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医护人员再集会 要求港府“尊重生命”

2019年8月14日,律佐治医院及邓肇坚医院举行静坐集会。(叶依帆/大纪元)
人气: 11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香港采访报导)在继昨日和前日的上千名医护人员自发静坐集会后,今日(14日)中午,几百名在律敦治医院和邓肇坚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陆续来到律敦治医院外的走廊再次举行静坐和集会。集会上他们重申《五大诉求》,并声明强烈谴责警方对待前线的医护人员滥施暴力,要求港府“尊重生命”。

集会中,静坐的医护人员手持“医护救人,保护市民”“医护救人,为何不能”“停止射击眼睛”“尊重生命,反对滥暴”“近距离行刑,横枪扫射”等多个标语,当天也有多位医护人员发言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和看法,并有一些来医院就诊的病人参加了他们的静坐集会。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医院及邓肇坚医院静坐集会。(叶依帆/大纪元)

医护人员提出三大要求

一位医护人员首先朗读了他们的声明。声明表示,他们是一群深爱香港的医护人员,然而由《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事件,过百万市民上街和平示威,演变成6‧12事件、7‧21恐怖袭击以及之后的所有警民冲突事件,政府由始至终漠视民意,以过度和非必要的行为打压和平示威者,所为罄竹难书。

声明还详细列举了几个大事件中,港府和警方如何滥施武力,纵容黑社会,警黑合作,罔顾人身安全,草菅人命的行径,指出这种“无法无纪,无法无天”的行为令港人完全丧失了对警队的信任,社会已经完全被撕裂,但是港府却没有从中吸取任何教训即时改过,反而将责任推给普通市民和年轻人。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医院及邓肇坚医院静坐集会。(叶依帆/大纪元)

声明要求:

一,强烈谴责香港警察滥暴、制造白色恐布,危害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促请执法者控制情绪,停止向市民开枪、行刑式射击、人群中近距离扫射和室内施放催泪弹;

二,强烈谴责香港警察在示威现场蓄意阻碍救护、暴力袭击在现场实施救护的医护人员、此种非人道行为严重损害了日内瓦国际人道法,等同犯下战争罪;

三,强烈抗议警察在医院不正当地肆意搜证、搜捕,侵犯病人隐私,破坏医患关系的行为,导致一些需要紧急救援的市民未敢到医院投医,延误治疗,同时重申港府必须回应港人《五大诉求》。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医院及邓肇坚医院静坐集会(陈沛然出席)。(叶依帆/大纪元)

前线救护人员见证过期化学武器 等同实施战争罪

律敦治医院的许医师从6月12日以来就在前线参与救援工作,在救援的时候见证了一些不公义的事情发生,他说,“前线都有救护站,一次一批救援物资刚刚抵达救护站,里面有十几个安全头盔,结果一批蹲在附近的防暴警察来到查看,看到那些头盔后,就认为是危险物品,就将整袋救援物资全数没收充公,结果整个救护站的物质被收查一空。最后是靠附近商铺提供的物品来运行这个救护站。”

“但看到警方将7‧21元朗恐袭事件中的‘白衣人’持棍殴打市民,不仅不检控殴打市民的‘白衣人’,反而将一位提供救援工作的护士抓捕并检控,非常荒谬。”许医师对于警方的这种双重标准表达了愤慨,“希望律政部重新考虑,解除对那位无辜护士的检控。”

许医师还表示,在救援工作中,看到警方施放的催泪弹的落地弹头都是过期了的。“用过期的化学武器攻击市民,可以算做是在实施战争罪。”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医院集会现场的许医生。(叶依帆/大纪元)

之后,立法会议员陈沛然在发言中表示,自己身为香港人仍然以香港为家,作为立法会议员,在见证过去两个月所发生的事后,感到无助和无奈,希望做更多的事来帮助那些示威者。

“我除了上班,业余时间都在前线做人道救援工作,希望帮助那些受伤的患者。”陈议员说,“几乎能去的地方都尽量去,真真切切感受到那种白色的恐怖,数一数大概吃过30~40颗催泪弹,‘速龙’的距离近在咫尺,他们不是站在那里不动,他们是拿着警棍追着我和示威者们打。”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医院及邓肇坚医院静坐集会。图为议员陈沛然。(叶依帆/大纪元)

最后医护人员表示,为了港人的安危,一群医护人员愿意在这风雨飘摇的动荡时刻,谨守岗位,对病患不离不弃。#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8-15 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