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中共喉舌为何不敢提“流氓政权”?

中共政权对内欺压人民,对外横行霸道。广西柳州市城中区牛车坪村多年来发生暴力强拆事件,村民誓死保卫家园。(受访者提供)

人气: 1704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8月8日,香港《大公报》发表了一篇报导,谈及外国势力干预,并公布了美国驻港澳总领事朱莉‧艾德(Julie Eadeh)8月6日和黄之锋等几名香港学运代表会面的照片。据称,照片由“爱国网民”提供。该文还披露了朱莉‧艾德的学业、职场履历及其丈夫和孩子的详细个人信息,包括孩子的姓名。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尔塔格斯对《大公报》此举予以严厉的批评,她指出:“让一名美国外交官的私人信息,她的照片,她的孩子们的姓名这些信息都公开,这并非官方抗议的行为,这属于流氓政权的行径,负责任的国家是不会这么做的。”

奥尔塔格斯又在推特上发言说:“中共官方媒体关于我们(美国)在香港外交官的报导已经从不负责任发展到危险的程度。这必须停止。”

8月9日,中共喉舌《环时》发表了反驳美方的时评。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此文未具名的作者将形容中共的“流氓政权”(thuggish regime)改为“野蛮政权”,同时以“政治流氓”、“流氓外交”、“流氓团伙”等语汇抨击美国,甚至提及香港抗议中的“流氓示威者”。可见,中共十分在意“流氓”一词,深明它的恶劣内涵。但是,它并没有提供理论和事实证据,来证明自己不是别人所指的“流氓政权”,而是反过来指责对方。这正如该文标题所言——“倒打一耙”。

《大公报》的报导与喉舌之辩

美国驻港外交官朱莉‧艾德与黄之锋等人的会面地点,是在某个酒店的大厅,并非闭门密会。假如中共所称“黑手”论属实,那么美国官员为何不安排一场秘密的会谈,何必选在大庭广众之下见面呢?

8月7日,黄之锋在其脸书上对此事提供了个人看法。他说,与朱莉‧艾德见面是为了讨论《香港人权民主法》的立法进程,也促请美国停止向香港警察出口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另外,朱莉‧艾德当天早些时候先与建制派及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会过面。黄之锋还说,他曾经到访美国华府,直接和美国议员有过交流,“对比之下,现在于香港与驻港领事交流,根本没有什么特别。”

《大公报》是香港“四大左报”之一,等同中共政策的传声筒,在“反送中”期间,该报连续发出批评示威者搞“暴动”和“暴乱”的文章,有失客观公正的原则。

美国批评《大公报》所为,是因为它故意泄露官员的隐私详情,尤其是孩子的姓名。这一点无疑违背了新闻操守,而且这些信息与攻击“外国势力”并不相干,明显是另有他意。若无中共撑腰,报社编辑和记者根本不敢如此越界和出格。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做?《环时》社评透露“此地无银”之意:“我们仔细看了香港媒体的那篇报导,……文章毫无对她本人和其家庭成员进行威胁的意味。”

中共是名副其实的“流氓政权”

“流氓”,指经常生事,不讲道理,并常以威吓等手段取得利益者,现专指对社会有害之人。据此对照,中共政权与“流氓”的特性十分相符。虽然用“流氓”来形容它,分量还嫌太轻,不过已足以照出其本质。

1871年5月,巴黎公社在失败前焚毁了巴黎的主要建筑,大量精美的文化胜迹被烧成一片焦黑。当时的美国驻法国大使伊莱休‧沃什伯恩在日记里写道:“公社社员是一帮‘强盗、杀手和暴徒’,我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写出我的憎恶⋯⋯他们威胁要毁灭巴黎,把所有人在投降之前烧死在废墟中。”

中共建党,正是参照了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的模式,也就是走了“流氓无产者”的暴力道路。2017年10月5日,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在一篇文章里歌颂巴黎公社,称“中共选择巴黎公社作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一块重要阵地”,因为它“是国际共产主义的象征”云云。

2016年12月20日,新华社旗下的“新华网络电视”发布了一则“秒评”视频,题为“今天的中国外交为啥要有点‘流氓’精神?”视频声称:“在世界上能耍流氓的国家都得有实力。”“国家对外‘耍流氓’,说明在维护国家利益,而维护国家利益的政府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好政府。”

从中共起家阶段的“痞子”暴动,到建政之后疯狂的政治运动、武力镇压、人权迫害,再到今天的全球渗透、大外宣和战狼外交,世人有目共睹:流氓之风贯穿在中共七十余年的言行中——我是流氓我怕谁?

1871年5月,巴黎公社纵火焚烧后,法国王宫杜伊勒里宫只余下框架。(公有领域)

“流氓政权”祸国殃民

中共给中国带来了灾难性后果:最严重的环境污染,最腐败的贪官大军,最惊人的文化浩劫,最悬殊的贫富差距,最惨烈的饥荒,最悲哀的难民,最恐怖的迫害罪行,最严密的网络监控,最不公的法律制度,最危险的食品和药品……乱象丛生,民怨沸腾。中共祸国殃民,却还不忘自诩“光荣伟大”,高喊“为人民服务”、“依法治国”,天下还有比它更“流氓”的吗?下面仅以几个近期事例加以说明。

四天前,8月6日,李金星律师的吊证听证会在山东律师协会举行。当局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力在会场内外“维稳”,禁止近百名声援的民众入场旁听。当晚,当局向李金星送去了吊销其律师证的决定书。

李金星律师近年参与了多起刑事冤案的平反工作,包括聂树斌案、郭飞雄案、念斌投毒案等。他也曾为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罪辩护。据悉,他被处罚的主要理由是在微博上发表“不当言论”,“利用网络、媒体挑动对党和政府的不满”等。

8月5日,北京人权律师张磊应黄琦母亲蒲文清之邀,到四川成都温江区与她见面,但是却被十多名警察强行带到涌泉派出所,并被警告不许为黄琦案辩护。事后黄妈妈说,“上边说了,律师只要带律师证、身份证就可以和我会面;但实际律师来了,他们就阻止。”

黄琦是“六四天网”创办人、中国知名人权活动人士,他于7月29日被中共法院判处12年重刑。据媒体报导,这半年多来,86岁的蒲文清在家里被人24小时值班看管,楼外还有几道看守,电话也被控制。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包括进厕所。蒲文清为儿申冤,向中央及省市各级法院邮寄了上诉状,都如石沉大海。多位为黄琦辩护的律师先后被当局吊销律师执照。

2019年6月24日,四川法轮功学员梁文德被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64岁。梁文德原是泸州市工商局干部,她于1997年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秉公执法、不贪不占。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梁文德坚持信仰,合理上访和讲真相,却被非法开除公职,经济损失达几十万元,家人受株连。她多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判刑,总共被囚禁长达12年。在2016年的庭审中,梁文德的辩护律师正告法官:这是非法审判,冲破法律底线,必将受到审判。

“流氓政权”横行霸道

近年来,中共通过金元外交和政治施压,在国际上屡屡做出蛮横无理之举,包括扩张渗透、输出暴力、排斥和打压台湾、干涉他国内政等等。

2019年7月18日,在美国国务院举办的第二届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中共官员甚至怂恿其它国家不要参加此次会议,他向那些克服阻力出席的代表致谢。

今年4月1日,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中共用威胁他国的方式来对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审查。声明提到,在3月份,中共曾向多个驻日内瓦的外交使团致函施压,要求他们不要出席3月13日由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国主办的新疆人权问题讨论会。

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外交人员向“人权观察”证实,中共外交官曾亲自上门,警告他们不要与会。多国外交官也表示,中共多次发出威胁,要他们在3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式审查中共的人权记录时,替中共背书。一名外交官告诉法新社,中共代表团“试图掌控一切”。

2018年,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发表题为《重新思考安全问题–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的报告,其中剖析了中共的统战策略,表示“来自中国(中共)的干扰威胁了世界民主制度”。报告的结语提到:“中国(中共)经常指责美国和其它国家干涉内政,并以不干涉他国内政作为其外交政策的重要原则”,而实际上中共的“统战工作总是违背这一理念”。

自2007年以来,中共驻外使领馆不遗余力地干扰和阻挠神韵艺术团在海外的演出,其手段包括诋毁神韵演出,向当地剧院施压、迫使其撕毁与神韵签订的演出合约,写信给演出城市的议员、要求其不要观看神韵,雇用流氓捣乱等等。这些事件发生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丹麦、泰国、韩国等地,相关政要、剧院和演出主办方等人员揭露了中共的行径,并在媒体上将其曝光。

此外,中共封杀和平表达异议的港台艺人,还动员人马“翻墙”到境外施展网络暴力。一些外国公司或团体曾因发表或引用了一句中共不喜欢的话而被逼删贴、道歉。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结语

综上所述,中共的“流氓”性体现为司法流氓、人权流氓,这个政权对大陆实行恐怖统治,在香港破坏“一国两制”。它不仅严重损害了本国人民的利益和生命安全,也在严重侵蚀着人类道德和良知,危害世界安定。当前,在“反送中”风暴的冲击下,在内外交困中,中共既没有反省,也不会改过,它还在信口雌黄,释放恐吓,企图转移视线。对中共流氓政权的揭露和遏制,就是在呵护善良,就是在维护正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11 4: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