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华:香港——我的吊诡人生与家世

刘细良指,若当局再镇压,香港的民主运动将变成以与中共对抗为目标,变成全球抗共前线。(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5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1日讯】 我虽然没有宗教信仰,然而一生命运转折中的各种离奇现象,让我不得不怀疑,冥冥之中还是有“无形之神”在操控这个世界和我的命运。我的回忆录《我的杂种人生》的出版,似乎也因应了这点。

在一位美国台侨朋友鼓励下,二0一四年秋天,我开始写我的回忆录,原订一年写好迎接二0一六年总统选举,然而多种原因一拖再拖,到去年八十岁时还拿不出来,今年春天才发狠赶出来。此时,却是正好香港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的开展。

一九五五年我十七岁,从印尼雅加达搭轮船回中国时,停在维多利亚港,再搭接驳船于尖沙咀登陆,上了当时九广铁路起点的尖沙咀火车站经罗湖到中国深圳。在船上匆匆朝中环拍了张照做为纪念。从来也没有想过,我在二十一年后会移居香港,也做了二十一年的香港人。在九七前夕更成为英国海外属土公民,向英女皇宣誓效忠。

然而,我与香港的渊源岂止于此。一九七六年我从上海移居香港,因离开印尼时都保证永不再回去,所以都滞留在香港,成为香港人。当时已从印尼移居香港的妈妈才告诉我,她的祖父是清末湖广总督瑞澂,也就是武昌起义时的“鞑虏”,是正黄旗。由于这是屈辱的名字及其他政治因素,在印尼时她没告诉我。历尽劫难,我已看化人生,对何族何群兴趣不大,只要能做自由人即可。

来台湾后,与当时担任文建会副主委的吴锦发闲聊中曾提及此事。岂料到了辛亥百年时,中国出版的书籍说,瑞澂的祖父是最早割让香港签订穿鼻草约(南京条约前身)的琦善,尔后又看到琦善是蒙古族,姓“博尔济吉特氏”,我花了好几个月才记住这个姓氏。到我外祖父那一辈才由皇帝赐姓“国”。

香港党报常骂我“卖国”,真的所言不虚,而且还是卖国杂种,因为是汉蒙满杂种,搞不好还有其他外国敌对势力血统。

然而,琦善出卖香港,英国人把香港建成东方之珠,应是卖国有功,要不然邓小平怎么说中国也要建设几个香港?九七后,被中国殖民的香港被共产党糟蹋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底谁爱谁卖?邓小平在抢夺香港时发出豪言壮语:“外国人能做到的事,中国人也能做到;外国人做不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前半句打问号,因为可能是中国人能买到、偷到或抢到之误,但后半句的确做到了。

上天让我成为香港人,上天让我参与香港的民主运动,真是不知不觉中继承祖先的传统。本来我回到台湾,决心与台湾共存亡,如果香港局势恶化下去,面对黑警,香港也可能成为我的受难场所,我的这本书也就是临终遗言。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01 3: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