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察混入示威者中 试图灭声继而武力镇压……”

专访走在反送中抗争前线的示威者(一)

“勇武派”示威者、22岁大学生阿乐。 阿乐展示身上伤势,忆述游行结束后被身边假扮示威者的警察追捕并逃走的过程。(王伟明/大纪元)
人气: 20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文君香港报导)暑假对于香港的大学生来讲,无非是行街、看戏、食饭。但今个暑假,却变成他们齐上街的日子,餐单亦变成“催泪蛋”“胡椒球蛋”“布袋蛋”等种种新式生化武器合成的“蛋”餐。平日所看的戏中情景,却变成他们在街头与警方上演的巷战戏码。这就是今个暑假学生们所经历的人生写照。

22岁的阿乐,是在香港就读工商管理系的大学生。以往暑假,他会做兼职赚钱、到图书馆读书,或者约上三五好友知⼰去旅行。但今个暑假,香港爆发了“反送中”运动,令他变得非常忙碌。

警察混入示威者中滥捕 制造白色恐布

阿乐坦言:“这个暑假我们经历了‘反送中’运动。很明显,我们由一个和平表达诉求的运动演化成为我们叫做‘比较多一点武力’的运动。”原因是,“政府回应不断激起民愤,我们感到非常无助。同时我们面对警方的武力镇压,而我们跟他们的武力相差太远,我们也只能用我们仅有的东西去反抗。警察所制造的是白色恐怖。”

“勇武派”示威者、22岁大学生阿乐。(王伟明/大纪元)

阿乐口中的“和平表达诉求”就是上街,用脚步和口号去抗议政府。所谓的“武力升级”,就是开始用身上仅有的雨伞还击,或者面对警方设立防线时,拆掉路边的铁马挡在他们的前方作防护。

他说,开始大家只是对政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表达一种反抗的诉求,但过程中却发现,“我们要反抗的东西越来越多。由反送中条例,到现在,我们要求调查警方滥用暴力、林郑下台、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到最近我们要去反抗这个政权所带来的白色恐怖。”

阿乐历数“白色恐怖”,如:“最近的滥捕行动。他们随便在街上找街坊(市民)来搜身,在示威的现场中,只要有人被他们抓住,不理其(示威者)是否犯事,就控告他们,或者去诬告一些没有暴动的人‘暴动罪’。”

在香港,仅一条‘暴动罪’最高就将面临10年监禁。“你(警察)信口雌黄就控告示威者暴动?这根本就是白色恐怖。”阿乐说,“前天(8.11)发生的铜锣湾事件,他们(警察)混入到示威者当中,去制服他们身边的一些示威者。而那天根本就没有任何冲突发生过,为什么你要混入当中去制服他们(示威者)?这是一个很有预谋的行动。当天他们已经部署了警力在附近,这不就是白色恐怖吗?”阿乐分析说,警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配合政府利用白色恐怖将示威者的声音灭掉,继而用武力去镇压这场运动。

在雨伞运动播下种子、“反送中”硝烟中成长的阿乐说,雨伞运动时,他还是一个中学生,当时虽有参加运动,但不是走在前线的那一批。谈到伞运对他的影响,他说,“我觉得雨伞运动像一粒种子,就是因为雨伞运动,令我更加关心香港政治议题,令到今次更加着紧(着急)。而香港这次面对的危机,亦远比雨伞运动的危机更加大。”

阿乐是从6月16日200万人大游行那天开始走出来,参加今次“反送中”运动的。而从那一天开始,他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一次活动他都宛如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我们经历过警棍、胡椒喷雾、胡椒球弹、催泪弹、橡胶子弹、海绵弹、布袋弹等等的武器。其实有一些武器对于我们来讲已经是习惯了它们的存在,就像他(警方)发出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反应一样,已经觉得每一次出来,这些东西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

面对眼前如隔壁邻舍孩子的示威者,记者忍不住问,“你第一次经历这种杀伤性武器的时候,你身体的感觉和心里的感受如何呢?”阿乐平静地回答:“我第一次被催泪弹袭击时,我觉得每一口呼吸都非常辛苦,但是你不呼吸就没有氧气,你要保持呼吸,而不断地吸就越来越辛苦。还有,眼睛完全看不到东西。”

“目前身体受的伤,是(8.11)警察混入示威者中尝试追捕我时,我逃跑所带来的。当时他不停追我,我被东西绊倒后受伤。”阿乐说,虽然他没被抓过,但身处前线,每个人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目前警方已经抓捕数百示威者。

“作为身处前线的‘勇武派’,是最容易被抓的一班,因为他们走得最前。有时就算有人能够救回我们,但不是每一次都行。而警察亦不断地在改变他们的策略,他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尝试拘捕我们这些前线的示威者。”

香港正在流失 我们会抗争到底

“反送中”运动从6⽉9日开始,⾄今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昔日繁华的街道变成战场,硝烟弥漫中, 一群孩子在面对强权政府的打压。当以往平静的生活渐成遥远的梦时,他们的心情如何呢?

“我觉得当我们正在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我们要停⽌这件事情发生。趁我们还没完全失去时,我们要抗争。”阿乐口中的失去是指“正在失去的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渠道和自由。“言论自由在主权移交以后受到很大冲击,尤其是近几年,中共政府不断想在香港制造混乱,让香港发生暴乱而趁机将‘一国两制’彻底收回。届时,港人如肉在砧板上任中共宰割。”

阿乐形容此时的心情,“面对政府的打压和白色恐怖,我有一种无力感。”阿乐说,警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不断地挑起民愤。警方的武力亦不断地升级。如日前一个女孩的眼睛被(警察)射盲。“我们觉得很气愤。他们每一次的武力升级,只会令民愤继续上升。我们不会因为他们这样做而害怕不出来。我们不会怕,一定会出来。”

(你最怕什么?)“我最怕的是失去自由,其实我们是想脱离它(中共政府)的管治。而林郑月娥根本就是中共的一只棋子。她由头到尾都没有为香港人负责过,他们只不过是在剥削我们香港人,在减少我们自由的程度。她夺走我们的自由,去向中共政府交代。而当我们被人剥削的时候,我们一定不会屈服,所以才有这场运动。”

阿乐说,香港政府目前所用的手段就是以“暴动罪”来恐吓和控告示威者。“讲真,我自问我自己背不起这10年。但是我怎么样都会走出来。我会抗争到底。”@#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8-14 6: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