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恒丰银行遭重组 金融风险下中共瞄准百姓钱袋

大陆银行再出问题。最新的消息是恒丰银行被重组,此前5月包商银行被接管,7月锦州银行出现危机。(AFP/Getty Images)

人气: 204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大陆银行再出问题。最新的消息是恒丰银行重组,此前,5月份包商银行被接管,7月份锦州银行出现危机。

今年以来,大陆中小银行风险不断暴露,中共处理此类危机的做法中,包括出台政策让老百姓和社会对此买单。这些行为遭民众指责。

恒丰银行重组

在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出现危机后,近期第三家出问题的大陆银行是恒丰银行。

据财新网报导,8月8日,恒丰银行重组方案正式获批。6月2日,接近财政部和山东省的知情人士称,山东省或将联合有关方面注资恒丰银行。

报导称,恒丰银行将增资扩股,山东省将通过旗下平台,承诺注资恒丰银行300亿元(人民币,下同),成为恒丰银行第一大股东;同时,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金)将成为投资者,但参股比例将少于20%。

也就是说,从股份到人事,山东省政府将全面控盘恒丰银行。

近年来,恒丰银行经历了两任董事长私分公款被查、40亿刚兑风险、踩雷“侨兴债”、高管大“换血”和总部迁址引发离职潮等事件,不良资产不断暴露。各项数据显示,该行情况持续恶化,2017、2018年年报均难产。

恒丰银行前身为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成立于1987年,2003年正式改制,恒丰银行成为山东唯一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该行在全国拥有18家分行和306家支行。新加坡大华银行(UOB)为其第二大股东。

根据彭博(Bloomberg)今年早前的一份报告显示,新加坡大华银行希望出售其在2008年收购的恒丰13%股权。

市场普遍认为,恒丰银行出现资金问题,情况较此前的包商银行与锦州银行更加严重,因恒丰银行规模较大,总资产超过一万亿元,是这三家银行中问题最大的一家银行。

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陷危机 中共急救

不久前,中共部分银行已经出现了危机。

5月24日,包商银行因严重信用问题遭中共央行、银保监会接管,为期1年。数据机构路孚特(Refinitiv)的资料显示,包商银行目前未清偿债务共206笔,总值738.3亿元。

当时央行的声明还口口声声指,包商银行是个例,“中小银行流动性较为充足”。

包商银行被接管后,马上有中共官媒引述消息称,大陆再有部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问题。

中共《证券时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5月29日引述金融监管人士消息称,部分农村及城市商业银行,因面临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这类金融机构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清退。

根据《央行金融稳定报告(2018)》,2018年一季度,中共央行完成了对超4000家金融机构的首次央行金融机构评级,其中,评分结果在8级至10级的高风险金融机构达420家。

但此消息在大陆各大网页上被迅速删除,官媒也被迫道歉。

7月,锦州银行也传出面临资金流动性风险。7月下旬,锦州银行引入工行、信达、长城三家投资者。28日,工行、信达公告入股锦州银行,工行出资30亿受让10.82%股份,信达出资18亿持股6.49%,长城出资额则未被披露。

因经济情况不佳,大陆有9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7月末,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下调了山东郓城农商行、吉林长春农商行、吉林长春发展农商行、山西平遥农商行、贵州仁怀茅台农商行、河南伊川农商行的评级,并将山西运城农商行、山东烟台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上海新世纪评级公司下调了吉林蛟河农商行的评级;东方金诚评级公司下调了山东莒县农商行的评级;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调了贵州乌当农商行的评级。

迄今为止,四川成都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广饶农商行、山东博兴农商行、四川攀枝花市商业银行、锦州银行、恒丰银行仍未能披露2018年年报,以至于评级机构未能出具跟踪评级报告。

中共大型银行坏帐惊人 报导被迅速删除

不但大陆中小银行面临资金问题,最近的陆媒报导显示,连中共的一些大型银行也存在严重的坏帐问题。

7月31日,随着中共国家开发银行(简称国开行)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被调查,国开行与海航和华信之间的利益关系被揭开。

国开行是中共最大的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中长期信贷银行和债券银行,被称为中共“第二财政部”,也是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之一。

8月初,《财新周刊》发表名为“胡怀邦陷落”的文章说,胡怀邦安排国开行推进的项目,包括华信、海航集团这样已发生重大案件或濒危的企业,国开行都是最大贷款行。华信是1949年以来给中共银行业造成最大贷款损失的第一大案。

这两家企业都几乎可确定将给银行留下巨额不良贷款。据国开行内部人士推测,胡怀邦在任期间,仅华信和海航的贷款就损失巨大,“华信的贷款损失一笔就在200亿元左右,可能还有其它风险敞口。海航800多亿元的国开行贷款中,估计至少损失大半;现在贷款本息都不还了,抵质押严重不足。”

截至2018年底,海航负债7500亿元,其中从国开行获得800多亿元贷款。数据显示,华信总负债2300亿元,资产1800亿元,已进入破产程序。

国开行在近5年多时间里,其资产规模迅速扩张同时,踩的雷也越来越多。除了华信、海航外,还有永泰能源、盾安集团、ST天宝、华阳经贸、青海省投、东特钢、赛维、印度RCom。

但这篇文章涉及的部分内容太过于触目惊心,里面更披露高层发出的16字指示,大意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一意孤行,后悔晚矣”,目前此文已遭中共全网删除。

即便根据中共银保监会8月12日的数据,二季度中共银行的坏帐也环比增加3.6%,达到2.235万亿元。

出于维稳的需要,中共自己发布的经济数据一般都与事实相去甚远。

中共进一步开放金融 外媒建议不进入

在银行业流动性日益紧张的压力下,中共加快对其金融市场的开放,遭到外媒的质疑。

7月2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宣布,中共将把取消证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间从2021年提前到2020年。

7月20日,中共国务院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其中3条是债市开放、7条和银行保险业开放有关、1条与证券业开放有关。

这些开放措施公布后,国际金融界及西方舆论反应冷淡。

近日,《华尔街日报》刊文《中国正在开放的新市场是投资者不应进入的》,该文描述中国正在动荡的债券市场,并以5月份中国包商银行被政府接管为例说明政府对市场的巨大影响,提醒西方投资者应当警惕。

文章列举数据指,5月初,大陆银行的AA-级可转让存款证券(一种短期融资工具)的收益率比AAA-级可转让存款证券高出约0.3个百分点。在6月的一些日子里,它们的差异高达0.7个百分点。

文章指,这看起来可能不是很多,但基于信用质量的定价差异在中共银行间历史罕见,因为人们认为中共对银行最终会包底。

同样,大陆的高收益理财产品即使按照中国金融资产的标准也是危险的,往往受到低评级债券或影子银行贷款的支撑。当产品爆雷时,财富管理公司有时会面临弥补投资者损失的压力。

所有这些都建议西方投资者应采取最谨慎的态度:如果连大陆投资者也不确定哪些借贷人获得了中共默许的包底,哪些借贷人则没有,那海外投资者无论做了多好的研究,又有什么希望呢?

银行业缺钱 中共瞄准民众腰包

在金融机构出现一系列危机后,中共立即实施了一些措施,但措施目标却是中国老百姓的钱包。

7月19日,中共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布《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修订)》(简称《修订指导意见》)。此次修订重点在于放宽非上市商业银行(主要以中小银行为主)通过发行优先股补充其它一级资本的限制。

修订后的《指导意见》,对于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在满足发行条件和审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将无须在“新三板”挂牌即可直接发行优先股。

让中共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通过发行优先股,来补充资本金,这等同是到股市捞钱,让社会、民众买单。

有评论认为,各地城商行和农行大部分落入权贵手中,海航、联想、明天系等控制了大批这种银行。权贵们将资金抽逃之后,中共帮忙善后。

在此之前,中共监管部门支持商业银行发行所谓“永续债”,并将其纳入央行新型货币工具的合格抵押品且允许保险资金投资,也是意在支持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多样化“补血”。

到目前为止,中共的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等已在近期先后发行了巨额“永续债”。#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8-15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