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中美硬碰硬 北京能如愿以偿吗? (音频/视频)

横河先生(希望之声)
人气: 10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5日讯】这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的访谈

美中货币战正式开打,双方都对短期达成协议不抱希望了。中共在7月底谈判之前的反美宣传攻势表明那时就放弃了签定协议,转而把希望放在2020美国大选后换谈判对手。中共停买美国农产品并无替代来源。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中美局势可以用瞬息万变来形容,两国代表在上海会面,虽然没有达成什么协议,但会后双方还是彬彬有礼的各自声明说9月份会再谈。但美国总统川普认为中共口惠而实不至,当机立断就推特宣布从9月1日开始对3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税

沉寂了一个周末之后,星期一大家突然发现人民币的汇率跌破了7.0大关,同时北京宣布要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全世界的股市暴跌。华盛顿方面毫不客气,当天就宣布了中共操纵汇率,美国也不怕报复,会从收到的关税中拿钱去补贴农民。双方你来我往出手过招,正式翻脸开打。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这个话题,

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您可以通过Skype来参与我们的讨论,或者电子邮箱联系我们,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或者您可以通过电子邮箱hhplsoh@gmail.com来给我们反馈。

第一个问题,横河先生,川普宣布加税,北京又调低了人民币的汇率,美国又马上宣布中共操纵汇率,很多人说这是两国撕开脸开战的架式,您怎么解读这个现象呢?

横河: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事件。因为川普总统在竞选的时候就一直说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是一直没有兑现,他是从贸易和知识产权入手的,但是很多人都预料到了货币战、金融战迟早会爆发。有专家认为在金融方面,美国有绝对的优势,可能比贸易优势还要大。

中共操纵货币本来就不是新闻,一般人认为现在人民币的价值是被过高估计了,如果真的算起来的话,可能要跌一半都不止,人民币汇率一直维持在7以下的话,它本身就是人为干预的结果,现在只是说减少干预了,其实还不是减少干预,还是高度操纵了,就是控制它升到7稍微多一点点。无论是维持汇率还是贬值的话,其实都是操纵,操纵是两个方向都可以的。

这个汇率破7,我觉得主要是一个心理关口。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说在没有对应的加税手段情况下,中共用人民币贬值的方法来抵销美国加税的影响;另一种说法就是中共美元没有了,汇率守不住了,所以就会贬值。不管是哪一种或者是两种皆有,它的实际效果是一样的,至少它有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就是抵销美国加税的影响。

 美国实际上是对它的反应,就是说中方先动手在货币战上,美国是对它的反应,所以说货币战还是中共发动的,贬值人民币是发出了第一枪,美国是对它的反击,我认为到这一步就撕破脸了。

其实在贸易战方面有几个大的关键点,我们讲过,在这之前,5月份谈判破裂之前,实际上还只能算是贸易纠纷,还没有正式开打;谈判破裂以后,美国加税,中方也加税,我们认为是从贸易纠纷到正式贸易战的一个转折点。G20的峰会上,川习会给了贸易战一个短暂的停火;到了7月底谈判没有结果的时候,货币战就开始了。这几个关键点很重要。

还要注意一点就是,7月底贸易谈判之前,中方是开足了马力攻击美国,这种宣传战就是一种不给自己留后路的架式,所以说撕破脸是肯定的,因为在这之前就已经撕破脸了。

还有一点要注意的就是,中共让汇率跌破7的时候,同时还宣布国企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还有对美国农产品加税,这两条。在这之前其实已经买了一些美国农产品了,现在就是国企停止购买,这一点也证明中共大概是不打算再继续往下谈了。

主持人:那中共停止购买美国的农产品,它要转到哪个国家去购买呢?毕竟粮食的缺口在那里摆着,而且你现在在其它地方再去进口肯定会更贵啊。

横河:在这个问题上,我倒觉得中共在价格上不是一个重要考虑因素,因为中共它不是考虑中国消费者的利益,它是看共产党的利益和共产党的面子。你想想看,当时非洲猪瘟怎么引进来的?就是为了打击川普的票仓,就是美国农民,所以它拒绝买美国的猪肉,而美国猪肉是低价高质量,结果去买高价低质量的俄国的猪肉,引进了非洲猪瘟,席卷了整个中国。

现在各地猪的存栏量,全国可能平均减少30%左右,有人说在20%,全国统计,其实很多省分严重的都在50%以上,就是损失掉的猪。就是这样,这次还取消了将近1.5万吨的美国猪肉的订单,现在国内猪肉的价格飙涨。所以说中共根本就不在乎,要在乎的话它不会取消。

现在专家估计,中国的猪肉一年可能要缺至少1千万吨。美国的总产量也就是1千多万吨,还不到2千万吨,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出口国,如果它不买美国的猪肉的话,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补充中国缺的猪肉,就是美国提供的话也只能提供一部分,所以说它猪肉缺口根本就不可能补。

那要讲到粮食的话,大豆是最主要的,不过也是同样的情况,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取代美国向中国提供大豆的。美国实际上出口中国的大豆有减少,但是不会完全取消。像8月7日,美国宣布有一个匿名买家买了16.5万吨的大豆,美国媒体估计最终目的地可能还是中国。因为这么大的,它要就是中方用假名,或者是伪装成其他人去买。

还有一个就是,中间商买了以后转售给中国,人家到那个地方去订了,然后人家赶紧到美国来买,这也可能的。那么如果转口的话,中间商会赚,中共最终付的钱比直接从美国买要多,但是中共也不在乎!中共的最终目的是要打击川普的票仓,什么代价它都愿意付,因为反正不是中共统治集团买单,是中国民众买单。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大豆估计即使不打贸易战的话,当然不打贸易战的话就不会买俄国猪肉了,就是在非洲猪瘟的情况下,可能大豆需求量也会降低,全国减少这么多存栏猪的话,那大豆的消耗,因为大豆相当一部分是做饲料的,消耗可能也会减少,但这个量可能怎么也比不上中共现在故意不买美国产品对美国农业的冲击。

主持人:我们再看一下这个事情有可能的走向。8月6日星期二,白宫的经济顾问库德洛说这个谈判的大门还没有关上;但是高盛认为2020年前是不会有协议达成的。那您觉得中共有没有可能在最后1分钟又软化下来?就像上次在阿根廷或者G20的峰会上那样?

横河:白宫经济顾问说谈判的大门没有关上,我觉得美国总是做到仁至义尽,现在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共会软化,在前两次其实是有迹象的,但这次没有迹象。

《纽约时报》有篇文章说,现在美国要求中共守规矩是对的,但是因为双方都过于强硬,都把对方给吓倒了。这个说法根本就不是事实。所谓贸易纠纷和知识产权是因为中共长期不守国际贸易规则造成的,前几届美国政府其实都用了谈判的方法,协商的方法,然后到国际机构申诉,包括到世界贸易组织去申诉,没有一个方法是有用的。

你像前一段时间百名中国问题专家的公开信,就说要川普总统重新回到以前的路,它重复的都是20年来证明已经彻底失败的政策。按照《纽约时报》和百名专家的说法,美国只能举手投降。章家敦前几天有个评论,说川普总统是唯一一个在对华问题上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他仅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也许别的总统迟早也会走到这一步,但是会用的时间很长,而时间,美国人等不起。就川普的策略到目前为止是对的。

回到你说的谈判。从5月份的反悔开始呢,其实中方就从来没有松过口,包括G20,G20松了口但是没打算做。而且中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重新打起这个反美的宣传战了。也就是说5月份反悔大概应该就是中共的底线了,它不会再退了。

而对美国来说的话,按照中共的方案走的话,那就等于什么都没有得到,就是白谈了。也就是说双方都没有多少退的余地,也没有退的这个意愿。到了这一步的话,我觉得现在要很快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少了。

如果这个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7月底的美中贸易谈判就明确了,就是说实际上是没谈成。中共是公开放弃了能够和川普谈成协议的目标了,原来是有这个目标是要谈成协议的;后来看到川普怎么也不肯让步,而且坚持条件,那中共就放弃这个目标了。现在中共做的是集中全力打击川普的票仓,就是美国农民,它已经不再争取谈成协议上了,它把希望完全寄托在2020年的大选,就是川普不能连任了,它就寄希望这个。

实际上因为从一开始中共用的就是拖的战术,它从来没改变过。而且中共除了承诺多购买美国产品以外呢,就是所谓我们讲的订单外交以外,还有一些就是表面上的改变,而这些表面上的改变也是没有办法验证和监督执行的。除了这些以外,它根本就没有打算做结构性的改变,从来就没有。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对达成协议就不看好嘛。

因为什么是最根本的结构问题?最根本的结构问题就是社会制度的问题,价值观的问题,这个不是贸易谈判能够解决的。所以说美国可以跟日本,就是几十年前和日本谈成贸易协定,但是和中共是谈不成的。双方现在等于就是摊牌了,因为中共认为既然我的底你都知道了,我就没有必要再装了,以前是装出那个样子来的。所以说现在我个人对短期达成这个协议不抱什么指望。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到中共的拖刀计它的确起到了拖延关税的作用,那么它的代价是什么呢?除了您刚才讲到的,说它对一些不可或缺的产品它付更高的价格之外,它还有没有其它的代价?您觉得这个代价值得吗?而且您刚才提到说中共现在的策略是说要打击川普的票仓,它这个政策、它这个策略能够走得动吗?能够走得成功吗?

横河:我觉得它的代价,最大的代价是美国和全世界各个阶层都看清中共吧,就是说至少在美国“拥抱熊猫派”越来越没有市场。从历史上看,川普总统当选是美国民意转变的结果。注意,在竞选的时候,中国就是一个重要议题。川普总统他是决心改变这一状态的。所以他当选以后,他的这批人,他用的这一批,就是他的贸易团队,对中共是非常了解的。

但是因为中共几十年来精心培养了,在美国的各个阶层,特别是华尔街,培养了很多跟它利益相关的力量、势力。另外,美国自己本身还有很多利益集团、跨国公司由于各种关系呀,对川普总统的这个贸易政策形成阻力,包括华尔街,其实主要是华尔街。那么即使是美国民众呢,其实对中共的本质的认识还是有差别的。

我们曾经谈过“当前危机委员会”成立的目的。“当前危机委员会”就通过开论坛、发表文章、做研究,就是把政府的政策变成全社会的共识,就是让全社会来支持政府的对中共的政策的转变。

中共在整个贸易战过程当中啊,从盗窃知识产权到惩罚美国农民,从突然反悔到反美宣传,它实际上对于帮助美国社会、全社会认清中共的本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得美国全社会真的能够支持美国政府对中共的强硬政策。中共这个代价我觉得是最大的。

其实我觉得中共也没有什么真正的长期战略,它也是在不断调整当中的。就说它自己有一个底线不能突破,然后过程当中看美国怎么反应。它从拖和骗开始,骗不过去了就翻脸。其实我觉得拖延关税呢,对中共也没有什么帮助。因为中共的最终目标是2020年选举的时候美国换总统。但是正如川普总统说的,就现在达成还有一个好一点的协议;到了2020年他连任以后,就不会有那么好的协议了。

至于对美国农民来说的话,到现在为止,美国农民对川普总统的支持率还是非常高的,前几天我看到还有一个70%的支持率,这非常高的支持率,就他们相信川普总统的贸易战最终是为了美国农民的利益。

另外,美国政府会采取一定的措施,对遭受损失的农民进行补贴,已经两批补贴发下去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美国还会,因为毕竟从产值来说的话美国农民的,就是这些产值虽然说对中国出口是很大的,但是实际上在美国整个国家的GDP当中,在美国国家的总的财富当中,这个数量还是属于比较小的。所以我觉得美国政府能够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一位线上的观众他有一个反馈,他说感觉中共是强硬到底了,它要改变这不可能,只有倒台;但是苦了老百姓,尤其是汇率大跌,心里凉凉的,孩子在美国上学不知要花多少钱。这个可能也是全世界其他国家都非常关心的问题,大家都觉得说中美从贸易战打到货币战,而且现在看起来是个长期的战争。您刚才也分析了。那么对全世界的经济是否会有负面的影响呢?

横河:我不是搞经济的,所以我很难说,而且现在也确实看不出来,大家都有这样的担心,但是具体什么影响还很难说。因为你现在如果说全世界的经济并不是发展得很好的话,那因素太多,你也不能直接归于美中贸易战。

你比如说产业链离开中国,那转移到别的国家或者回到美国了,就是说产业链如果都还在,只是换了地方的话,那么对世界经济不会有很大的影响,而对那些国家也就有好处了。有些对中国有影响的,对整个国际贸易不会有影响。你比如说现在,上个月墨西哥取代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就是说它很多东西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买了。现在主要的影响是中国经济。美国经济现在很强劲,失业率又达到了新低,除了农业受影响,其它整体影响现在还不大。

现在要考虑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因为美国和主要的工业国家嘛,它因为全球化,所以和中国的经济是连的很紧的,因为世界经济它错综复杂互相依赖。中国又是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经济体一直不遵守规则,一直在占大家便宜。这个还仅仅是在经济上,其它方面其实更严重,直接挑战了国际秩序和普世价值。

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说被绑架了,但是谁也不敢走出这一步。担心什么呢?就是走出这一步以后大家都有损失,因为确实是贸易战一打起来的话,就是不仅是中国的消费者、老百姓有损失,其实美国也会有,只是说现在美国经济强劲看不出来,但农民你看就是有损失的。所以大家就不敢去把这个挑明了,就是中共在那里搅动世界规则。

结果整个世界就越陷越深,一直到川普总统走出第一步。那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就是说在这个情况下不可能完全不受损失,但是如果不走出这一步的话,全世界都会被中共吃掉。因为中共它是不会跟别人长期共存的,它没有这个概念。你看现在跟美国也是一样,谈判。就像那个计算机的计算方法是0和1的,它没有中间的妥协的东西,它没有;在香港也是,它就是0和1。

所以现在我个人认为不管是中国也好,美国也好,因为川普的所有的政策对中国民众是有利的,所以说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说美国已经明白这一点了,世界上其实也在觉醒,也就是说这个是必须走出的一步。如果大家都怕这个短痛的话,那么将来全世界不仅是中国、美国,包括全世界都会为这个遭受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香港,香港的局势其实也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隐含的炸弹,美国官方的态度一直都是非常明确的支持香港民众的诉求。那么中共也不断地发出警告,声称已经“退无可退”了,又在深圳大练兵,它那个恐吓的意味路人皆知。但是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中共有实际的行动。那您觉得中共它现在最顾忌的因素有可能是什么呢?

横河:首先,香港对中共的意义在哪里?我觉得最重大的意义,一个是金融中心,这金融中心对于中共来说很重要。它首先考虑的是中共本身,就是统治,和中共统治集团家族的利益,这是中共现在要考虑的。

它最担心的是什么呢?我觉得应该是美国的介入。尽管英国有更充分的理由介入,但是英国可能制约中共的手段比美国还要少一点。你看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官员会见一些香港的活动人士,结果中共居然把外交官的私人信息、个人照片,甚至子女的名字都公布了,这种做法就不是一个政府应该的做法。

怪不得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这不是什么严正交涉,而是流氓政权做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美国政府的代表在正式场合这样称呼中共政权,他叫“thuggish regime”,这个在外交辞令里面一般是不会用的,美国国务院肯定是忍无可忍了。

你要知道这些信息它不是从网上搜索来的,就所谓人肉出来的,而是部分是通过外交正式途径得到的,就是美国派外交官,这个所在国的官方接受到的一些个人信息,这个是绝对不能够透露出去的。这是一个两个国家的外交信任,互相之间的,人家把你的外交官全都公布出去怎么办?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可能是政府正规的收集情报,就是说外交官在另外一个国家的话,那么那个国家对这个外交官的很多情况是正规收集的,比如子女的情况,很可能就这么收集来的。就是说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行为,现在看来一些“五毛”、“小粉红”所谓人肉出来的资料,很多也是中共用国家力量收集的,然后交给他们泄露的。

这种做法对于美国来说的话,他只会走向更强硬,就中共不断地去突破挑战别人的底线,就是国际规则的底线,其实也表明中共对美国的介入非常忌惮,所以说它对美国实际上是最顾忌的。

美国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柯顿已经提出来,如果中共对香港戒严的话,六项对策,这些对策倒不一定都有效,比如他说停止对北京的贸易谈判,这个不一定有效,中共其实现在已经对谈判不感兴趣了;他说制裁中共高级官员,这个会有效,对个人制裁会有效的。

还有一个,撤销中共领导人及其家属的美国签证,这个会非常有效;减少中国公民的学生签证,这个不会有效,因为这个是中国的普通民众,大部分是中国普通民众,就即使是官员的子女的话,他也是属于中低层的官员,大部分,绝大部分还不是高层的,所以中共不会在乎;还有一个,要求把中共官员驱逐出国际组织的领导地位,美国可能没有这个能力做,因为国际组织基本上被中共控制了,这就是说为什么美国要退出这些国际组织另起炉灶。

他还有一个建议是修订《香港政策法》,那这个会有效,因为中共的权贵在香港有太多的利益,而贸易战爆发,中共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依赖性就更大了,就中共的这个权力集团。中共的经济已经非常脆弱了,如果戒严的话,很可能引发雪崩效应。中共它倒不会考虑世界,但是它会在乎世界对它行动的反应和采取的行动,对中共统治的影响,这个它会在乎的。美国的国会参众两院、跨党派议员也在准备立法,就是中共一旦采取行动的话。所以美国在这一方面还是有相当大的起到杠杆作用的,就是能够使中共有所顾忌的。

主持人:现在观众的提问是说,如果中共在香港戒严,美国有理由干涉吗?

横河:美国有理由干涉、没有理由干涉,它不是说出兵干涉,或者是说怎么样干涉,它是国内立法,比如说他禁止你跟香港有关的,跟这次镇压有关的个人进行惩罚,冻结资产,冻结资产就是美国银行冻结,这是美国自己国内法可以决定的,而且他可以取消那些子女的签证,那是美国的国内政策,给不给你签证你还管得了啊?这个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而且对香港的优惠政策,这也是美国自己国内制订的法律,这个法律不是像一般想像的这种干预;还有一个可能武器禁运,就是像这个催泪弹,就是会有一些制裁,这些措施是美国可以单方面,它不通过国际,就是美国自己国内用这个制裁方式就可以了,这个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时间已经剩1分钟了,我们再问一个简短的问题,就是说美国现在是除了加征关税,他又宣布说禁止联邦机构购买五大中国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这五大公司就包括了华为、中兴等等;那么他又退出了《中程导弹条约》,他目的之一也是能够放开手脚对抗中共。那看起来川普是多路出击,在下一盘大棋,那中共腾挪的空间好像是越来越小了。

横河:对,中共方面它主要我们可以看到,在贸易战其它方面它做了哪些,一个贸易战本身,中共它现在绕道越南出口来避开关税;还有有可能匿名,或者是从第三方买美国的大豆以保自己的面子,它就不直接出面。在网络战方面,中共网络攻击行为在持续甚至在增加,间谍活动还在继续,我看到有一个知识产权盗窃案,还是今年发生的,也就是说并没有因为美国加紧打击知识产权盗窃而放松。

美国方面他比较多,一个是科技战,就是你刚才讲的,封杀华为;还有就是金融战,就是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这都是已经开展的,就是贸易战之外的。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宗教自由方面,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后,另起炉灶,举办了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今年是第二届。在第二届期间,川普总统在白宫会见了17名宗教迫害的受害者,来自全世界,其中4名来自中国,包括一名法轮功学员;前几天副总统彭斯又会见了宗教信仰团体的代表,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代表,这个特别打到中共的痛处。这实际上是在贸易战之外的美国的全面的,这真的是属于价值观的对立,社会制度的对立。

下一步可能还会采取的行动是,中国在美国的上市公司,当然这是美国政府要采取的,华尔街可能会抵制,但是这些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要检查。另外在盟友方面,越来越多像澳洲的官员和英国的媒体现在分别都拿纳粹来比较中共,就是说他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就是不仅仅是在贸易,而是在全方位的对峙,这是两个价值体系的对峙。从这点来说的话,在贸易战之外,这个更广泛的正在开展。

主持人:好,那么这一次的话题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我们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9-08-15 3: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