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才大略、千古一帝之汉武帝传(12)

【汉武帝传】十二:下罪己诏表心志 与民休息

大纪元文化小组
汉武帝是上与秦始皇并称“秦皇汉武”,下与唐太宗共创“汉唐盛世”的千古一帝。(柚子/大纪元)
  人气: 4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汉武帝在位五十四年,一生锐意进取,文治武功都创下前所未有的功业,将大汉帝国推向一个兴盛的顶峰。然而盛世之下也潜藏着危机,在汉武帝即位大约20年的时候,国家出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到了晚年,他又遭遇了重大变故,携手半生的皇后卫子夫和一手栽培的太子刘据相继自杀,国家一度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再加上朝中再无卫青、霍去病这样的大将,汉朝对匈奴的战争也遭到挫败。

面对重重危机,汉武帝是怎样从容应对以维系汉朝政权的,又留下了哪些流传千古的佳话呢?

兴利举措

我们知道汉武帝一生做了许多大事,对外重创匈奴,四面用兵开疆拓土;对内多次巡行、封禅于泰山,开展筑朔方城、通西南夷、修黄河等大工程。这些功绩的背后,都离不开强大的财力支持。比如汉武帝一次奖赏将士和安抚受降的匈奴人,就花费一百多亿钱,各项水利工程的花费也是以十万万钱为单位来计算的。这样一来,汉初文景之治创造的财富,很快就被花掉了。

桑弘羊像,取自清代修《江苏宜兴梅子境桑氏宗谱》。(公有领域)

元狩三年(前120年)的漠北之战后,国库出现入不敷出的窘境。第二年,山东地区出现水灾,朝廷开仓放粮、向富豪借贷,也不能解决饥民问题,于是将灾民迁徙到函谷关以西,沿路食宿由官府供给,但是地方政府的财政也很快花费一空。

汉武帝以睿智的眼光,重用具有商业头脑的兴利之臣,通过改革经济制度来化解危机。其中比较重要的大臣有“理财三杰”,即东郭咸阳、孔仅和桑弘羊

东郭咸阳出身盐商世家,孔仅经营冶铁生意,他们都是大富商。汉武帝在实施盐铁官营的政策时,就任命这两个人担任大农丞,让他们发挥所长为国家经营盐铁。桑弘羊生于富商家庭,十三岁时因为精通心算,被选为侍中,陪侍汉武帝左右,君臣关系非常亲厚。到汉朝遇到经济危机时,桑弘羊很快被加以重用,掌管财政大权。在这几位商业人才的建议下,汉武帝做出一系列经济政策上的调整,在短时间内重新积累了财富。

第一项举措就是将利润丰厚的盐铁业收为国有,在全国各地设置盐铁官,取消私营。当时全国有二十七个郡设置了三十多处盐官,四十个郡国中设置将近五十处铁官,受大农丞管辖。在元鼎年间,汉朝连续用兵,其中大部分费用就是靠官府掌控的盐铁的利润供给。另外由于官营的规模大、人力充足,煮盐冶铁的技术较民间作坊,有了很大的进步。后来酒类的经营权也由国家垄断。

第二个是实施均输和平准的政策,这是国家控制商品运输、买卖、物价的措施。均输类似于今天的物流,就是在各地设置均输官,负责商品营运,将各地本来要运送到京城的物品按照市场价转运到价格高的地方出售,以减少偏远郡国的运费,并且让中央朝廷在转运交易过程中获利。平准也就是调节物价,京城设立“委府”,收拢天下货物,通过低买高卖增加财政收入。

第三个是推行一段时间的算缗和告缗制度,也就是向百姓征收财产税,并对于隐瞒财产者予以惩治。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措施就是在秦始皇之后,再次统一了货币。因为在汉初,地方可以自行铸币,导致市场上货币混乱,也滋生了豪强和诸侯王的野心。汉武帝时,国家垄断铸币权,并在全国推行统一货币,即成色好、重量适中、难以盗铸的“五铢钱”。

巫蛊之案

巫蛊是古代一种害人的邪术,比较被人熟知的是用小木偶人诅咒的方式。古人信奉神明,对巫蛊之术是非常痛恨的,如果有人在宫廷中做这种事情,会受到严厉的责罚,甚至被判死刑。早先汉武帝的陈皇后因涉巫蛊案被废,到了汉武帝晚年,宫闱中又发生一起牵连甚广的巫蛊案,这件事也成为汉武帝人生中最大的变故。

巫蛊之案是汉武帝晚年发生的一场牵连甚广的大案。图为清袁耀《汉宫秋月立轴》局部。(公有领域)

这要从汉武帝的太子刘据说起。刘据是汉武帝的第一个儿子,那时汉武帝已经即位差不多十三年了,所以他非常高兴,不仅立刘据生母卫子夫为皇后,还在刘据7岁时就将其立为太子,苦心栽培。汉武帝在群臣中甄选德才兼备的大儒教导太子,等他成年后,又修建一座博望苑,让太子自由结交宾客,增广见闻。在政务上,汉武帝每次出宫巡游,就让太子监国,对于太子裁决的事情,汉武帝也没有不同意的。

太子长大后,卫子夫年长色衰,渐渐不再受宠,而其他年轻的妃嫔先后生下皇子。再加上太子的性格仁厚谨慎,不像汉武帝的性格,在政治理念上也和汉武帝不同,这让皇后和太子开始担忧自己的处境。

《资治通鉴》记载,汉武帝发觉后,在和太子的舅舅卫青聊天时说道:“我朝有很多事处于草创阶段,再加上外族的侵扰不断,朕如果不变更制度,后代就将失去准则依据;如不出师征伐,天下就不能安定,所以不得以让百姓们受些劳苦。如果后代也这样做,就等于重蹈秦朝灭亡的覆辙。太子性格稳重好静,肯定能安定天下,不会让朕忧虑。要找一个能够以文治国的君主,还能有谁比太子更强呢!”卫青将汉武帝的这番话转述给姐姐卫子夫,她摘下首饰亲自向汉武帝谢罪。

但是因为太子的仁厚,朝廷中的奸邪小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开始故意陷害太子,其中最恶劣的就是汉武帝的近臣江充。有一次,太子的车马不小心走在汉武帝的驰道也就是御用车道上,被江充告发,从此两人结怨。征和二年(前91年),卫子夫的姐夫、宰相公孙贺父子被诬告用巫蛊诅咒皇帝,被下狱处死,还连累卫子夫的女儿、外甥被杀。江充见汉武帝年老,担心太子即位会对自己不利,就想出了利用巫蛊案扳倒太子的毒计。他先是趁着汉武帝患病时说,宫中有蛊气,有人在诅咒皇帝。于是汉武帝就让江充担任使者,彻查巫蛊案。

江充就派人到处掘地寻找木偶人,前后杀了几万人。之后他又从皇宫不受宠的妃嫔查起,一直搜到皇后和太子的宫里。江充把宫殿挖得连放床的地方都没有了,最后声称在太子宫里发现的木偶人最多。因为汉武帝还在长安城外养病,太子和皇后派去请安的人都见不到皇帝。太子的老师石德认为,被卷入巫蛊案十分危险,而现在皇帝生死不明,很明显是江充借机陷害太子。石德就建议太子,先假传圣旨杀掉江充,再慢慢追查背后的阴谋。

太子杀了江充后,因为不知道汉武帝的情况,于是举兵自保,情急之下组织了一支由皇后侍卫、囚犯还有胡人组成的军队。这时长安城一片混乱,汉武帝那边也得到传言,说太子举兵造反。汉武帝起初不信,派一个使臣去召太子前来问明情况。但是这个使者很害怕,还没进长安城就跑回来谎称太子确实谋反。汉武帝这才下令,让丞相亲自发兵去平乱,并收回皇后的印信。卫子夫自知在劫难逃,就默默地自杀了。之后,宰相和太子的军队大战五天,死了几万人,血流成河,太子兵败逃亡。

丧子之痛

因为误以为太子谋反,汉武帝既伤心又愤怒,百官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但是壶关三老(壶关是一个地名,三老是负责乡里面教化,即负责管教育和地方治安工作的人)向汉武帝上书,说太子既是继承千秋大业的储君,又是皇上的嫡长子;江充只是一介平民,因为受到重用才显贵起来,他却纠集一批小人陷害太子,破坏皇帝和太子的父子关系。太子进不能见到皇帝,退则受到奸臣陷害,无奈之下只能杀死江充。他认为太子起兵只是为了自救,没有什么险恶用心,并建议汉武帝不要再追捕太子,以免他长期流亡在外。

钩弋夫人图像,来自《百美新咏图传》。(公有领域)

汉武帝看了之后很受触动,但是赦免的命令还没来得及下达,悲剧就发生了。太子向东出逃,躲在河南湖县的一户贫寒人家里,主人靠卖鞋供养太子。太子想起当地有个富有的朋友,就派人去寻找,不料被当地官府发现了行踪。当官兵围捕太子时,太子认为自己逃不掉了,就在屋子里上吊自尽。在混乱中,这家主人与官兵格斗而死,太子的两个儿子也一同遇害。

又过了一年,到了征和三年(前90年),汉武帝已经66岁了,官员再查巫蛊案时发现很多都是冤案。汉武帝也明白过来了,太子是被江充逼急了,才起兵杀人,并没有谋反之心。正好有个守卫汉高祖祭庙的官员叫田千秋,给汉武帝上了一道奏章,说:“子弄父兵,罪当笞。天子之子过误杀人,当何罪哉!臣梦到一位白头翁教臣这么说的。”

汉武帝立刻召见他,感慨地说,父子之间的事情,外人很难插得上话,只有你说到了重点。这个话也不是你说的,你梦到的白头翁,就是我们高皇帝(汉高祖)。汉武帝认为田千秋是个辅政的贤才,于是任命他为大鸿胪,又把江充一家满门抄斩,其他参与谋害太子的人也得到处置。因为怜惜太子刘据无辜遇害,汉武帝特意修了一座思子宫,又在湖县盖了一座归来望思之台。天下人听说了都为之伤感。

刘据去世了,国家却不能没有储君,汉武帝忍着丧子之痛,在皇子中重新挑选继承人,最后选中了钩弋夫人所生的小儿子刘弗陵。钩弋夫人是河间人,有一次汉武帝在河间巡游时,有个擅长望气的人说这里有位奇女子,于是就召来一个年轻女子。这个女子双手握成拳头,不能伸展开,汉武帝就亲自去掰她的手,一下子她的拳头就打开了。于是这女子就被带回宫,被封为拳夫人,也叫钩弋夫人。

钩弋夫人在汉武帝晚年很受宠爱,怀孕十四个月才生下皇子刘弗陵。远古时代的圣王尧就是其母怀胎十四个月出生的,所以汉武帝认为这孩子非同一般,就为钩弋夫人修建了一座“尧母门”。等到刘弗陵5、6岁的时候,长得体形高大,聪明异常,汉武帝觉得他很像自己,有心立他为太子。于是他命宫廷画师绘制一幅“周公辅成王”图,赐给性格稳重谨慎的大臣霍光,暗示群臣欲立幼子刘弗陵为太子。到后元二年(前87年),汉武帝病重,正式立年仅8岁的刘弗陵为太子,又挑选了以霍光为首的四位辅政大臣,这才完成了帝国鸿业的传续。

轮台诏令

征和三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李广利率七万兵马出征匈奴,这是李广利的最后一战,也是汉武帝时代征匈奴的最后一战。在出发前,宰相刘屈牦为他饯行。当时太子之位一直空悬,李广利想让妹妹李夫人的儿子昌邑王成为太子,希望刘屈牦能在汉武帝面前说说话。刘屈牦和李广利是儿女亲家,他也希望可以促成这件事情,所以满口答应下来。

轮台县在巴音郭勒州和新疆的位置。( Croquant /Wikimedia Commons)

一开始,李广利兵强马壮,战事非常顺利,匈奴兵被打得四散溃逃。但是三个月后,有官员告发刘屈牦和李广利密谋立太子的事情,还密告刘屈牦的妻子暗中用巫术诅咒汉武帝。结果,刘屈牦一家被处死,李广利的家人也被囚禁。李广利听说后非常害怕,就希望大破匈奴将功赎罪,于是冒险率大军深入敌境,一直向北进军渡过郅居水。汉军和两万匈奴大军交战,又取得大捷。

但是李广利家人被捕的消息,在汉军中也渐渐传开了,他手下的将士就偷偷商议,认为李广利为了一己之利不顾全军安危,准备将他扣押起来,阻止进军。李广利发现后,杀死主谋,又为了稳定军心,把大军撤回到燕然山。匈奴单于听说后,立刻发兵五万追击汉军。李广利的队伍中军心已经动摇了,再加上他担心家人安全,战局立刻出现逆转。匈奴军趁汉军不备,半夜时在汉营前挖了一条几尺深的壕沟;清晨再从汉军后方突袭。结果汉军进退不得,丧失斗志,七万兵马全军覆没,李广利兵败投降。

从元光二年(前133年)到这一年,汉武帝兵征匈奴已经持续四十多年。汉武帝晚年遭逢一系列变故,他开始反省一生执政的得失,有意改变一直推行的扩张策略。这时候,财政大臣桑弘羊等人却提出,要在轮台(今新疆轮台县)实行屯田,即招募百姓到那里种田生产,保障汉军在西域的实力。但是这一次汉武帝予以否决,并且颁布一道诏书表明心志,也就是著名的《轮台罪己诏》。

这封诏书的内容主要有几点。一是对多年用兵征伐的反思,远征四方,大军在路途中就不断损兵折将,粮草运输更是非常困难;而轮台在车师国以西的千里之外,即使屯田成功,运送问题也难以解决。二是提出禁止苛政、重视农业的策略,汉武帝认为屯田轮台会加重百姓的负担,连年征战已经让财政和民力枯竭,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与民休息。另外汉武帝也没有忽视武备,恢复了以养马免除徭役税收的制度。

这封诏书的颁布,意味着汉朝国策从尚功转向守成。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皇帝颁布的第一封罪己诏,展现了汉武帝的博大胸襟和睿智眼光。班固称赞汉武帝:“是以末年遂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岂非仁圣之所悔哉!”他认为汉武帝能够坦荡地反思自己,只有仁圣之人才能做得到。

之后汉武帝不再用兵,并且封曾为太子申冤的田千秋为宰相、富民侯,以示国策的调整。《资治通鉴》还记载,征和四年(前89年),汉武帝封禅泰山时,谦虚地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汉武帝认为自己推行四面用兵、实施大工程等政策,让百姓跟着受苦 ,之后凡是伤害百姓利益且耗费天下资源的事务,一律停止。这段话也可以看作是对轮台诏的注解。

这时,距离汉武帝驾崩只有两年时间了。汉武帝继承六代帝王的基业,一生开拓,文崇儒学,武定四方,招揽天下贤士,奠定礼乐法度,在历史上创造了许多“第一”。他在开创鼎盛时代的同时,也意识到国内潜在的危机,因而在晚年改弦更张,转变国策,为汉朝后来的中兴指明方向。所以史学家用“雄才大略”盛赞汉武帝,用“焕然可述”盛赞他的赫赫功绩。回顾汉武帝一生,他是当之无愧的千古一帝!(本系列完结)

点阅【雄才大略、千古一帝之汉武帝传】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武帝的妹妹隆虑公主病重,眼看就要断气了。她一生富贵,没有什么遗憾,只有一个儿子昭平君年轻任气,使她放心不下。
  • 汉武帝刘彻无疑是对中国冶铁业贡献最大的人物。汉武帝之后,中国的冶铁技术开始完善并成熟起来,生产规模也达到空前繁荣的程度。
  • 学术界认为,汉武帝盐铁官营是英明的决定,不仅促使农民使用大型的犁用以取代耜之类落后的木器、石器,大大提高了农业生产能力;最重要的是铁兵器产量激增,并最终取代铜兵器,中国文明的历史从此揭开新一页。
  • 书中记载着无数灵异事件。下面是汉武帝遇到水木之精--藻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