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数篇】一门五相 老师不第反靠学生赏官

作者:泰源

宋朝宰相吕蒙正出身寒微,有道士预言他将坐享三十年富贵。
(pixabay)

  人气: 1159
【字号】    
   标签: tags: ,

北宋宰相吕蒙正(946年~1011年), 洛阳人,宋太宗即位后所点的第一个状元,他历经太宗、真宗两朝,曾三度入相,是宋朝知名大臣,人生的经历也非常传奇。

吕蒙正传奇人生

在当宰相之前,吕蒙正曾经和母亲住在寒窑九年,遍尝人间冷暖。他一生命运大落、大起,历尽破窑之苦而不以为苦,受到父亲苛待却以尽孝宽容来转化恶缘;虽然出身贫微,对皇上硬颈直谏,忠贞社稷心怀苍生,而不畏惧失去私人的功名、利益。他是宋代任事最有作为的状元之一。

早年由于生母与父亲不和,他们母子被父亲逐出家门。母亲带他寄居在龙门山利涉禅寺。寺中方丈可怜他们母子,而且相信吕蒙正决非久居人下之人,所以对他们母子非常关照,特地为他们凿了一个安身的石洞。然而,尽管方丈不时接济他们母子,他们的生活依然十分贫困,九年中受尽了世人的冷遇。

他的婚姻也是奇缘一桩。妻子刘兰英原是吏部尚书刘某钟爱的闺女,当年抛彩球选婿。品貌端庄的吕蒙正得到刘兰英青睐,得到抛来的彩球,但是却受到丈人的嫌弃。妻子则抛弃富贵荣华,跟他到破窑成亲。

有一年,端午节到了,一般人家无不杀鸡宰鸭、包粽子、采艾草菖蒲,准备欢度佳节,而吕蒙正仍然艰难度日,无力准备应景物品过节。他在寒窑的墙上题诗一首,和妻子打打趣︰

富家之女嫁贫夫,明日端午样样无。莫把节日空过了,舀瓢清水煮碗粥。

刘兰英正出外赊一点米,回到窑中发现了窑壁上的诗句,便风趣地随口和了一首,正是他们淡泊顺应困境、苦中作乐的写照:

何人壁上乱题诗?明日端午我不知。有朝一日时运转,天天端阳正午时。

算命奇遇

吕蒙正还有一段奇遇,就是曾经和其他四人:张齐贤、王随、钱若水及刘烨,拜洛阳人郭延卿为师。后来他们同窗五人都拜了相(一人是副相),而老师郭延卿却一直和“进士”无缘。还在师门中的某一天,他们五人与老师郭延卿联袂过伊河去找一位知名的道士王抱一,这道士以善相命而声名远播。

师徒六人结伴渡伊河,去找著名道士王抱一算命。(pixabay)

不料王道士外出未归,只有一僧人为其照看寓所。僧人说自己为了学相命,已经跟王道士学三十年了。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请僧人相命,僧人一再拒绝,请众人明日再来。次日,众人又一起来了,果然见到王道士。

王抱一招呼大家随便入席,吕蒙正坐于道士正对面,张齐贤和王随落座其次,钱若水与刘烨则又次之。王道士一看,抚掌叹息。几位连忙请教,道士说道:“我曾游历天下寻找贵人以检验相术是否灵验,却总难如愿,不料今日贵人尽在席上!”

他们听了都喜出望外,这时,王抱一自顾自地徐徐道来:“吕君科场及第,无人可压得住,不出十年便可为相,十二年后出判河南府,坐享三十年富贵长寿;张君过三十年也做宰相,同样富贵长寿终老;钱君能居执政(参知政事,副宰相)之位,不过富贵短短百日;刘君虽有执政之名,却无执政之实。王君出仕颇早,可为相最晚,时间也短,不出一年人生告终。可叹可叹!”

王抱一将他们五个徒弟一一说到,一天座中五宰相,唯独老师无缘。郭延卿老脸挂不住,不禁质问道:“今天座中岂有这么多宰相乎?”

王道士不为所动,依旧平和地回答说:“我并未收钱,信不信由你,你命中本科无望,一直要到十二年后,吕君以宰相之尊执掌河南府时,你可通过本地考试,隔年你虽有科举功名,还是做不到京官。”

当时,道士预言吕蒙正坐享三十年富贵,是六人中最好,他的老师也要靠他而晋身,可是当时他的生活却是众人中最困难的。后来他和其他诸生的命运果如道士所言吗?

第二年,吕蒙正就状元及第,郭延卿果然还是不中。十年后,吕蒙正果然当上宰相,第十二年出任河南府府尹。之后,钱若水出任参知政事,不到百天就被罢黜。张齐贤和王随前后拜相。这期间,众生的老师郭延卿每年必考,都考不中。

后来,皇上有意让刘晔入阁,让宰臣商议,没等到诏书下达,刘烨就病死了。皇帝就追赠刘晔为参知政事——有执政之名,无执政之实也应验了。这一来,当年王抱一的预言都一一应验了。

吕蒙正看到老师七十来岁依然是一白丁,心有不忍,于是以宰相身份向皇帝请命,皇帝特批郭延卿同进士出身。郭延卿熬了一辈子,终于得来个虚有功名,到他八十来岁时,学生吕蒙正回到朝廷,再度拜相。郭延卿的心又开始活动起来,想要尝尝当个京官的滋味。

于是,郭延卿再找到吕蒙正,吕蒙正在六部给了老师安了一个肥缺。郭延卿高高兴兴前往上任,可到京城不出二个月,就染上重病,一命呜呼。他一生与官无缘正如道士所预测的。按照唯物主义观点,不相信天定、命定之事,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人不信命了。

吕蒙正看淡名利,于宋真宗景德二年辞归洛阳,在伊水上游建了个房舍,后世称为吕文穆园。他写过一篇《破窑赋》又称《寒窑赋》,是一篇警世之文,道出他怎样看命运的心声,以下是其中几句:

吾昔寓居洛阳,朝求僧餐,暮宿破窑,思衣不可遮其体,思食不可济其饥,上人憎,下人厌,人道我贱,非我不弃也。今居朝堂,官至极品,位置三公,身虽鞠躬于一人之下,而列职于千万人之上,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思衣而有罗锦千箱,思食而有珍馐百味,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觞,上人宠,下人拥。人道我贵,非我之能也,此乃时也!运也!命也!

嗟呼!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焉。

可见,吕蒙正是完全相信命运的。不像今天有些人,取得一些小小成功,就自以为自己了不起,到处去讲演、炫耀:我如何努力,如何聪明,如何能抓住机会等等。在中国大陆也有的把它归功于所谓邪党和国家的培养。古代中国自开科取士以来的1300多年,历代已知姓名的状元有671人,仅知其姓的3人,共674人,但从未听说过有哪一位考中状元的人,说感谢朝廷的培养。@*#(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大学者赵翼的《檐曝杂记》记载,清初有个史瞎子,在雍正乾隆朝大官汪由敦还是一个穷秀才时,就己经算到他将来飞黄腾达,而且职位会比他主人还要高,而且还算到日后自己有难,还要靠他来拯救。事隔十多年都得证验了,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呢?
  • 有长达近三十年时间,近十亿大陆中国人中从来都没有产生过一个百万富翁,而在同时代的日本,则产生了许多亿万富翁。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天时、地利与“人和”影响命运。
  • 清代相士听声音听出清代著名书画家、官员董文恪公命中大富大贵,加上八字批算出他一生官运,十分到家。如果命运不是生前定好,又怎么能预先批出与日后发展如此相似的结果呢?
  • 一个人的命运是靠自己,还是靠上天安排的?唐朝魏徵任仆射时,有两个主管为他办事。魏徵听到他俩的议论。一个人说:“我们的官职,都是这个老翁决定的。”另一个说:“都是由天定的。”结果揭晓,曲折离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