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民币汇率何去何从?中共左右为难

作为贸易出口国,外汇与汇率是相反的关系,尤其在中国短期债务高举,贸易战促使外商迁出的情况下,人民币贬值的副作用大,中共央行的未来汇率政策已注定左右为难。(Getty Images)

人气: 27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美贸易战已转向货币战人民币汇率、中国金融开放等话题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8月5日“破7”。美国财政部同日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此前,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宣布将从9月1日开始,对大约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10%的关税。

前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与美国的摩擦还可能蔓延到其他领域,包括政治、军事和科技。他呼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抵御美元为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各种阻力。

前中共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表示,外汇储备对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到中国国内的货币发行和人民币稳定。陈元认为,“汇率操纵国”标签将比贸易摩擦“更深入、更广泛地”影响中国。中方应尽量避免进一步扩大争端。

中共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表示,与美国的紧张局势可能会加剧。她说,央行可能会有随之而来的措施,但没有提供细节。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余永定说,虽然市场还没有对人民币贬值作出强烈反应,但“未来出现突如其来的冲击的话,人民币有可能进一步走弱”。国外大投资银行,比如花旗、大摩和法国兴业银行预计人民币汇率将跌至7.35或更低。

在中美贸易战已转向货币战,世界两大超级大国之间的冲突似乎仍未到头。但是到了货币战这一步,中共手中的选项实在太少。中共央行是否真敢于“放手”人民币、让人民币再下走?专家表示,作为贸易出口国,外汇与汇率是相反的关系,人民币贬值是双刃剑,虽然有利出口,但同样会伤及进口、更会减少外汇;尤其在中国短期债务高举、贸易战促使外商迁出的情况下,人民币贬值的副作用将更大,中共央行的未来汇率政策注定左右为难。

央行暗中托盘 防人民币汇率短期骤贬

人民币兑美元在岸及离岸价格5日双双贬破7元大关,中国外汇管理局公布的8日人民币中间价也“破7”,成为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首次三大汇率全面破“7”。

从周一以来,表面上人民币汇率在渐进放软、实际上官方一直在暗中托盘、防止人民币骤贬。本周人民币中间价虽连日下调,至8日降至7.0039元兑1美元,创逾10年新低,不过,下调幅度则是接连几日小于路透社的预期值。

中共央行的人民币中间价主要由前天收盘价、对一篮子货币变动情形及“逆周期因子”决定,其中“逆周期因子”属于中共央行的“政策性调控”手段。

渣打银行财富管理处投资策略部主管刘家豪告诉中央社,6日及7日实际中间价下调幅度都小于市场根据客观数据计算的结果,反映中共央行实际上是利用“逆周期因子”拉回人民币贬幅。它们虽然表态不再“守7”,但也无意加速促贬人民币、或对汇价“放手”;也正因为此,当市场解读到上述讯息,人民币等亚洲货币普遍由贬转升。

他认为,对央行来说,人民币贬太多,进口价格将相对变得太贵,将衍伸到国内需求问题,同时也会造成偿还外债压力升高的难题。

国内债务也在牵制 人民币不能大贬或久贬

台湾中经院大陆经济所所长刘孟俊认为,人民币“破7”似中方采取的预防性动作,若9月川普针对剩下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人民币还能有空间贬值来因应;但根据市场估算,若美国进一步将关税税率提高至25%,人民币贬值也难抵销冲击,所以长期看,汇率不能成为中方化解美方关税打击的主要解方。

他指出,因为中国国内的一些内部压力,人民币很难大贬或久贬。首先,中国石油、粮食很大比重都依赖进口,若人民币贬值太多,会立刻对进口物价和国内通膨造成走升压力。

中共国家统计局周五公布,7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速继续高位运行至17个月高点,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跌至近三年最低,正式进入通缩区间。若人民币继续走软,CPI和PPI之间的剪刀差将进一步扩大。

其次,中国短期须偿还的外债比重偏高,若人民币贬值,将升高偿债成本。

刘孟俊表示,中国虽然企业债、地方债、家庭债等债务总计占GDP比重与欧美等国差不多,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在2008年后快速累积的债务,跟欧美国家的长期累积不同,中国的短期还款压力更高。

累计至2018年底,中国外债余额达人民币1兆9,652亿元,其中,短期债务比重就高达64.7%,加上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偏高,这些都是牵制人民币难以长期或过度贬值的因素。

IMF中国部主任吁提高汇率灵活性

IMF中国部主任詹姆斯·丹尼尔(James Daniel)告诉路透社,如果美国对中国剩余的3,000亿美元进口产品加征10%的关税,可能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率降低0.3个百分点;但若关税税率提高到25%,将在未来12个月内将中国的增长率拉低0.8个百分点左右。

受国内外需求疲软的拖累,中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速已放缓至多年来低点(6.2%)。

丹尼尔说,更多的汇率灵活性可以帮助中国应对这些外部压力,释放货币政策以应对中国国内的需求。

他还表示,IMF正在敦促中国进行结构性经济改革,包括向外国企业开放更多部门,以及降低国有企业在某些行业中的地位。这些跟川普(特朗普)政府广泛寻求的目标保持一致。

他认为,提高汇率灵活性,这既符合中国自身利益,也有利于全球经济。

IMF表示,理事们认同IMF工作人员的评估,即中国2018年的对外头寸基本符合经济基本面,但同时也呼吁中国的汇率政策更具灵活性和透明度,还有一些理事寻求让中国(中共)当局披露其对外汇市场的干预行动。

川普政府发布的数份财政部汇率政策报告中指出,中国(中共)长期刻意压低人民币汇率、采取不公平与非互惠的贸易手段,且贸易顺差庞大。同时,美国在密切观察中国(中共)是否有进行不对称干预(既防止过度贬值,也防止过度升值)行为。

台湾央行2019年公布的一份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预测分析报告说,美方要求中方改进汇率政策,如果中方做出让步,稳定人民币汇率,不仅符合当前中国大陆经济利益,且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进展。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8-11 7: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