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前德国安局长:华为进5G市场带来隐患

德国国家安全机构——联邦宪法保护局前任局长马森博士(Dr. Hans-Georg Maaßen)日前接受德文大纪元专访。(大纪元)
人气: 18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Florian Godovits、王亦笑采访报导)德国联邦宪法保护局是负责国家安全的政府最高机构。该局前任局长马森博士(Dr. Hans-Georg Maaßen)日前接受德文大纪元专访,谈到了华为参与他国5G网络建设的安全隐患及中共特工在德国的活动。

今年56岁的马森博士是目前德国执政党之一基民盟(CDU)成员,2012年8月至2018年11月担任联邦宪法保护局局长。以下为访谈原文。

华为和5G意味着安全隐患

记者:您如何评价部分参与构建5G网络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华为?前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局长辛德勒(Gerhard Schindler)在2011年已经发出警告,今年再次非常明确地说:华为和5G,这意味着安全隐患。您的看法呢?

马森:是的,前联邦情报局局长辛德勒是这样说的。不只是他,据我所知,很多以前的同事,很多现任的情报机构负责人,也有类似看法。他们非常担忧,华为会操控5G,或者说会参与操控。我也有这种担忧,而且理由充足。

与西门子、摩托罗拉等公司不同,华为涉及的不仅是经济或企业,而是中共政府的一部分;中共通过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来推行外贸政策。或者更直接地说:推行霸权政策。它试图把公司做强做大,这从中共的安全和外交政策角度来看是重要的。

其具体做法包括:华为试图在其它国家让企业进入市场并站稳脚跟,其采用的手段,在我看来是相当不公平的。这不仅与我们德国企业重视的市场份额与利润相关,还涉及到中共政府在其它国家更深远的影响力,甚至使其它国家对其产生某种依赖。

常听有人说,没有证据表明华为在某处窃听,或者使用他们自己的路由器技术,转发电话信息或电子邮件。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关键所在。

关键是,只要中共政府想这样做,华为就可以帮助其做到这一点,这让我们难以置信的脆弱,难以置信的依赖,难以置信的被动,这就是5G带来的!

未来,5G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就是整个现实世界都与网络联系起来,其接口就是5G。所以我只能说:在我看来,不能让华为进入市场。

中共是极权政府 民主国家依法行事

记者:有人会辩解说,美国的做法难道有什么不同吗?他们也想让我们产生依赖,他们也在窃听我们。为什么在你看来,华为和中共政府的做法就更加危险?其具体的风险是什么?

马森:在我看来,这表明有些人还不理解中共的基本问题。中国不是西方民主国家,而是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共产主义极权国家。这跟德国、法国、英国或美国有极大的、无法克服的不同。

更确切地说,人们可以随意选择是否支持川普先生,但无论谁执政,美国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执政者都受当地法律的约束。因此,美国或英国公司来德国市场,与中国公司进入德国市场根本不具可比性。

记者:窃听丑闻这一关键词,是主流媒体关注的。有时人们感到,好像没有其它秘密机构去窃听和监视顶层政客了。您是这方面的专家,事实究竟是怎样的?

马森:我想,监听外国顶层政客,是绝大多数外国情报机构或技术服务部门的任务。也就是说,这些任务由各自政府授权,以获取有关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或其他国家主要商业代表的想法和后续行动的信息。

当然,所有执行任务的人胸前都有名牌,因此你无法弄清他们的真实身份及任务。美国人自然不是唯一做这些事的人。但有一个重大的不同是:美国人依法行事,他们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说的依法行事,是指美国人依据当地人人都能看到的法律行事。

而在俄罗斯和中国不同,这些是极权国家,他们并不是依法搜集情报。在那里情报部门并非只是情报部门,而是秘密机构,有时会使用法外手段。

中共特工如何在海外打击五类人士

记者:联邦宪法保护局的年度报告,每次都提到中共说的“五类人士”,是指民运人士、藏人、维吾尔族人、穆斯林少数民族、家庭基督徒或忠于罗马教廷的基督徒以及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问题在2018年的宪法保护报告中被提到了三次。在德国的中共特工是如何运作的?

马森:这些人依然是中共情报部门的任务重点,这意味着中共情报部门正在对付和打击这些团体、目标人群或目标组织。对付意味着搜集情报,打击意味着渗透,试图通过自己的资源来控制这些组织,或者在必要时使用法外手段来对付目标组织或个人。

在德国,近年来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发现,这种针对反对派,也就是针对“五类人士”的攻击是可以识别的。这甚至导致对在德国行事的中共特工进行司法判决。

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以及发生的程度,取决于中国的情况以及当地特工的压力,这至少是我的看法。有时可能会在欧洲掀起针对这些群体的某种浪潮,有时又会收敛一些。

记者:您能评估目前的情况吗?

马森:我认为,中共特工在欧洲仍一如既往地花大力气在对付“五类人士”。#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08-17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