,但她和另一半靠着坚定的信念和勇气,终于平安让三个宝宝健康来到人世。
  • 很多父母都会担心:自己的孩子心地太善良,长大后会吃亏。我就不这么想,家长完全没必要担心孩子长大后吃不吃亏这件事,我们要担心的是,他们能否勇敢地去面对伤害。
  • 写得之所以豪放飘逸,迷离扑朔,这特别符合离去的人和送别者的身份。如果没有一些神奇的夸张、想像,怎么能显现这位友人的超凡脱俗的神异之处呢!
  • 离别,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悲伤的,壮年时离别,是一种沉痛的割舍;暮年时离别,是一份对逝者的自伤;然而,离别发生在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却可能于殷殷相送中,寄托了更多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祝福。
  • 十七年来,周向阳、李珊珊多次身陷囹圄。为了营救彼此,夫妇二人以及为了营救他们的父母共同谱写了一曲曲感人壮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