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催泪弹不仅伤害示威者 也伤害警察

人气 1317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导)“……睁不开眼睛,一直流眼泪,突然间眼前一黑,我觉得好像晕过去,然后我就倒在地上……”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柯婷婷在游行现场采访时受催泪气体刺激,导致剧烈咳嗽。

在两个月的香港“反送中”游行中,警察频繁使用催泪弹,根据8月6日的官方数字,警方已发射1,800枚催泪弹。而8月5日一天,就发射了800枚。

催泪弹不仅催泪,它对人身体有伤害,而且可能是永久性伤害,甚至致命。

柯婷婷说:“别的记者也有(这种症状),有一个(新唐人)记者黄瑞秋,她也是中了催泪弹,呼吸困难。当时也是有一些示威民众用生理盐水帮她清洗眼睛。”

大纪元记者黄晓翔在接触催泪弹后,手臂出现红肿、刺痛。

心脏专科医生黄任匡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介绍说,超过九成的人士吸入催泪弹的气体之后,会有呼吸系统的病症,长期的咳嗽,甚至有的会咳血。

他说:“现在所用的催泪弹和傕泪气体的浓度很高,浓度高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皮肤灼伤、肠胃病症等症状。”

在2011年的一份中期报告中,美国国家学院毒理学委员会认为,不同人对于催泪弹的药物耐受性和反应可能存在相当大的差异。与所有非致命性或低致命性武器一样,在严重的情况下,使用催泪弹可能造成永久性伤害或死亡的风险。

2011年,一位巴勒斯坦妇女在抗议行动中,因为催泪气体无法呼吸,最终死亡。在2013年的埃及政变抗议活动中,首都开罗警方曾向囚犯卡车投掷催泪弹,造成37名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死亡。

过期催泪弹对警察有伤害

香港市民发现警方使用了很多过期的催泪弹。黄任匡表示,过期的催泪弹是否会使毒性增加,“我们还没发现(它)有直接的关系,从一些文献研究,或过去其他人做过的研究,我还没看见有太多确实的关连。”

他说:“有些学术期刊或者有些国际人权组织的期刊,他们都有指出用过期催泪弹会导致什么问题?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执法人员造成危险。”

“因为过期的催泪弹容易在发射时候出现故障,那么发射催泪弹的警察反而是最有机会受到伤害,可能会出现‘蹚爆’,催泪弹在发射出来之前,在枪内爆开,甚至喷火而使发射人受伤。”

他表示,现在的这个极权政府,不仁到如此地步了,不仅不管普通市民的安危,不管抗争者的安危,甚至连执法者的安危都不管。

据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2011年的报道,对于过期的催泪弹,英国利兹贝克特大学学者史蒂文·莱特(Steven Wright)表示,如果经过足够长的时间,化学物质将在弹体内分解,催泪弹的效力便会下降。

而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大学教授莫妮卡·克劳特尔,搜集、研究政府在2014年使用的催泪弹,结果显示有超过72%的催泪弹已经过期,并分解成非常危险的氰化物、光气和氮气。

警方阻碍人道援助

黄任匡还表示,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警方竟然逼迫医务人员违反专业操守。“例如,专业操守包括我们要保护病人的隐私,对于任何政见的人,任何社会阶层的人,一事同仁地提供医疗服务。但是这类工作居然在医院里受到执法人员的阻碍。”

他说:“比如,他们会上我们的病房、急诊室、或在分流站,会去盘问病人,或对医护人员施加压力,要他们透露病人的资料,破坏我们要保护病人隐私的专业操守。”

“第二,在抗议的现场,在冲突的现场,当我们的同事提供急救服务的时候,受到阻绕,甚至是攻击、拘捕。这些都是违反人道,也非常不恰当的。”

他还举例说,当病人需要从受伤现场转移到急救站,或是送上急救车时,“当途经警察防线的时候,警察往往都会要求绕路走,因而延误了医治;甚至现场的救护站多次受到执法人员无差别的攻击,将催泪弹直接射进急救站里。”

“也有急救人员、护士在现场被捕,甚至被控暴动罪。这些在我们的角度来看,都是不人道的,和违反‘日内瓦宣言’的作法。因为在场的急救员,无论是不是医生、护士或是受过训的急救人员,他们不是因为政治立场到现场,而是本着人道的精神,本着救护主义的精神去现场,提供协助给任何一个有需要的伤者。”

他说:“在我们面前受伤的不管是执法人员、警察、或是持相反意见的人员都一样,我们都一定会提供急救服务,但是执法人员竟然向这些提供医疗服务的义工们,作出无差别的攻击,这是需要谴责的。”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组图5:元朗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
【视频】7.28示威再爆冲突 警方放催泪弹
【直击728】港警狂射逾百催泪弹 硝烟弥漫
香港城大编委记者中催泪弹 手臂三级烧伤
最热视频
【微视频】川普记者会正名 拜登社会主义改造?
【新闻大家谈】川普4线捷报 密谈遭恶意泄露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