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72) 天衣局-萧园遗孤4

作者:云简

清 焦秉贞《山水册.高阁望江》。(公有领域)

  人气: 171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章 萧园遗孤(4)

终至正堂,便另有喜娘前来,将一条红绣球带,一端交给玉林,一端交给笑笑。堂外鞭炮齐鸣,人头攒动;堂内亦人满为患,一众闲人皆在看热闹。一对新人,行至纳兰庭芳与白门柳面前,三拜礼成。

“起来吧。”笑笑听闻白门柳声音,登时心头激动,眼眶含泪,但要举手掀开盖头,却被眼尖的慕容玉林一把按住。

“礼成,送入洞房。”司仪道毕,玉林便扶着笑笑进入内堂,其间笑笑数次回头,慕容玉林眼疾手快,又将她拉回来。

众人看完热闹,便都进入院中,一边赏月,一边吃喝起来。

纳兰庭芳道:“既有归安之意,不知为何今日只有白大寨主一人前来?”

白门柳道:“王爷曾言,代表义军者唯白门柳一人,白某既来,便是说话算数。只是这厅内嘈杂,可否换个安静所在,商谈要事。”

纳兰庭芳皱眉细思一阵,拍手道:“也好。”说罢,便命士兵准备,二人换至府内书房,众兵士齐出,独留纳兰和白门柳。纳兰庭芳斟酒两杯,二人一饮而尽。院中隐隐人声嘈杂,房内静静独有二人,白门柳便伺时机,以待擒王。

府内另有一室,也是二人,却绝非静静。玉林携夫人入洞房,谁知笑笑还未落座,便一把扯下盖头,向慕容一扔。玉林正在关门,忽然后脑被盖头上的铜铃敲中,好不疼也,伸手揉揉,转身揶揄道:“好啊,你竟敢谋杀亲夫?”

“哼。但要将你千刀万剐,方解我心头之恨。”笑笑怒道,遂顺手从头上拔下一支簪子,权当作飞刀,甩手而出,向慕容玉林而去。玉林闪身避过:“准头太差,没打着。”笑笑不服气,又拔下一支,飞将过去,又被他躲过,遂更生气,又拔下两支,同时出手,又没打中;情急之下,只顾出手,不一会儿,头上簪子竟被她尽数丢完,手中再无兵器,头上只剩一顶凤冠,遂双手一挥,向玉林砸去,谁知竟被他完完好好,接在手里。

便至此时,房外有人敲门。

“谁?”玉林道。

“永延。王爷嘱咐说,时辰不早,早些将息,明日还有要事。”永延道。

“回禀小王爷,我知道了。”玉林眉心一皱,永延返回正堂。

****************************

玉林转身,但见郑笑笑手里拎着个花瓶,但要砸将过来,急道:“你再打我,我就不告诉你,白门柳今日来做什么。”

笑笑一听,奇道:“来做什么?”

“你先把凶器放下。”玉林道。笑笑将那花瓶立回桌上:“快说。”玉林见她上钩,便从从容容,走到桌前坐下,道:“白门柳,他是来投降的。”说话间,斟了两杯酒。那两只铜酒杯用红丝线连着,中间还系着一个如意结。

“胡说八道,义军断不可能向朝廷投降。”笑笑斩钉截铁道。

“嗯,投降不可能,诈降倒是很有可能。”玉林道。

笑笑扶着椅子坐下,心思这倒合情合理,忽而心念一转:“朝军已知意图,白大哥岂不危险?”再一转念:“为今之计,是要探问出朝军何种阴谋,方为上策。”遂嘲笑道:“我才不信,白大哥武功盖世,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就凭尔等伎俩,岂能伤他分毫。”

玉林也做一个假,皱眉疑惑道:“白门柳不是来救你的吗?如若带上你,想必插翅也难逃了吧。”

“你……”笑笑怒然起身,忽然灵光一闪:“他这是在匡我,说出前来搭救我之人是谁。”遂又激他道:“那……你敢告诉我,你们到底排布了何种陷阱?”

“这有何难?你既是我拜堂的妻子,告诉你又有何妨?”玉林笑笑,忽而皱眉道:“但也须有个条件。”

“有话快说。”笑笑急道,心想万一独孤壮士突然来了,她若还没探问出来,岂不失策。

玉林指着桌上酒杯道:“你过来,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告诉你。”

“哼。”郑笑笑走上前去,抄起酒杯仰头一饮,谁知那慕容玉林也做同一动作,更奇的是这两个酒杯间还牵了一条红线。“这是啥?”笑笑道。

玉林笑笑道:“没什么,就是普通酒水而已。”说罢,拿过笑笑手里的酒杯,将两只皆揣进衣襟。“快说,到底有何阴谋?”笑笑急道。慕容玉林站起身来,边走边说:“既为诈降,便须留有人手,驻守莲花峰和光明顶,白门柳身边高手必然不多。只是没想到,他竟敢单人赴会,这倒是让我也好生佩服。”

“废话少说,陷阱是啥?”笑笑再急。

玉林绕到她身后,道:“白门柳是叛军重犯,朝廷自当备下一份大礼。一般的高手、冷兵均奈他不得,但若先有重伤,再来满场火药,只怕再怎样的武功盖世,也该灰飞烟灭了吧。”

“什……什么?”笑笑心内一凛,遂要出手,却不及防,被玉林抢先点了穴道:“方才永延提醒,时辰不早,你我须速离去。”说罢,背起笑笑,出了房间,沿着小路先到后花园,再转往后门。笑笑穴道被点,动弹不得,五内焦躁不已,化作眼泪,不住流淌。

行至花园中央,一道剑光迎面而来,玉林闪身以避。那人一身黑衣,尤宜夜行,加之身法奇特,慕容玉林不敢怠慢。两人交手数十回合,玉林怕那人伤到背后笑笑,出手受限,门户有漏,被那人抢到机会,重掌拍在胸口,顿时身形受创,步履不稳。那人甫得空隙,便假作攻击,待玉林全力抵挡之际,却一步移至他身后,单手将郑笑笑拎起,翻墙而去。

眼见新娘被人劫走,慕容玉林情急之下,待要翻墙,忽然想起朝军未防白门柳逃脱,在墙沿屋顶处布置下许多铁钉,登时心急,遂往后门追去。

****************************

同一时间,府衙书房之内,只闻酒杯落地之声,埋伏已久的一众军士冲入,皆手持长刀,冷刃逼命。白门柳心内讶异:“我既没用药,为何这个纳兰庭芳,如此轻易便被我捉住。”思索间仔细观察那人,只见他脖子上有个细小的缝隙,顿时了然,遂一手持刀逼命,对朝军道:“放下兵器,休怪我对王爷不客气。”众军士皆面面相觑,不敢妄动。

只听纳兰庭芳说道:“白大侠既然看出破绽,又何须再瞒。”竟自己动手,扯下面具,现出另一张脸孔——纳兰庭芳竟然是假的——白门柳大惊,捉住那人背心,向房内朝军处一丢,遂从窗户逃出。甫落地,一阵密集箭雨,如怒涛拍岸,贯面而来。白门柳只顾挡箭,丝毫进步不得。便在此时,一张铁网从天而降,直落头顶,罩住全身。铁网上绑了许多钢钉,白门柳顿时全身挂彩,眼前冷箭齐放,尤要取其性命。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白门柳沉声一喝,连人带网,纵身一跃,箭雨扑空。猝不及防,屋顶亦覆满铁钉,入肉有如钻心之痛,白门柳始料未及,重重跌下,四周迅速被朝军团团围住。白门柳隔网而望,只见朝军弓箭手分为两圈,前圈放完,后圈补上,如此连绵不绝,遂成箭雨。

“放箭。”永延厉声道。一时间,火箭八方齐放,黑夜间宛如开出一朵巨大火花。白门柳算准时机,腾身一跃而起,置身空中,寒铁重剑剑气横扫,铁网立断,箭火尽灭。

人,一身白衣,殷红斑斑;眼神凛冽,心神俱怒。只见他一抬手,拔下肩上之箭,撂在地上,冷眼扫视周遭。众朝军见状,竟无一敢上前。遂一个挨一个,速速退出府衙,铁门落地反锁,人力难开。

只听永延命令道:“燃火。”但有一队朝军,四面而出。

府衙外远处,知府夫人望着自己的家,心中好不疼惜,却是无可奈何。身边相公道:“终成焦土,别看了,走吧。”遂落下轿帘,轿夫启程,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

话说独孤唯吾救了郑笑笑,抢了一匹快马,将她往马背上一撂,便向城外奔去。朝军在荷城多处设营,二人屡遭阻挡,但都突出重围,眼见城门在望,那马儿却似不行了。独孤唯吾定睛一看,原来那马儿身重数刀,还带着他们奔至城门,登时感佩;待要放它离去,却见当街之处,前后左右转出四队人马,将他二人围在垓心。

一声令下,四队强攻。

独孤唯吾武功高强,一人绝可脱困,但他已答应白门柳和董伏卿,定带郑笑笑回去,遂耐着性子同朝军纠缠。这些兵士武功极差,却一个一个不知死活,连番硬冲,独孤唯吾心内好不气恼,想来他手中所持之剑,是为有朝一日,问鼎剑道,今日却成了宰人利器,顿时心中恼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只见郑笑笑眉头紧皱,一双星眸,怒目而视。“为什么她一动不动?”独孤心思至此,便指尖凝气,解了她的穴道。

笑笑终获释放,登时从马上一跃而起,夺了朝军一刀一马,杀退一众人马。遂转身对独孤道:“壮士,速速回荷城府衙,援助白大哥。”朝军又至,笑笑无空解释,又陷刀林之中。双方激战一阵,独孤唯吾趁隙,跃至笑笑马上,道:“董伏卿让我救你。”

笑笑急道:“情况有变,朝军在府衙埋下炸药,你快去接应白大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独孤心思瞬转,道:“你一人……”

“无碍……你快走。”笑笑话音未落,便有三个朝军被她杀至马下。独孤见状,抢马夺路,返回荷城府衙。(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